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百三十章 活捉龟蛋

第二百三十章 活捉龟蛋

  热门推荐:、 、 、 、 、 、 、

  一声断喝传来,随即一个魁梧的身影,突兀闪现在城楼之上.

  “陛下!”

  “臣等叩见陛下!”

  “东方昱,你身为一国之相,怎会如此莽撞?”

  穆梓对于东方昱的命令非常恼火,一过来就质问起来。

  “老臣惶恐,听到小公主的消息,欣喜之下失态,请陛下恕罪。”

  东方昱向来谨慎,没想到一时大意,竟惹得国王陛下发怒。

  这几十年来,东方昱一直兢兢业业,处事面面俱到,经常受到陛下的赞赏。

  不要说发怒了,就是些许的责怪,陛下也从来没有过。

  “仅凭一方之词,岂能轻信。亏你为众臣之首,关键时刻,却如此糊涂。”

  责怪完东方昱之后,穆梓也不忘鼓励和谅解:

  “当然,你们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办事还是要有原则的,邬成仁就做得不错。”

  “犬养二宝,你纠集百万之众于王城门前,信口雌黄,若是拿不出真凭实据,……半个时辰后,弓箭手伺候。”

  对贾本国的大军,穆梓就没有那么好的态度了。

  “陛下请看。”犬养二宝急忙说道。

  他身边的一位随从,从战车上的锦盒里拿出一个平滑锃亮的物件,小跑上前来到城楼下,将物件小心翼翼的放入吊篮。

  “此乃我贾本国从深海的一个缝隙里寻得,叫做人过留影。

  在特殊的手段下,能够把曾经发生的事情,以图像的方式留存,只要您输入内力,便可看到相关的画面。”

  在吊篮缓缓上升的过程中,犬养二宝仔细的介绍这个物件的神奇以及使用方法。

  “请陛下不要涉险,老臣愿意一试。”

  东方昱抢先一步,准备拿起人过留影。

  刚才被陛下责骂,东方昱脸上火辣辣的,正想着找个机会弥补。

  却不想,依然遭到陛下的拒绝。

  “不用,孤岂能惧怕这样一个东西?”

  穆梓伸手一招,那块叫人过留影的物件就像听见似的,自吊篮中慢慢升起,径直飞到他的手中。

  按照犬养二宝的提示,穆梓微微运气输入其中。

  一阵白光闪过,平滑锃亮的表面在一层一层的光晕过后,逐渐变得晶莹透亮,光可照人。

  少顷,人过留影的内部开始出现如同波lang一般的条纹,由粗及细,直至消失。

  ‘嗡’的一声,展现在穆梓面前的,是一个微型世界,**的空间。

  一个身穿淡绿色衣裙的少女,正徜徉在一片粉红色的花海之中,一会儿闻闻花香,一会儿又追追蝴蝶,流连忘返陶醉其中。

  少女天真烂漫活泼可爱,身材曼妙婀娜多姿,此刻的神态是轻松惬意面露微笑。

  穆梓对此景并不陌生,乃是花木堡的绚丽花林,整个落英王国最美的花林。

  常年鲜花竞相开放,四季盛开不败,这是无痕最喜欢的地方,花丛中的少女正是无痕。

  虽然穆梓曾经远距离偷偷观看过,无痕在花丛中嬉戏,却从未如此静距离的面对面仔细端详。

  十多年来,父女不敢相认,各种的辛酸煎熬,痛苦惆怅,一下子就涌上穆梓的心头。

  一时间,禁不住老泪纵横,差点就失声痛哭。

  “陛下,怎么了?”

  见穆梓情绪激动,几乎到了失控的边缘,邬成仁大感疑惑,满脸不解。

  一旁的东方昱,却是四平八稳,没有半点意外,只是静静地看着。

  一会儿工夫,遭遇两次尴尬,这是东方昱从未有过的。

  特别是在众多守城将士面前,甚至还面对百万贾本国人,东方昱的脸上讪讪的。

  尽管刻意遮掩,但脸上的表情多少有些僵硬。

  这一次,就算他再想说什么,也竭力的憋回去,绝不发出一点声音。

  而城外的犬养二宝,仿佛感觉到了穆梓的失态,心中暗喜。

  穆梓的表情,让犬养二宝更加笃定,甚至心里盘算着,接下来该干什么。

  “哦……哦,没事。”被邬成仁提醒,穆梓稳定了情绪。

  穆梓意念一动,中指指尖处一滴鲜血慢慢滴落,透过人过留影的表面。

  渗入画面中绿裙少女裸露在外的手腕,如春雨润物一样悄然融入,没有一丝排斥。

  由此可见,画面中的少女与穆梓存在血缘关系,无疑她便是落英王国已经失踪多年的小公主。

  穆梓拿眼偷瞧远处的犬养二宝,随后瞄了一眼东方昱和邬成仁。

  将人过留影扔回犬养二宝,沉声说道:“犬养二宝,此女现在何处?”

  “她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由于没有得到陛下的确认,犬养不敢轻易带她过来。”

  穆梓的真情流露,尽管克制压抑,但犬养二宝早已看得一清二楚,他此刻神定气闲。

  一来,如果她不是小公主,便是欺骗陛下,此罪滔天,犬养二宝不敢涉险。

  再者,即便真是小公主,恐怕守城的各位军爷也不可能相信,万一盛怒之下请出弓箭手。

  犬养二宝生死倒也事小,小公主开始金枝玉叶,要是不小心香消玉殒,这个责任实在是承担不起。

  既然陛下亲自验证,那么是真是假想必陛下早已了然于胸……

  “只是,请问陛下,能否告诉犬养,此女可是贵国小公主?若不是,我等在此磕头谢罪,立马退回贾本国。”

  犬养二宝说到这里,突然话锋一转:

  “若是,则尽快安排陛下父女见面,以享天伦。还有,龟蛋太子和小公主的亲事……那可是双喜临门啊。”

  “方士之物,几可乱真。”

  穆梓沉思良久,像是做了重大决定:

  “犬养二宝,多说无益,给你三天时间,将此女送来,是真是假到时自有定论。是否双喜临门,穆梓也会给你一个交代。……你等即刻退去!”

  “陛下,犬养劳师动众,陪同龟蛋太子迎娶小公主,只为彰显贾本国对贵国的尊重,并无其他。还请陛下允许我等在此暂时驻扎,等待随从护送小公主前来,也省却了往返奔波的劳顿。”

  犬养二宝从战车上下来,远远的向穆梓鞠了一躬,央求道:“望陛下开恩,最多三天,您就可以见到小公主了。”

  “哦……这算要挟么?”

  见犬养二宝讨价还价,穆梓厉声喝道:

  “且不说此女身份威名,即便她就是小公主,也绝不允许你以百万之军堵我王城。”

  “弓箭手,准备射箭!”

  先前还泪眼婆娑的穆梓,瞬间就控制住情绪,这让犬养二宝大感意外。

  “慢,难道陛下真的不顾小公主的死活么……”

  见事情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犬养二宝色厉内荏的叫道。

  犬养二宝明白,穆梓不可能为了小公主,而放弃整个王城。

  但是,他必须好好利用手里的王牌,至少要逼得穆梓投鼠忌器。

  前段时间,犬养二宝在一叶堂,设下伏兵,准备钓鱼。

  而且逸尘等人也闯入一叶堂,却由于山下夜塚的不作为,功亏一篑。

  这一次,犬养二宝绝不肯轻易放手。

  “哈哈,拿龟蛋太子换小公主,够不够?”

  犬养二宝眼前一闪,一个人影急如旋风从贾本国众人身边掠过。

  “啊~~~”

  端坐马上的龟蛋太子,只来得及惊叫一声,便被来人老鹰抓小鸡般拎起,并不在空中稍作停留,就直接飞上城楼。

  “放……”东方昱刚要命令弓箭手放箭,却被穆梓严厉的目光制止了。

  “逸尘兄弟,好身手!”

  穆梓哈哈大笑,伸手接过龟蛋太子,随手一扔,然后吩咐军士将他捆了。

  “国王陛下,对付这种不分尊卑目无法纪的人,讲道理还不如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来得痛快。陛下身份高贵,自是不肯动手,逸尘就擅自作主,还望见谅。”

  逸尘抱拳一拱,算是行礼。

  逸尘与二龙和九头蛟王分开后,原本要去花木堡或者回势龙脉,却在路上听闻贾本国龟蛋太子带领百万大军,以迎娶小公主名义开拔至王城。

  自从知道无痕的身世,逸尘更是痛恨犬养二宝,居然指使一叶堂绑架无痕。

  便一路追赶,到达城下之后,隐身观看。

  正遇上双方就小公主之事纠缠,这才出手。

  “无妨无妨,逸尘兄弟倒是干脆,做了我想做却没做出手的事,多谢了!”

  虽然穆梓知道,无痕此刻并不在犬养二宝手里,关在一叶堂牢房的是花飘零。

  由于对方浑然不觉,只把花飘零当成要挟穆梓的小公主,所以花飘零目前不会有生命危险。

  但是,作为一国之君,既然无法阻止花飘零替换无痕,那就必须配合她一起演好这场戏。

  也曾想过抓住龟蛋太子或者犬养二宝,却又有碍身份,而且暂时还不愿展示修为实力。

  还在犹豫如何取得筹码麻痹对方的时候,逸尘替他解决了。

  “陛下,请将龟蛋太子放回,我立刻亲自去恭请小公主回城……”

  龟蛋太子被抓,犬养二宝暗暗叫苦,千算万算,偏偏没有算到这个。

  对于从眼前闪过的逸尘,他的心里突然想到了稻田口中的少年强者。

  “不必了,三天,将你口中的小公主送来,我便放了龟蛋太子,否则……你自己掂量吧。”

  穆梓一摆手,说道。

  ...

  ...

  ...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4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