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百零五章 青牛指点

第二百零五章 青牛指点

  怪人的身体出现了剧烈的抖动,肚皮上的波纹变成了橘子皮一般,皱褶丛生,起伏激荡。

  肚皮鼓得越来越高,脸上也逐渐变成酱紫色,显然是痛苦万状。

  虽然仍处在昏迷状态,但体内大开大合的正邪较量,引起的巨大反应,还是让怪人经受着非人折磨。

  轰隆隆~~~~~~

  巨响传来,怪人的肚子里如同炸雷轰鸣,眼见灵气与阴邪之气的交战已到关键时刻。

  怪人自身毫无防御之力,全靠阵法提供灵气支撑,显然难度太大,杏老的脸上呈现凝重之色。

  如果灵气和药物取胜,可以压制住阴邪之气,至少能让怪人在一段时间内恢复神智。

  乐观一点则是灵气和药物取得全面胜利,直接将阴邪之气驱赶出去。

  那么怪人就会得到彻底的康复,不仅能够恢复以及提升修为,而且神智可以永远摆脱被控制的状态。

  那样的话,就是大功告成皆大欢喜。

  但是,如果阴邪之气仍占上风,或者处于绝对主导地位。

  那么对于怪人来说,轻则神智继续被控,思维混乱,修为得以保持,很难再有提升。

  悲观一点,就是怪人成为完全受阴邪之气控制的傀儡,一具行尸走肉。

  这样的话,杏老打散怪人修为并封住穴道,则是间接加强了阴邪之气的嚣张气焰,削弱了怪人的防御之力。

  为阴邪之气的全面胜利推波助澜,将怪人迅速推到悬崖的边缘。

  虽然是好心办坏事,但杏老仍然觉得不能原谅自己。

  毕竟帮助怪人,杏老还是存有很大私心的。

  如果因此害了怪人,那杏老就要承担凶手的罪名。

  所以杏老为了救活怪人,不惜使出浑身解数,竭尽全力。

  但是,事与愿违,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并不是期盼的那样。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事情正朝着大家不愿意接受的方向发展。

  怪人的肚子如同擂鼓,咚咚作响,身体的抖动愈发厉害,甚至脸部开始扭曲,神经也逐渐有了痉挛。

  原来半张的嘴此刻已经张到最大,还‘嗬嗬’的发出一些含糊不清的沉重吼声。

  “不好!他遭到阴邪之气的反噬,却不能启动自身的防御功能,这样发展下去他坚持不了多久……除非有天之眼的东方异宝玄木精,否则我等无力回天。”

  杏老绝望地说道,努力白费,自作聪明,深深自责,让他颓然万分,一口气没憋住,‘噗’地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玄木精!

  听得杏老此言,逸尘心里咯噔一下,玄木精不就是自己日月空间里的青牛吗。

  虽然在柔金岭时,青牛讲过不能随便救人,否则会遭到严厉的天罚,但逸尘还是想问问,能不能想想办法。

  “杏叟那个笨蛋,先是自作聪明,以为自己多有能耐,随手就打散人家修为,使他失去自身的应急反应。即便合你们四人之力,也只能更加引发阴邪之气对他的反噬,这种事情单靠外力是远远不够的。”

  青牛在逸尘的日月空间里,懒散的翻着白眼,数落着杏老的种种不是。

  “现在束手无策了,又想推到我头上,真是愚笨至极,怪不得修为勉强达到战王,但境界却仍有欠缺,不算完美。”

  不过青牛也是忧心忡忡,似乎此刻的状况让他非常棘手。

  若是青牛出手,自然不费吹灰之力,立马就能搞定。

  可那也仅仅是救他一条性命而已,他以后的修为不但不会精进,甚至还有逐步退缩的可能。

  那样的话,在余下的数年时间内,他不可能冲击战王成功,难免寿终正寝。

  “与现在相比,无非是多活几年,苟延残喘,临死时反而心有不甘,倒不如就这样迷迷糊糊死了,省得遗憾。……你看如何?”

  “难道牛兄就没有更好的办法,让前辈既能醒转又不妨碍以后修练么?”

  逸尘不甘心的问道。

  俗话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

  如果仅仅救回怪人的性命,却使他修为缺失,实力下降,那实在是太残酷了。

  逸尘希望青牛能够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彻底为怪人消除痛苦。

  “难!……我有两种办法。”

  一是直接把阴邪之气从他体内吸出,让他恢复神智,但阴邪之气会带出他的元气,修武一途从此终结。

  另一种,输入木之精气将阴邪之气封于体内,神智也能恢复,但丹田有异物,同样影响修练。

  目前找不到两全其美的办法,总之不能强行动用引起天罚的逆天手段。

  “这件事只能怪杏叟太过托大,自以为是,混账之极。”

  青牛耸耸肩,看似无奈的摊开双手,表示无能为力,爱莫能助。

  牛爷办法是有,但不能用,如果罔顾天规强行违逆,那结果将是十分残酷的。

  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

  凭什么你杏叟揽过来的事,自己做不了,要来麻烦牛爷。

  逸尘相信青牛不会哄骗自己,而自己更不会强迫青牛。

  但这两种办法造成的后果其实一样,怪人能够活命,却不能修练。

  一旦怪人醒来恢复神智,必然想起造成自己二十多年疯疯癫癫的罪魁祸首,——那个给自己输入阴邪之气的人,然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对方报仇。

  而这个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修练的机会,修为永远不会提升,眼看着仇人逍遥快活,自己却无法手刃仇人。

  这种感觉,逸尘不知道怪人会怎样面对,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宁愿自己一直处在癫狂状态,失去许多记忆,也不愿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

  哪怕有人帮助自己,以最残酷的方式处死仇人,也抵不过怪人亲手将之斩杀,或者被仇人所杀。

  杀,或者被杀,是修武者经常面对的。

  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修为。

  修武者失去修为,是最最不能接受的事。

  ——这不是生死问题,而是尊严!

  嘭嘭~~~~

  就在逸尘纠结万分的时候,怪人的处境更加危险,阴邪之气的强烈反噬,已经威胁到怪人的生机。

  怪人的身体不再抖动,而是慢慢松软下去,仿佛力竭后的虚脱,额上冷汗淋漓,呼吸也渐渐弱了。

  怎么办?怎么办?

  “牛兄,还是请你出手,先救活性命,其他的以后再说……”

  逸尘不愿看到怪人就此陨落,虽然青牛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但救命还是做得到的。

  先活着,以后说不定还有其他办法,让他修练不至于受到制约,如果死了,就没有以后了……

  “……呃,忘了跟你说,还有一个办法,或许能够两全其美。”

  青牛眼里露出一丝狡黠,慢吞吞的说道:

  “其实,如果真心想救他,你有比我更好的办法。……就是以参灵草为主药,醒神果,驱梦草,定心枝……为辅,嗯,再加一点地金莲,补充阳气……”

  将这些药物缓缓输入他的口中,同时解开周身大穴,让他身体的活动自由。

  再引灵气进入他的百会穴,记住!

  只有杏叟那样死教条才会引气入口,造成腹部鼓胀,反而堵塞了人家原本可能产生的自身防御。

  只有将他的自身防御功能激活,再辅以灵气,才有可能战胜阴邪之气的侵蚀,而且不会妨碍以后的修练。

  当然这其中……还是需要一些机缘的。

  成功与否,还要看天意,但至少能救活怪人。

  “杏老,我从天之眼也带回一些灵草和药物,加上一株参灵草,或许可以一试。”

  逸尘不想将身藏玄木精之事过早暴露,便向杏老委婉说出一试的要求。

  对于青牛的说话大喘气,逸尘心里非常恼火。

  大家都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他居然还有心思绕弯,有什么直接说出来不就完了,干嘛非要云里雾里的一大串废话。

  不过现在人命关天,没心思跟他算账,心里先给他记上一笔,回头有空的时候,再好好算一算。

  “……也好,以你救无痕的手段,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你放手一试,我等尽力配合。”

  杏老对逸尘身上拥有的天材地宝有足够的信心,而且自己也因得到一株参灵草大获益处。

  虽然此子年轻,初出茅庐,但受过高人指点,加上身藏无数天材地宝,若有奇迹发生也属正常。

  特别是当初在花木堡,逸尘帮助无痕的同时,将杏老和花飘零的内力吸去,居然借此冲帅成功。

  能够以战将级别,吸走两位战帅强者的内力,放眼落英王国,甚至天罗大陆,恐怕也只有逸尘一人。

  之前由于救人心急,忽略了逸尘,现经他毛遂自荐,杏老当然乐于遵循。

  至少自己已经江郎才尽,何不让逸尘尽力一试,如若成功,自己也好减少一些愧疚。

  得到杏老的应允,逸尘便按照青牛的指导,将除了参灵草以外的各种药材,尽数交给日月壶,让它炼制成半流质的药液。

  日月壶在目前情况下,能够按逸尘的指示自行炼制六级以下的各种丹药。

  而且速度非常快,甚至不需要另外配加火焰。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4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