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三百一十章 徒弟出手

第三百一十章 徒弟出手

  按理说,于鹏等一帮将军府的人,实力远强于对手,只需一阵砍瓜切菜,就能够将对方斩杀殆尽.

  可事实上,这些人像集体着了魔一样,明明是一剑刺向对手,却忽然剑锋一转,将自己身边的同伴,刺了个透心凉。

  就连于鹏自己,也在出手之后,感觉到手腕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剑尖就直奔同伴而去。

  好在他修为较高,赶紧住手,才使同伴逃过一劫。

  啪嗒~~于鹏定睛一看,一个白色的小调羹跌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环顾四周,除了对阵双方之外,就只有窗前的桌上,还有两位食客,低着头吃喝,对身边的战斗浑然不觉。

  一个小小的瓷质调羹,居然能够让战将高手的剑偏离方向,可见出手之人的修为绝对远高于自己。

  “住手!我们撤!”

  于鹏心里一凛,同时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威压,将自己笼罩。

  赶紧大喊一声,还不等同伴作出反应,扭转身就往楼下跑去,临走时还恨恨的看了那两位食客一眼。

  于鹏一逃,余下的一行人,也感觉到不对劲,丢下受伤的同伴,争先恐后的撤离。

  可怜这些受伤的差爷,先是被同伴刺中,无辜受伤,又遭抛弃,被小九等人胡乱砍杀,稀里糊涂就失去了性命。

  “谢二位救命之恩!”

  小九等人,见到一地碎裂的调羹,心知是低头吃饭的二位出手相救,便在饭桌前齐刷刷的跪成一排。

  “不错,有点眼力见,起来吧,也不枉本道长一番好意。”

  吃饭的二位,此刻终于抬起了头。

  说话的这位中年人,精瘦,一缕长须,目光炯炯,有点道家风范。

  “请问道长法号,好让我等铭记在心。”小九从地上爬起来,恭恭敬敬的问道。

  “哦,记不记的无所谓,叫我一尺道长就行,这位是逸公子。”

  一尺捋了捋长须,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原来是一尺道长,和逸公子。”小九虽然感激不已,但心里却多少有点鄙视。

  什么叫记不记无所谓,如果真的不在意,一般就不会留下名号,可这位倒好,嘴上无所谓,又赶紧报上大名,生怕别人不领情。

  “道长,将军府的人应该很快就会来,请二位赶紧离开,救命之恩容他日报答。”

  小九等人,一边提醒一尺道长,一边扶起受伤的兄弟们,匆匆离去。

  “逸尘,在萨特王国,我们一定要谨慎。”

  待小九他们走后,一尺道长轻轻的说道。

  “好吧,要不是你拦着我,于鹏那帮混蛋,一个都别想活着出去。”

  逸尘意犹未尽,恨恨的说道。

  铲除陈家之后,天云城再也没有容留幽**的地方了。

  有了战王强者古梵天,和战帅巅峰强者古云,公孙宏更是如虎添翼。

  而逸尘,也在同公孙宏商量之后,踏上了西行之路。

  逸尘与阴无法,以及陈家老祖的战斗,都没有以本来面目出现。

  这一次,卸去伪装,恢复本来面貌,感觉轻松了很多。

  一路上,逸尘遇到不少不平之事,都是一尺道长阻止他出手,早已憋得够呛。

  “我们可以通过瘦猴,了解一些将军府的情况,再加入义兵团,然后设法接近幽**。”

  修为上虽然高出一尺道长很多倍,但涉及到江湖经验方面,逸尘远不如一尺道长。

  所以,一般情况下,逸尘都会征求一尺道长的意见。

  刚才的出手,也是一尺道长的意思,救下瘦猴等人,却不与将军府当差的正面为敌。

  另外,为了不引起注意,逸尘要隐藏自己的修为,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出手。

  “好吧,我们去找小九他们。”

  离开了聚客楼,一尺道长估计了一下,和逸尘说道。

  祁连镇,处于萨特王国东方,距离天罗王国不远。这一带,属于将军府管辖。

  小九等人,被将军府追杀,本应逃得越远越好,但由于伤员太多,加上瘦猴生死未卜,他们不敢在将军府官差的眼皮底下长途跋涉。

  傍晚时分,祁连镇北面的一个偏僻小村庄。

  靠近山坡,有几间看似破败的小茅屋,被一些杂树草丛包围着,倒也不太引人注目。

  茅屋内,光线稍显昏暗,一群人围拢在一起。

  “瘦猴哥,你醒醒……”

  小九抱着满身血污,奄奄一息的瘦猴,轻轻的呼唤着。

  “小九,于鹏那个混蛋,下手太狠,瘦猴哥可能醒不过来了。”

  一位汉子眼里噙着泪,劝慰道。

  “胡说!瘦猴哥答应带我们去投奔义兵团,他不会丢下我们不管的。”

  “是啊,万一瘦猴哥醒不过来,我们迟早都要被于鹏灭口。”

  “不如……我们直接找祥将军,就算死,也要拉于鹏垫背。”

  “都别说了!”

  小九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的兄弟们,一字一句的说道:

  “天黑以后,你们走小路出去,到石锦镇找义兵团,我留下了照顾瘦猴哥。”

  “不行,要走一起走,瘦猴哥生死未卜,我们不能再丢下你……”

  对于小九的决定,所有人都反对。

  以于鹏的性格,明天一定会派人四下搜寻,如果小九留下,几乎没有逃脱的可能。

  小九的修为,在这群人中间,属于较低的,但为人特别仗义,是除了瘦猴以外,最受人尊敬的。

  尽管大家知道,瘦猴的伤势太严重,好起来的希望极其渺茫,可每个人心里都不愿去承认。

  小九见兄弟们态度坚决,心里一热,不再坚持。

  但瘦猴的处境,又让大家犯起愁来。

  如果带上他,一路颠簸,伤势更加恶化,只怕坚持不了多久,就真的永远醒不过来了。

  要是全部留下来,估计还没有请到医者,于鹏就已经搜寻过来,大家依然是死路一条。

  小九轻轻放下瘦猴,站起来,思索片刻,终于下了决心:

  “好吧,都留下来陪着瘦猴哥,大不了一起死。”

  “你们谁也不用死……”

  声到人到,一尺道长和逸尘,在众人的惊讶中,走进茅屋。

  “一尺道长,逸公子,你们怎么会……”

  小九曾经提醒过,让一尺道长赶紧离开祁连镇,以免被于鹏认出,遭到打击。

  “嗯,我们不来,瘦猴怎么能醒呢?”

  一尺道长微微一笑,捋了捋长须,十分轻松的说道。

  “道长……你是医者?能救活瘦猴哥?”

  小九一听,惊喜交加,说话的声音也开始颤抖起来。

  “这个嘛,道长我不是医者,救不了人。”

  一尺道长眯着眼睛,扫了一下众人,顺手把逸尘拉到前面,慢条斯理的说:“不过,我徒弟会救人。”

  “徒弟?”

  众人被一尺道长的大喘气,弄得是一愣一愣的。

  你自己都不是医者,却又说徒弟能够就瘦猴,这话听起来,总感觉有些悬乎。

  但瘦猴已经是奄奄一息,暂且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毕竟人家曾经救过大家的命。

  为今之计,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呵呵,我会些医术,如果各位不介意,可以试试。”

  逸尘嘴里客套着,却拿眼狠狠地瞪了一尺一下。

  本来说好的,一尺称呼逸尘为逸公子,咱们这会儿又变成徒弟了。

  想来,几年前在城主府比试中,一尺被逸尘击败,至今还耿耿于怀,非得从逸尘身上讨点便宜,才肯罢手。

  但逸尘现在又不能戳穿,只好忍着委屈,陪着笑脸,表现出徒弟的样子。

  “不介意,不介意,逸公子能够出手,我们感激不尽。”

  小九见逸尘言语之中,透着谦虚,不像一尺道长那般故作高深,反而有了几分期许。

  逸尘伸手探了探,发现瘦猴所中的一剑,堪堪贴着心脏边沿穿过。

  若是换着其他医者,还真不敢轻易下手,即使出手救治,在酬金上也必须拿捏一番。

  而逸尘不一样,他的疗伤圣手,已经达到了较高的层次,对于瘦猴的伤势,救治起来根本不需要费太大的力气。

  然而,他却非常严肃的仔细查看,一边皱着眉头,命小九将瘦猴扶起,其他人则退后几步,保证空气的畅通。

  逸尘拉开架势,酝酿一番,以右掌贴住瘦猴的后心,左手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玉瓶,用嘴撤去瓶塞。

  一股清香,顿时弥漫了整个茅屋,一颗拇指大的药丸,出现在逸尘手心。

  将药丸碾碎,让小九掰开瘦猴的嘴,一般喂入口中,余下的一半,敷在胸口的剑伤之处。

  而后,逸尘双掌齐发,从瘦猴的后心,往他体内输入灵气。

  “咳咳……”

  约莫一刻钟时间,瘦猴的身躯一阵抖动,一口浓血自他口中喷了出来。

  又过了一会儿,瘦猴缓缓睁开眼睛,有些吃力的打量四周。

  “瘦猴哥……你醒了?”

  小九等人,在焦急的等待之后,终于看到瘦猴的苏醒。

  众人欣喜若狂,呼啦啦的围过来,七嘴八舌,问长问短。

  “哼!没良心的。”

  一尺道长鼻子里冷哼一声,似乎在责怪大家。

  小九闻言,脸上一红,赶紧转过身来,看到逸尘的模样,禁不住叫道:

  “逸公子,逸公子,你怎么样?”

  ...

  ...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5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