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十年之约

第二百八十二章 十年之约

  热门推荐:、 、 、 、 、 、 、

  “逸尘兄弟,你有沒有兴趣,做落英王国的驸马爷?”

  无痕由于生机被龙脉大阵剥夺,经逸尘二龙和九头蛟王合力救治,终于重新觅得一线生机。

  逸尘在情急之下,稍有疏忽,几乎与无痕‘坦诚相待’,被飘然和穆梓撞见,当时十分尴尬。

  好在穆梓并沒有责怪,只是将无痕带回王宫调养生息,才让逸尘得以下台。

  “陛下,能让我……见见无痕么?”

  如果说,逸尘对无痕沒有一点感觉,那是自欺欺人。

  无痕虽然贵为落英王国唯一的公主,但自小在花木堡长大,得到杏老和花飘零的宠纵,有些刁蛮任性。

  活泼,单纯,率性的无痕,敢爱敢恨,喜欢逸尘便大胆直言,不拘泥于所谓的礼教;与飘然的文静含蓄,形成了互补,很难说谁强谁弱。

  逸尘与飘然在一起,更多的是疼爱呵护,自己则以类似兄长的正统形象出现;跟无痕相处的时候,随意洒脱,无须做作,像是极好的朋友。

  尽管认识飘然在先,实际上却是跟无痕经历过生死的磨难,相对而言,无痕更像是逸尘的热血兄弟。

  逸尘和无痕的情愫,便是在这些经历中渐渐产生,或许开始的时候,彼此并沒有太在意。

  但无痕却是先发现,然后风风火火的说出來,打了逸尘一个措手不及。

  自拒绝无痕的那一刻开始,逸尘就陷入了情感上的困境,无痕的表白提醒了他,使他在冷静的时候,整理自己的情绪。

  结果逸尘发现,自己对于无痕,其实也存在一种莫名的情愫,在一起往往不感觉到什么,分开了却又时时牵挂。

  特别是想到无痕被拒绝的那种失落,逸尘心里更不是滋味,并一直为此深感内疚。

  但是,逸尘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飘然才是自己心中唯一的爱人。

  皇级墓葬的那一次雷霆之击,逸尘救下飘然的时候,甚至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但飘然的样子已经被深深刻在心底。

  直到天云城的再次相见,双方互生爱慕之情,在玄天宗,算得上是二人的热恋阶段,彼此已是如胶似漆,难舍难分。

  每当无痕从逸尘心底出现的时候,他就回想起与飘然的欢快时光,并为自己思想的开小差而感到羞愧。

  平心而论,飘然与无痕,各有所长难分轩轾,若是鱼和熊掌兼得,左拥右抱,享齐人之福,倒不失为妙事一桩。

  然而,逸尘却因为偶尔冒出的这个念头,强烈的鄙视自己……世有弱水三千,吾只取一瓢…岂能得陇望蜀?

  感情这个东西,实在很奇妙,看不见摸不着,却无处不在,一旦被缠上,便挥之不去。

  好不容易下狠心,强压下去,咳,一不小心,又窜上來了。

  逸尘能够审时度势,遇到危机时,屡屡化险为夷,算得上聪明智慧了,但在感情上,却是青涩幼稚简单固执。

  既然已经和飘然相爱,那么心里就不能再给无痕腾出位置,就这么简单…

  逸尘现在惦记的是两件事,首先就是,飘然两个月后,能不能在火儿的帮助下,顺利得到那位前辈的出手,促使凤族血脉的完全觉醒。

  第二件事就是,自从被穆梓在回势龙脉把无痕接走,逸尘就沒有见过无痕,现在准备离开落英王国,临走前放心不下,想看看无痕的伤势恢复如何。

  这个时候,穆梓提出的问題,似乎有些不合时宜,至少逸尘选择了回避。

  “逸尘兄弟,在落英王国的王宫里,你來去自由,沒有约束。”

  对于逸尘的岔开话題,穆梓不以为忤,依然笑容满面,和蔼可亲:

  “只是你还沒有回答我,难道无痕真的很差吗?”

  “不…无痕很好,可我已经有了飘然。”

  这一次,逸尘沒有回避,而是回答得很干脆。

  “飘然姑娘的确非常优秀,但是这并不妨碍你做落英王国的驸马,何况你自己也说无痕很好。”

  穆梓由于亏欠无痕太多,一直想办法弥补,得知无痕心里喜欢逸尘,便自作主张來做说客:

  “而且,你如果拒绝了无痕,是不是太过无情,对无痕太不公平呢?”

  堂堂国王陛下,低声下气的做起了红娘,推销的是当今的公主,居然在逸尘回避后,仍然穷追不舍。

  能做到这个份上,作为国王來说,穆梓应该是很窝囊了,但是作为父亲,为了女儿的幸福,牵线搭桥,却又是值得敬佩的。

  落英王国地处东方,生机旺盛春意盎然,对于感情,大多数人选择相对开放,只要两情相悦,不妨碍他人,都属于被认可的范围。

  他们对一夫一妻制嗤之以鼻,认为那是压抑人性的伪道德,根本不值得提倡。

  所以,穆梓明知逸尘有了飘然,还坚持把无痕推过來。

  这不是无痕嫁不出去,也不是无痕低人一等,相反,能够得到众多优秀女孩喜欢的男人,才是真正的好男人,嫁给这样的男人,是每个女孩的福气。

  “对不起,陛下。”

  落英王国的这种风俗,或许沒有错,可逸尘无法接受:

  “飘然已经在我心中,此生此世我不会辜负她。要是我接受无痕,以后再遇到其他女孩,是不是还得继续接受?如果我不能做到对每个人都全心付出,那算是有情还是无情呢?”

  尽管之前在死亡沼泽,无痕为救逸尘,差点死于西泽帝国埃尔法的千里追魂掌之下,而后在回势龙脉,逸尘又将寸缕未着的无痕抱在怀里。

  在外人看來,这足以说明二人已经情投意合,男婚女嫁只是时间问題,但其实不然。

  情急之下的救与被救,都出自于本心,原本就沒有想过要对方如何报答。

  如果无痕遭遇不测,他一定会拼死相救,这在逸尘看來,是一种朋友加兄弟的情义,而非感情上的郎情妾意。

  感情不是交易,既然心有所属,就必须全心付出,不存在公平与否。

  爱与被爱,原本就不是对等的,你愿意付出,就不要抱怨对方是否付出同样多,反之,你不接受,任凭对方如何努力,也是徒劳。

  如果一味的照单全收,显示自己的博爱,那么福是有了,气往往就跟着來了。

  古往今來,有多少上位者三宫六院,佳丽如云,但又有谁能够平息后宫的明争暗斗?

  自古君王无长寿,大概这也是原因之一吧。死于征战的不多,被后院之火烧得焦头烂额的却不在少数。

  逸尘不是君王,也沒有想过要去尝试君王的奢靡生活。

  他觉得,喜欢并不一定要据为己有,只有拒绝,才是对无痕的最大公平。

  “唉~~我可怜的痕儿,怎么就偏偏喜欢上这么一个,一点都不开窍的榆木脑袋。”

  穆梓觉得自己很悲哀,这么好的女儿,却送不出去。

  对于逸尘的那一番理论,穆梓不以为然。尽管自己宠幸的女人并不多,但贵为国王,后宫是必须存在的,至少排场不能差。

  只有这傻小子,送上门的美女不要,还说得大义凛然,毕竟还是个孩子,太幼稚了。

  不过,每个人心里,都有对爱情的理解和判断,无所谓对也无所谓错,只是个人的理解差异罢了。

  穆梓找不出理由反驳逸尘,只有深深的为无痕担忧了。

  “虽然我辜负了无痕的一番美意,但是,我一直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甚至兄弟。”

  逸尘感觉到自己的拒绝太过直接,沒有给穆梓一点缓和的余地,有些内疚,便讪讪地说道:

  “陛下,无论是您,还是无痕,以后只要用得着,我一定竭尽所能……”

  这话说得好像特别虚伪,逸尘自己都不好意思往下说了。

  落英王国与贾本国一战,原本不关逸尘的事,但他为了帮助熊壮,也为了给自己提供一个锻炼的机会,毅然决然的参与进來。

  在一叶堂的囚室内,逸尘和花飘零上演调包计,成功救出无痕。

  王城外突施妙手,生擒贾本国龟蛋太子,引出胡幽,瓦解了落英王国相爷和犬养二宝的合作。

  而且以他的智慧,利用正冠镜大破犬养二宝的天雷炸,为落英王国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就凭这些,他这样的表态也显得多余,甚至有些做作。

  “好…朋友,兄弟…我沒有看错人。”

  不知什么时候,无痕已经悄悄來到穆梓身边,伸出双手,为逸尘鼓掌,并笑吟吟的说道:“逸尘,咱们來一个约定,如何?”

  被逸尘第二次拒绝,无痕似乎已经习惯了,她沒有了第一次那样的失落,反而显得落落大方,仿佛局外人一样。

  无痕就是这样,看起來沒心沒肺大大咧咧,实际上自己心里有很多苦楚,却不愿说出。

  她知道逸尘也喜欢自己,却碍于飘然的存在,使得原本可能存在的两情相悦,变成了一厢情愿。

  “约定?什么约定?”

  逸尘搞不懂无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疑惑的问道。

  迄今为止,他从來沒有和谁有过什么约定,即使对飘然也沒有。

  “十年之约…”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5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