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三百零六章 小子使诈

第三百零六章 小子使诈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到目前为止,都是公孙宏在借題发挥,根本沒有温特雷反驳的余地。

  你公孙宏是天云城城主,可咱也是温特家主,而且实力比你强多了,凭什么就随你摆弄。

  同时,他隐约有一种感觉,这件事好像不仅仅是追捕疑犯那么简单,谁不定背后还隐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不配合也可以,我知道你修为高,实力强,我拿你沒办法。不过,我公孙宏可以保证,整个天云城将温特家主列为敌人,并上报朝廷,请陛下定夺。”

  刚刚还满面春风的公孙宏,一下子就把脸拉下來了,一副冷冰冰,公事公办的样子。

  “你威胁我?我又不是疑犯,温特家族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温特雷最烦别人拿官府压他,他一直想当官,却始终沒有如愿,便有了一种与官府抵触的思想。

  “那行,温特家主可以试试,出來吧。”

  公孙宏仿佛看透了温特雷的心思,伸手一招,唰唰唰的出來了一大片官兵。

  这批官兵,老的老小的小,还有几个还缺胳膊少腿,一个个老弱病残的,却都虎视眈眈的盯着温特雷。

  “温特家主,这里有五百兵士,如果你不肯配合,他们就一定会死在你手上。这件事张扬开來,恐怕整个温特家族都要为你承当后果。”

  “所以,我劝你还是去城主府做客,顺便等着古老前辈的佳音,到时候,温特家主洗清了嫌疑,我们也完成了任务,岂不是皆大欢喜。”

  公孙宏当了几十年的天云城城主,打一巴掌揉三下的手段,还是非常擅长的。

  这一批老弱残兵,充其量不超过一百人,公孙宏却说是五百人。

  万一闹僵起來,温特雷抽身离开沒有任何问題,但那些兵士若是集体自杀,然后栽赃给他,那可就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斩杀五百名兵士,说到哪里也是朝廷的敌人,温特家族虽然在都城是个大家族,可惹不起朝廷啊。

  这等的冤大头,温特雷绝对不愿意做。

  要是听从公孙宏的安排,放任古梵天大摇大摆,扬长而去,温特雷心里比吃了苍蝇还难受。

  两权相害取其轻,还是家族利益重要,至于古梵天,以后还有机会。

  其实就算公孙宏不來,温特雷也未必拿得住古梵天。

  “好吧,既然公孙城主把话说到这个份上,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温特雷想想,自己无非是帮陈凤秋出出风头,陈瓷阁的损失原本就跟自己沒关系。

  至于古梵天,那也是陈凤秋的对头,和自己毕竟谈不上有深仇大恨。

  罢了罢了,不趟这趟浑水了。

  不得已之下的妥协,温特雷恨恨的看着古梵天,一步三回头的跟着公孙宏,前往城主府。

  ……

  怀中抱月……

  满地风雷……

  秋雨梧桐……

  逸尘从剑痴苍木那里批发的无极前三式,威力果然强大。

  虽然还不能把无极十三式的精髓完全展示出來,但面对战王强者的陈家老祖,逸尘将它轮番使出,倒也逼得对方手忙脚乱。

  呜嗷~~

  陈家老祖的乌黑色长蝎,尽管威势无比,却依然被苍木剑那宏大剑光压制。

  一时间,长蝎挥舞着双钳,胡乱的在空中劈砍,不求伤到逸尘,但愿以此耗尽他的体力和战气。

  陈家老祖明白,逸尘的战气攀升,并不是他已经成为王者,只不过是苍木剑和纯阳甲的威能,将逸尘的实力强行拔高。

  只有不断的骚扰,让逸尘不敢有丝毫停顿,才能寻找机会。

  一旦苍木剑的威能减弱,就是陈家老祖施展绝杀之时。

  二人各揣心思,各施手段,表面上看起來是势均力敌,但实际上却是暗涛汹涌,惊险重重。

  半个时辰过去,陈家老祖渐渐发现,自己的骚扰战术,似乎沒有取得预期的效果。

  逸尘翻來覆去,就使用三招,看似简单,周而复始,仿佛沒有变化。

  然而,身为战王强者的陈家老祖,却硬是找不出其中破绽。

  逸尘丹田内充足的五行之气,在半个时辰内,消耗得并不多,每一招都是战气逼人。

  想象中的再而竭三而衰,根本沒有出现,逸尘依然是生龙活虎,剑光凌厉。

  神蝎摆尾……

  随着时间的推移,陈家老祖的耐心也到了极限。

  初次出关,堂堂战王强者,居然连一个战帅巅峰的对手,都无法拿下,传出去太沒面子。

  他看不出,逸尘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战斗,为什么还沒有力竭的现象。

  不过,陈家老祖已经等不下去了,对于逸尘的三招无极前三式,他觉得就那么回事。

  虽然他暂时破解不了,但这么多次用下來,也沒有对自己产生实质性的威胁,不能再拖下去了。

  陈家老祖意念一动,一股强大的战气,催动着长蝎,两只大钳对着苍木剑的剑光,就直扑而去。

  这个动作,之前也用过,逸尘的苍木剑,足以应对长蝎的攻势。

  倏……

  就在那两只大钳,即将遭遇苍木剑的时候,乌黑色长蝎突然停止了大钳的挥舞。

  身子微微后退,似乎惧怕苍木剑的剑光,实际上却将拖在身后的,数丈长的蝎尾,高高卷起。

  一根三尺长,黑得发亮的毒针,冷不丁从蝎尾伸出,对着逸尘,狠狠地刺了过去。

  黄蜂腹中刺,毒蝎尾后针,均为剧毒之物,却又隐藏至深,一经释放,往往收到奇效。

  好狠毒…

  卷起之后的蝎尾,已经高过逸尘的头顶,毒针则是自上而下,刺向逸尘头部。

  与陈家老祖对战,逸尘很好的摆正了自己位置,毕竟对方的实力强于自己,所以,一直小心翼翼,以强攻來减少压力。

  面对长蝎的毒针,逸尘将苍木剑稍稍上提,一股宏大剑光,立刻迎向急刺而來的毒针。

  哗……

  忽然,一阵细雨从空中喷洒而下,范围不大,仅仅将逸尘罩在其中。

  原來,长蝎的毒针刺向逸尘,只不过的一个虚招,真正的手段就是,喷洒毒液。

  陈家老祖知道,如果真的用毒针去刺,恐怕还沒有接近逸尘,就被剑气斩断,娶不到任何效果。

  但是,喷洒毒液不一样,这种毒,是陈家老祖多年前,从抓住的飞天魔蝎身上取出,又经过提纯,并增加了其他的毒素。

  将毒液隐藏到长蝎的尾部毒针之中,常人根本不会察觉,更不会有所防范。

  毒液居高临下,飘飘洒洒,只要有一滴碰到身上,就会迅速侵入皮肤肌肉,不仅腐蚀人的.,而且还可以摧毁神经组织。

  这一招可谓阴险毒辣,让人防不胜防。

  即使逸尘也沒有想到,对方竟然在战气凝聚的长蝎尾部,注入毒液,洒向自己的头顶。

  好在他手中有苍木剑…

  苍木剑乃皇者之器,本身具有一定的灵智,即使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仍然释放出一股浩然剑气。

  咝咝~~

  苍木剑释放的剑气,在逸尘的头顶上方,形成一道防护,将所有的毒液全部截住。

  剧烈的寒气,把毒针内喷洒而出的毒液,在极短的时间内,冻成一丝丝极细的冰线。

  同时,纯阳甲射出的金光,刺中了长蝎的尾巴。

  一声脆响之后,乌黑色长蝎的半段尾部,被轰得粉碎。

  陈家老祖最阴险的一招,在苍木剑和纯阳甲的保护下,沒有伤及逸尘,反而使战气凝聚的长蝎,缤纷瓦解。

  好小子,给我死…

  失去了长蝎的陈家老祖,并不惊慌,身形一纵,便欺身而上。

  一双肉掌,挟裹着战王强者的战气,与逸尘又战在一处。

  好险…

  这老家伙太过阴险了,差点就着了他的道。

  虽然躲过一劫,但逸尘心里想想都有些后怕。

  不行,我也得想个办法,让他吃点苦头才行。

  逸尘是一个不愿吃亏的主,特别是对于敌人,必须加倍偿还,否则心里太委屈了。

  对,有了…

  满地风雷……

  逸尘似乎还沒有完全反应过來,这一招稍显绵软,有形无力。

  哼…

  陈家老祖是何等人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从逸尘的动作上,他就判断出,刚才侥幸躲过毒液,让逸尘的心旌有了起伏。

  强者对阵,最怕的就是心旌摇荡,稍有疏忽,后果将不堪设想。

  从逸尘一开始的强攻,陈家老祖就不敢直面苍木剑,生怕被这神兵利器伤及灵魂。

  正由于陈家老祖对苍木剑的忌惮,逸尘才能够争得暂时的平分秋色。

  但这一次,陈家老祖明显感觉到,苍木剑的剑气,根本就沒有发挥到最强,甚至还不如普通的兵器那样凌厉。

  他心里一阵激动,拿下逸尘,就可以得到苍木剑和纯阳甲,这么好的机会,绝不能放过…

  给我下去…

  虚空之中,陈家老祖亮出右掌,催动战气,慢慢拍向逸尘。

  这一掌,速度虽然不快,但威力巨大。

  陈家老祖避开苍木剑的剑锋,一侧身,干枯无肉的手掌,便趁虚而入,直奔逸尘胸口。

  逸尘急忙将身体后撤,但陈家老祖却如影随形,手掌始终对准逸尘。

  呼~~

  不经意间,好像有一点淡淡的雾气,被微风吹散。

  便在这时,陈家老祖惊呼一声:

  “你小子使诈…”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最快更新,阅读请。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5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