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百零九章 帕隆王者

第二百零九章 帕隆王者

  紫昙长老一看,不禁哑然失笑。

  原来,却是牧星趁着埃尔法得意之时,挣扎着在他的胳膊上狠狠咬了一口。

  “混帐东西!老子没杀你已是造化,居然还敢咬我,找死!”

  被一个弱者袭击,埃尔法很是恼火,更让他生气的是,这家伙咬在上面根本就没有松口。

  埃尔法的肉身已经非常强大,只是得意之际全身放松,才被牧星偷袭得手。

  这点伤痛对他来说微不足道,但牧星咬牙切齿的样子,却使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埃尔法身子一震,一股强大的能量自胳膊发出,牧星顿时如遭重击,一口逆血直涌向喉咙,显然内脏已经被重创。

  “穆大哥——快——跑!”

  含糊的声音从牧星的嘴中发出,满嘴的鲜血顺着埃尔法的胳膊涌出,但仍然紧咬着不松口。

  牧星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为穆通创造逃跑的机会。

  唰——

  穆通趁势挣脱束缚,却没有要逃的意思,抽出长剑向前一步,挺剑便刺!

  看到牧星舍命相救,穆通岂肯独自逃命。

  大不了鱼死网破,拼了。

  同时幻影森林也急速围拢过来,只要将埃尔法围住,任他能耐再大也别想逃脱。

  “哼!就凭你们也想困住老子,妄想!”

  面对穆通的来剑,埃尔法没有任何闪避,而是伸手直接抓住剑尖。

  嚓啷啷——

  甫一接触,长剑就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一震之下寸寸碎裂,落下一地残渣。

  而穆通却被能量反噬,心口一闷如遭重锤猛击,血气上涌,踉踉跄跄好几步,然后喷出一口鲜血,萎顿的倒下。

  实力差距太大,连拼命的资格都没有,这件事事实,穆通不可能成功。

  埃尔法脚下并不停顿,斜刺里一跃数丈,顺手还将昏迷的穆通抓在身边,加上胳膊上还有一个牧星。

  虽然身上负有两人,但埃尔法一跃之下,仍然轻松飘逸,堪堪避开如影随形的幻影森林。

  而紫昙长老见没有救下穆通,投鼠忌器,暂时也不敢逼得太紧,只在周围游弋,寻找机会。

  在达到目的以前,埃尔法还要留着穆通,不会让他轻易死去,但对于牧星,埃尔法就没有那么大度了。

  啪!

  埃尔法一掌拍在牧星的后心,本已遭受重创的牧星,此刻更是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身体倒飞而出,五脏六腑尽皆碎裂,神智也逐渐模糊,死神即将降临。

  如果单纯斩杀牧星,对于埃尔法来说,太轻松了,但是他要重创牧星,让牧星处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境地,以此来刺激穆通。

  只有穆通求饶,紫昙长老才有可能妥协,那么自己就有机会进入花木堡了。

  嗡~~

  忽然间,一束淡蓝色光芒,从被震飞出去的牧星眼中绽放,直奔埃尔法。

  呲——

  埃尔法的眼神与蓝光相遇,禁不住浑身打了个激灵,仿佛受到某种意念控制,恍惚了差不多一息时间。

  仅仅是一息时间,埃尔法就清醒过来,稍作调息便恢复状态。

  之前在城廓镇,牧星的蓝光,造成了墨宇的恍惚,并因此精神错乱。

  埃尔法乃战帅强者,一瞥之下,就知道蓝光厉害,赶紧收回目光,避免正面接触蓝光。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老子没那么容易上当。”

  看着风筝般横飘出去的牧星,埃尔法不再理会,而是抓住穆通,将他当做武器,对着趁机靠近的幻影森林挥舞着。

  “来吧!看看花木堡弟子死在哪位长老的手里,杀呀!愣着干嘛!”

  “不要伤到穆通!退后!”

  紫昙长老面对处于歇斯底里状态的埃尔法,实在无计可施,他在考虑是否要立刻向杏老汇报。

  “蓝光!……我总算找到了!”

  突然,周边的空气一阵氤氲,一位老者手抱着奄奄一息的牧星,赫然出现在埃尔法的面前。

  “你是谁?”

  埃尔法感到脊背一阵发寒,冷飕飕的,比自己的千里冰封还要寒冷,同时一股铺天盖地的威压迎面袭来。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出手伤了他,该死!”

  老者目光如炬,直愣愣的盯着埃尔法,缓缓伸出手,看似轻轻的漫不经心,却让埃尔法觉得有一种无边的恐惧袭来。

  本能的挥手抵挡,但他惊恐的发现,自己已经被老者身上散发出的威压禁锢,连喘气都十分困难,根本没有一丝的反抗之力。

  埃尔法心狠手辣目中无人,主要是因为自打来到天罗大陆,就从未遇到强过自己的对手。

  多数时候,在杀人之前,先恐吓折磨,让对方心理奔溃,精神萎顿,而他则享受着别人垂死前的绝望,带给自己的极度刺激。

  而这一刻,同样的恐惧,同样的绝望,居然发生在埃尔法自己身上,这一切像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埃尔法眼睁睁的看着,老者的大手慢慢的挥向自己,无从躲避。

  虽然他不想面对,却连眼睛都无法闭上。

  老者怀中的牧星微微的抽搐了一下,这让老者缓了缓,目光转向牧星。

  埃尔法感觉到身上的压制瞬间有些松懈,便趁此机会,捏碎了随身带着的一块玉佩。

  老者的目光仅仅是顿了顿,复又加大了手中的力度,劈向埃尔法。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杀我西元大陆的人!”

  声音似乎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却在未落之际人已出现。

  一个身高丈余,红发蓝眼的魁梧汉子,突兀的站在老者面前。

  没有人看清此人从何而来,也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来到此地,仿佛从千里之外瞬间即达。

  “帕隆王者救我!”

  只有埃尔法于绝望之中脱口而出,并以最快的速度躲到来人背后。

  “你们这些废物,也不睁眼看看,西元大陆的人是你们杀得了的么?”

  帕隆王者没有理会埃尔法,只将目光对着老者以及幻影森林,阴恻恻的说道:

  “今天,本座要让你们尝尝招惹西元大陆的滋味,一个个的都要死!”

  说罢,也没有看到他出手,就听抱着牧星的老者惨叫一声,身体如树叶般轻飘飘的向远处飞出,至少有百丈之遥。

  “慢着!阁下不问青红皂白,就痛下杀手,难道不讲理么?”

  一切来得如此突然,紫昙长老想要阻止已是不及,便在质问的同时,向杏老发出警报。

  王者出现,就算杏老和花飘零联袂而至,也绝无胜算。

  但如果有杏老等人坐镇,重新布置更高级别的幻影森林,或许能够暂时阻止帕隆王者。

  当然,杏老要是能够联系到,前些日子晋升的新王者,那局面就很乐观了。

  “讲理?跟你们?……不配!”

  帕隆王者手指轻轻一点,幻影森林立马爆裂而开,希格玛脱离险境。

  区区战将,就算人数再多,帕隆王者也不会放在眼里。

  甚至整个花木堡,他都不需要拿正眼看待。

  王者,有这个资格,更有这个实力。

  哇……

  噗……

  幻影森林爆裂的一霎那,包括紫昙长老在内的数十位花木堡长老,尽皆遭到重创。

  战将五品以下的几乎没有活路,其余的也都吐血倒地,均无还手之力。

  “帕隆王者,属下已经找到杀害贝塔的凶手下落,就在花木堡内。”

  躲在身后的埃尔法,此刻也挺起胸膛,想帕隆王者汇报情况。

  “哦?……你们给我听着,赶快把人交出来,让你们死得痛快点,否则,落英王国再也没有花木堡的存在。”

  帕隆王者冷冷的说道。

  “未必!”

  随着一声清啸,杏老,逸尘,还有熊侯二位长老,同时现身。

  “呵呵,这大概就是花木堡的强者吧。很好,全部出动,省得本座一个个寻找,趁着今天一锅烩得了。”

  帕隆王者一阵怪笑,仿佛眼前这四人都是出来找死的,只待他出手便可轻松消灭。

  “阁下堂堂一个王者,居然不顾身份,从西元大陆跑到我落英王国恃强凌弱,也不怕传出去让人耻笑。”

  见花木堡卫兵与长老倒在地上,死伤惨重,杏老是睚眦欲裂。

  “身份?本座自然会顾及,但是伤我属下却是不能容忍,如果你等迅速将凶手交出,或者还有商量的余地……”

  帕隆王者脚踏虚空,睥睨下方,傲然说道。

  “帕隆王者,那个年轻的小子就是杀害贝塔的凶手,上次侥幸从未手中逃脱,请王者允许属下亲手将他斩杀,以完成殿下交待的任务。”

  埃尔法跟在帕隆王者身旁遥指逸尘,并希望让他解决逸尘。

  埃尔法说得冠冕堂皇,似乎对殿下的一片忠诚可鉴日月,心里却是打着自己的小九九,只要自己亲自对阵逸尘,才有可能得到梦寐以求的苍木剑。

  而且在死亡沼泽一战,他深知逸尘的修为实力,相信只要自己稍加注意,就不会被皇者之器伤到,杀人夺剑便是水到渠成。

  “嗯,算你还有点眼力价,没忘记自己的任务。那好,就把他留给你了,这次千万不要再让他逃了。”

  帕隆王者赞许地点点头。

  “多谢王者成全!”

  埃尔法顿时心花怒放,强忍着内心的激动,恭恭敬敬的说道。

  “小子,千里追魂埃尔法在此,你给我拿命来——”

  埃尔法凌空而下,直取逸尘。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4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