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百九十三章 王子提亲

第二百九十三章 王子提亲

  热门推荐:、 、 、 、 、 、 、

  逸尘一听是飘遥的声音,赶紧起來开门。

  “大叔,您找我?”

  睡眼惺忪的逸尘,看到一脸紧张的飘遥,有些意外。

  “嗯,我有事要跟你说。”

  飘遥也不管逸尘,一个大步进了房间,往椅子上一坐,说道:“夏离王国的夏侯王子,派人來提亲了。”

  “夏侯王子?提亲?”

  飘遥急匆匆的一句沒头沒尾的话,让逸尘一下子沒反应过來。

  “对…提亲,夏侯王子看中然儿了。”

  飘遥稍微缓了缓,把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

  前些日子,驭兽府的管家,带了夏离王国的官员,破天荒的來到飘遥的府上。

  虽然飘遥是驭兽府最好的驭兽师,颇受大家尊重,在驭兽府也算有一定的地位。

  但是,驭兽府毕竟只是夏离王国的一个附属势力,地处偏僻,距离夏离王国的离火城,有数千里之遥。

  平时偶尔有官员经过,驭兽府都会派人迎接,希望官员能够赏脸,到府中一坐,便是极大的荣光。

  可是,近十年來,经过此地的官员也有五六个,却从沒有一位愿意光临驭兽府。

  究其原因,乃是驭兽府处在荒山野岭,相对闭塞,又不富裕,官员即使來了,感觉也不会有多少油水。

  再者,驭兽府四处可见众多野兽,还有魔兽,大大小小的驭兽师,成天与这些畜生打交道,难免受到影响。

  在官员们看來,这些驭兽师性格粗野,脾气暴躁,更是将整个驭兽府弄得乌烟瘴气,骚臭熏天。

  几乎所有官员,在经过驭兽府附近时,都快马加鞭,谁也不愿意多停留片刻。

  而这一次,不仅有官员主动來到驭兽府,而且还由驭兽府的管家陪同,屈尊降贵的到飘府拜访。

  飘府建在离驭兽府百里之外的一处石榴林,环境优美,每到夏天,四处火红一片,气氛热烈。

  比起驭兽府的环境,飘府简直就是世外桃源,以至于驭兽府的小姐太太,经常跑到飘府游玩逗留。

  飘遥以为,这位官员是嫌驭兽府环境太差,到飘府來疗养的,心里暗想,这家伙倒也聪明,居然知道这里是一处风景宜人的好地方。

  既然來了,那就好好接待吧。

  飘遥见过官员,便立马吩咐下去,一切按照最高级的待遇,让官老爷玩得开心。

  并向官老爷请教,有什么忌讳,或者癖好,以便接待时不出差错。

  然而,这位官员并沒有接受飘遥的接待,只是小坐了片刻,把自己此行的任务告诉了飘遥,甚至连饭都沒吃,就和驭兽府的管家一起离去。

  所谓任务,其实并不需要飘遥配合,充其量只是通知一声,根本不存在商量的余地。

  说白了,就是告诉飘遥,夏离王国的夏侯王子,愿意娶飘府的飘然为妻,这次來算是告知,也算是求亲。

  还沒等飘遥细细琢磨,官员早就回去复命了。

  “妈的…”

  过了半晌,飘遥才回过味來,忍不住狠狠地骂了一句。

  这叫什么事啊?

  提亲,沒有聘礼,不征求意见,不存在商量,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

  飘然可是自己养育了十几年的闺女,突然间就被通知,归夏侯王子所有了。

  即使买只鸡买头猪,好歹也要愿买愿卖吧,堂堂王府怎么就连道理都不讲呢。

  飘遥赶到驭兽府,却已不见那位官员的踪迹,管家反倒数落起來:

  “飘府的闺女,能被夏侯王子看上,那是整个飘府的荣耀,也为驭兽府争光,你们就好好地准备准备吧。大人说了,这只是提亲,至于成亲,估计沒那么快。”

  “……至于聘礼,府主答应替夏侯王子出,不会亏待飘家的,但有一点,我得告诉你,也是府主的意思,你们千万不要拒绝,否则,不仅夏侯王子找你们麻烦,驭兽府也不答应。”

  不容飘遥反驳,管家就起身离开,把他一个人丢在那里。

  飘遥越想越不对劲,总觉得这中间不是这么简单,可凭他的大脑,也琢磨不出什么名堂。

  心急如焚的飘遥,只知道飘然随玄道出去历练,也沒办法联系,不得已才跑到天云城,找姐夫公孙宏商量。

  昨天听到逸尘说飘然在闭关,飘遥心里多少有了一丝安慰,但晚上左思右想,觉得还是应该告诉逸尘。

  毕竟飘然心里只有逸尘,不会同意嫁入王府,如此一來,逸尘就从局外人变成了当事人。

  “夏侯王子?不行…飘然不会答应,我更不会答应…”

  飘遥急切之中,翻來覆去,絮叨了好一阵子,逸尘才听明白。

  “我也沒答应啊,人家根本就沒有征求过我们的意见。”

  飘遥连忙说道:“虽然嫁入王府是很多姑娘梦寐以求的,但我不稀罕………接下來,你看怎么办?”

  说这话的时候,飘遥用眼睛死死地盯住逸尘,心里居然有一些得意。

  女儿莫名其妙被王府盯上,按说飘遥沒有理由幸灾乐祸,想什么办法摆脱这场危机,才是目前最重要的。

  但飘遥却想趁这个机会,看看逸尘有什么反应,心爱的人被别人看中,而且还是王子,有权有势,你小子拿什么跟人家斗。

  “大叔,您先别急。”

  逸尘沉思了片刻,说道:“此事有些蹊跷,据我所知,夏离王国一共两位王子,都沒有大婚,如果真的是王子提亲,又是第一次,应该按照王府的规矩,不可能这样轻率的。这不是给不给飘府面子的问題,而是涉及到王府的威严。”

  “夏离王国的大王子夏侯山,是玄天宗的核心弟子,深受长老器重,为人正派。上次我和夏山府的弟子起了冲突,他不仅沒有责怪我们,反而将那位弟子逐出夏山府。”

  “他们也沒说过是哪一位王子,或许不是大王子呢?”

  女儿被提亲,居然不知道对方是谁,飘遥老脸一红,有些哭笑不得。

  “那就更不合常理了,我觉得那位官员可能是假的。”

  飘遥的话,更印证了逸尘的推测。

  长幼有序,特别是国王家,储君位置大多是留给大王子的,如果是储君提亲,对方是要做未來王后的,怎么可能敷衍了事呢。

  退一步讲,就算不谈储君,提亲之事,也应该从大到小,夏侯山还沒有成亲,连成亲的对象都沒有,小王子岂能捷足先登。

  除非,夏离王国的国王陛下,刻意要将王位留给小王子……

  “不可能…”

  话音未落,公孙宏满脸笑容,从门外走了进來,对着飘遥说道:“遥弟,你被人骗了。”

  “姐夫……你不是说此事难办,让我找逸尘的么?”飘遥愕然道。

  明明自己是先问过公孙宏的,他不仅沒有想办法,反而把事情推给逸尘,这时候又跑过來,说自己被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逸尘贤侄分析得很有道理,只是有一点,夏离王国国王夏侯炎根本就沒有小王子。”

  早在夏侯山一岁的时候,生过一场大病,差点夭折。

  于是就有人告诉国王夏侯炎,说王子体弱多病,又命犯小人,有夭折的危险,若是储君之位加身,只怕难以活过二十岁。

  如果国王陛下一定要传位与夏侯山,则必须遵循三点。

  第一,不给夏侯山任何压力,任其发展,二十五岁之前,万不可赐以储君之位。

  其次,陛下最好有两位以上的王子,为夏侯山分担命犯小人之险。

  最后,夏侯山登上储君之位,方可成亲。

  虽然夏侯炎对方士之言将信将疑,却爱子心切,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一年以后,便对外宣布,后宫王妃又诞下一位王子,从此夏离王国就有了两位王子。

  实际上,夏侯炎迄今为止,并沒有第二个儿子出生,至始至终,都只有夏侯山一位王子。

  为防事情败露,夏侯炎将那位方士杀人灭口。

  “当然,这件事几乎沒有外人知情,我也是无意中知道的。”

  公孙宏原本想利用王子提亲的事,考验一下逸尘,看看他遇到突发事故时,有沒有应变能力。

  结果让公孙宏非常满意:“夏侯山还沒有登上储君之位,怎么可能先去提亲呢?”

  “我知道了,一定是唐狼那小子使坏。”

  公孙宏的一番话,彻底打消了飘遥和逸尘的顾虑。

  所谓夏侯王子提亲,只不过是一场闹剧而已,但飘遥心里却是恨恨然:“我得回到驭兽府,找唐狼算账…”

  “不可…”公孙宏一摆手,制止了冲动的飘遥:“你回去千万不要找任何人的麻烦,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沒有发生过。”

  飘遥目前并不知道,这场闹剧的目的何在,如果贸然行事,反而会给自己招來更大的危机。

  当下,公孙宏向飘遥面授机宜,让他如此这般,便可以静制动,慢慢查出真相。

  逸尘拿出两个储物戒指,分别递给公孙宏和飘遥。

  “六阶灵草…”

  二人异口同声的说道,都张着大嘴,傻乎乎的看着。

  “你们二位,处在战帅巅峰多年,已经距离战王强者不远,如果服用了参灵草,对突破升王有极大的帮助。”

  逸尘淡淡的说道。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5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