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百零八章 要挟

第二百零八章 要挟

  这是埃尔法的拿手绝技,千里追魂掌,挟带着无边的威压和寒气,威力委实非同小可。

  若是单个的战将高手,甚至战帅初阶强者,在千里追魂掌的笼罩之下,不消片刻就被寒气冰封,成为一座冰雕。

  按照他的估算,这一掌不仅直接破了幻影森林,而且还恰到好处的救出希格玛,不让他受到能量涟漪的冲击。

  这就是战帅强者的高明之处,达到要求,却不浪费精力。

  当然此阵一破,布阵的花木堡卫兵们,至少损失一半,另一半也难逃受伤的结局。

  这便是战帅强者的实力,与战将高手有云泥之别。

  在死亡沼泽中,当时修为已经无限接近帅级的逸尘,手持皇者之器,仍然无法与埃尔法抗衡。

  被埃尔法的千里冰封困住,难以脱身。

  好在有无痕舍命相救,否则逸尘很难全身而退。

  所以埃尔法有足够的自信,一掌下去,幻影森林必将应声瓦解,烟消云散。

  然而,他的自信很快就遭到了无情的打击。

  嗡~~

  就在埃尔法掌风发出,尚未达到幻影森林之际。

  一股强大的能量夹裹着滔天的杀气,从旋转着的幻影森林中横向激荡而出,与埃尔法的强势一击正面遭遇。

  如同惊雷般震耳欲聋,剧烈而强横的能量涟漪在空中肆虐,形成一阵飓风,向四周席卷而去。

  埃尔法自信十足的一掌,并没有摧毁幻影森林。

  “就凭你……还不够破阵的资格。”

  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幻影森林的后面发出。

  “紫昙长老……”

  “我们的援兵到了,太好了!”

  花木堡的卫兵们一阵欢呼,原来是紫昙长老接到警报,率领花木堡的一群不下二十位战将六品以上修为的长老们,赶来支援。

  相比于对方的欢呼雀跃,埃尔法的脸色就显得十分凝重了。

  刚才那一掌,虽然怕伤到希格玛而未尽全力,但却是追魂掌中最精髓的威力最大的千里冰封。

  就算是同样战帅中阶的强者,也未必敢于硬抗,却被幻影森林轻易化解。

  对方显然是增派了大量战将五品以上的高手,补充到阵法之中。

  幻影森林不仅化解了埃尔法的攻势,而且还留有余力,在空中组成一道浓浓的绿色云雾,弥漫着向埃尔法袭来。

  同时郁郁苍苍的幻影森林也快速移动着,想要将埃尔法吞没其中。

  面对滚滚而来的幻影森林,埃尔法倒也不惧,至少他不像希格玛那样自投罗网,凭自己的高强实力,幻影森林是很难困住他的。

  只是埃尔法要想救出希格玛,同样也是难上加难,最多也就大家僵持。

  但是埃尔法却必须要闯过幻影森林,并非一定要救希格玛,而是因为逸尘的踪迹从这里中断。

  如果就此放弃,被帕隆责骂甚至处置倒在其次,关键是苍木剑这样的皇者之器让他欲罢不能。

  而紫昙长老同样清楚,抓住埃尔法几乎是不可能的。

  毕竟自己这边没有一个战帅级强者,单打独斗自然是自寻死路,但幻影森林主要在于防守,攻击力稍有欠缺。

  只要能够将埃尔法赶走,保证花木堡的安全,紫昙长老就已经圆满完成任务。

  在堡主和杏老都不在的情况下,安全是最重要的。

  “阁下乃外夷,为何闯入花木堡,且伤我卫兵?若是识趣就速速离去,留下这位以命抵命也就罢了。人是他杀的,我们只找他算账便是。……如果阁下自恃修为高深,定要硬闯很明白,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紫昙长老说的是合情合理,给埃尔法留了后路。

  希格玛击杀花木堡弟子在先,又是侵犯花木堡的属地,要他偿命无可厚非。

  而埃尔法也不可能冒着生命危险,为了救一个属下,而公然与花木堡为敌。

  “呵呵,那位……紫昙长老,对吧。我们只是追踪仇家至此,并无冒犯花木堡之意。至于那位杀了你们的卫兵,却跟我无关,想要怎么处置悉听尊便。”

  埃尔法首先撇清自己,花木堡的人是希格玛杀的,要报仇找他便是。

  如此一来,使紫昙长老想利用希格玛,对埃尔法牵制的愿望落空。

  “但是,我追凶数千里,好不容易找到线索,却不能轻易放弃。……所以还请各位借光让个道,我保证不会损坏花木堡的一草一木。”

  埃尔法嘴上说得言辞恳切,实则态度坚决。

  明知道闯入花木堡是无礼行为,却依然没有丝毫让步。

  “借光?让道?哼!阁下未免太托大了吧,当真不把花木堡放在眼里。”

  见埃尔法眼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紫昙长老冷笑一声:

  “刚才老夫已是给足了阁下面子,你若是觉得花木堡可以任你横行,那就试试吧。”

  紫昙长老没有料到,埃尔法居然不领情,不进不退让,反而还要进入花木堡,去找什么线索。

  堂堂落英王国第一帮派,岂是你说进就进的,不给你一点颜色,看样子是不行的。

  当下紫昙长老心念一动,只见绿光闪耀,幻影森林如同一阵清风,飘荡恍惚,朝着埃尔法这边游离而来。

  郁郁苍苍,密密麻麻,无数树木不停地变换着位置,枝条摆动带出阵阵风声。

  “哈哈……老子难得这么斯文,你们这帮混蛋居然根本不买账。那好,有本事就困住我,不自量力!”

  埃尔法一边说着,一边施展身形如影子般左右飘忽。

  时而凭空一掌劈出,造成幻影森林的短暂迟缓,时而又提气奔袭,让幻影森林没有办法确定具体位置,只好随之飘荡。

  “稳住,我们只要守住要道,阻止对方深入即可,不必跟着他的节奏。”

  几经折腾,双方谁也占不了便宜,紫昙长老便要求大家稳住心神,以不变应万变。

  而且时不时的,出手狠击希格玛,使他惨叫,借以干扰埃尔法。

  虽然埃尔法并不在意希格玛的处境,也没有打算救他。

  但他想利用幻影森林的移动,趁机闯入花木堡的算盘,同样没有成功。

  无论埃尔法任何移形换位,只要往花木堡腹地行进,幻影森林便如鬼魅般的挡住去路。

  若是强行硬闯,只怕尚未找到逸尘,就要被幻影森林困住。

  尝试了几次,埃尔法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反而差一点吃亏。

  埃尔法有些气馁,只好稍稍退后,不敢轻易造次。

  僵持局面下,紫昙长老是气定神闲,他料定埃尔法不能通过幻影森林,甚至都没有向杏老等人求救。

  而埃尔法却是心急如焚,明明附身幽魂的指示就在这里,却被这伙人挡住了去路。

  硬闯不现实,干耗着只怕对方陆续会有增援,仅凭一己之力更是无能为力。

  正在这时,远处有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朝这边走来。

  “牧星兄弟,你那一眼可真是惊魂一瞥,不仅弄弯了精铜棍,还把那个叫墨宇的吓得落荒而逃。……这一招太厉害了,我从来没有见过。”

  “穆大哥,别笑话我了,当时我已经昏昏沉沉,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什么‘惊魂一瞥’,我也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没事,我只是好奇,你不要紧张,要是你能够随意使出这样的惊天绝技,就不可能只是战督八品而是战帅战王了。”

  “穆大哥,你说我能见到杏老前辈吗?叔叔很希望我在花木堡杏老前辈那里学到医术,不知道他老人家愿不愿意收我?”

  “哈哈,恐怕要过了这阵子,到时我帮你一起求杏老……”

  两人正聊着起劲,突然一声暴喝传来:“穆通,快走,不要过来!”

  “紫昙长老!”穆通一惊,朝声音发出的方向一看,知道花木堡有变故发生。

  还未等穆通有所反应,却见一阵风起,一个瘦小的身影急蹿至跟前。

  “想逃?没那么容易。给老子留下!”

  被幻影森林挡住去路的埃尔法,听见紫昙长老的喝声,心里狂喜,这是老天送来的机会,可不能让他们溜了。

  心念一动,便伸手一揽,将穆通牧星二人攥入手中。

  “哈哈……原来是花木堡弟子,多亏提醒。”

  埃尔法狞笑着,看着紫昙长老指挥的幻影森林,即将追到身前,拎起穆通往前一指。

  说道:“你们给我听着!花木堡弟子在我手里,不想他死的话,赶紧让开,否则这就是两具尸体。”

  “呸!阁下身为帅级强者,却自甘贬低身份,用花木堡的弟子作为要挟,难道不怕天下人耻笑?”

  紫昙长老深感后悔,刚才那一声没有让穆通脱离险境,反倒提醒了埃尔法,弄巧成拙。

  “桀桀……彼此彼此,你不也拿我的人做人质么,还好意思教训我。废话少说,让,还是不让?给个痛快!”

  看起来这个弟子还是蛮重要的,埃尔法更加得意,似乎已是胜券在握,马上就要见到觊觎已久的皇者之器了。

  埃尔法拿眼角的余光,蔑视着紫昙长老,却不料一阵剧痛袭来,忍不住大喝一声:

  “啊……你找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4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