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巧舌如簧

第二百一十一章 巧舌如簧

  雷劈恶鬼——

  逸尘充满雷霆之力的一拳,砸在埃尔法的胸口,结结实实真真切切。

  玄阶上品的霹雳拳,由战帅强者施展,威力自然巨大。

  只打得埃尔法惨叫一声,大口鲜血直喷而出,整个人如一块石头般径直往地面坠落。

  没有欢呼,没有喝彩,胶着状态突然间被破坏,观战的花木堡弟子长老们,都没有反应过来。

  大家眼睁睁的看着空中,甚至于还沉浸在欣赏你来我往的急速攻防之中。

  空中的阴晴不定,冷热交替,在这一刻全部散去,恢复了原本的面貌。

  “哼!没用的东西。”

  虽然帕隆王者看似闭目养神,不太关心远处的决斗,但是埃尔法的惨败,他依然在第一时间感觉到。

  西泽帝国特遣处的执法埃尔法,竟然输给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实在是奇耻大辱。

  不但让帕隆王者脸上无光,更是激起了他心中的怒火。

  只是碍于先前的承诺,没有直接出手击毙逸尘,但若是就此空手而归,又是十分不甘。

  于是扫了众人一眼,对逸尘说道:

  “这一战的确是埃尔法输了,而且本座也答应今天不为难你,但是,你毕竟曾经杀过我们的人。这样吧,小子,本座不动手拿你,不如你乖乖的跟我走,待查明事情原委,再做处理。”

  “……这已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了,可不要不识抬举。”

  说完,面带微笑,静静地看着逸尘,等待答复。

  帕隆王者说得风轻云淡,像是跟逸尘聊天,没有施加一点王者的威压。

  看起来非常大度,遵守诺言,只是要求逸尘协助调查。

  然而,在场的所有人都分明感觉到,一旦逸尘答应,就算帕隆王者守信,埃尔法也不可能放过他。

  “好一个‘天大的面子’!难道你就这样遵守诺言吗?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杀了你们的人,那么我想知道,我到底杀了谁,你们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与你们素不相识,杀人的罪名可不是说着玩的,或者根本就是找错人了。”

  逸尘知道,他们是为了贝塔的事,却不知道埃尔法怎么就盯上自己。

  当时在逸石村,贝塔一行全部当场毙命,并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自己的乡亲们,更是不可能出卖告密的,所以有此一问。

  “好,就让你死个明白……埃尔法,告诉他!”

  帕隆王者看着重伤落地,勉强站起还在抖抖索索的埃尔法,命令道。

  “是。”

  埃尔法被帕隆王者一叫,冷不丁打了个激灵,差点没倒下去,忙着点头哈腰。

  然后,提起一口气,强打精神挺直腰板,转向逸尘,色厉内荏的说道:

  “那你小子听好了,我们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杀了贝塔,但是他死于你手是毫无疑问的,因为你身上有贝塔临死前留下的一丝附身幽魂。”

  附身幽魂,这是萨特王国特遣处特有的追凶秘法。

  除非你的修为达到战王级别,否则,任凭你改装易容,也无法阻止附身幽魂的指引。

  埃尔法要追杀的就是附身幽魂指引的人,即便不认识,不知道名字,但凶手的身份不可能改变。

  所以,他不屑于逸尘的‘狡辩’,觉得逸尘没有抵赖的必要,只要认准凶手,就永远逃脱不了特遣处的追杀,直到将凶手正法为止。

  “不过,在你临死前,要告诉我们,你杀人的原因,根据你的态度,我们决定给你一个怎样的死法,……这个你可以选择。”

  尽管埃尔法惨败,但来自西元大陆的优越感让他仍然傲气十足,在他眼里,逸尘只是个罪犯,生杀大权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埃尔法,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杀的人没有一个是冤死的,如果贝塔死在我手上,那么他必定是该死。你们凭什么说我身上有那个……附身幽魂?”

  既然只是一丝附身幽魂,那就说明他们没有直接的证据,也就是说,玄铁铜矿的事情并没有暴露。

  所以逸尘打定主意,决定一推六二五,来个死活不认帐,看你能奈我何。

  总不能说仅仅因为西元大陆死个人,就能随便在天罗大陆找个凶手追杀吧。

  “嘿嘿!你小子够狡猾。你以为装傻充愣,就能蒙混过关,哼,想得美!……你且看好了。”

  埃尔法阴阴冷笑,随即掌心往外一翻,一张一握之间,端倪出现。

  一丝极其微弱的暗黑色烟雾,自他掌心游出,瞬间变成一条细线,游丝般的向前窜去。

  几乎与此同时,逸尘的身上也出现了同样的暗黑色游丝。

  虽然隐隐约约,但却真实存在,在场的战将以上修为的人目光所及均清晰可见。

  游丝并未脱离逸尘身体,而是逐渐变成更细更长。

  迎着埃尔法放出的那一条,迅速的会合,直到两根游丝交汇,成为一根。

  然后埃尔法手掌一收,游丝又变回两条,一条回到埃尔法手心,另一条仍然附着在逸尘的身上。

  游丝从众人的目光中消失,逸尘的身上也看不出有一点异样。

  不得不说,这种追凶方式极为先进,在对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无声无息的跟随着,任凭你跑到天涯海角,却无法隔断追凶者的目标线索。

  自此,逸尘恍然大悟,怪不得在死亡沼泽,埃尔法来了个突然袭击。

  若不是高大帅的冷热无忧罡气膜,以及无痕的拼死相救,恐怕自己早就不明不白的死在埃尔法的手下了。

  现在想起来,逸尘仍然有些骇然。

  不过既然挑明了,倒也不是没有对策。

  “怎么样?无话可说了吧。”埃尔法得意的说道。

  “哈哈哈……真是无话可说了,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埃尔法奉命追凶,却失去凶手线索,怕回去交不了差,便将那个什么幽魂附到我身上,到时候杀了我,随便编个理由就算完成了任务。”

  逸尘一阵狂笑,指着埃尔法质问道:

  “我问你,当初在死亡沼泽,我是不是战将九品,而你早已是战帅强者?”

  “不错!那又怎么样?”

  埃尔法不知道逸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见他发问,而且也没有撒谎,顺口就反问一句。

  “不怎么样,你不要慌嘛。如果那时候,你有心杀我,我连逃的机会都没有,这一点,再场的每一位都不会怀疑。但是你没有,甚至都没有告诉我,我杀过你们的人。”

  逸尘说着,突然话锋一转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什么为什么?”埃尔法正顺着逸尘的话听着,却不想有此一问。

  “哼!你不说,那我说!”

  逸尘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满脸涨得通红,声音也逐渐大了起来:

  “你不杀我,是怕上级怪罪,因为我根本就不是凶手。你不告诉我,是怕我辩解,戳穿你的诡计。”

  “所以,你当时用帅级威压禁锢我,目的就是为了将那个什么幽魂附到我身上,然后禀报上级说凶手已经找到。……否则,你怎么解释?”

  逸尘心里清楚,埃尔法追杀自己,一点也不冤枉。

  按照目前局势,对方有王者在场,就算杏老加上熊侯二位一同出手,也是白搭,自己逃走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唯有把局势搞乱,能蒙就蒙,能赖就赖,浑水才能摸鱼。

  “你胡说!你血口喷人!当时要不是那个臭丫头,你早就死了。再说,我对殿下忠心耿耿,怎么会做出这等事?……还有,就算真要做,我杀了你以后不也照样可以么?”

  被逸尘一通冤枉,埃尔法差点没气得背过气去。

  逸尘或许不知道,情急之下信口一说,却正巧戳中埃尔法的痛处。

  因为埃尔法非常清楚帕隆王者的秉性,多疑固执,喜欢意气用事。

  逸尘所说,万一被帕隆王者听进去,从而怀疑自己,那埃尔法可就麻烦大了。

  “终于承认了吧。你如果真要杀我,一个战督级的丫头,怎么可能从战帅强者手里救得了人?你们大家说说,可能吗?”

  “至于杀了我也可以什么,或许人死了再附上去跟活着的时候附上去,多少还是有些差别吧。这个……你自己心里有数。”

  逸尘看见埃尔法惊慌失措,心里暗自得意,说不定这一蒙,事情反而有了转机。

  于是巧舌如簧,连赖带诈,把埃尔法说得一愣一愣的。

  甚至逸尘的这套说辞,引起了旁在场所有人的共鸣,包括帕隆王者。

  是啊,战帅强者斩杀战将高手,简直易如反掌,岂会让一个战督级的蝼蚁搅了局。

  除非,……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根本就没有真心杀人。

  再者,附身幽魂只有在对方活着的时候,才能发挥作用,这是西泽帝国特遣处共知的事实。

  “对呀,一定是另有所图!”

  杏老等三人也明白了逸尘的用心,赞叹的同时都露出会心的一笑。

  “你……”

  埃尔法刚想辩解,抬头一看,正遇上帕隆王者那似笑非笑的眼神。

  不由得血气上涌,一口气没接上,晕了过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