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百零六章 附身幽魂

第二百零六章 附身幽魂

  因为日月壶本身蕴含的日月明焰,乃顶级火焰。

  只是在天罗大陆,在修为不过战将级别的逸尘手中,不能发挥更大的功效而已。

  否则超过六级的丹药,它一样可以炼制。

  这些都是在不知不觉中进行,除了逸尘,其他人是看不见的。

  只不过一盏茶的时间,日月壶就完成了炼药任务。

  但见逸尘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晶莹透亮的水晶瓶,对着怪人的嘴巴微微倾斜。

  咝——

  一阵诱人的清新之气,瞬间弥漫了整个石屋。

  即便以杏老和熊侯二位长老,也经不住咂咂嘴,顾不得在逸尘面前保持风度,贪婪的呼吸着,哪怕只是稍微吸入一点空气中飘溢的清香,都深感陶醉。

  经由日月壶炼制的药物,绝对不会有半点浪费,甚至损耗都不存在,正宗的原汁原味,药香扑鼻。

  这几位虽然都是战帅级强者,在各自所处的势力范围内,都有一定的身份和地位,眼界也算开阔,不似一些山野村夫小家子气。

  一般的四级丹药见过不少,就算是珍贵稀少的五级丹药,也不是没见过。

  甚至在冲帅的紧要关头,为了保证不会功亏一篑,自己都曾经享用过。

  那可是普通人一辈子,连想都不敢的事。

  但此等清香宜人,蕴藏着活力,似乎随时都会跳出一个药灵的药液,却是从未目睹。

  尽管分不清此药的具体组成,单单就凭鼻子一闻,就能判断,水晶瓶内的淡绿色药液,至少强过普通五级丹药,甚至接近六级。

  传说中,六级丹药才会出现药灵,具有鲜活的生命力,进入身体以后,会自行游走于血脉筋络,修复体内的创伤,并增强患者的生命机能,提升修为。

  这种丹药,往往存在于传说中,是否真的出现过,也无人知晓,这几位自然是无缘见识到。

  所有天罗大陆修武者,对六级丹药都是梦寐以求,甚至可以为得到它,而大开杀戒。

  哪怕仅仅是一个传说,都会引起轰动,严重的造成杀戮无数,哀鸿遍野。

  上次杏老见到参灵草的表情,虽然让逸尘吃惊,但实际上杏老还算比较沉得住气,若是换着其他人,说不定立马就两眼一翻激动得昏过去。

  不要说杏老,就算是落英王国的国王陛下穆梓,在晋升战王之前,如果见到参灵草,只怕也无法淡定。

  何况逸尘送给杏老的参灵草,不是那种被人争来夺去的陈年干枯之物,而是晶莹翠绿的鲜活灵草。

  而眼前这一瓶淡绿色药液,就拿在逸尘手中,实实在在的诱惑,又有几人能够抗拒。

  好在这三位虽然有些失态,都偷偷地看了逸尘一眼,生怕被他发现嘲笑,却断然没有要据为己有的一意思,相反心里还在期盼着,希望快点救醒怪人。

  逸尘丝毫没有在意身边三位的表情,他正在专心致志的对怪人加以施救。

  先是将药液慢慢的倒入怪人的嘴里,然后由杏老率熊侯二位长老,引灵气入怪人的百会穴。

  这个过程进行得非常缓慢,药物进入以后,需要发挥药性,改善怪人的状况。

  慢慢的,怪人的脸色也渐次好转,酱紫色逐渐退去。

  虽然还略有苍白,但呼吸已经平稳均匀,腹内不再有嘭嘭的声音。

  待药液完全进入怪人口中,并渐渐被吸收后,杏老三人又为怪人推血过宫,帮他消化运行。

  如此过了约莫一个时辰,怪人的生机已经恢复了不少。

  脸色开始红润,呼吸顺畅,感觉修为稍有恢复。

  趁此时机,逸尘一探手,一株碧绿鲜艳,晶莹剔透,生机盎然的参灵草赫然出现。

  又引起三人的瞩目,但这一次杏老颇为平静,不屑的看着熊侯二位长老的失态窘样。

  也难怪,杏老是见过参灵草的,当时比他们还要失态得多,只不过今天心里有准备而已。

  而熊侯二位长老却是第一次见到,特别是熊壮,贵为亲王,此刻深感自己孤陋寡闻。

  看着逸尘随手就能掏出如此震撼的顶级宝贝,心里委实艳羡不已。

  看样子,老大的‘胸怀’足够大,而且藏有无数的天材地宝,甚至超过落英王国国王陛下,我的王兄。

  果然是老大,不愧是老大,确实是老大!

  此等手笔我们连想都不敢想,你却像拿根破草似的,毫不在意,什么时候你高兴了,也赏我们做兄弟的一点,让我们享受一下。

  在三人艳羡的目光注视之下,逸尘手中的参灵草已经送到怪人嘴边。

  倏——

  一束碧绿的荧光从逸尘的手上,轻盈的飘起,带着一丝灵动,瞬即钻进怪人的嘴里。

  嘘~~~~

  那三人眼见参灵草以优雅的姿态消失,不仅长吁了一口气,同时还意犹未尽的咽了一下口水。

  大家又合力输送一些灵气给怪人,助他吸收参灵草。

  至此,救助工作完成了八成,余下的就是随时关注怪人的反应,并给予疏导清理。

  先让怪人自己有所反应,激起自身防御功能,然后以参灵草的灵力保障并提升他的修为。

  驱梦草,醒神果,定心枝,有定惊安神,驱邪匡正的功效,是怪人现在急需的。

  而地金莲等药材,则增加阳气,提升防御,这是杏老等人无法以人力达到的。

  这些药物能够压制阴邪之气的肆虐,加上灵气的滋润,可以让怪人缓过气来,先行恢复再徐图进取。

  虽然已经完成了百分之八十的工作量,但真正对于怪人的驱邪康复,却还是刚刚开始。

  毕竟怪人的自我意识,受到过极大的创伤,恢复的过程应该是比较漫长的。

  按照青牛的说法,大家能做的,基本已经做完,剩下的要看怪人的造化。

  命是保住了,这一点毫无疑问。

  逸尘他们,除了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外,更多的要靠怪人自己,大家暂时只能等待。

  花木堡附近某处,一条狭窄崎岖的山路上,并肩走来两人。

  “奇怪,……明明是附身幽魂指引,怎么没路了?难道那个叫逸尘的小子会遁地?埃尔法大人,你看我们该往哪里?”

  说话的这位红发蓝睛,高颧凹眼,魁梧壮硕,战将七品修为。

  曾经在天罗山脉锁云峰出现过,名叫希格玛,天云城陈家客卿,来自于西泽帝国。

  “那小子的确有些怪异,竟然抵得住我追魂掌的阴寒之气,从我手中逃脱,不可小觑。”

  “不过,附身幽魂的指引绝不会出错,而且上次还有一个花木堡的小妞弄了个破渔网,搞得我差点阴沟里翻船,他到这里做客也不是不可能。希格玛,你到四周仔细查看,一定要找到他。”

  身材瘦小的埃尔法打量了一下,便吩咐希格玛探路。

  在死亡沼泽,无痕的九练玄铁铜丝网,把埃尔法罩了个措手不及,逸尘则趁机刺中他一剑,这让埃尔法感觉十分难受。

  堂堂千里追魂埃尔法,战帅级强者,居然被两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偷袭得手,实乃奇耻大辱。

  因为忌惮逸尘手中的皇者之器,不敢过于用强,只待稍作疗伤,便再行追杀不迟。

  在他看来,逸尘迟早是自己手中的一盘菜,任他逃到天涯海角,或者易容化装,都无法抹去贝塔临死前留在他身上的那一丝附身幽魂。

  只要随着附身幽魂的指引,逸尘自然无所遁形。

  在堂堂战帅强者的埃尔法眼中,逸尘那战将级别的实力,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三招两式,便能手到擒来,甚至不需要全力以赴。

  也正因为如此,埃尔法才神定气闲的疗伤,暂时把逸尘的事放在一边。

  谁知道这疗伤的过程,却大大出乎埃尔法的预料。

  战帅强者被战将高手刺中,已是失算,但就战帅强者的身体来说,这点伤根本不是个事儿,最多三五天即可恢复如初。

  毕竟战将高手实力有限,即使倾力一击,也不能给战帅强者带来致命威胁。

  但实际上,埃尔法疗伤的时间是两个月,而且还没有真正痊愈。

  到今天为止,伤口处仍然隐隐作痛,自己的修为也受到一些压制。

  比预想的时间多了十几倍,效果更是不能令人满意。

  起初埃尔法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在疗伤休养的过程中,他慢慢明白了个中缘由。

  却是因为皇者之器,此剑已经通灵,且蕴含着原主的一丝意念。

  虽然只是几寸深的伤口,但战皇级别超级强者的意念中,夹杂着巨大的威压。

  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伤者的部分生机,甚至伤及神魂。

  好在埃尔法的修为实力皆属上乘,加上带有西泽帝国独有的灵药,才在两个月的时间内,基本复原。

  而埃尔法却因此遭到特遣处上级的责骂,说他消极怠工,办事不力。

  区区小事,居然几个月都办不好。

  并授意希格玛作为帮手配合阿尔法,限时查清贝塔死因并斩杀凶手。

  埃尔法不敢怠慢,立马动身,根据附身幽魂的指引找到此处。

  他要抓住逸尘,杀人夺剑,一洗前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4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