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百七十二章 难言的苦衷

第二百七十二章 难言的苦衷

  热门推荐:、 、 、 、 、 、 、

  二龙为守护回势龙脉,自然将夔兽视为大敌,逸尘兄弟情深,危急时刻选择共同进退,对夔兽的敌意也是很浓。

  青牛则是夔兽的老对手,出手不仅仅为了帮助逸尘,还想检验一下自己这些年的修为,到底长进了多少。

  毕竟,千年前的那次交手,青牛是以玄木精的分身出战,实力跟夔兽相比差距甚远,结果败得心里不服。

  而今天,青牛倾尽全力,不做丝毫保留,却依然沒能胜过夔兽,让他看到了自己的真正实力,还不足以击败对手。

  青牛虽然输了,却沒有怨言,反倒对夔兽产生了一些敬佩的心情,仇视的心态自然不会出现。

  火儿更是第一次见到夔兽本尊,恩怨无从说起,只不过护主心切,才与夔兽竭力拼杀,只要跟逸尘过不去的,火儿都不会买账。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不管是否处于敌视状态,至少对夔兽的行径,抱以鄙视和不齿。

  但是,却沒有人知道,夔兽也有苦衷,而且是不能说出來的苦衷。

  “什么苦衷?说说看。”

  青帝的声音再一次传來,不温不火,十分平静。

  夔兽有苦衷,早在青帝的意料之中,以他对夔兽的了解,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

  尽管夔兽的修为实力颇高,对他构成威胁的人极少,可是青帝至少能找出五位以上,实力超过夔兽的超级强者。

  这些超级强者都是身份高贵,平时不会轻易出手,只要夔兽安分守己,大可安然无恙。

  而且,如果谁对夔兽有非分之想,欲斩杀夔兽,其他几位必定出面阻止。

  毕竟这是世间幸存的唯一一只夔兽,又是与天同生,算得上是天罗大陆的标志性物种。

  几位大帝级的超级强者,自然不愿有人觊觎夔兽,更不希望夔兽在受到袭击后夭折。

  夔兽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万年前的一次意外,差点就死于非命,能够躲进死亡沼泽,深居简出,已经是他的造化了。

  唯有夹紧尾巴做人,才有可能苟活于世,夔兽沒有理由去摧毁一个对自己无用的龙脉。

  而且摧毁龙脉,无异于扼杀龙族的崛起希望,属于残害生灵,藐视苍生的罪恶行径。

  一旦造成事实,夔兽将成为世界公敌,遭到几乎所有人的打击。

  夔兽本身经历过数次大劫,死里逃生,对于龙族万年前的毁灭性灾难,应该深表同情,甚至加入到守护龙脉的队伍中去,才是受人称道的行为。

  青帝对于夔兽的反常行为,并沒有施以雷霆手段,而是给他辩解或者诉苦的机会。

  仅凭这一点,夔兽就应该千恩万谢,赶紧竹筒倒豆子,來一个一吐为快,然而……

  “我的苦衷……虽然青帝驾临,可我还是不能说啊。”

  夔**言又止,几经犹豫,仍然沒有说出來。

  逸尘等人,也在期待着,希望夔兽能够解开自己心中的谜团。

  在青帝的提醒下,逸尘和二龙已经改变了一些看法,至少不再敌视夔兽。

  但夔兽不肯说出真相,却又让大家心里嘀咕起來。

  逸尘从青牛那里知道,青帝乃东方大帝木芒的弟弟,玄木精的真正主人,修为实力仅次于木芒,是天罗大陆最强者之一。

  青帝不在四方大帝之列,却掌管着整个天罗大陆的生机,回势龙脉关系到龙族今后的生机兴旺,自然归青帝管辖。

  只要夔兽说出幕后指使之人,就算对方是四方大帝其中某一位,青帝也有资格插手此事。

  “信不过?即使是牵扯到木芒,只要是祸及苍生,本帝也绝不会徇私枉法…”

  此话一出,无疑是给夔兽吃了一颗定心丸,普天之下,在天罗大陆,东方大帝木芒的身份尊贵,又是青帝的兄长,都不会受到额外的照顾,何况其他人。

  青帝的意思非常明确,这件事他插手已成定局,而且会秉公处理。

  “夔崽子当然信得过青帝,也知道青帝爱憎分明。”

  夔兽急忙表明自己的态度,不想让青帝误会,紧接着话锋一转,说道:

  “只是这件事……比想象的还要可怕,即使青帝亲自过问,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反而会造成更大的风波……”

  “哦……你的意思是,牵扯到天罗大陆以外的超级强者?”

  青帝敏锐的感觉到,夔兽背后的指使者,绝非简单意义上的超级强者,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自己所能控制的范围。

  以夔兽的实力,能够操纵他的人,除了几方大帝,在天罗大陆上,不会再有其他人。

  而这些人,与龙族历來无怨无仇,根本沒有理由也沒有必要去指使夔兽摧毁龙脉。

  至于其他位面,只要是超过战王级别的强者,都不能轻易涉足这里。

  这是生存法则的约束之一,也是各个位面处于相对独立的一个基本条件。

  否则,低等位面早就被高等位面蚕食吞并,生灵们也将面临生存的威胁。

  也曾经有人违反过生存法则,一旦造成恶劣后果,则此人必受天谴。

  “青帝陛下,别问了,请将夔崽子封印起來,不然的话,迟早有一天,我会摧毁龙脉,给龙族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夔兽再一次请求,言辞中带着无奈:“那样我就成了天罗大陆的公敌,连死都会留下骂名。”

  “果然是其他位面的超级强者在使坏,夔崽子,告诉本帝,也好让我们有所防范。”

  话音未落,一阵和风吹拂,青帝解开了对夔兽的禁锢。

  咚、咚、咚~~

  夔兽的身子一松,连忙趴在地上,对着青帝的方向,不停磕头。

  “青帝恕罪,夔崽子该死,现在还不是说出來的时候。”

  一边磕头一边解释,看样子夔兽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就是不愿意说出幕后指使之人。

  “给脸不要脸,夔崽子,你信不信本帝出手宰了你…”

  忽然间,天地一阵震颤,原本明亮的天空,此刻乌云密布,阴沉得似乎要滴出水來,远处的天际,随着青帝的声音,隐隐传出雷鸣之声。

  一道惨白的闪电,冷不丁划过,将乌黑的天空劈成两半,闪电的尾巴,停留在夔兽的头顶附近,闪烁着。

  青帝怒,天地变…

  虽然青帝到现在还沒有现身,但他的怒火,却已经明白无误的传递过來,大家的心里猛地一紧,喉咙间仿佛被一条绳索勒住,呼吸十分费力。

  好说歹说,夔兽就是不听,宁愿被封印,都要守住秘密,直接将青帝的面子驳回。

  若不是青帝的涵养极好,早就出手教训夔兽了,不肯说,就打得让你说。

  然而,青帝动怒归动怒,那道惨白色的闪电,终究沒有劈到夔兽头上,只是摇曳着,静等夔兽的回答。

  “青帝息怒…”

  夔兽浑身颤抖,如同筛糠般匍匐在地,抖抖索索的说道:

  “如果夔崽子说出來,不仅自己活不成,还要……牵连到龙脉的安全。我之所以迟迟不动手,并不是逸尘小子多聪明,能够忽悠我,其实我……也在拖延时间。

  青牛和麒麟败在我手下,无力再战,我怕他们心灰意冷,特意提到几方大帝,用來提醒青牛,希望他与陛下取得联系。

  我不想亲手毁了龙脉,便配合逸尘,只为等到可以阻止我的人出现,天可怜见,终于盼來了青帝陛下。”

  被夔兽这样一说,逸尘的脸上有点烫,火辣辣的,原來人家早识破了自己的诡计。

  亏得自己还自作聪明的认为,夔兽的大脑比较简单,容易上当,只需三言两语就可以骗到。

  人家夔兽才是聪明睿智的,不动声色,将计就计,一边与逸尘逞口舌之争,一边静等青帝驾临。

  “既然你不愿说,又何必等本帝出现,你直接退回死亡沼泽,岂不省事?”

  夔兽的解释,让青帝消除了一些怒气,停留在夔兽头顶的闪电,也逐渐消失,黑暗的天空开始出现光亮,死寂的空间总算恢复了一点生机。

  青帝知道,再问下去也是徒劳,但另外一个疑问,又从嘴里说出來。

  你夔崽子口口声声说,不想破坏龙脉,那你窝在死亡沼泽不出來就行了,干嘛跑到这里,还叫嚣着夺取龙脉。

  期间,还出手打败青牛和火儿,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又不肯说出真相,还要把本帝请來,难道故意给我难堪?

  而这一切似乎是夔兽有意为之,这却让青帝摸不着头脑了。

  “呃……请陛下來,就是为了把夔崽子封印起來,青牛和麒麟,连我都打不过,怎么可能有能力封印我?”

  夔兽毕恭毕敬的回答道:“他们虽然不会來到天罗大陆,但可以通过意念与我沟通,只有把我封印起來,才可以切断与他们的沟通。

  而且他们会认为,夔崽子肯定是得罪了哪位大帝被封印,与龙脉无关,从而判断龙脉尚未出现。”

  看似粗鲁蠢笨的夔兽,居然老谋深算,不仅引出青帝,还早就为自己找好了退路。

  听得此话,青帝不由心中一凛,脱口说道:

  “莫非与鹏族有关?”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5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