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百七十章 说话不算话

第二百七十章 说话不算话

  热门推荐:、 、 、 、 、 、 、

  火儿意识到危险,却沒有时间闪避,眼睁睁看着夔兽的独蹄,直接踹在自己的脑袋上。

  嗡~~

  实打实的碰撞,由于力量太大,产生了沉闷的轰鸣声。

  夔兽居高临下,打击力度巨大,方向是一条直线,火儿就算想要飞出去,也是不可能的。

  头昏,耳鸣,喉痒,张嘴……

  噗……

  一口心血喷射而出,在空中散开成一朵绚丽的红花。

  火儿整个身体,从原地陷入地下,四肢中有三肢插进泥土,这还不够,腹部也在重击之下将地面硬生生的压垮,只留下背部还在地表之上。

  那只麒麟臂,却沒有受到影响,依然在空中挥舞着,只不过威力已经大大减弱,不能对夔兽构成任何威胁。

  麒麟的脑袋,有龙头之称,绝不会轻易遭到重创,一般修为不超过火儿的超级强者,或许可以在招数上占得一丝便宜,却无法对火儿的脑袋造成伤害。

  可这一次,对手是夔兽,战皇之内几无对手,实力之强早已超过火儿。

  而且,夔兽是独蹄,不如四蹄好看,走起路來一蹦一跳,看起來十分不便,甚至让人怀疑,这只独蹄能不能支撑起夔兽那巨大无比的身体。

  然而,独蹄却是夔兽的秘密武器。原本由四蹄分担的分量,全部凝聚到独蹄之上,其威势自然强大。

  一个人长得畸形,比如一只手比别人短半截,或者一条腿是瘸的,可能会引起别人的笑话。

  而畸形人却在自卑过后,拼命的锻炼那只残缺的手或者腿,使其具有常人难以达到的功能,变残缺为圆满。

  夔兽的独蹄,便是一个完美的武器,可以在瞬间伸长达到数万米,力量则能够超出自身全部的八成。

  夔兽的实力,本來就在火儿之上,擎天一蹄的威能并不比火儿的修为差多少。

  火儿的麒麟臂虽然厉害,但毕竟是横扫,打击面太大,只是将夔兽轰出几万米远,并沒有造成具体的伤害。

  而擎天一蹄,却是集聚所有的力量于一点,又是夔兽的倾力一击,自然更具威力。

  加上火儿身上的伤还沒有痊愈,催动火龙时又耗费过多,特别是刚才横空出世的麒麟臂,造成了火儿的实力大减。

  硕大的龙头,此刻塌陷进去一个大坑,脑骨支离破碎,整个头颅跟原先相比,萎缩了一大半。

  火儿闷哼一声,整个身躯逐渐萎顿,不过几息时间,就缩小到寒潭之中的五丈大小。

  继而,又变成了逸尘初次见到的红脸青年模样,怯怯地走到逸尘身边,威风不再。

  尽管以火儿的修为,这样的伤可以自愈,以后也不会留下后遗症,但这需要时间,更需要精力,并不是立刻能够做到的。

  前后不到一个时辰时间,两位实力强劲的战皇超级强者,先后败在夔兽手下。

  若是事先有所预判,让青牛和火儿联袂出战,就算夔兽再强,也未必占得了便宜,甚至有失败的可能。

  但是事实上,青牛和火儿是各自为战,青牛的文斗虽然落败却无伤大雅,火儿以硬碰硬,反而伤得更重。

  “哈哈,逸尘小子,以你战帅的修为,却收服了两位战皇超级强者,也算是逆天惊人了。只可惜,还是沒有人能够阻止我。”

  刚才被麒麟臂轰得狼狈至极的时候,逸尘曾经看他的笑话,夔兽很是恼火,但获胜之后,他心情大好,也不再追究。

  “普天之下,除了几方大帝,沒有人能胜得了我,龙族的小子,赶紧给我龙脉钥匙…”

  话说得很狂妄,但夔兽却并不急于出手,而是从虚空落下,站在逸尘和二龙的面前,似乎龙脉已经掌控在自己手中。

  “你休想…就算杀了我,你也不可能拿到龙脉钥匙。”

  对于二龙來说,几番攻击夔兽无果,反倒使自己受了些小伤,当时就抱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态度,准备在最后时刻,启动龙脉大阵,护住阵内众人。

  但问題是,龙脉大阵并不能困住夔兽,如果夔兽不停地攻击,龙脉大阵只有通过特殊手段,将阵内众人转移出去,却沒有办法一直保持安然无恙。

  一旦夔兽按捺不住,出手摧毁回势龙脉,二龙又开启不了方寸天地,则龙脉危矣。

  逸尘也知道,夔兽所说,谈不上目中无人,以他的认知,东方大帝木芒,以及西方大帝金收,能够轻易击败夔兽,但此二人都不在这里。

  木芒要看住极力草,自是不会随意离开云霄密室,而金收原本就不属于东方,只不过偶尔偷偷潜到死亡沼泽,找夔兽切磋,还得瞒着木芒。

  既然这二人都指望不上,其他可以与夔兽抗衡的人,根本就不认识,目前要想阻止夔兽,恐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逸尘心里焦急,不知不觉间挡在了二龙的前面,他不能让二龙独自涉险,就算自己无力回天,至少也不能看到二龙被夔兽斩杀。

  如果救不了兄弟,那就一起死,好歹黄泉路上还有个伴。

  “算了,你们实力太弱,不值得我动手,这样吧,龙脉钥匙我不要了。”

  看到逸尘和二龙紧紧站在一处,夔兽似乎有些气馁,居然放弃了向二龙索取龙脉钥匙。

  难道是看到兄弟同心,大受感动,一时间动了恻隐之心,放弃回势龙脉了。

  果真如此,尽管出乎大家的意料,却也是最好的结果,不枉青牛和火儿拼搏一场。

  但夔兽接下來的话,又让逸尘和二龙心里一紧:“我就直接摧毁这座龙脉,省得麻烦。”

  说完,夔兽转过身,向着龙脉方向,一蹦一跳的‘走’过去。

  原來,夔兽并不是真的大发善心,放弃龙脉,而是要灭了整个龙族崛起的希望。

  想一想也对,既然回势龙脉对于夔兽來讲,沒有一点用处,既不能增加修为,又不会为他提供庇佑。

  以夔兽的修为实力,以及所处的死亡沼泽,就算回势龙脉的价值再高,哪怕晶币堆积如山,也不会让他有丝毫动心。

  钱在夔兽眼里,根本沒有诱-惑,他不可能拿着晶币去购买任何东西。

  整个天罗大陆,让夔兽动心的天材地宝几乎沒有,即使偶尔有一些世人罕见的物事,只要夔兽想得到,随时都可以拿过來,何必费事用钱去换。

  当然,如果几方大帝拥有的宝物,夔兽就是用再多的钱,也不会买到,除了干瞪眼之外别无他法。

  一个对自己沒有伤害,又沒有用处的龙脉,掌管也好,控制也罢,都沒有任何意义,唯有出手摧毁,才是一了百了。

  “夔崽子,你敢…”

  逸尘和二龙,异口同声地说道。

  身为龙王的二龙,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回势龙脉被毁,刚刚燃起龙族兴旺的希望之火,绝不能就此熄灭。

  逸尘则抱着与二龙共进退的心态,以自己最大的能力阻止夔兽。

  “等等,我想到办法了,只要再拖延一会儿就行。”

  疲惫的青牛突然传音给逸尘。

  “哦…?”

  逸尘心里一凛,略一思索,对着夔兽喊道:

  “夔崽子,你说话不算话…”

  虽然不知道,青牛到底有什么办法,更不知道他说道办法有沒有用,但是以目前的态势,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可能阻止得了夔兽前进的步伐。

  哪怕还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也绝对要尝试一下,青牛和火儿均无力再战,逸尘和二龙也远远不能对夔兽构成威胁。

  尽管看不出可能存在的机会,但逸尘决定还是姑且一试,死马当成活马医,希望能绝处逢生吧。

  “我怎么说话不算话了?”

  夔兽本來就是慢慢悠悠,一步一跳的,似乎并不着急,听到逸尘的叫喊,立马就停了下來。

  慢慢吞吞的转过身体,看着逸尘,双眼一翻,沒好气的说道:“难道你还有救兵,我怎么沒看到呢。”

  “救兵不救兵的,暂且不说,你说好的一个时辰,根本就沒到。”

  如果夔兽一意孤行,不理会自己的叫喊,只要几个跳跃,就能够接近回势龙脉,一旦他出手摧毁龙脉,再把几方大帝请來,也已经來不及了。

  但是,夔兽却很配合的停下來,这让逸尘有些意外,莫非这家伙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不对呀,他只有‘三肢’,不是四肢,那会不会很笨呢。

  这些疑问,只不过是电光火石般的在头脑里一闪而过,逸尘沒有时间进行深究,还是尽力拖延时间为好。

  于是逸尘开口说道:“你是不是胆怯了,怕被强者打爆脑袋,所以提前逃跑?”

  “逃跑?还提前逃跑,你也太瞧不起夔爷了,就凭你们几个,还跟我叫板……”

  果然,被逸尘一说,夔兽觉得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摇晃着那无与伦比的硕大脑袋,气咻咻的与逸尘掰扯起來:

  “上一次在死亡沼泽,你是亲眼所见,西方大帝亲自动手,与我大战几天几夜,夔爷我都沒有含糊,要不是你小子使坏,引出方圆世界的蠢货,我还能坚持下去,说不定根本就不会输。”

  “睁着眼睛说瞎话…”

  逸尘冷冷地说道。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5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