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一言为定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一言为定

  热门推荐:、 、 、 、 、 、 、

  按照亦萧的说法,中心矿区北面,有一处峭壁,下面是一片无人区域,而且地势险峻,一般很少有人踏入。

  曾经有人称这片区域为横尸之地,因为即使隔着千仞的峭壁,中心矿区偶尔都能够闻到一阵阵腐尸般的恶臭。

  这里原本是一座大山,被某位大能一掌劈开,造成了现在的峭壁和横尸之地。

  据说横尸之地的地底下,封印了一位与大能作对的人,已达数万年之久。

  俗话说,贼大胆,亦萧就是仗着这个天然地势,才敢于动脑筋偷盗如意石胆。

  而事实证明,亦萧的判断非常正确。

  孙铁盗取如意石胆后,就是从这个地方逃出于鹏的视线。

  虽然于鹏也率官差,绕到峭壁之下,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全部无功而返。

  不仅沒有取回如意石胆,连孙铁也沒有抓住。

  既然如意石胆下落不明,就极有可能落入横尸之地。

  而孙铁的成功脱逃,也说明横尸之地未必有传说中那么可怕。

  若是潜入横尸之地,摆脱官差的追击,仔细寻找,或许就能见到如意石胆。

  以亦萧的修为实力,要超出孙铁很多,有信心在横尸之地与官差周旋。

  毕竟官差只是拿饷当差,个个都很惜命,不像亦萧这般亡命之徒,逼急了啥都敢干,加上地形复杂的地方,易于隐藏,摆脱官差不算太难。

  问題是要冲过守卫从容到达峭壁,并系好绳索,下到横尸之地,是亦萧绝对做不到的。只怕还沒有到达横尸之地,自己就已经横尸当场了。

  他曾经勘察过峭壁地形,发现有一处石壁,存在一条腕粗的裂缝,深度大约五尺。

  裂缝的位置上方,呈倒三角形状,整个峭壁看起來头重脚轻。

  如果有办法弄到火药,灌入裂缝并引爆,就可以把峭壁顶部轰塌下來。

  这样的话,倒下來的岩石,正好堵住了中心矿区到达横尸之地的唯一通道。

  只要能够拖延一时半刻,亦萧就有充足的时间,下到横尸之地,进行自己的寻宝之旅。

  要想成功轰塌峭壁,至少需要三十斤以上的火药,中心矿区的火药由专人管理,亦萧根本沒有办法拿到。

  于是盗取火药的任务,就自然而然的落到了贤翔和浩峰的身上。

  由于老周偷懒,胖哥便承担了携带火药的工作,使得贤翔有了盗取火药的机会。

  如果胖哥一直跟着工友们一起,贤翔也不敢轻易下手。

  正巧在回來的途中,胖哥内急,便找了个稍微偏僻的地方,就地解决。

  贤翔和浩峰主动留下來,忍着熏人的臭气,在一旁等待胖哥。

  实际上,趁着胖哥拉屎,把火药袋子放到地上的时候,贤翔利用浩峰挡住胖哥的视线,将早已准备好的黄土袋子,实施调包。

  而亦萧则在二人的掩护下,顺利拿走了火药袋子,只是将老实巴交的胖哥蒙在鼓里。

  “我太师傅还沒有凑齐三十斤火药,下一次爆破日,他还会出來找……”

  浩峰用尽了最后一丝气力,声音越來越轻,直至完全停止。

  晚饭后,一七七,也就是贤翔,向工头告假,说去祭奠一下浩峰。

  “你把浩峰埋在什么地方了?”贤翔向逸尘投來的,是怨恨又带有一丝惧怕的眼光。

  逸尘装着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懒洋洋的顺手一指:“呶,从这里过去,大概五里多路,你自己去吧,我要准备睡觉了。”

  “哼…总有一天,我要找你算账。”贤翔恨恨的说了一句,拎了一个篮子,一个人往外面走去。

  按照逸尘所指的方向,贤翔沿着山路,找到了一处新土堆起的坟头。

  贤翔蹲在地上,从篮子里端出一碗米饭,轻轻的置于坟头之上,又拿出一刀黄纸,用火折子点燃。

  天色渐渐黑了起來,黄纸燃起的火光,摇曳在昏暗的山边,显得有些阴森。

  “可怜的浩峰,为师來看你了。”贤翔的声音很轻,但沒有一点哽咽。

  待黄纸即将燃尽的时候,贤翔慢慢立起身子,微微弯下腰,对着浩峰的坟头鞠躬。

  忽然一阵阴风吹过,逐渐黯淡的火光,离地而起,在贤翔的眼前盘旋着。

  火光忽明忽暗,闪烁着恐怖的光芒,仿佛一双双鬼眼迷离,竟带出了一个鬼魅般的声音。

  “师傅~~”

  “谁?”突如其來的声音,让本就心里忐忑的贤翔头皮发炸,冷汗顺着毛孔冒了出來。

  “师傅,我是浩峰,我死得好惨啊……”如泣如诉的声音,飘忽不定。

  贤翔心里惧怕,却仍然强打精神,寻找声音的來源。

  “浩峰,都是那个二八五,是他害死你的,为师一定替你报仇…”

  当确定声音是从坟墓里发出的时候,贤翔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不是二八五,是师傅故意用矿石砸死我的,就为了杀人灭口……”

  声音虽然很轻,像是从坟墓里被风吹出來的,断断续续,阴冷却饱含怨气。

  “胡说…为师处处护着你,怎么可能害你?”贤翔强自镇定的辩解道。

  “二八五找我,我什么都沒有说,但是你怕我坚持不住,把你调包偷走火药的事,泄露出去……”

  浩峰似乎不理睬贤翔的辩解,一口咬定是他杀人灭口。

  “你果真沒说,哈哈哈,好…”

  贤翔突然狂笑起來,咬牙切齿的说道:“好在我下手快,否则,你迟早会说出去。”

  “师傅,你好狠心…”坟墓里的声音,带着一丝无奈,还有一些悲哀。

  “狠心?不狠心的话,死的就是我了。”贤翔有点失去理智,几乎是咆哮着:

  “我來祭奠你,其实是看看你到底死了沒有,很好,我沒有白來,这件事再也不会泄露出去了,哈哈……”

  “你也不用找我报仇,沒用的,鬼怕恶人,知道吗,我就是那恶人…”

  贤翔提起一脚,将浩峰坟头上的那碗米饭踢飞,甚至带起了一堆泥土。

  咣当……

  陶制的饭碗从空中落下,砸在地上的石头上,摔得四分五裂。

  而贤翔却是不管不顾,连篮子也不要了,完全不惧阴风惨惨,迈开大步离去。

  阴风很快散去,逸尘也坟墓里走出來,弹了弹身上的尘土,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根据孙铁提供的方位,和亦萧所判断的基本一致,看來横尸之地极有可能就是如意石胆的藏身所在。

  逸尘围着中心矿区巡查,并未找到通往横尸之地的路径,无奈之下,施展《大五行诀》的遁地之术,潜入地下。

  却发现,整个中心矿区地面以下,根本不是平常土质,仍是岩石遍布,极难穿行。

  这里原本就是一座大山,将军府通过火药爆破,把山顶几乎炸平,而中心矿区便是建立在山腰之上。

  虽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逸尘感觉才行进了一半距离,到横尸之地的峭壁旁,至少还有三四里之多。

  如果硬是从岩石只见穿越过去,只怕未到终点,就已经精疲力竭了。

  经过两个晚上的现场勘查,逸尘决定,设法进入中心矿区内部,再伺机靠近峭壁。

  “工头大人,关于火药丢失一事,月底查账之前,我保证将十五斤火药,一两不少的交到仓库。”

  工头知道逸尘这两个晚上,都离开过工棚,正要问询进展情况,逸尘却抢先说道:“但是,我有一个要求,你必须答应。”

  “什么要求?”听到逸尘的肯定,工头心里觉得踏实了许多。

  只要逸尘提出的条件不过分,哪怕自己稍微补贴一点,也比追究责任好得多。

  “这件事情完成以后,我要进中心矿区。”逸尘沒有转弯抹角,很直接的提了出來。

  “中心矿区?”

  这个要求说起來不算过分,以逸尘的战将五品修为,按照采矿区的标准,本來就应该去中心矿区。

  但是,目前是非常时期,中心矿区暂时不会增加矿工,这是上面的意思,他一个小小的外围矿区工头,沒有资格干涉中心矿区的事情。

  工头犹豫了片刻,试探性的问道:“换个其他条件吧,比如让你干点轻松活,或者适当增加一些薪酬?”

  “不行…”逸尘毫不犹豫的答道:“我干活为了赚钱,中心矿区的薪酬比这里高得太多,而且大家都是战将高手,配合起來也比较容易。

  还有,中心矿区的伙食也好,睡觉的地方宽敞,说出去面上都有光彩……”

  逸尘说的冠冕堂皇,却也是实实在在,同样打工挣钱,中心矿区矿工的地位和收入,甚至超过外围矿区的工头。

  “可是……”如果一口回绝,万一逸尘不高兴,那十五斤火药的事就悬了。

  工头狠狠心,毅然说道:“这样,我去求求丁大人,他是老周的表侄,实在不行,我就把火药的事告诉他,让他掂量掂量。”

  老周是丁雨强介绍到矿区,做仓库保管员的。火药的事情一旦追究,或多或少会对丁雨强造成一些不利的后果。

  以丁雨强将军府副都统的职位,应该有办法满足逸尘去中心矿区的愿望。

  于是工头当机立断,拍着胸脯打包票:“好,一言为定…”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5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