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文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 文文

  热门推荐:、 、 、 、 、 、 、

  夏夜不算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与战场上斩杀敌将头颅,血溅黄沙,连眼都不眨一下。

  但此刻却是哽咽过后,泣不成声。

  他知道,逸尘自己也是战帅巅峰的修为,距离冲王的时间不会太长。

  而六级丹药,是每一个冲王者都梦寐以求的,其使用效果甚至超过了六阶灵草。

  拥有这样绝世的宝贝,自己不用,却看似不经意的随手送了出去。

  如果夏夜得到这样的宝贝,断然不可能轻易拱手相让的,将心比心,他自愧不如。

  救命,疗伤,委以重任,赠送丹药……

  救命之恩,知遇之恩……

  纵然坚硬如铁的铮铮汉子,夏夜也难以掩饰自己的激动。

  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儿膝下有黄金,统统都是骗人的,男人一样有情有义,到了激动的时候,照样可以泪流满面情不自禁。

  倒是逸尘沉得住气,一边扶起夏夜,一边叮嘱道:

  “好了,打造队伍的事,我就全权托付你了,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我要的是结果…”

  逸尘身边虽然还有不少灵草,但他自己一般不用。

  以他体质的特殊性,在不使用丹药灵草的情况下,反而更能激发潜能。

  就像感冒,不吃药过几天也会好,吃药或许好得快一点,但是经常这样的话,身体内原本的自愈功能,就会产生惰性。

  久而久之,对药物有了依赖,自愈功能逐步丧失,使身体变得更加脆弱,经不起一点风吹雨打。

  然而,绝大多数修武者,并沒有逸尘那样潜力无限的体质,关键时刻,往往需要丹药灵草的滋润滋补,以助冲关成功。

  收此大礼,夏夜喜不自禁,乐滋滋的领命而去,从此兢兢业业,努力打造义兵团。

  在夏夜的恩威并施下,原本具有一定实力,管理相对松散的义兵团,很快就有了较大的改观。

  除了极少数佣兵,不甘受约束主动离开,绝大多数都能够基本按照夏夜的指示,勤加修炼,并提高战术素养。

  由于夏夜的修为极高,训练管理均能够令人信服,又是逸尘钦点,袁守义无形中就将夏夜推上了义兵团最高领导的位置。

  义兵团有条不紊的发展着,逐渐迈向军队的雏形。

  逸尘却早已离开义兵团,返回了祁连镇。

  “臭文文,你小子给我站住…”

  “傻羊羊,有种你就别追…”

  通往将军府采矿区的路口,逸尘正在思考着,如何实施计划的时候,被一声大喝打断。

  远远地有两个人,一前一后朝这边跑來。

  速度都不快,偶尔还停下來,扭打几下,那个叫文文的似乎不敌,一会儿又转身逃跑。

  这个路口,由于通向采矿区,非常偏僻,少有过往行人,平时比较寂静。

  这二人又是追又是打的,在这空旷的山野中,显得很是扎眼。

  他们一会儿如同莽汉般,扭在一起,撕扯打闹,一会又如孩童似的你追我赶。

  逸尘觉得自己很长时间沒有放松了,不如趁着现在,看看风景,看看打架,倒也悠哉游哉。

  于是渐渐放慢脚步,饶有兴致的欣赏着。

  “兄弟救救我……”

  跑在前面的文文,好不容易发现了逸尘,赶紧加快脚步,并呼喊着求助。

  “哦,你是跟我说话吗?”逸尘满脸的茫然,一副无辜的表情。

  “除了后面那个傻羊羊,其他还有人么,快救我…”

  文文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到逸尘跟前时,停下脚步,略微抬头,盯着逸尘的脸。

  “呃~~”

  出现在逸尘面前的,是一张精致玲珑的脸,五官匀称,肤色白嫩,尽管头发被汗水粘住,稍显凌乱,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虽是一身男人装扮,刚才打斗的动作也粗鲁不堪,但逸尘看了一眼就感觉到,这是一位美女。

  那身材,比逸尘矮五寸左右,体型纤柔了一些,可以算得上阿娜多姿,走起路來,有点忸怩。

  说话的时候,左顾右盼,总算让逸尘发现,那吹弹可破的小脸蛋上,赫然出现几颗麻点,似乎有点美中不足。

  “咳咳~~你干嘛呢,我有那么好看吗?”见逸尘沒有回话,文文有点不乐意了,伸出几根比较丰满的兰花指,就要戳向逸尘的脑门。

  “那个……你们怎么回事?”微风飘过,逸尘隐约闻到一丝淡淡的清香,一时间竟忘了该如何回答。

  逸尘不是一个见色起意的登徒子,何况文文再美,比起飘然无痕二人,还是逊色一些,但他对文文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关你事…”便在这时,羊羊已经从后面追了过來,一把抓住文文的胳膊,顺势一拳,就往他脑袋砸去。

  嗬,这位羊羊,倒是一个地道的汉子,浓眉大眼,虎背熊腰,还有一撇八字胡。

  “兄弟救我……”

  文文一边对逸尘呼喊着,一边挣扎着闪避。

  一会儿工夫,这二位有扭打在一起,揪头发扯衣服,啥手段都用出來,毫无仪态可言。

  呲……

  一阵尖锐刺耳的布帛撕裂声传出,文文那雪白的大腿,在破碎的布条下隐隐欲现。

  逸尘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叫道:“好了,别闹了…”

  二人的打闹,并沒有下狠手,不像是生死仇敌,看样子,他们早已熟识,而且关系非同一般。

  如果往歪了想,这二人也可能的一对情侣,用这种方式打情骂俏,寻求一种另类的刺激。

  当然,这些确实与逸尘无关,本不应该干涉,但那个文文的白花花大腿,都已经露出來了,羊羊居然还不肯放手。

  就算文文自己够放荡,满不在乎,但也不能在此光天化日之下,做出如此伤风败俗之事,简直太不成体统了。

  可能是过于投入,根本沒有顾忌别人的感受,冷不丁被逸尘一喊,这二位吓了一跳,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來。

  文文趁此机会,连忙从地上爬起,來到逸尘旁边,用手按住被撕破的裤子,另一只手伸出來去抓逸尘。

  逸尘往后一退,沒有被抓住,而羊羊也站了起來,嘴里骂骂咧咧,似乎还不肯罢手。

  “不管你们干嘛这样,人家裤子都被你扯破了,总该消停了吧。”

  见羊羊还想纠缠,逸尘赶紧拦在中间,出言阻止。

  “扯破裤子怎么了,又不是黄花大闺女,再说了,几次三番赶走我的女人,胆子太大了,岂能轻饶。”

  羊羊恨恨的说道:“你闪开,我的事沒人敢管…”

  感情是争风吃醋,赶走了新猎物,惹恼了羊羊,才遭到追打。

  “就算是小媳妇,也不能扯人家裤子。”逸尘不想插手这种风月之事,便顺口说了一句,准备离开二人。

  “说谁呢?谁是小媳妇,你才是小媳妇…”

  谁料,逸尘的顺口一说,却招來了麻烦。

  文文一反之前的纤柔,双目圆睁,满脸通红,死死地盯住逸尘,伸手便打。

  嗡……

  一股劲风突然袭來,逸尘仿佛毫无防备,踉踉跄跄,急退数步,又摇晃了几下,总算稳住了身形。

  “哈哈……英雄所见略同,文文就像一个娘们。”羊羊见逸尘沒有被文文的掌风击倒,有点意外。

  但很快,他就哈哈一笑,迈开大步,走到逸尘身边,伸手搀扶。

  “谢了,我沒事。”逸尘尴尬地一笑,避开了羊羊的手。

  文文居然是男人…

  那身材,脸蛋,还有呢哝软语,分明就是一个标致的小娘子,却偏偏是男人。

  “文文,我……”逸尘一时语塞。

  “算了,主要是我长得太帅了,男人都嫉妒,沒办法,唉~”文文十分大度的说道。

  噗~~

  刚才的误会,已经让逸尘不好意思,这一次,别管文文有多么自恋和臭美,自己怎么也得憋住,千万不能笑出來。

  他是憋住了,羊羊却毫无顾忌的喷了一口,就差捂着肚子了。

  “好,傻羊羊,你笑话我,咱们扯平了。”可能是被笑惯了,文文并沒有生气。

  “想得美,你欠我一顿打,下次要是再无法无天,别怪我不客气…”羊羊冷哼一声,心有不甘,又转向逸尘,说道:

  “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逸。”初次见面,不能交浅言深,还是提防着点。

  “小逸,你说,我好不容易弄了个小妞回來,又被文文那个混蛋被放走了,已经是第三次了。他要是喜欢,我就委屈点算了,可是……”

  羊羊想想还懊恼,自己就这点爱好,还被文文给搅和了,多冤啊。

  “嘿嘿,你也不想想,身边的婆娘十几个,都乱得一团糟了,还在外边打野食,我是帮你积德行善。”

  不等羊羊说完,文文就打断了他的话,口气充满鄙夷:“咱们是兄弟,否则人家请我管,我还懒得理呢。”

  “哼,我这辈子最错的一件事,就是跟你做兄弟。”羊羊以手捶胸,似有天大的委屈。

  “小逸,这荒郊野岭的,你一个人要去哪里?”

  文文像是想起了什么,不理会羊羊的呼天抢地,而是扭过头,向逸尘问道。

  “听说将军府的采矿区,招收挖矿工人,薪水还不错,我想去试试。”逸尘回答得比较谨慎。

  文文一听,轻轻的显得很神秘的说道:

  “那里有危险,我劝你别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5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