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八十章 强者旁观

第一百八十章 强者旁观

  “相爷大人德高望重,是百官的楷模,我等皆以您老为榜样,替百姓办事,为陛下分忧,不敢有丝毫马虎。”

  “就算落英王国遍地都是奸细,您老也不可能通敌,同样,大将军英勇神武,护国有功,乃是民众安居乐业的保障;总管大人精打细算,不乱花国库一毫一厘,进出有度,毫无私心。”

  一位文官模样的大臣,立马起身,向东方昱等三人行礼,言语铿锵,掷地有声。

  “能够有你们这样的百官之首,实乃落英王国之福,文武百官之福,亿万百姓之福。……三位对陛下的忠心可昭日月,岂容玷污?我等不才,就是再糊涂也不敢对你们有任何怀疑。”

  紧接着,一位五大三粗的武将,亦是瓮声瓮气,态度坚决。

  “……请三位大人放心,这件事到此为止,绝不允许任何人再度提起,除非他就是通敌之人。”

  “……我等誓死追随三位大人,为国为民任劳任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等愿接受三位大人的任何差遣,任凭刀山火海枪林弹雨,虽肝脑涂地也决不后退!”

  “……我等唯相爷大人马首是瞻,只要您一挥手,我等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

  赴宴的文武百官,此刻争先恐后地表明态度,何止表明态度,简直就是向东方昱表决心,希望得到相爷大人的认可,排除自己通敌的嫌疑。

  陛下很久没有上朝,各项事务主要都交由眼前三位大人处理。

  而贾本国欲侵吞落英王国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偏偏又传出朝中有通敌之人,既然自己不是,那身边的同僚必定有人是。

  如果查出通敌之人,一定会追究与其交往过密的官员,而同僚之间彼此往来是常有的事,谁知道哪位通敌,人家脸上又不会写出来。

  万一自己被牵扯进去,那可是要命的事,说不定还得搭上全家性命。

  连东野良和东木崖这样的元老级重臣,都要求得相爷的庇护,何况自己这等芝麻绿豆级的低等官员,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

  在相爷大人的眼里,自己全家甚至全族的性命,杀或放也只在一念之间。

  正好遇上相爷能够如此直白的表明态度,自己若再是无动于衷,那简直就是太不懂进退了。

  “呵呵,各位误解老夫的意思了。大家是同僚,只不过老夫的官阶稍高一点而已,说到底都是为了落英王国,包括陛下也是为了亿万子民,正所谓君轻民重嘛……所以各位要尽心尽力,为落英王国的百姓着想,而不是效忠某一个人。”

  “至于大将军和大总管,只需命人将所受之礼退回,此事就算告一段落,各位以后休得再提。……老夫很感激大家能够赏脸,参加本府宴会,希望以后经常多多沟通。”

  东方昱慷慨激昂,给百官们以谆谆教导。而最让大家感激涕零的却是最后一句话。

  多多沟通?!

  ——今天相爷居然说出了落英王国官员之间最忌讳,也是最想说的一句话。

  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朝代,任何一个君主,都不希望官员们“多多沟通”。

  官员之间,如果走动过于频繁,很容易结党营私,轻则蒙蔽君主,混淆视听,重则架空君主,大权旁落,更有甚者,弑主夺权,改朝换代。

  所以明智的君主,都善于平衡大臣,利用他们之间的各种利害冲突,形成一系列的相互牵制,以达到各方势力大体均衡。

  而且突出君主至高无上的权威,灌输大臣们忠君的信念。

  甚至能够容忍贪官佞臣的存在,并利用他们制约那些不会变通,却功劳极大的忠臣们。

  让贪官佞臣们成为君权的替罪羊,遭到万人唾骂,死后还遗臭万年。

  同样大臣们可以聪明,但不能聪明到威胁君权的地步,也可以愚笨,但不可以愚笨到漠视君权的程度。

  然而对于一切威胁到君权的因素,都是绝不能容忍的,必须趁早除之而后快。

  官员频繁接触多多沟通,便在‘零容忍’之列,为历代君王严令禁止。

  相爷大人在官场浸淫大半辈子,这点基本道理自然不会忘记。

  既然说出必有深意,绝不是信口开河,只是意有何指尚不得而知。

  也许大战在即,本着忧国忧民的宗旨,想将落英王国朝中所有力量都团结起来,共同抵御外敌的入侵。

  相爷此举实在是眼光远大,甘冒触犯君权之险,于自身安危而不顾,也要救亿万百姓于水火。

  此等大义凛然高风亮节,着实令众大臣有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大家都被东方昱崇高无私的大无畏精神所感动,无须动员,已是一呼百应。

  于是到场的当朝大臣们,心中更加敬仰东方昱大人,甚至将他誉为千古一相。

  大家都默契地当众承诺,他日相爷若有差遣,定当全力以赴。

  东方昱也将此事通过传信玉,禀报到王宫深院。

  只因陛下暂时不便御览,而稍作耽搁。

  大致内容如下:……在东野良和东木崖的百般恳求下,老臣擅自做主,将此事压了下去,一则暂时没有证据表明他们有通敌之实,二来为了稳定文武百官的情绪。

  ……虽然传言未足信,但事出必有因,老臣定当尽力彻查此事,尽早查明真相。

  ……只是东木崖手中握有兵权,东野良掌握财政大权,万一二人沆瀣一气,则事态危矣。

  目前以安抚为主,不宜采取过激行为,老臣必须暗中行事。

  若是能够将其兵权削弱,或者加以牵制,则老臣行事更加便捷。

  ……老臣无能,为此等小事惊扰圣驾,惶恐至极。

  ……

  距离王城数千里之遥的大叶山,一叶堂总部。

  隐隐风雷涌动,吼声阵阵。

  刑堂外面的一片开阔地,原本空旷平坦,戒备森严。

  此刻地面已是裂痕累累,满目疮痍,仿佛经历过一场大地震。

  轰~~

  嗡~~

  就在刑堂门口的空中,一场帅级强者的较量正在进行。

  半空中,七位战帅级强者分成两个阵营,一一对应激战正酣。

  空气中激荡着凌厉的战气,巨大的能量涟漪四下肆虐,充满着令人窒息的沉重。

  一叶堂的长老弟子们,都尽可能的避而远之,生怕被殃及池鱼。

  却又不想错过这难得一见的机会,大多躲在一里甚至更远的地方,观摩着强者们的对决。

  熊侯二位长老,加上二龙,对阵三位一叶堂的援兵,贾本国派来的战帅级强者,一位战帅中阶,两位初阶,外加殷老二这样的战帅中阶。

  场面上,目前势均力敌。

  虽然熊长老一方以三敌四,却不落下风。

  其中二龙一人力敌二位初阶,侯长老对上殷老二,熊长老则遭遇对方实力最强的贾本国强者。

  熊长老的霹雳拳,强劲有力,威猛无比,面对身材矮小的贾本国强者,居高临下稳占优势。

  侯长老则充分发挥玄步凌风的快速灵巧,与殷老二一叶知秋的飘逸,正好相得益彰,基本平分秋色。

  而二龙初出茅庐,独战二人,则略显吃力。

  虽然二龙的修为已经非常接近中阶,但此刻毕竟不是以本体出现,实力稍打折扣。

  面对两位久经战场的贾本国强者,经验上还有些差距。

  不过经验不足,实力弥补,小心应对之下,倒也旗鼓相当。

  而交战双方在全力应战之余,却明显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在不远处的虚空中若隐若现。

  这股气息远远强过激战中的七位,尽管此人没有出手,但始终给人带来一种压抑。

  更为重要的是,大家都不知道此人是敌是友。

  来人似乎只是旁观,并未打算介入。

  但如果此人插手,任何一方的几位强者加起来,也不是他一人对手。

  一边要尽力拼杀,一边还要祈祷那位旁观者,即使不是朋友,也不能是自己的敌人。

  这种感觉实在难受,却又没有谁敢出言相问。

  生怕那位原本可能只是路过,看看就走,被你一喊惹恼,反而出手教训,岂不是自找苦吃?

  大家都是明白人,心里想的都差不多,便都强忍着希望那位快点离开,不要在扰乱自己心境。

  而那位仿佛知晓这七位的心思,专门跟他们作对,偏偏躲在暗处,不挑明立场,却又故意释放出强大的气息。

  在如此压抑的气氛中,谁都不敢掉以轻心,但谁也无法倾尽全力,打得是窝囊至极。

  但毕竟这又是生死相搏,一旦破绽露出,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谨慎,小心,活着才是硬道理。

  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大约半个时辰,双方你来我往,如同朋友之间的切磋,一招一式极尽温柔,根本没有你死我活殊死一搏的那种气势。

  每个人心里都非常憋屈,甚至恼火,却不得不坚持着,还要小心翼翼地应付对手的攻击。

  “一叶堂的人真不要脸,仗着人多,却不敢单打独斗。”

  直到逸尘的出现,这种沉闷的局面才有所改变。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