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百九十六章 祖孙归来

第二百九十六章 祖孙归来

  热门推荐:、 、 、 、 、 、 、

  类人族全族迁徙,进入精灵世界,这件事太岁沒有丝毫犹豫,甚至决定在平息了内部纠纷之后,亲自前往柔金岭,以确保类人族迁徙的安全。

  想到类人族的困境即将解开,逸尘心里也长舒了一口气,他也告诉太岁,过段时间,自己会离开天云城,去萨特王国历练。

  对于太岁的请求,逸尘颇感意外,他实在想不出,自己能够再为太岁做些什么事情。

  既然太岁开口,必然有事相托,逸尘沒有理由推脱:“前辈请讲,只要我能做的,一定尽力。”

  “其实,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得到。”

  太岁嗫嗫的说道:“精灵世界失去息壤,时间已有万年,我身为精灵王,沒有完成使命,愧对精灵一族。”

  “不过,或许你以后有机会,能够打听到息壤的下落。我知道,拿回全部的息壤是不现实的,哪怕只有一小块,都可以让圣物灵树快速成长,使精灵世界早日重现生机。”

  铁芍伯伯曾经告诉逸尘,由于息壤被人拿去治理水患,造成了天地圣树根基受损。

  失去了提供养分的息壤,天地圣树终于在万年前的火山爆发和海啸中消失不见。

  而那个偷走息壤的大能,又被天帝处死,息壤的下落便无人知晓。

  沒有息壤,圣物灵树便失去了营养的來源。即使后來发现了一棵小树苗,也因为缺少了营养而生长缓慢,释放的灵气自然相对较少。

  逸尘在精灵世界到时候,见到过那棵灵树,当时被它释放出的精纯灵气所惊呆,而且还在灵气的冲击下,提升了修为。

  但是,铁芍伯伯告诉他,所谓的灵气充足,是因为灵树被放置在一个很小的空间内,长期封闭造成了灵气的积存,丝毫沒有外漏。

  如果将圣物灵树放到外面,让它释放灵气,以滋养整个精灵世界的话,那简直是太过稀薄,根本不够大家的消耗。

  所以,精灵世界的未來,与息壤有着密切的关系,息壤的下落变得极其重要。

  有人猜测,息壤或许会隐藏于,天河水倾斜凝聚之后,而形成的冥河某处。

  然而,冥河的具体位置,从來只存在于传说之中,根本沒有人知道它究竟在什么地方。

  太岁几乎找遍了所有能去的地方,依然无功而返。

  但是,他对逸尘却抱有希望,总感觉这小子带着一种常人难以看透的神秘。

  逸尘能拿到东方大帝的令牌,就说明此次西行非常重要,或许与木芒有关。

  堂堂东方大帝木芒看中的人,绝非寻常之辈,这又与太岁自己的判断暗合。

  自己的未竟之事,将会有逸尘來完成,精灵世界的未來,或许就指望在逸尘身上了。

  这样的感觉,使得太岁屈下精灵王之尊,开口请求帮忙。

  “好,只要有机会遇到息壤,我一定设法拿回精灵世界。”

  太岁的郑重其事,让逸尘感觉到,精灵世界对于息壤的渴望,已经超出了想象。

  如果自己真的能够取得息壤,帮助精灵一族,那也是一件积德行善的事。

  尽管逸尘做事并不苛求,一切无愧于心即可,自己曾经得到过精灵世界的好处,就算用息壤來回报也是应该的。

  “小鬼,你有了消息,通知我就行了,不要自己冒险。”

  尽管希望渺茫,但逸尘的承诺,在某种程度上,让太岁极为看中。

  如此一來,逸尘去萨特王国的安全问題,就已经与精灵世界扯上了关系。

  “草儿丫头,你就陪小鬼一起去萨特王国吧,万一涉足鬼域,你要保护他的安全。”

  西方鬼域被封印两万年,无极剑的威压逐渐降低,极限时间将至,鬼域蠢蠢欲动。

  即使他们仍然慑于无极剑之威,不敢擅自突破结界,但鬼域附近的阴寒之气,就足以剥夺战王强者的生机。

  身为精灵的草儿,却不怕阴寒之气,甚至在关键时候,还可以帮助逸尘,解除危机。

  有草儿的陪伴,对于逸尘來说,也是多了一份保障。

  “好啊好啊。”草儿听到太岁的吩咐,欣喜得拍着小手跳了起來。

  前一刻,还在想着能不能找个借口,向精灵王太岁请个假,准许自己和逸尘一起出去游历一番,又怕太岁责骂,始终沒敢开口。

  “好什么?哼…”太岁鼻子一哼,瓮声说道:

  “你只是一个小小的花草精灵,又不潜心修炼,老是惦记着跑出來玩耍。”

  “凭你现在这点手段,根本不足以应付鬼冥,这几天你哪儿也不许去,乖乖的跟在我身边,待我传授你精灵之光,才有资格前往西方凶险之地。”

  “是,谨遵精灵王大人之命。”

  只要能跟逸尘一起,草儿就十分乐意,被太岁挖苦两句,她也毫不在意。

  何况,能够得到精灵王的亲自传授,那是一种荣耀,更是一种造化。

  趁着这两天有空,逸尘也加紧修练,不为提升修为,而是尽可能的巩固自己的丹田炼化功能。

  自从青帝为他输入生机之力,逸尘的丹田就开始了自行炼化,将体内的五行之气,提纯稳固,凝集炼化,逐步浓缩成五行能量团。

  但是,初始阶段,丹田的炼化功能进展比较缓慢,不能随时凝聚浓缩。

  只有通过一次次的梳理尝试,使丹田尽快适应自行炼化的需要,并经常演练,方可熟能生巧。

  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逸尘虽然还沒有做到运用自如的纯熟程度,但比之前的生涩已经熟练了许多。

  这天晚上,天云城的城主府,迎來了两位故人。

  公孙宏未來的女婿,公孙雅的心上人古云,以及失踪了二十多年的古家上任家主古梵天。

  “二十多年不见,老爷子风采依旧,王者风范却是远胜当年。”

  公孙宏满脸笑容,将古梵天和古云请进闪星楼。

  “见笑了,公孙城主。”

  故人相见,自是倍加亲热,坐定上茶,相谈甚欢。

  “这些年來,亏得公孙城主里外照应,才让古家得以支撑至今,老夫代整个古家谢谢你…”

  古梵天早已从古云那里了解到,公孙宏屡次出手制止陈凤秋对古家的打压,并暗中指使尤利家族和卡特家族,对陈家进行牵制。

  这是公,尽到了天云城主的职责,对于私,公孙雅与古云的感情一直很好,公孙宏也沒有嫌弃古家的沒落,依然对古云照顾有加。

  “老爷子客气了,晚辈不敢居功,眼下还有棘手的问題,需要向您老请教。”

  客套一番之后,公孙宏把话引到了正題。逸尘和古云,也停止了兄弟之间的吵闹。

  古梵天说道:“这次能够回來,多亏了逸尘他们,否则我这辈子只能是一个疯疯癫癫的糟老头子。”

  在落英山脉,与逸尘二龙相遇的时候,古梵天是以怪人的形象出现,神智不清,行为乖张。

  是逸尘将古梵天的情况,告诉了杏老,然后古梵天被带入回势龙脉。

  如果不是逸尘用青牛教的方法,以参灵草等贵重药材相救,恐怕古梵天永远也不会恢复过來。

  由于机缘巧合,以及逸尘等人的竭力救助,古梵天不仅顺利的逼出了体内的阴邪之气,而且还成功晋升战王。

  感激的话也说了不少,但古梵天心里却始终沒有忘记,造成他神智不清的罪魁祸首。

  “二十多年的非人生活,全是拜陈凤秋这个恶贼所赐…此仇不共戴天,老夫必将找陈凤秋算账。”

  在古梵天看來,公孙宏帮助古家已经太多,对付陈家的事,就全部交由古家即可。

  一旦公孙宏插手,万一事情败露,不仅遭人诟病,而且很容易让公孙宏处于矛盾的中心。

  如果是古梵天率领古家,与陈家决一死战,在江湖上属于家族争斗,老百姓虽然不喜欢,却也可以接受。

  像这种家族争斗的事,每一个地方或许都有,历來是胜者为王,人们也是见怪不怪了。

  同样是对付陈凤秋,采取的方式不同,造成的影响有着天壤之别。

  “既然老爷子这样说,晚辈也就不用故作姿态了。”

  这些年來,公孙宏一直吩咐古家,委曲求全,不要轻举妄动,就是怕古家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几大家族都有数辈人积累的底蕴,绝不是轻易就能够摧垮的,特别是当时古梵天失踪,古家实力大损,若是过于用强,易遭灭族之祸。

  但现在不同往日,古梵天冲王成功,古云也达到了战帅巅峰强者的实力,加上古家原有的一些底蕴,实力应该超过陈家。

  “陈家勾结幽阴门,以及西泽帝国,给天云城甚至天罗王国带來了巨大的危险,已经到了非除不可的地步了。”

  对于前几天阴无法的噬魂令秘技,公孙宏还是心有余悸,唯有趁早铲除陈家,让阴无法等不法之徒,失去藏身的地方,天云城才会有安宁之日。

  经过仔细的分析和研究,大家确定了对付陈家的行动方案,以及遇到危机时的解决方法。

  逸尘也是摩拳擦掌,他要和古家祖孙一起,铲除陈家…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5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