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天赐火性体质

第二百七十八章 天赐火性体质

  热门推荐:、 、 、 、 、 、 、

  “请主人吩咐,青牛一定照办…”

  青帝出手试探逸尘的时候,青牛就站在一旁,任凭逸尘如何受折磨,也绝不会伸手帮一下。

  好像一个局外人,抱着看戏的心态,淡然的看着逸尘饱受煎熬的样子。

  虽然青牛已经被逸尘收服,但双方的约定,是在逸尘去幽冥阴山大裂谷摘取比翼花时,青牛负责对付黄泉裂的阴森鬼气。

  至于其他的,青牛沒有义务,逸尘也不会强求。

  而青牛一般会在关键时刻,给逸尘提供帮助,比如柔金岭出手救老族长,这次跟夔兽不遗余力的拼斗。

  但在青帝面前,他不仅帮不了逸尘,甚至连说话的资格都未必有,而且青牛心里明白,青帝出手试探,绝不会真正伤害逸尘,自然是乐得清闲自在。

  青牛谁的账都可以不买,即便东方大帝木芒的令牌,他也可以阳奉阴违,唯独对青帝那是言听计从,沒有丝毫异议。

  严格说起來,青牛的生命乃是青帝所赐,恩德大过天地,在青牛心中沒有人能够替代青帝的位置,哪怕为青帝牺牲自己,他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嗯,逸尘兄弟去西方办事,是受东方大帝之托,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青帝很满意青牛的态度,叮嘱道:

  “你既然陪同,就有保护之责,西方鬼域阴气甚重,以他的修为不足以抵抗,你千万不要让他轻易涉险。待逸尘兄弟完成任务,你仍然回到万木之源,那里需要好好整理一番了。”

  青帝对青牛的一番叮嘱,使得逸尘心里泛出阵阵暖意,虽然初次见面,不,应该说还沒有见到青帝的真容,就已经得到青帝如此郑重其事的看待。

  逸尘并不知道青帝与水映月的感情纠葛,更沒有想到自己身体内的水之柔善种子,就是水映月所赐。

  逸尘单纯的认为,这是自己的特殊体质,或者自身具备的魅力,让青帝对自己青睐有加。

  “逸尘兄弟,此去西方危机重重,我不方便插手,你自己多保重。”

  青帝虽然也有些欣赏逸尘,但那不是关心逸尘的理由。

  既然受东方大帝所托,又有青牛陪同,大可不必过于操心,再者逸尘的安危似乎与青帝无关。

  而青帝却又是真心的在意逸尘安全,因为目前只有逸尘与水映月有过接触,这是可以利用的唯一线索,如果由于逸尘的安全受到威胁,使他好不容易找到的一点消息化为乌有,那才是最大的遗憾。

  逸尘还沒有从受宠若惊的感觉中恢复过來,青帝陛下就已经悄然离去。

  这位高高在上的青帝,解除了回势龙脉的危机,将夔兽封印,给逸尘输入生机之力,事情干了不少,却始终沒有露面。

  二龙已经回到逸尘身边,他被青帝的威压震飞,尽管十分狼狈,但除了皮肉擦伤,其他并沒有什么不适。

  战争已经结束,回势龙脉也安然无恙,逸尘觉得到了自己离开落英王国的时候了。

  “老大,我要和你分开一段时间。”进入回势龙脉,二龙犹豫了很久,终于红着脸说道:

  “上一次我和九头蛟王一起,去寻找龙族痕迹,在龙绝谷发现一些蛛丝马迹,还沒來得及深究,龙脉大阵的启动就把我们招了回來。”

  龙族遭受大劫之后,逐步凋零,二龙这个龙王实际上还是个光杆司令。

  找寻龙族后裔,拯救并发展龙族,是二龙必须要承担的重任。

  等九头蛟王身体恢复,二龙准备再次前去龙绝谷,希望有所收获。

  “沒关系,有九头蛟王和彩魅跟你一起,我也很放心。”

  逸尘非常了解二龙的心情,自己此刻又何尝不是呢。

  自从跌入鹰嘴崖,自己的身份好像就变了,虽然一开始很难接受,甚至抵触,但随着经历的增多,逐渐懂得了守护和承担的一些含义。

  逸尘來到落英王国,初衷就是找到玄木精,以增加自己西方之行的安全系数。

  木芒的千叮呤万嘱咐,足以表明西方鬼域的危机重重,逸尘并不希望二龙和自己一起涉险。

  “我的西方之行,也许一年半载,也许……三五年,你如果办妥龙族的事情,可以來找我。”

  按照木芒当时的说法,逸尘最好在五年之内,拿到比翼花,逸尘虽然有足够的信心和极大的勇气,但未知之事实难预料。

  由于青帝的帮助,逸尘丹田内已经灵气充足,暂时不需要补充。

  逸尘沒有打扰在回势龙脉内修练的众人,只是偷偷地看了一眼飘然。

  要是被飘然发现,她一定会要求同往,如果遇到危机,逸尘不敢确定,自己有能力保护飘然。

  “飘然,恕我不辞而别,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永远不再分开。”

  尽管恋恋不舍,但逸尘还是准备默默离开。

  嗡~~

  逸尘一步三回头,看着背对门口正在忘我修练的飘然,心里禁不住充满惆怅。

  就在他狠下心來,转身将要离开回势龙脉的时候,突然一片红光闪过。

  一眼看去,飘然的背后光芒四射,整个石屋的熠熠生辉,而飘然却兀自沉浸修练中,浑然不觉。

  怎么回事?

  飘然原本就是一袭红衣,如果不是光芒闪烁,还以为是衣服在反光呢。

  事实上,最耀眼的地方,却是飘然的胳膊,准确的说,就是两边腋窝的位置。

  即使隔着衣服,依然可以清晰的看见,两片薄如蝉翼的闪耀光芒,使石屋内的空气一阵氤氲。

  飘然的身体,在这片光芒之中,逐渐飘移,缓缓上升,端坐的姿势并沒有改变,但整个人却已经离地面半尺,悬浮于空中。

  一个修为达到战帅级别的强者,要是刻意为之,这种离地升腾算不上高难度,几乎每个人都能做到。

  问題是,飘然完全是无意识的,不仅不是有意这样做,而且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现在的状况。

  光芒变得忽闪起來,忽明忽暗,若有若无,到不如先前的明亮,但面积却渐渐大了一些。

  逸尘看见,飘然的身后赫然出现两张如同翅膀的东西,不是实质性的存在,却又比幻影來得实在。

  “主人,飘然姑娘也是特殊体质,待我稍作查看……”

  逸尘对眼前发生的事茫然不解,还是火儿发现了一些端倪。

  哗……

  在火儿的示意下,逸尘伸手一挥,石屋的门悄然合上,沒有发出一丁点声响。

  飘然旁若无人的继续着她的修练,凤目微闭,聚精会神。

  “咦~~奇怪,怎么会这样……”

  火儿一边查看,一边轻轻的喃喃自语,仿佛对于眼前的状况很是疑惑,不停地肯定,然后又不停的否定。

  随着光芒的忽闪,飘然的身体在石屋中不停的变换着方位,像是翩翩飞舞的精灵一般,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忽高忽低。

  火儿紧张地注视着,尽管他的体力还沒有完全恢复,但跟上飘然身形移动的节奏,还是不成问題。

  逸尘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生怕自己一时大意,对飘然造成伤害。

  大约一盏茶时间后,光芒开始黯淡,飘然在空中的飘移速度更趋缓慢。

  唰……

  黯淡的光芒,忽然变得大盛起來,一对带有七彩花纹的翅膀,出现在飘然背后,翅膀被一层红色光环包裹着,熠熠生辉的光芒将整间石屋照得通红。

  飘然的身体,在七彩色翅膀的慢慢扇动下,从三米高的空中,如同滑翔般绕着石屋溜了一圈。

  待飘然的身体稳稳的落至地面,红色光芒竟在一瞬间消失不见。

  刚刚红光大盛的石屋,忽然间变得有些昏暗,逸尘揉了揉眼睛,却发现飘然已经端坐地上,如同老僧入定,依然处于物我两忘的状态。

  仿佛什么事情都沒有发生过,那对七彩翅膀,也已不见踪迹,现在的飘然,跟平时一模一样。

  “天赐火性体质……居然还有凤族血脉……”

  火儿一脸的不可思议,呆呆的看着飘然的背影,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天赐火性体质,乃是五行体质的一种,在天罗大陆极为罕见,一千年未必能够见到一个。

  五行之体,以五行齐全最为难得,就像逸尘的体质,万年难得一见,如果修练得当,修为上的造诣能够超出任何人。

  接下來,便是具有五行之一的体质,如无痕,属于天赐木性体质,和天赐火性体质处于同一层次,均为天罗大陆的优质体质。

  所谓凤族血脉,就是身体里拥有凤凰一族的血脉。

  一般的,凤族血脉只存在于凤凰一族,或者是凤凰的后裔,人类几乎不会拥有凤族血脉。

  逸尘曾经见过飘然的父亲飘遥,除了修为达到战帅强者以外,与普通修武者并沒有两样,年龄已是中年,如果拥有凤族血脉,早就应该显现出來。

  在皇级墓葬,飘然被雷电围困,飘遥呆立一旁束手无策,还是逸尘凭借避雷独脚隼的羽毛,才将飘然救下。

  这足以说明,飘遥不可能拥有凤族血脉。

  那么,飘然又怎么会拥有呢?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5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