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百九十七章 陈瓷阁

第二百九十七章 陈瓷阁

  热门推荐:、 、 、 、 、 、 、

  天云城,陈瓷阁。

  地处天云城繁华的闹市中心。

  这是一栋三层小楼,土木结构,面积不大,四丈的进深,三丈宽。

  整个外墙,全由一块块颜色各异,大小不等的瓷片铺满,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七彩光芒,远远看去,陈瓷阁像是活着的一头巨兽。

  大门口,立着两只一人多高的青色瓷瓶,美轮美奂,光彩照人。

  正午时分,进出陈瓷阁的客人,稍微少了一些,伙计们也趁着难得的空档,舒缓一下紧绷了一个上午的神经。

  “咣当…”

  正当掌柜的准备吆喝伙计们,分批吃饭的时候,一声脆响传來。

  “怎么回事?啊……”

  个子不高有点肥胖的陈瓷阁掌柜,听见声音,条件反射的喝问了一句,顺势抬头朝门外看去。

  这一看,让掌柜的大惊失色,冷汗立马就从脑门上流下來。

  门口招牌似的青色瓷瓶,现在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立在那里,它的旁边,一地的青色瓷片,方的,圆的,直的,横的,还有一只带着尖锐三角状残余瓶底,兀自杵在原地。

  “大胆…”

  掌柜的一声断喝,整个人就从陈瓷阁的底楼大堂,直接窜出门外。

  虽然胖了一点,行动却是极为迅速,眨眼之间,便到了事发地点,伸手就是一抓。

  掌柜的见多识广,一眼就看出,那个离瓷瓶不到五尺远的汉子,一定是肇事者。

  不知是被瓷瓶的爆开吓着了,还是被掌柜的气势慑住了,汉子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停地搓着双手。

  “你干嘛?”

  汉子的反应似乎比较迟钝,待掌柜的将要抓住自己的时候,才往旁边闪了闪,惊恐的问道。

  “那是陈瓷阁的聚宝瓶,居然被你打碎了。”

  掌柜的一把抓空,正要发火,却看见那汉子冲他直眨眼,似乎有话要说,便顿了顿。

  “是啊,打碎了,我以为那么小的石头,一定砸不碎……”

  汉子翻了翻眼皮,显得很是委屈。

  掌柜的随着汉子的目光,看到碎瓷片中间,有一块比拳头大点的石块。

  依汉子的意思,他就是拿这块石头,砸碎了聚宝瓶。

  “混账,聚宝瓶是瓷器的,怎么架得住石头砸呢,何况这么大的石头,都能够把你砸死……”

  掌柜的一手从地上拿起石头,另一只手伸出去,抓住汉子的胳膊。

  凶手,凶器,一样不少,虽然免不了被东家臭骂一顿,还要赔上至少一年的薪水,但抓到凶手,也就可以交代了。

  “你这憨货,看你穿着也算有点身份,估计也能陪出一些钱來。”

  掌柜的一边骂着,一边在思考着,如果让汉子报上姓名,先派人把他家封了,然后再将他交给东家。

  以东家的脾气,这汉子砸碎了陈瓷阁的聚宝瓶,坏了财气,自然是必死无疑。

  汉子的死活不关自己的事,但若是有点家产,也可以弥补一下自己的损失。

  “赔什么?东西不是还在吗,好像沒聚着什么宝啊。”

  汉子被掌柜的抓住,倒也不挣脱,只是努努嘴,看着地上的一摊碎瓷片,辩解道。

  那意思很明显,聚宝瓶是砸碎了,可残渣一点也不少,都躺在那儿呢。

  况且,掌柜的口口声声叫着聚宝瓶,现在砸碎了,根本就沒有一点宝贝。

  既然本來就沒有宝贝,那应该不用赔了。

  “你砸碎的就必须赔…”

  汉子的话,让掌柜的暗暗叫屈,这家伙看起來有点小开的样子,沒想到却是一个傻瓜。

  如果不是惦记着汉子可能有点家产,掌柜的根本就沒必要跟他解释什么。

  早就可以一掌将他拍得半死不活,直接送到东家那里,任由东家处置便是。

  “哦~~谁砸的谁赔,那你也赔一个吧……”

  汉子费力的眨巴眼睛,努力地理解着掌柜的意思。

  突然,他一转身想要挣脱掌柜的控制,掌柜的当然不会放过,抓住衣领的手往回一带。

  巨大的惯性,使得汉子站立不稳,打了个趔趄,整个人就顺势靠在了掌柜的身上。

  咣当~~~

  掌柜的还沒反应过來,就感觉另一只手上的石块,冷不丁的脱手而出。

  响声很清脆,跟先前的声音一样,不同的是,这次石头是从掌柜的手上砸出去的。

  “你们都看见了,这个不是我砸的……”

  像是找到了垫背的,汉子立刻活跃起來,大声嚷嚷着,生怕别人不给他作证似的。

  “你……”

  这下轮到掌柜的傻眼了,众目睽睽之下,所有人都看见,第二只聚宝瓶是自己砸碎的。

  陈瓷阁的两只聚宝瓶,可是东家花重金买來,不仅为了讨个口彩,更是显示陈家的威风。

  瓷器最怕砸,但陈凤秋却偏偏买來放在陈瓷阁门口,而且已经二十來年了,不说沒有被偷走,就是碰也沒有人敢碰的。

  这足以显示陈家在天云城的地位,陈凤秋每次到陈瓷阁來,都会围绕着两只聚宝瓶,转上几圈,看着被伙计擦得锃光瓦亮的青色瓷瓶,心里满是得意。

  但现在聚宝瓶碎了,两只全部碎了,其中还有一只,是被掌柜的手里飞出去的石头砸碎的。

  呲溜~~

  趁着掌柜的一愣神,那汉子一纵身,挣脱了控制,一溜烟的窜进了陈瓷阁的店堂。

  劈哩啪啦,噼里啪啦……

  汉子的速度飞快,一进陈瓷阁,便手脚并用,拳打脚踢,将底楼店堂内的所有瓷器,砸了个精光。

  等伙计们反应过來,那汉子早就上了二楼,如法炮制。

  “拦住他…快……”

  掌柜的从惊恐中醒过來,指挥着伙计们围追堵截,希望将汉子抓住。

  但汉子早已砸得兴起,根本沒有人能够拦得住。

  “完了完了……”

  当三楼传來同样清脆悦耳的瓷器爆裂声,将整个陈瓷阁笼罩在一片美妙的音乐声时,掌柜的终于绝望地瘫倒在地。

  “那可是天云城,甚至天罗王国的最高档瓷器啊,全碎了~~”

  天云城普通老百姓,吃饭用的是粗劣的陶碗,厚重易碎,表面还有坑坑洼洼,难看还难洗,总算灰土土,看起來就影响食欲。

  条件好一点的,都想办法弄一套瓷碗,哪怕是低档的,沒有什么修饰,也可以显示自己的身份。

  更上层的达官贵人,对瓷器的要求,已经不满足于使用了。

  造型优美,工艺精湛,富含寓意的高档瓷器,才是他们的所爱,相互之间欣赏,甚至比斗,或者以瓷会友。

  一般來说,陶碗的制作比较简单,大多是手工制作。

  以粗糙的陶土,和成泥,随意捏出自己想要的形状,放到夹子里,置于窑炉中,炉膛的温度要求也不太高,烧造数日后即可。

  这样的陶器,数量众多,价格低廉,为老百姓居家过日子的首选。

  而瓷碗,则是选择精细的瓷土,有手工拉坯,也有使用工具拉坯的,形状规整,厚薄适度,至于封闭的窑炉中,以松木作为燃料,烧制温度高达1200°c以上。

  烧成后的瓷器,轻巧美观,晶莹剔透,不仅用起來方便,更具欣赏价值。

  真正高档的瓷器,还需要在表面增加各种颜色的釉料,做成各种花样,如花鸟虫鱼,飞禽走兽,还有寓意吉祥的福禄寿等等,无不栩栩如生。

  烧造起來也非常麻烦,有的甚至要进行两次烧造,方可完成。

  这一类瓷器的成功率极低,有时候一次性烧造数百上千,只能得到几件真正精美的高档瓷器,稍有闪失,全窑报废。

  陈瓷阁内,沒有粗劣的陶器,最差也是瓷器,三楼更是摆满了高档精品。

  陈家产业何止千万,却在如此繁华的地段,开设一间陈瓷阁,就是为了卖出高档瓷器。

  这小小的陈瓷阁,每年的收入,居然占到陈家所有产业的三成,可见陈凤秋的精明程度。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老虎嘴里拔牙…”

  等到汉子发泄完毕,从陈瓷阁出來的时候,被人拦住了去路。

  咦~~

  汉子抬头一看,嗬,对面站着三人,正虎视眈眈的怒目而视。

  前面两位,一个年轻人,人高马大,手中一杆铁枪,倒是一表人才,只可惜瞎了一只眼睛。

  另一位是身形较瘦的老者,看起來有点贼眉鼠眼,手执长剑。

  这两位虽然并排站在前面,却依然挡不住后面那位的身体。

  身高两米以上,魁梧壮实,一双眼睛露出精光,手上沒有兵器。

  “陈自泰,陈亚……”

  汉子用别人听不见的声音,喃喃自语道。

  他说得沒错,独眼的那位,便是陈凤秋的长子,被逸尘用土木球打瞎了一只眼的陈自泰。

  贼眉鼠眼的,则是陈家长老陈亚,在皇级墓葬,陈自泰受伤后,就是陈亚将他送回陈家的。

  最后面塔一般的那位,汉子沒见过,只是感觉对方的修为应该达到战帅强者级别。

  “他砸碎了那个大瓶,我觉得声音很好听,就去多砸了一点,果然好听,嘿嘿~~”

  汉子似乎并不惧怕眼前的三位,眨巴着眼,看到瘫坐地上的掌柜,忍不住笑了起來。

  汉子的态度,无疑激怒了对面的三位。

  “你找死…”

  陈自泰大喝一声,挺枪便刺…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5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