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百章 人心叵测

第二百章 人心叵测

  有一次,山下夜塚率二十五万大军,对抗敌军四十万。

  临战时,作为副将的武宫太郎居然不听从山下将军的号令,擅自领兵八万,仅仅是为了对付一支不足万人的游击军。

  理由是对方三番五次的在己方阵前骚扰,看了不爽,要给点厉害瞧瞧。

  只不过损失了两千兵士而已,却击溃了对方一万人马。

  以一敌五,这应该是一场大胜,没什么好指责的。

  为了这件事,山下夜塚差点将他就地正法。

  但武宫太郎却洋洋得意的到处炫耀,自己打了胜仗。

  而且还得到国王陛下的偏袒,甚至嘉奖,提升为大将军。

  武宫太郎得以与山下夜塚平起平坐,甚至气势上压过了山下夜塚。

  也同样为了这件事,众多将领对武宫太郎的趾高气昂深感气愤,也为山下将军鸣冤叫屈。

  这一次,出战落英王国,在主将人选上曾经有过争论。

  大多数将领,在国王陛下面前,极力推荐山下夜塚出山率兵。

  理由很简单,整个贾本国,唯有山下夜塚从未有过败绩,而且大胜居多。

  勇猛,经验,大局的控制,无人能出其右。

  武宫太郎将军,个人修为极高,但缺乏实战指挥经验。

  如果山下夜塚任主将,在战争胶着状态时,用武宫太郎作奇兵,以绝对的个人实力,取得局部控制权,从而改变战局。

  这样的安排,应该是最佳选择。

  但这些提议被否决,国王陛下听从犬养二宝的建议,启用武宫太郎为主将。

  至于山下夜塚,另行安排,连副将的任命都没有。

  如此一来,朝野哗然,诸将议论纷纷。

  甚至有位将军旧事重提,说当年土拔岛一战,山下将军危急时刻不惜牺牲自己。

  施展独门秘技,以蓝光破去迷心黑煞,杀灭土拔岛土著数千人,救了二十万将士的性命。

  希望陛下收回成命,重新考虑主将人选。

  三年来,包括山下夜塚本人,对于蓝光一事深感疑惑,没有人能够合理的解释这件事。

  于是避讳莫深,从未有人提及,朝堂之上更是无人知晓。

  没想到那位将军为了举荐山下夜塚,重提此事,却好心办了坏事,并由此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

  犬养二宝巧舌如簧,利用此事大做文章。

  先是怀疑山下夜塚对国王陛下的忠诚,诬陷山下夜塚将此等大事秘而不宣,定是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细想之后,又抛出一枚重弹:山下夜塚乃是异族,并非我贾本国臣民!

  首先,放眼整个贾本国,能够释放蓝光秘技的仅此一人,哪怕武宫太郎修为已臻战王级别,也无此等秘技,甚至连听说都没有过。

  其二,山下夜塚既然有此秘技,按理说没有必要隐瞒,但他从未提及,而且事发后令属下缄口不言。

  联想到山下夜塚的出身,乃一孤儿,未知其父母何人,籍贯何处,甚至一身修为师从哪里,皆是不解之谜。

  于是得出结论:山下夜塚既是欺君,又属异类。

  此言一出,陛下大惊。

  虽是责怪犬养二宝言过其实,不可捕风捉影,但心里却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心生忌惮。

  原本对山下夜塚的信任,此刻变成了怀疑。

  陛下的心思,自然瞒不过犬养二宝。

  从此以后,各种传言甚嚣尘上,对于山下夜塚的身世,虽有多个版本的推测,但结果都是包藏祸心,实为贾本国之隐患。

  甚至山下夜塚那些屡立战功的属下,也因此受到牵连,大多被分散到各营,降职留用。

  陛下没有表态,也没有避谣,其意不言自明。

  此事在贾本国已是沸沸扬扬,家喻户晓,只有远在落英王国驿馆的山下夜塚本人,还被蒙在鼓里。

  铃川怕山下夜塚得知此事,会做出过激的举动,又不想一直瞒下去,便只好旁敲侧击,给他一些暗示。

  希望慢慢的让他对犬养二宝有所防范,免遭毒手。

  正在铃川犹豫不决的时候,端木睿却将此事捅了出来……

  “端木先生的推测确实精准,将军现在身处险境,随时可以都有杀身之祸,必须小心防范。而且陛下虽然惜才,却经不住犬养大人的蛊惑,已经准备放弃……但是将军放心,无论你是否异族,我铃川都敬重你。”

  压在心里的一块大石终于被移开,铃川反而长吁了一口气。

  “原来如此……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父母是谁,来自何处,他犬养二宝怎么就知道我是异族?包藏祸心?简直是欺人太甚!”

  山下夜塚近乎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犬养二宝处心积虑,要陷害于我,难道陛下就听之任之么?……想我戎马一生,为贾本国冲锋陷阵,何曾想到过自身安危。这几十年鞍前马后出生入死,好歹也立下汗马功劳,不求荣华富贵,但愿心安理得。”

  自认尽心竭力,忠心耿耿,却无端遭此打击,山下夜塚自然忿忿不平。

  如果因为土拔岛之战的损兵折将,陛下怎么处罚也都认了,毕竟当时有些冒进,自己钻进了土拔王设计的圈套。

  ……但是,明知犬养二宝信口雌黄,陛下还任由他栽赃陷害,置我于死地。

  亏我一腔热血,誓死效忠,却是瞎了眼睛,错认昏君当明主。

  ……这到底是谁的错?

  “铃川,刚才你所说的可有虚言?”

  山下夜塚悲愤之下,双手紧紧抓住铃川的衣领,瞪着一双血红的大眼,恶狠狠的问道。

  “将军大人,铃川所言句句属实,绝无半句虚言……咳、咳,我先前也是觉得太残酷,不敢告诉你,还请大人原谅。”

  衣领被抓,差点没把铃川憋死。

  “哈哈哈……将军?我已经不是将军了。……残酷?不!是我太笨,被犬养二宝这个王八蛋玩弄在股掌之中,活该!”

  还有陛下,其实就算我山下夜塚是异族,又何曾想过要背叛,难道这几十年的功勋,还不足以证明清白?

  太可笑了!哈哈!简直是太可笑了!

  ……可悲?!可悲么?

  山下夜塚的脸由涨红到乌紫,继而灰白,放开铃川,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一座雕像。

  满腔的悲愤无处宣泄,太多的委屈无处倾诉,整个人陷入了一片困顿。

  轰——

  片刻之后,身心俱疲的山下夜塚颓然倒下,将地面生生砸出一个大坑。

  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茫然,原本黑亮的长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为花白,灰白,直到银白。

  “铃川先生,可否借一步说话?”端木睿说道。

  此时的山下夜塚,由于极度悲愤处于半昏迷状态,唯有让他自行调节,自行恢复,旁人的任何打扰,都会对他造成伤害。

  “端木先生有何指教?”

  铃川随着端木睿来到驿馆的亭子里坐下,问道。

  “端木睿此来,首先是为了东巴寨的安全,可能因此刺激了山下将军,望先生谅解。虽然我目的已经达到,但对于山下将军来说,还有一件事烦请先生转告。”

  端木睿歉意的说道:“对于山下将军的身世,我不敢妄加猜测……落英王国王城外二百里处,有一个城廓镇,前些天发生了一件怪事。”

  “一个战督级修为的少年,危急时刻,居然能够一眼,将一根腕粗的精铜棍变得弯曲柔软,使得战将级别的对手落荒而逃……”

  端木睿将墨宇与牧星一战的大致情况,告诉了铃川:

  “当时少年的眼中释放出的也是蓝光。”

  “或许,山下将军从那少年身上,能找到一些关于自己身世的线索。……端木睿打扰多时,就此告辞。”

  “有此等事?”铃川一听,大感意外,但更多的是欣喜。

  山下夜塚对铃川有知遇之恩,还救过他的命,所以铃川在为山下夜塚鸣不平的同时,也想找机会,帮将军解开身世之谜。

  端木睿的一番话,让铃川看到了希望,忙不迭地道谢,并给端木睿吃下一颗定心丸:

  “铃川代山下将军谢谢先生,也请先生转告巴豹少寨主,山下将军绝不会率兵围困东巴寨。”

  两日后,山下夜塚将驿馆内的军队交由铃川,吩咐他不要轻举妄动,若有责任,推脱便是。

  自己则按照端木睿的线索前往城廓镇,去寻找那位眼放蓝光的少年。

  落英山脉的密林中,一支一千多人的队伍正行色匆匆。

  “师尊,我们还要几天才能赶到王城?……真的能见到他?”

  一位红衣少女,向一位老者问道。

  “傻丫头,你都问八遍了,也不会矜持一点。……以我们现在的速度,应该三天后能到王城,至于会不会见到那个傻小子,就要看你的运气了。……要不,你一个人先去打探打探?”

  老者怜爱的看了一眼红衣少女,打趣道。

  “师尊为老不尊,又取笑我了。”

  红衣少女脸色一红,娇嗔道:

  “明明是您老人家说一定见到他,否则我才不愿万里迢迢跑来什么落英王国呢,还害得我好久都不敢跟他联系。希望到时候吓他一跳……”

  正在这时,冷不丁一声大喝传来:

  “呔……那个老头,快过来,咱俩大战三百回合。”

  ——————————————

  ps:两个多月,两百章,六十多万字,一闲还算给力吧。

  求花求票求收藏,钱场人场都喜欢。

  各位看官,码字不易,来点鼓励如何?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4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