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百二十章 以逸待劳

第二百二十章 以逸待劳

  战王与战帅实力的差距巨大,绝不是增加几个战帅就可以弥补的。

  在这重要时刻,作此决定,所冒的风险将有可能是以一国存亡为代价。

  明明穆梓的气息,只不过战帅级别,根本没有一点战王的威势。

  即便故意隐藏,也不可能做到长时间的如此自然。

  这一点,东方昱心中异常清楚。

  虽然身为落英王国的宰相,一直以儒者身份示人,但实际上东方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的修武者,而且修为颇高。

  然而,东方昱所不知的是,落英王国目前唯一的战王,的确就是穆梓,根本就没有冒名顶替,而是货真价实。

  至于气息么,内中另有玄机。

  “朕意已决,不再更改。”

  穆梓长袖一挥,斩钉截铁,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相爷只要记住,此事决不可透露出去,其他的朕自有安排。”

  对于穆梓的怫然不悦,东方昱有些意外,但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有毕恭毕敬的目送墓葬陛下离去。

  待穆梓走远了,东方昱的脸上依旧表现出非常的不解。

  明明只是战帅高阶的修为,却甘冒失去战王助力,甚至多一个王级的对手,仅仅是为了‘鼓舞士气’。

  难道陛下的面子这么重要,他的底气又是从何而来?

  花木堡,堡主议事厅。

  “师兄,关于敌我双方的大致情况,我知道的也就这些。刚才所做的分析和布置,难免有遗漏,还请师兄指点。”

  熊壮正襟危坐,分外严肃,根本没有平时那种嘻嘻哈哈的样子。

  “熊师弟,果然真人不露相。在玄天宗,你是出了名的不着调,没大没小没轻没重,没想到一回落英王国,亲王的风度气派顿时显露无遗。”

  玄道满脸含笑,赞许的说道。

  面对强敌不怯,分析军情精辟,排兵布阵沉稳,确是将帅之才。

  玄道虽为师兄,却自叹不如。相比这场大战,玄天宗内门那点事,根本就不算什么。

  熊壮对江湖势力的聚集,以及具体的安排,玄道都心悦诚服。

  其他一切均无意见,只有一样,玄道只愿意负责玄天宗这一千多人的指挥,并不参与其余战力的指挥。

  另外,佣兵团以及其余的江湖义士,都交由熊壮统一调度,这样就不至于顾此失彼,陷入混乱。

  打战不是比试切磋,更不是单打独斗,国王陛下是整个落英王国的主心骨,东木崖将军则是军队的主心骨。

  某种意义上说,穆梓和东木崖决定了落英王国的走势,胜则崛起,败则灭亡。

  “而你就是其余战力的统筹,配合东木崖将军,做好协调,平衡,还要在局部战斗中取得胜利。”

  一方是保国卫民坚守疆土,一方则攻城掠地强取豪夺,虽然目的不一样,结果却只能有一家满意,甚至一家都不满意。

  所有的战争,都不可能存在双方满意的结果,所有的备战,都是围绕着己方的利益,做最大的努力。

  但在此之前,双方投入数百万兵力,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战斗。

  大规模的战斗中,如果一方具有一击制胜的实力,那么战斗根本就没有悬念,充其量只是屠杀与被屠杀,一战即定输赢。

  但是,这样的战斗现实中并不存在,没有谁傻到明知没有任何胜机,却非得送死的地步。

  往往是双方都认为自己必胜,最不济也有对半的机会。

  而这样的战斗,不仅比拼兵力,指挥者的军事才能,而且看重局部,特别是关键战役。

  在势均力敌的对垒中,消耗对于双方的压力都很大,而落英王国毕竟占了地利,以逸待劳,不需要长途奔袭,后勤配给也较方便。

  但是,众多的附属势力之中,有多少被贾本国收买拉拢,威逼利诱,以至于反戈一击的,目前还没有确切的数字。

  还有一些势力在静观其变,一旦有一方取得明显优势,他们立马表明立场,加入战局。

  这是一个巨大的隐患,有可能影响到最后的结果。

  所以,熊壮争取的江湖势力显得尤其重要。

  一个势力的归属关系到双倍的增损,而这些又是正规部队难以插手解决的。

  在众多的局部战役中,牵一发而动全身。

  如果把这个指挥权交给玄道,让他一个不了解落英王国国情的外来人员,那无疑是欠妥的。

  熊壮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但他必须要提出来,一是尊重,二是信任,更多的是客气,而且也清楚玄道不会接受。

  表明态度,让玄天宗的百帅千将消除顾虑,对于整个战局有意而无害,也让熊壮不需要再行安抚,便可以得到如此强大的助力。

  此刻的花木堡,俨然是落英王国的江湖兵营,各路佣兵以及爱国修武者们,济济一堂,摩拳擦掌,欲与贾本国的侵略者们决一死战。

  熊壮身为亲王,自然担负起兵营总调度的重任,在安顿完毕后,又根据各自的实力特点,分配了不同的任务。

  落英王国,东海之滨。

  一支由五千多人组成的队伍,正在向广阔无垠的海面上眺望。

  淡蓝色的海面,碧波荡漾,顺着微微海风,渐渐有无数黑点从远方出现。

  一开始,还只是星星点点,慢慢的显现出足有上千条由参天大树改造而成的战船,密密麻麻。

  每条船上均飘扬着大饼旗,载满了贾本国的兵士,浩浩荡荡不可一世的向落英王国的海岸方向驶来。

  待稍近时,隐约听见大饼旗被风吹得猎猎作响,战船在海浪的颠簸中全速前进,每条船的船头都立有数位手握弯刀的小头领,船桅上还有瞭望哨。

  “报告侯长老,弹力投射器已经安装完毕。”

  海岸上,一位汉子匆匆跑到侯长老旁汇报。

  “好,调整方向和目标,听我命令,准备投射!”

  身材瘦削的侯长老,右臂前伸,手上握着一根两尺长的木棍,与手臂垂直。

  眼光透过木棍顶端,形成一个角度,盯住海面上的战船桅杆,根据桅杆的高度,计算着战船到海岸的距离。

  熊壮日前得到消息,贾本.队有一批八十万将士,将由海上乘船于近日抵达落英王国。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贾本国与落英王国不可避免的有一场大战。

  但由于双方并没有正式宣战,穆梓暂时还不想做先动手的那个人,以免给其他国家造成口实,从而引起围攻。

  所以,熊壮令侯长老率领五千江湖修武者,带着土制的弹力投射器和炸药,在东海之滨以逸待劳,准备进行阻击。

  虽然未必能完全阻止贾本国的将士,但至少可以骚扰并歼灭部分,打击他们的士气。

  而且,不以落英王国官方的名义,最多算是具有正义感的江湖人士组成的民间行动。

  历来海上都不平静,常有海盗出现,而民间的商人,以及江湖人士,往往为打击海盗,组成一定规模的联盟。

  一旦海盗出现,便联手抗击,以保证人身及财产的安全。

  一般情况下,官方不会过多参与,只不过偶尔做一次清海运动。

  这一次,同样采取这种方式。

  在此之前,落英王国组织了一次规模颇大的清海运动。

  说是为了打击海寇对居民的掠夺,实则是将犬养二宝安排的海岸接应部队逼走。

  如果不走,就是破坏落英王国正常的清海行动,即便杀灭也不落把柄。

  所谓清海运动,主要是清理一些来历不明,没有报备的滞留商队,以海岸线为主。

  这一带海岸线,原本就是落英王国的地盘,清海运动自古有之。

  期间,外来的各国商队,必须紧密配合,不得阻挠。

  犬养二宝对此不以为然,甚至想过,如果落英王国的主力部队开到海边,那么王城势必空虚,反而倒是给了自己一举占领王城的机会。

  然而,穆梓却派了附属势力的人马作为主力,王城军队不过出动了十万人作为策应,暂时并没有将主力部队调出巡防。

  这一点,在让犬养二宝略有失望的同时,又大感宽心,附属势力加上十万军队,还构不成对贾本国八十万大军的威胁。

  更何况,只要落英王.队一出手,犬养二宝就借机以受害者的身份宣战。

  那样的话,舆论上自己就是正义之师,能够得到其他国家的同情,甚至支持。

  果真如此,犬养二宝就可以随时聚集早就悄悄登陆的二百万军队,加上落英王国大部分已经归属了贾本国的附属势力,里应外合一举摧毁王城的防守。

  就算因此损失海上的八十万将士,换成对落英王国的全面占领,无疑也是非常值得的。

  甚至他十分希望,以这八十万将士作为诱饵,引出落英王国的主力。

  于是将原本秘而不宣的增兵,变成了高调渡海,似乎在向世人示威,同时撤走原本准备接应的军队。

  因此,侯长老等人便毫无阻碍的来到海岸边,从从容容的布置。

  一艘艘满载着贾本国兵士的战船,如同一大群出山的猛兽,耀武扬威,张牙舞爪,气势汹汹的扑面而来……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4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