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一枪毙命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一枪毙命

  热门推荐:、 、 、 、 、 、 、

  虽然陈自泰被逸尘打瞎了一只眼睛,但这几年并沒有终止修练,而且长进还不错。

  在陈家诸多灵草丹药的滋润下,修为已经达到战将级别。

  这一枪,是盛怒之下刺出,自然是卯足了劲,比起皇级墓葬的时候,威力大了何止十倍。

  丈许的铁枪,在输入了战将高手的战气后,如同一条凶猛的黑色巨蟒,带着一股风声,直向汉子扑來。

  如此近的距离,又是突然发难,陈自泰这一枪又快又准,特别是他只剩下一只眼睛,瞄准时省去了闭上另一只眼的环节,感觉更是精准无比。

  “啊……”

  围观的人群里,有人忍不住惊呼一声。

  汉子在陈瓷阁这么一闹腾,早已惊动了很多人。

  本來就是闹市中心,汉子砸的又是天云城陈家的店铺,这动静非同小可。

  汉子兀自傻傻的看着,好像沒有防备,眼看就要被陈自泰來个晶晶亮透心凉,还好那声惊呼提醒了他。

  说时迟那时快,待汉子反应过來,枪尖已经离面门不到五寸。

  汉子下意识的往后便仰,沒有一点忸怩,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堪堪避过陈自泰的枪尖。

  咚……

  汉子急切之间,估计劲使得大了点,倒地时感觉大地一颤,尘灰扬起,汉子也沒了声音。

  陈自泰一枪扎空,惯性让他一下子沒有停住,两只脚禁不住多迈了一步,正踩在汉子的脚上。

  一个趔趄过后,陈自泰晃了两下,沒能稳住,整个身躯便趴到了汉子的身上。

  “啊哟~~”

  倒在地上的汉子,条件反射般的一声惨叫。手脚并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陈自泰从身上拨拉下去。

  尘灰散尽,汉子一边揉着脚,一边慢慢往起爬,陈自泰却面朝下趴在地上,似乎沒有要爬起來的意思。

  “少爷…”陈家长老陈亚,担心自家少爷,赶紧过來查看。

  “你小子,别起來,给我趴着…”

  汉子觉得一阵疾风迎面而來,用眼角的余光一瞄,却是那位身形如塔,眼露精光的家伙,张开那肉嘟嘟的肥大手掌,正往自己头上拍來。

  “韩胖,留活口…”

  陈亚一见韩胖动手,急忙出言提醒,然后扶起陈自泰。

  并不是陈亚对汉子动了恻隐之心,实在是为了给自己留一个理由。

  韩胖是陈家请來的护院,兼陈瓷阁的保卫。

  一般情况下,保卫是不能轻易离开陈瓷阁的,吃喝拉撒,都应该在陈瓷阁解决,不需要巡逻,只要负责店堂内外的安全即可。

  就在半个多时辰前,陈自泰和陈亚沒事溜达过來了,看到韩胖一个人在陈瓷阁门口,便东扯西拉聊了一会儿。

  眼见午饭时间快到了,陈自泰一时心血來潮,硬要拉着韩胖到对面的馆子里去吃饭。

  韩胖原本不敢擅离职守,却架不住陈自泰和陈亚的极力劝说,只好跟着去了。

  谁想到,那汉子趁着这么个空档,将陈瓷阁砸了个稀巴烂。

  韩胖自己失职,见到罪魁祸首,当然火上心头,恨不得一掌拍死汉子。

  而陈亚心里很清楚,如果不能把肇事者带回去审问,陈凤秋必然震怒,以他那多疑的性格,只怕自己吃不了得兜着走。

  一旦追究起來,陈自泰是陈凤秋的儿子,最多受点责罚,但陈亚就麻烦了。

  韩胖却在气头上,根本沒有听进去,依然催动着战气,毫不留情的攻击汉子。

  战帅强者的战气,已经在汉子周围形成了气势磅礴的能量涟漪,将汉子笼罩其中。

  “好厉害……”

  汉子见势不妙,想要挣扎着起身,却脚底打滑,一脚揣在韩胖的脚踝之上。

  呃~~

  韩胖顿觉脚踝一阵钻心的疼痛,咧着嘴冷汗一冒。

  但巨掌还是如泰山压顶一般,带着毁灭性的气息,拍了下來。

  由于被汉子干扰了一下,力道基本沒减,就是准头稍微偏了一点点。

  嘭……

  正所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韩胖一个失手不打紧,那战帅强者的浓烈战气,恰巧绕过汉子,一股脑的轰到了刚刚被陈亚扶起的陈自泰身上。

  好家伙,战帅强者出手,果然不同凡响,只听见一声闷响,陈自泰那硕大的身躯,如同一段朽木,离地而起,往后斜飞出去,足足飞出三丈开外。

  噗~~

  一口浓血,从陈自泰嘴里喷出,整个人瞬间萎顿下來,那只独眼像死鱼一样,凸出眼眶,翻着白眼。

  “韩胖,你……”

  陈亚心里一沉,坏了,这下大少爷估计做够了老爷的儿子,得去另一个世界转悠了。

  “我……”

  这次不用陈亚提醒,韩胖也知道闯祸了。

  自己这一掌,凝聚了几乎一个战帅强者的所有战气,凭陈自泰区区战将级别的修为,绝对,一定,当然是承受不了的。

  堂堂战帅强者,沒有看住两个聚宝瓶,也沒有护住陈瓷阁的所有瓷器,倒把东家的儿子给毁了。

  陈凤秋是有钱人,花得起大价钱,聘请客卿,护院,武师,这在整个天云城,谁都知道。

  人们沒想到的是,陈凤秋请來的护院,会出手毁了陈自泰。

  噗呲……

  韩胖正愁着沒法向东家交代,这下倒好,用不着交代了,因为他永远也见不着陈凤秋了。

  就在韩胖发愣的时候,汉子迅速的起身,顺手抓起陈自泰的铁枪,绕到身后,对着韩胖的后心就是一枪。

  这一枪扎得又准又狠,整个枪身的前半段,完全沒入韩胖的身体,在韩胖的前胸,露出了不到一尺长的枪尖。

  陈凤秋请來的战帅强者,莫名其妙的就死在了这个不知名的汉子手中,连半句遗言都沒有留下。

  “我给你们少爷报仇了。”

  汉子若无其事的拍了拍手,把身上的灰尘拍掉,有点讨好似的看着陈亚,感觉在等待奖赏。

  “杀得好…”

  “恶奴该杀…”

  还不等陈亚发话,看客们却有人鼓掌叫好。

  汉子说得沒错,陈自泰确实被韩胖所伤,所有人都可以作证。

  像这样出手伤主的恶奴,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汉子这事做得漂亮。

  “你是谁?”

  看热闹的人起哄,反而让陈亚冷静下來。

  他感觉这事有些怪异,看起來那汉子修为很低,连陈自泰扑下來,都能够压住他,还疼得哇哇直叫。

  但韩胖是战帅强者,绝不是陈自泰可以比拟的,就算汉子的碰巧踹到韩胖脚踝,按理说也不应该对韩胖造成威胁。

  实际上,韩胖就是因为这一踹,才重心不稳,能量威压偏离了方向,使得陈自泰首当其冲。

  而汉子当时并沒有完全脱离韩胖的掌控范围,却是一点都沒有受伤,还趁机拿枪扎穿了韩胖。

  虽然韩胖当时毫无防备,又处在心慌意乱的时候,可是,人家毕竟是战帅强者,自身的潜在防御功能,足以抵挡战将高手的倾力一击。

  怎么可能像一块豆腐一样,韩胖连哼都沒有哼一声,就这么一命呜呼了。

  如果仅仅是巧合,那也未免太过牵强,汉子一点事都沒有,自己这边却一下子损失了两位。

  再者,陈瓷阁的掌柜的,好歹也是战将高手,怎么就不经意间,放任石块从自己手里飞出去,砸碎了聚宝瓶。

  陈瓷阁的伙计,虽然修为不高,却有二三十人之多,偏偏拦不住那汉子,任凭他随心所欲的毁掉所有瓷器。

  陈亚是聪明人,把整个事件重新梳理一遍,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心里冷飕飕的。

  看來汉子是有备而來,目的可能不仅仅是陈瓷阁的瓷器,恐怕还是更大的企图。

  “我……就是我咯,你们怎么谢我?”

  汉子似乎并不理会陈亚的质问,仍然笑嘻嘻的说道:

  “那个韩胖,杀了你家少爷,罪该万死,我替你家少爷报了仇,是不是要我报上名号,你们东家准备重重酬谢啊?”

  “不错,请阁下报上大名,和在下一起回去面见老爷。”

  陈亚强忍着心中的悲愤,以及满腔的怒火,以卑谦的姿态,向汉子拱拱手:

  “待我如实禀报,老爷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哦?太远了,我不想去,让你们老爷备好谢礼,送过來就行了。”

  汉子大大咧咧的说道。

  “对,让陈老爷亲自过來,看看现场,看看他那宝贝儿子。”

  “多带些礼物,好好谢谢这位兄弟。”

  人群中,又有人跟着起哄,帮着汉子说话。

  “这……”

  陈亚突然有一种预感,这些旁观者中间,一定有汉子的同伙,在煽风点火。

  以陈凤秋在天云城的地位,即使有人仇视,至少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出言讽刺。

  陈亚原本想带走汉子,现在放弃了,韩胖这样的战帅强者,都被汉子轻而易举给灭了。

  自己不过战将级别的实力,根本经不起折腾,何况人家还有不知道多少帮手。

  好汉不吃眼前亏,要是继续纠缠,说不定汉子一生气,给自己來那么一下子,可就玩完了。

  还是把陈自泰背回去,请示老爷之后,再作打算吧。

  万一陈自泰还沒死透,老爷还有想办法救活他的可能。

  那样的话,自己减轻一点罪责,或许能够逃过一劫。

  “不行,现场不能破坏…”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