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百七十五章 信口胡诌

第二百七十五章 信口胡诌

  热门推荐:、 、 、 、 、 、 、

  青帝原本想着,通过释放适当的威压,将逸尘逼到临界点,看看他到底何德何能,以战帅的修为,不以东方大帝木芒的令牌,就能够收服青牛。

  五行能量团虽然厉害,但对于青帝來说,还不够说服力,因为仅仅这样,逸尘只不过勉强可以与战王初阶强者一战。

  而青牛的实力,根本不是区区五行能量团所能对付的。

  至于逸尘还沒有使用的苍木剑,纯阳甲等,并不是收服青牛的手段,青帝知道与否,不妨碍他对于逸尘实力的怀疑。

  真正起到关键作用的七星拱斗大阵,由于青牛当时被折腾的够狼狈,沒好意思说出來,逸尘也沒有展示给青帝看。

  就青帝对逸尘实力的判断,依然不足以对抗青牛,正在纳闷的时候,却想到了五行能量团。

  唯有先天五行之体,才有可能集齐五行之气,炼化之后,方可凝聚五行能量团。

  很明显,逸尘具有先天五行之体,属于万年一见的绝佳体质,能够得到东西两方大帝的青睐,也在情理之中。

  然而,即使具有先天五行之体,也不一定可以完全融合炼化后的五行之气。

  究其原因,乃是五行相生相克,按照正常发展,逸尘只有在达到战王修为以后,才有可能从水元素中提取水之柔善。

  而水之柔善,则是调节平衡五行之气的最主要因素,若有缺失,任凭体内五行之气充盈饱满,就算是夺得溢出來,也无法凝聚成五行能量团。

  逸尘的修为不可能已经达到战帅强者的级别,如果沒有人为他输入初始的水之柔善种子,断断吸收不了大量的水之柔善。

  落英王国以木属性为主,几乎沒有水属性的强者,即使有,修为低于战王强者的,自身都难以利用水之柔善,怎么可能为逸尘输入呢。

  水属性的强者,修为超过战王级别的,放眼落英王国,根本找不出一人。

  即使在天罗大陆,这样的人也是屈指可数。

  难道……

  连青帝字都沒有想到,一次无意中的测试,居然会让自己感到莫名地纠结。

  “水映月?”

  躺在地上的逸尘,浑身散了架一般,柔弱无力,提不起一点精神。

  虽然体内空空如也,所有的能量全部消耗殆尽,但他心里却反而沒有了一丝压力。

  在他看來,青帝是玄木精的主人,又帮助二龙解了回势龙脉之危,就算对自己收服青牛耿耿于怀,至少也不会趁着自己无力反抗的时候,做落井下石的事。

  之前的威压,无非是为了试探自己的真正实力,现在结果已经明了,应该会不再有危险了。

  但是,好不容易才聚满的五行之气,还有仅存的一点五行能量团,在片刻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什么作用都沒有起到。

  尽管回势龙脉还在,龙脉内灵气仍然充沛精纯,可要是再行聚集到满满一丹田的五行之气,得花上多长时间才能够达到啊。

  逸尘有气无力的躺着,心里对青帝充满了恨意:试探就试探,凭你青帝的修为实力,只要稍微用点手段,我这点玩意儿怎能瞒得过。

  用什么办法不好,非得害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唉~

  就在逸尘一边后悔,一边对青帝暗自腹诽的时候,青帝的问话让他条件反射地跟着问了一句。

  “对,水映月。你能告诉我,她在哪儿吗?”

  青帝的声音依然颤抖,温和的态度中露出焦急的情绪。

  很明显,对于逸尘的修为实力,以及如何收服青牛,青帝已经沒有兴趣了。

  水之柔善,让他想到了水映月,而水映月才是青帝最最关心的。

  堂堂青帝,高高在上,居然因为五行能量团的出现,而心潮澎湃浮想联翩,好在他远在天际,一直沒有在逸尘等人面前现身。

  否则以他失态的样子,将严重影响到青帝陛下在大家心目中的潇洒形象。

  青帝不是一个浮躁轻狂的人,而且修为极高,早已到了看淡一切的境界,数千年來,几乎沒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心浮气躁的。

  但今天,水映月三个字从他嘴里说出的时候,即使大家都看不到他的模样,却一定能感受到,青帝的那份急切,那份牵挂和愁肠百结。

  逸尘不知道谁是水映月,更不清楚青帝为何向自己打听这个人,但这些好像跟自己沒有什么关系。

  “她在哪儿……我干嘛要告诉你?”

  如果放在平时,不要说青帝陛下询问,就算是路边的陌生人,只要态度听起來舒服,逸尘都会客客气气回答。

  可这会儿逸尘正在气头上,何况青帝一急,整个天空中都充满着压抑的气氛。

  对于青帝的问題,未加思索就脱口而出,根本沒有解释自己从來都不认识水映月,怎么可能知道她在哪儿。

  “那,你真的认识她?她现在可好?有沒有去她哥哥那儿……”

  逸尘是随口一答,只不过想赌赌气,让青帝也郁闷一下,却沒想到引出了一连串的问題。

  这个水映月,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够让青帝陛下如此在意,甚至是牵肠挂肚。

  而且‘她哥哥’又是谁?为什么青帝自己不去找,反倒向逸尘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打听。

  逸尘觉得一头雾水,对于青帝的近于失控,更是莫名所以,但他看到青帝的急不可耐,又打心眼里高兴。

  原本还想解释一下,省得误导青帝,把自己牵扯其中,可稍稍想了想,逸尘决定來个装傻充愣。

  谁让你出手太重,害得我灵气全无,全身虚脱,既然你不知道水映月的下落,那就必须求我,至于水映月到底在什么地方,反正我也不晓得。

  哼~堂堂青帝陛下又怎么样?惹了本少爷,真愁着沒办法报复,都已经准备忍下这窝囊气了,你却送來一个机会,这可不能怪我。

  “呃~~那个水映月,是不是一个貌美如花,温柔乖巧的姐姐?”

  逸尘翻了翻眼睛,有气无力的问道。

  这一点倒是沒有装,他浑身乏力,也就只能翻翻眼皮,其他的想动也动不了。

  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青帝的那份挂念,绝不是普通的朋友之情,而是男女间的爱慕思念。

  而青帝陛下喜欢的,自然不会是寻常女子,加上一些形容词,一定错不了。

  再说,就算水映月并非貌若天仙,但情人眼里出西施,往好了说,至少听起來很舒服。

  “貌美如花,对,温柔乖巧……嗯,也算是吧,兄弟,你真的见过她,太好了……”

  果然,逸尘的信口胡诌,不仅沒有让青帝有一丝不快,反而更加确认他们见过。

  或许水映月沒有告诉逸尘自己的芳名,但既然都叫姐姐了,那一定非常熟悉,否则,水映月也不可能为逸尘输入一丝水之柔善的种子。

  情之所至,青帝忽然感觉逸尘特别讨人喜欢,连称呼也改口变成了兄弟。

  称呼真的不重要,如果找到水映月,就算叫逸尘一声大爷,估计青帝也非常乐意。

  “好什么?老兄,我动都动不了,浑身不自在……”

  能够被青帝陛下叫一声兄弟,一般人只怕是受宠若惊,早已飘飘然了。

  可逸尘沒有,他仿佛生來辈分就大,金甲,火儿叫他主人,连青帝的哥哥东方大帝木芒,都客客气气的称他为兄弟,而且还谈了一笔生意。

  再说了,逸尘也不敢飘飘然,明明是见风使舵,顺口瞎猜的,却被青帝信以为真,万一戳穿,那后果恐怕就……

  不过,逸尘是个犟脾气,受了委屈必须想办法找回來,甚至加倍偿还。

  唯一失手的,就是上次在死亡沼泽,被西方大帝金收扒光,几番折腾,弄得是死去活來,到后來金收一走了之,逸尘硬是沒有办法报复。

  尽管得到了金收强行输入的金之肃杀,给自己的修为实力带來了极大的增强,但是逸尘至今仍然耿耿于怀,总想着以后有机会,好好折腾折腾那只大白虎。

  逸尘总体说來还算诚实,只是偶尔骗骗人,何况这一次还是青帝先下手,不能完全怪他。

  看到青帝连兄弟都叫出來了,逸尘心里一阵得意,撒谎带來的一点歉疚,也变得理所当然了。

  不知不觉间,顺口喊了青帝一声老兄,并用眼睛瞄了瞄自己疲惫不堪的身体。

  “呵呵,这个好办,兄弟全身放松,不要有任何抵触,一会儿将让你精神抖擞了。”

  虽然远在天际,青帝的身形一直沒有显现,但话语间的态度转变,使逸尘逐渐放下心來。

  试探的时候,你出手迅猛,根本不顾我能不能承受,现在有求于我了,就说得低声下气,堂堂青帝,变脸倒是很快。

  不过,这话说得逸尘还是不太满意,什么全身放松,不要抵触,我就是想抵触,也沒有抵触的力气啊,本來我就是精神抖擞,生龙活虎的嘛。

  也好,看看你青帝陛下,到底用什么办法,能够让我一会儿时间就能恢复。

  “哇~~”

  就在逸尘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浑身一震。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5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