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九十章 端木睿来访

第一百九十章 端木睿来访

  “陛下特别吩咐过,将军的一切行动必须听从犬养大人的安排,否则就是欺君。”

  而犬养二宝则要求,在东巴寨出兵王城之前,山下夜塚按兵不动。

  待巴豹的二十万精兵启程后,由副将率兵三十万尾随巴豹,作监视并钳制之用。

  山下夜塚则亲率余下兵力,围困东巴寨,等待犬养二宝的命令。

  “……而我这个军事顾问,其实就是一个传令员,没有任何‘军事’可以‘顾问’,充其量只是上面派来的一条狗而已。”

  军事顾问跟随山下夜塚征战多年,彼此之间配合默契,无数次的胜利更是加深了相互之间的惺惺相惜,逐渐变成了朋友和兄弟。

  所以在传达上面命令的时候,说得直截了当,并没有刻意隐瞒,甚至为山下夜塚的处境深感担忧。

  惊闻此言,山下夜塚一时气结,当场就要发作,却被军事顾问扬手制止,并继续为他仔细分析。

  “将军的桀骜不驯和锋芒毕露,使得犬养大人怀恨在心,而您的绝世战功和战无不胜,却让陛下又喜又忧。”

  犬养二宝的恨,是因为觉得他的文韬谋略胜过山下夜塚的武力征服。

  而且山下夜塚的赫赫战功直接威胁到他在王公大臣们心中的地位,也遏制了他的政治野心。

  “陛下的喜,自然是将军能为他开疆辟土扩大版图,而忧却也是因为这点。”

  山下夜塚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朝中无人能够掣肘,甚至陛下有时不得不对他陪着笑脸。

  如果通过犬养二宝之手,给山下夜塚一些打击,挫挫他的锐气,想必陛下十分乐意。

  “然而,犬养大人恐怕就没这么配合了,他浸淫官场多年,早已将陛下的圣意揣摩透彻,岂能不知?”

  但他却可以借此机会,直接对山下夜塚打压,以泄私愤。

  就算手段恶劣,造成的后果超出预期,他也不会受到陛下的责怪。

  “不可能!这些都是犬养二宝的阴谋,跟陛下无关,……铃川君不要乱加揣测。”

  军事顾问对犬养二宝的分析评价,山下夜塚是完全赞同,但他绝不相信国王陛下会对自己有如此深的忌惮。

  前几天虽然听从犬养二宝的安排去了一叶堂,却没有出手对付熊壮他们,使得两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

  这一点,山下夜塚很清楚,他想得也很简单,此战之后得胜回朝,当面向陛下讨个公道。

  相信以陛下对自己的倚重程度,就算不将犬养二宝法办,至少也会斥责他一顿。

  若如此,山下夜塚的心里也就平衡了。

  可是,军事顾问铃川的分析却丝丝入扣,让山下夜塚的脊背上凉飕飕的冷汗直冒。

  如果真的是陛下有什么暗示,以犬养二宝的阴险毒辣本性,那么自己的处境确实不妙。

  一辈子出生入死,四处征战,为贾本国立下无数战功,在所有武将中间首屈一指。

  没想到居然引起了国王陛下的恐慌,竟会利用文臣武将之间的不和来对付自己,这样的残酷事实使山下夜塚入坠冰窖。

  尽管出言质问,维护国王陛下在自己心目中的伟大形象,但是山下夜塚知道此举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所谓围困东巴寨,不过是犬养二宝的一个托词而已。

  让堂堂贾本国最优秀,最具作战能力的将军,干这样与整个战局无关的琐事,分明是另有企图。

  山下夜塚乃一员虎将,冲锋陷阵自是不在话下,谈到谋略却是稍有欠缺。

  “本将军戎马一生,杀敌无数战功显赫,却无端遭受忌恨,真是老天不长眼。”山下夜塚渭然长叹。

  “不过,犬养二宝又有什么理由给我强加罪名呢?……公开杀我他还不敢,对了,实在不行,我就直接把他杀了,一了百了。”

  如果没有犬养二宝,只要自己手头的兵力足够,山下夜塚相信,照样能够征服落英王国。

  “将军万万不可,且不说杀了犬养大人对于贾本国而言,会造成怎样的结果,就凭武宫太郎王座在他身边,您能否得手都很难说。”

  “……如果将军信得过我,不如暂且以静制动,从长计议。好在这支军队的大多数将领都是将军的老部下,自然以您的号令为尊。”

  铃川的安慰,并不能减轻山下夜塚的怨愤,不过他还是听取了顾问的意见。

  按兵不动静观不变,看看犬养二宝到底会耍什么阴谋诡计。

  “东巴寨端木睿先生来访。”

  正在二人商量对策的时候,传来部下的报告。

  明面上东巴寨是贾本国的盟友,端木睿是巴豹的智囊,来到驿馆见山下夜塚,属于正常礼节的拜访,没有理由拒绝。

  而且端木睿是巴豹的智囊,跟山下夜塚相比,级别也相当,回避似乎不妥。

  但山下夜塚心里总觉得有些疑惑,素以足智多谋著称的端木睿,选择在如此敏感的时间点到来,恐怕不是单纯礼节那么简单,只怕是另有图谋。

  而铃川却认为端木睿来得正是时候,与其私下揣摩推测,倒不如大大方方地请进来,看看他葫芦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药。

  “山下将军,铃川先生,端木睿不请自来,冒昧至极还望海涵。”

  “哪里哪里,端木先生大名早已如雷贯耳,能光临驿馆,我等不胜荣幸。”

  ……

  一番务虚的客套之后,三人进入大厅,分宾主坐下,稍作寒暄,即将话题引入正轨。

  “端木先生,今天大驾光临,应该不仅仅是为了单纯的拜会吧?有什么指教不妨直说。”

  铃川不再虚与委蛇,单刀直入。

  虽然铃川知道,东巴寨迟早会被犬养二宝消灭,但就目前而言,他想看看端木睿到底有何见解。

  “铃川先生果然慧眼如炬,指教不敢,只是出于对二位仰慕,不忍心看着山下将军被玩弄于鼓掌之中。”

  端木睿也不再绕弯,直接说出此行的目的:

  “端木有一事憋在心里,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哪怕是被将军怪罪,我也要当面说出。……虽然是浅知陋见,却是一番真诚。”

  “好,爽快!”山下夜塚大声说道:

  “只不过希望端木先生不要拐弯抹角,我乃一介武夫,不懂得咬文嚼字,有话当面直说,无论对错好坏,绝不敢有任何怪罪之说。”

  山下夜塚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见端木睿提到‘玩弄’二字,已是按耐不住。

  “既然将军都已经表态,端木先生就不要再拿捏了,铃川也十分愿意聆听先生的真知灼见。”

  铃川亦是笑眯眯的等待着。

  心里却想,自己从贾本国内部得到的消息,根本不会外泄,你端木睿远在东巴寨,如何得知。

  莫不是投石问路,前来打探,才故弄玄虚吧。

  铃川不露声色,想要看看端木睿如何自圆其说。

  “如此,端木睿僭越了。”

  端木睿虽然有备而来,却也保持着文人的斯文,心下不免字句推敲,被山下夜塚和铃川这么一说,倒显得有些繁缛了。

  于是微微地脸色一红过后,随即正色道:

  “将军留守在此,可是犬养特使的安排?以将军驰骋沙场的英明,所向披靡的雄武,如何甘受此等憋屈?”

  “或许,将军可以推说战事尚未正式开始,必要时立即开拔前线。然而据我所知,此次武宫太郎麾下,并无将军的一席之地。”

  如此重大的战役,把一个有着显赫战功的无敌将军,排除在指挥的阵营之外,甚至连上前线的资格都没有。

  通常这样的反常只会出现在两种情况,一是对战事胸有成竹十拿九稳,根本不需要将军出手,二是对手太强大,己方必败,为了保存实力,以图东山再起,不让将军涉险。

  若无此两种可能,那如此安排就一定是另有目的。

  而事实上,目前以贾本国的军事实力,即便加上落英王国的部分已经联盟的附属势力,双方兵力最多就在伯仲之间,断然不敢说哪一方能够稳稳地拿下此战。

  “既然如此,山下将军现在所处的位置就非常尴尬,却又耐人寻味……不知将军和铃川先生有何想法?当然端木睿没有探听军事机密的意思,如果不方便,就当我没说。”

  “哈哈……端木先生果然目光如炬,身处东巴寨却能够洞悉贾本国的军事部署,铃川佩服至极!然而,先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山下将军乃国之栋梁,岂会无用武之地?……我深知先生胸怀坦荡,绝无窥视机密之意。”

  端木睿的一番话,说得铃川心惊肉跳。

  不愧为神机妙算,身处东巴寨,却能将犬养二宝的战略意图,分析得如此透彻。此人若是为敌,实在难以对付。

  但表面上,铃川依然不温不火,笑吟吟地说道:

  “不过,犬养大人作此安排必有深意,只是不便明说而已,请端木先生见谅。”

  端木睿静等铃川说完,也不反驳,只是冷笑一声,说道:

  “深意?……只怕是山下将军已经被算计,危在旦夕,却不自知!”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4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