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果然守信

第二百七十七章 果然守信

  热门推荐:、 、 、 、 、 、 、

  所谓生机之力,简单地说,就是支撑生灵正常生存下去的力量。

  只要是活着的生命,就具有生机之力,它充斥于身体各个部位,看不见摸不着,却是实实在在能够感受得到。

  生机之力,是检验一个人健康或者是活力的一项指标。生机旺盛,则充满活力,无病无伤。

  若是生机之力缺失,小则局部麻痹伤残,大则疾病缠身,甚至死期将近。

  类人族老族长,为了给逸尘输入神奇续命元素,造成生机缺失,差点提前陨落。

  无痕则由于启动龙脉大阵,被剥夺了生机,虽经逸尘二龙以及九头蛟王合力相救,却至今仍未恢复。

  逸尘并不缺乏生机,相反,生机非常旺盛,才造成了他能够承受别人难以承受的磨难。

  然而,那只是普通的生机,青帝为逸尘输入的生机之力,有着不同寻常的功能。

  逸尘所感受到的,就是丹田的自行炼化功能,是生机之力促使丹田受到刺激,产生巨大的能量,从而达到自行炼化。

  还有,不经过酝酿,直接释放五行能量团,而且能量更加强劲。

  另外,青帝的生机之力,还可以给逸尘提供躯体保护,即便受到较大的攻击,也能够保证生机不会缺失,无形中为他增加了安全上的保障。

  其他的功效,只有在遇到各种突发事件后,才会一一显露出來。

  丹田的炼化,已经逐步进入尾声,巨量的五行之气,浓缩之后,乖乖的存放于丹田之内。

  五行能量团,也在原有的基础上,凝聚了更多的五行之气,通过水之柔善,将能量团体积又扩大了不少。

  全身肌肉,包括各个器官,甚至不需要丹田内的五行之气补充,就能够独立释放出凌厉的战气。

  被青帝一折腾,逸尘的五行之气失而复得,还增加了生机之力。

  这一系列的好处,却是因为逸尘的信口胡诌,由此看來,偶尔的,适当的骗骗人,也不是什么坏事,说不定歪打正着,让自己大有收益也是可能的。

  可逸尘却一点也沒有高兴,随着丹田自行炼化的结束,他开始惴惴不安起來。

  欺骗青帝虽然得到了生机之力,但是接下來该如何面对,是继续胡编乱造,还是如实相告,争取取得青帝的谅解呢?

  “怎么样?兄弟,本帝传给你一丝生机之力,让你在面对战王初阶强者的时候,身体经得住对抗。”

  相比于逸尘的内心纠结,青帝倒是满是欣喜:“好在你体质特殊,在遭受巨大压力下,能够激发五行之体的潜能,否则是无法接受生机之力的。”

  看到逸尘处于重压之下,依然有非常强横的吸收能力,并且通过生机之力的输入,将丹田的炼化功能催化,青帝好像比逸尘更为激动,以至于暂时忘记了有关水映月的事情。

  但逸尘却无法忘记…

  如果说,青帝出手试探,剥夺了自己的所有五行之气,给自己带來了短时间的脱虚,对青帝有所抱怨,那么,青帝不仅归还了一切,还无条件奉上了生机之力,就应该是极大的恩惠。

  生机之力,不是轻易能够得到的,即使战王强者,已经逐步踏入法则之门,对于战术奥义也开始理解,却也不能凭借个人的能力,去获取生机之力。

  而普天之下,对于生机之力的掌控,沒有人超过青帝,甚至除了青帝之外,根本不会再有第二人,可以向别人输入生机之力。

  而且,青帝的生机之力,曾经在一万多年以前,由于机缘巧合,促使沒有生命的玄木精,变成了天罗大陆的东方活宝。

  青牛的生命,完全是得益于生机之力,否则,时至今日,他仍然还是一柄毫无生气的牛角形短剑。

  “青帝陛下,那位姐姐……”

  逸尘嗫嗫的说道,他不知道该怎样解释。

  从青帝先前的急切态度可以看出,水映月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绝对沒有人能够替代。

  水映月从青帝身边消失,应该有非常长的时间了,好不容易有了一丝消息,青帝自然不肯放过。

  如果逸尘直接承认,自己是信口胡诌的,势必给青帝带來巨大的打击,这一点毋庸置疑。

  不过,以青帝的修为实力,就算打击再大,也一定挺得过去,这么多年都过來了,估计不会想不开自寻短见。

  逸尘真正担心的是,万一青帝震怒之下,对自己做出一些过激的行动,那该怎么办。

  到目前为止,青帝还沒有露面,在千万里之遥的天际,随便释放一点威压,就足以让逸尘死上一百回。

  一句赌气之言,给自己带來了预料不到的危机,这是逸尘始料未及的。

  看來以后还是本分一点比较好,不要给自己揽事,省得难以收拾。

  “哦,她还活着就好。”

  天边隐约飘过一片灿烂的云彩,青帝的心情大好,抢过逸尘的话头,自我检讨似的说道:

  “当时事态紧急,我沒來得及跟她说清楚,是我的错……我从魔界回來后,找遍了所有地方,问过了所有认识她的人,都沒有打听到一丝消息。”

  “大家都认为她已经不在人世了,只有我知道,月儿一定不会丢下我独自离去,她还活着…一万年了,我总算感觉到她的真实存在了。兄弟,谢谢你…”

  仿佛已经见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水映月,青帝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对于逸尘的一脸尴尬,一点都沒有察觉到。

  “可是我……真的不认识水映月前辈。”

  虽然见不到青帝的面目,但逸尘却已经被他的那份热烈执着所感染,深深的自责,让逸尘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憋在喉咙口的话。

  不能再胡编乱造了,青帝的痴情,更让逸尘羞愧,只有勇敢说出來,哪怕受到惩罚,也不会再有内疚。

  吁~~

  逸尘轻轻的长吁了一口气,觉得胸口沒那么堵得慌,心里也放松了不少。

  他沒有想到的是,尽管自己沒听过水映月这个名字,也从未见过她,但是,水映月与自己却有一面之缘,不仅如此,逸尘身上的一丝水之柔善种子,就是來自于水映月。

  在天之眼的万木之源,逸尘无意中破去七星拱斗大阵,得到了七星石和玲珑石心,并用此阵收复了青牛。

  与此同时,逸尘还解救了一位,被困于七星拱斗大阵长达万年的女子,便是青帝口中的水映月。

  当时逸尘打坐调息,根本就沒有发现身后的水映月,更不知道这个素不相识的女子,为了报答脱困之恩,主动的而且是无声无息的,为逸尘输入水之柔善。

  否则,回势龙脉地下弱水资源纵然丰富异常,却难以利用,即便逸尘竭尽全力,也只能望水兴叹了。

  当然,这些都是逸尘不知情的,以他的认知,自己信口胡诌,蒙骗青帝,只是解除脱虚之苦的权宜之计。

  “逸尘兄弟,你不用解释,我知道月儿不愿见我。”

  一声轻轻的叹息传來,青帝对于逸尘的否认不以为然。不仅沒有责怪逸尘的欺骗,反而出言安慰。

  逸尘刚要放下的一颗心,一下子又悬了起來。并不是惧怕青帝惩罚,而是无法理解青帝的一根筋。

  堂堂掌管天下生机的青帝陛下,竟然这么容易被骗,随口一说的谎话信以为真,一本正经讲出來的大实话,却变成了不可信。

  在逸尘禁不住哑然失笑的时候,青帝却另有想法。

  他早已从逸尘释放的五行能量团中,准确的说,是从水之柔善中,嗅到了一丝水映月的气息。

  虽然这股气息非常微弱,换成其他人,即使修为再高,嗅觉再敏锐,也断然不可能做到,但青帝不同,他对水映月太过熟悉,哪怕是一丁点信息,也绝对瞒不了。

  所以青帝认为,逸尘的否认,应该是水映月有所交代,或许已经告诉过逸尘,自己与水映月之间的一些事情。

  俗话说,女人心海底针,如果水映月心里的疙瘩沒有解开,以她的性格,一定不会现身与自己相见的。

  逸尘的否认,无非是为了帮水映月在掩饰,可这傻小子,毕竟还是个孩子,一开始就说漏了嘴,现在又急于弥补,便造成了前言不搭后语,自相矛盾。

  真是个好孩子…月儿果然一双慧眼,就算准了这小子会保守秘密。

  青帝对逸尘的好感,瞬间又增加了很多。

  如果再胡编乱造下去,青帝或许会发现破绽,但逸尘的矢口否认,却更加坚定了青帝的信心。

  “逸尘兄弟果然守信,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再为难你,至于我和月儿之间的事,我自己解决。”

  青帝表现出极其大度,并高度赞扬了逸尘的‘守信’。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青帝如此的‘善解人意’,让逸尘大感意外。

  他实在想不出青帝说这话的理由,莫不是日夜思念,相思成疾,已经乱了方寸。

  但逸尘心里还是暗自窃喜,至少青帝不会再折腾了,只要不折腾,爱咋想就咋想吧,反正与我无关。

  “青牛,你给本帝听好了…”

  青帝冷不丁的一句话,把逸尘吓了一跳。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5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