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虚实

第二百一十九章 虚实

  嚓啷啷~~~~~

  然而,就在刀尖即将插入陆师兄身体的时候,不知何方飞来一颗石子,无巧不巧的砸在刀背上,激起点点火光。

  硬生生的使得弯刀改变方向,堪堪从陆师兄的肋边划过。

  趁这当口,陆师兄已然上墙,身子一晃离开了二掌柜的视线,没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怎么可能?……”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二掌柜目瞪口呆,待反应过来再追赶时,早已失去目标。

  二掌柜几乎积聚了全身修为,将弯刀奋力抛出,劲头之足不可小觑,仅凭陆师兄在逃跑之际,想要避开绝不可能。

  而远处飞来的一粒石子,最多不过指尖大小,却能够击中刀背后,使得势大力沉的弯刀,偏离了方向。

  虽然向陆师兄伸出援手的人,并没有现身,但二掌柜深知,已经不能再追下去了。

  要是强行追击,惹恼了那人,下一粒石子,恐怕就要往自己脑袋上招呼了。

  二掌柜长得蠢笨,心眼还是有的,见此情景,便转身返回。

  留在现场的所有青石门弟子,均遭杀灭,无一幸免。

  而在樱花客栈空中的某处,却有人充满诡异的冷笑一声,瞬即离去。

  王城,相府。

  “陛下此次闭关,可还顺利?”

  东方昱坐在椅子上,侧着头,向上首端坐的穆梓问道。

  “唉……”穆梓叹了一口气,满是不甘的说道:

  “心里一直静不下来,总在关键时候掉链子,还险些被反噬,只好过了这阵子再说了。……说说这段时间的情况吧,没心思看传信玉。”

  “哦。”

  东方昱深凹的眼里射出一道精光,却又迅速收回,并没有让穆梓感觉到自己的疑惑:

  “那一定是陛下胸怀落英王国,心系天下百姓,以致于难以专心修练,功亏一篑殊为可惜。最近一段时间,老臣倒是自作主张,处理了一起令朝野动荡的事情。起因是将军府和总管府的两位公子哥……”

  如此这般,没有丝毫的添油加醋,将龟蛋太子赠送美人宝物之事,以及自己为了国家安稳,出面平复风波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相爷大人为国为民,呕心沥血,大家有目共睹,朝中之事也只有托付于相爷,才能安享太平。”

  听得东方昱并无做作的叙说,穆梓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凭一己之力,轻松化解两大巨头引起的朝野纷争,本是大功一件,却以平常心对待,没有居功自傲,也没有邀功请赏,这份心境已非常人所及。

  “但是,老臣安抚文武百官,只是出于需要,却并非本意。……私下里,我还是对这件事另有看法,现在一并禀与陛下知晓,对与不对,还请陛下圣裁。”

  难能可贵的是,东方昱为了众臣定心,保留了自己意见,以大局为重,帮东野良和东木崖开脱,这份胸襟更是常人难以企及。

  若是论处事能力及聪明睿智,东野良加上东木崖,也远远不及东方昱的一半。

  再棘手的事,到了东方昱那里,都非常简单,甚至不需要多加考虑,就能够轻松自如的解决。

  而且,不偏不倚,不枉不纵,拿捏得恰到好处,让人挑不出毛病。

  整个落英王国,都知道东方昱的手段,为官多年,没有一个政敌。

  “那……相爷的看法是?”

  听到东方昱另有想法,穆梓似乎有些意外,追问道。

  “回陛下。所谓无风不起浪——”

  东方昱整了整衣襟,眯着眼睛,字斟句酌的分析。

  龟蛋太子在如此敏感时刻,高调出现馈赠美女宝物,不可能不知道,这种小儿科的花招根本骗不了人。

  落英王国乃泱泱大国,人才济济,甚至一眼就能戳穿他的把戏。

  可是他依然毫不避讳,我行我素,而且是高调行事。

  龟蛋太子应该是刻意为之,故意混淆人们的视线,搅乱局面,让落英王国陷入猜疑指责的矛盾漩涡。

  往水里丢一颗石子,并不一定激起很大的涟漪,可要是朝中有人配合,趁机煽风点火,那结果就难以预料了。

  虽然,总管大人和东木将军乃国之栋梁,对陛下的忠诚不容置疑。

  但是,在朝中通敌者身份未明的情况下,谁也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包括东方昱本人在内。

  ……总管属下以及府中人员众多,良莠难辨,东野良大人更是性格温和,管理太过人性化,难免被人利用。

  而东木将军麾下武将如云,多数立有战功,偏偏东木崖本人又好意气用事,管理松懈,即使有不法之徒钻了空子,也很难察觉。

  这两人的部下,若有通敌之人,只要做事谨慎,要避开二位大人,好像也比较容易。

  言辞恳切,几句话道出了两大巨头的管理漏洞,而且毫无诋毁之意。

  即便穆梓听了,也不仅为之动容:“依相爷之见,该如何防范?”

  “这个,老臣也没有特别好的办法。”

  东方昱沉思片刻,犹豫着说道:

  “究其原因,主要是他们身边缺少智囊类的得力助手,没有真正管理手段,这也是大多数官员的通病。……老臣以为,可以委派几位饱学之士,文职官员,前去辅佐两位大人,尽快揪出内鬼,给落英王国消弭隐患,也为他们洗清嫌疑。”

  “相爷,话虽如此,可正如你说,在通敌者身份未明的情况下,满朝文武谁又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再者,如何配合也成问题,要是彼此不顺闹起矛盾,岂不是祸起萧墙?”

  穆梓无奈地摇了摇头:“已经晚了。……难得相爷一心为国事操劳,呕心沥血,实在令人感动。”

  “能得到陛下认可和褒奖,东方昱虽死无憾。”

  东方昱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对着穆梓叩起头来:“非是老臣故意拖到现在,只是臣愚昧,前几日方才想起,请陛下恕罪。”

  “相爷请起,虽然晚了,但没有责怪之意。”

  穆梓伸手搀起东方昱,安慰道:“倒是相爷年事已高,应该多保重身体,落英王国还需要你,可别累垮了。”

  “谢陛下!老臣与世无争,能为陛下效力已是荣幸,其他的并不在乎。”东方昱声音哽咽。

  君臣二人重新回到位置坐好,又谈起眼下局势。

  贾本国大军已蠢蠢欲动,据说共计百万之多,美其名曰:太子娶亲。

  大张旗鼓,一来显示贾本国对落英王国的尊重,对小公主的热爱,二来彰显龟蛋太子的气派。

  实际上,谁都知道,他们只不过借着太子大婚为由,大肆进兵犯境。

  “……敢问陛下,落英王国已经没有小公主,该如何应对?”

  东方昱忧心忡忡,眉头紧锁:

  “据报,贾本国此次还运送了大量天雷炸,虽不知道具体数量,但至少有一百箱以上。若是不加以毁坏,只怕整个王城也要被炸个底朝天。……而我军却没有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

  还有,贾本国的武宫太郎将军,修为达到王级,十分厉害。

  而落英王国目前还没有与之匹敌的人选,前些天异象出现,却不知何人冲王成功。

  ……是否要加紧寻出此人许以官位,让他出手对付武宫太郎,为国出力。

  “相爷可有线索?”穆梓眼睛一亮,急忙问道。

  “回陛下,暂无线索。”东方昱一脸平静,接着说道。

  不过,放眼落英王国,目前达到冲王级别的强者,除了陛下,就只有花木堡的杏老,一叶堂的阴老大,黑风会的黑烈风,东巴寨的巴振东。

  其余的可能都已经超过大限,不在人世了。

  或许还有江湖散修,但大海捞针,已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为今之计,只有派人去以上四家一一拜访,才能知道究竟……

  “不行。犬养二宝早在落英王国境内,异象出现的时候,他必然会猜测,而孤也是有此资格的人选之一。”

  如果现在派人寻找,就算做得再隐秘也难免不透露风声,那岂不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那个冲王成功的人并不是落英王国的陛下,而是另有其人。

  穆梓不等东方昱说完,就断然否定:

  “至少犬养二宝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对王宫还有所忌惮,我们绝不能主动暴露。……相爷一说倒是提醒了孤,即刻昭告天下,就说孤已经冲王成功。成为近几十年来,落英王国的唯一王者。只有这样,才能打击敌方嚣张气焰,给自己将士们鼓舞士气。”

  “这个……”东方昱瞪着小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穆梓,吞吞吐吐的说道:

  “陛下,此举是否过于冒险?虽然犬养二宝暂时不会发现,但他一定会深究下去。而且如果那位真正的王级强者,因此生恨投奔贾本国,反过来与我们作对,岂不是弄巧成拙?毕竟王者的实力和影响,会左右到战局的胜负。而落英王国仅有一位战王,绝不能轻易失去。……望陛下三思。”

  好不容易出了一位战王,国家不来招揽,反而被穆梓给冒名顶替了。

  如果那位‘真正’的战王心里自然憋屈,一气之下反戈一击也并非不可能。

  若是如此,则穆梓的决定无疑是自乱阵脚,自毁长城,落英王国危矣。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4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