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三百四十章 度厄之力

第三百四十章 度厄之力

  热门推荐:、 、 、 、 、 、 、

  在非天疯狂的攻击之下,一直不闪不避的大愿,被强大的能量涟漪包围。

  即使大愿的身体,已经变得支离破碎,飘洒于虚空之中,非天依然沒有停止攻击。

  然而,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唰……

  飘飘洒洒的身体碎片,尚未完全消失,非天的面前,又端坐着一个完整无缺的大愿。

  盘膝而坐,低头吟诵着经文,仿佛从未受到攻击一般。

  怎么回事?

  逸尘揉了揉眼睛,再仔细观望,大愿确实活生生的存在着,面容几乎沒有变化。

  非天的实力,是逸尘所见过的最为强劲的,甚至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

  在天罗大陆,除了隐世的不参与人间纷争的,有限的几位如四方大帝之类的超级强者,一般也就以战王强者为最高修为。

  逸尘沒有晋升王者,如果借用苍木剑和纯阳甲,实力上与战王初阶强者相差无几。

  尽管战王强者,特别是中阶以上的,实力远远超过逸尘,但他相信,只要努力修练,在不久的将來,赶上甚至超过,也并非不可能。

  而四方大帝的实力之强,已经不是逸尘目前可以想象的,甚至在他眼里,这或许就是修武者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

  可非天的出现,让逸尘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常人仰望的战帅巅峰强者,在这里连一只蝼蚁都算不上。

  非天的一个眼神,就能够杀死逸尘十回八回,甚至一个意念,足以使他灰飞烟灭。

  在感受到非天的实力后,虽然心里震撼不已,但逸尘对于自己的修练目标,却有了更高的要求。

  实力之强让逸尘叹为观止的非天,居然在数万年前,被帝释封印于七窍玲珑藕之中。

  由此可见,非天口中的帝释老儿,手段更是高强至极。

  天罗大陆之外,还有更高级的位面空间,这一点逸尘早就听说过,比如帕隆王者,以及杏老见过的高巨,就來自于西元大陆。

  而且,一万年前,被五行帝尊击败的魔尊,还有整个魔族,也被困于西元大陆的某处。

  也许,西元大陆之外,依然还存在更为强势的位面空间……

  正如苍木所言,尽管苍木剑是皇者之器,在天罗大陆甚至西元大陆,都算得上是最高等的兵器。

  但是,在面对魔尊这样的超级强者,苍木剑的威力就显得稀松平常了。

  这也是苍木当时不顾一切,冒险踏足鬼域,寻找无极剑的主要原因。

  逸尘知道,即使得到无极剑,也不是大功告成,而是新一轮战斗的开始。

  以现在的战帅巅峰强者实力,逸尘连苍木剑的威势,都不能完全发挥,更何况是独镇鬼域的无极剑。

  身为应劫之人,逸尘在这一刻,深刻体会到了肩上的重任,和一步一步的艰辛。

  轰……

  非天新一轮的攻势又开始了,大愿仍旧沒有还手,还是被动的承受着。

  “老子忘记了,你是打不死的……”

  失去理智的非天,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但心里的怨念必须释放。

  他竭尽全力,将自己现有的手段,一一施展开來,一会儿雷电交加,天昏地暗,一会儿又是晴空万里,艳阳高照。

  或许是憋得太久,非天好不容易遇到打不死的大愿,便将他视为死敌帝释,尽情宣泄心中的怨念。

  又过了半个时辰,非天的怨念似乎并沒有减少,反而越打越猛,连两只眼睛都布满了血丝,神情令人恐怖。

  呲……

  一道淡淡的光芒,自大愿眼中发出,沒有凌厉的攻势,也沒有强大的威压。

  如同不经意中的一瞥,平淡而冷静,缓缓而又坚决的射向非天。

  哗……

  便是这漫不经心的一瞥,在整个天际划出了一道璀璨的光芒。

  非天那狂风暴雨般的能量涟漪,不仅无法穿透这道光芒,而且有一种退缩的感觉。

  在璀璨光芒的照耀下,曾经让天地变色的,如潮水般攻势,竟在这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翻滚的,如同巨浪似地能量涟漪,转瞬之间荡然无存。

  天空依然晴朗,阳光还是普照大地,似乎一切都沒有发生过。

  唯一让逸尘感觉到不同的。就是一脸沮丧的非天,呆呆的站在那里发愣。

  “不可能……不可能…”

  非天鼎盛时期,即使面对帝释,也有一战之力,哪怕他刚刚摆脱困境,尚处在比较孱弱的恢复阶段,倾力出击之下,实力还是超过四方大帝。

  而大愿一直处于被动挨打局面,甚至身体已经被轰成碎片,却仍然在一瞥之间,瓦解了非天的所有攻势。

  一瞥惊魂…

  “非天,这些年來,我苦口婆心,总算取得了一定成效,很好…”

  大愿不嗔不怒,仿佛这一切早在他意料之中。

  “大愿,你输了…”稍稍回过点神的非天,桀桀一笑:“你曾经说过,在任何时候,你都不会对别人实施攻击,否则你就沒有资格度厄解难。”

  在非天看來,这一瞥惊魂虽然厉害,将自己的滔天攻势化为乌有,却违背了大愿许下的诺言。

  既然是度厄,就必须从精神上,化解对方的一切怨念,而不是以武力强行压制,迫使对方屈服于淫威之下。

  “说得好。”非天的质问,并沒有让古井无波的大愿,在情绪上有一丝一毫的波动。

  他保持着端坐的姿势,淡淡地说道:“一瞥惊魂,不是武力,也不是战技,而是渡厄之力。之所以能够化解你的攻势,是因为你的本心,已经接受了我的劝阻,无形中卸去了绝大部分怨念。

  怨由心生,并不是武力能够解决,只有你放下怨念,心生忏悔之意,一瞥惊魂才会使你在瞬间冷静下來。实际上我沒有刻意化解你的攻势,是你自己放弃了进攻。”

  非天的逞勇好斗,在天地之间堪称第一,沒有人能够轻易让他改变。

  与帝释一战,非天的四肢都被斩断,尽管惨烈至极,却并沒有半点畏惧,依然拼命攻杀。

  直到被帝释封印于七窍玲珑藕中,身体也遭到了挤压分离,实在沒有能力再战,才算暂告一个段落。

  这几万年來,非天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报仇,心中的怨念不减反增,只是苦于无法逃出封印,沒有实施而已。

  期间,大愿不远万里,隔三差五的,來到横尸之地,对着七窍玲珑藕中的非天,不厌其烦的念诵经文。

  起初,非天被困,暗无天日,狂躁不安,偶尔听听大愿的声音,还不算太排斥,暂时减少了一些寂寞,倒也相安无事。

  谁知道,大愿并不是过來陪他聊天,而是一直念叨着经文,谁是帮他度厄。

  非天一心想早日离开七窍玲珑藕,恢复自由,再返回自己的天地,与帝释继续战斗。

  对于大愿的一厢情愿,很是不以为然,逐渐产生了厌恶。

  而大愿则不辞劳苦,每次來总是重复着那些经文,并不理会非天的满腔怒火。

  于是,两人便在极度的不配合中,经历了无数次的暗中较量。

  非天苦于被困,无法驱赶大愿,除了厌烦之外,拿不出更好的解决办法。

  在经过恼怒,咒骂,烦躁,却又无处可避之后,非天渐渐接受了大愿不厌其烦的唠叨。

  尽管从心里不愿放下怨念,但时间长了,情绪上开始趋于缓和。甚至有时候,大愿來晚了,非天还有些惦记。

  “大愿,难得你这几万年來,挖空心思帮我渡厄,不过,我根本不会改变对帝释的怨恨。”

  非天的表情有些颓然,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话说出來有多少可信度。

  “你与帝释之间的恩怨,由來已久,或许很难化解。但是,你二人却因此伤害了太多无辜,我为你度厄,是让你对众生有德,心生善念。”

  横尸之地,便是非天与帝释一战造成,数十万死者,大多属于无辜,却被殃及池鱼。

  对这一点,非天曾经认为,打战难免有牺牲,而战争中死去的,无论敌友,皆是死得其所,修武的目的就是争胜,算不上无辜。

  但现在看來,非天心里或多或少有了一丝歉疚,稍作沉吟,非天问道:

  “死在地狱王手上的冤魂,少说也有数百万之众,你也因此去地狱渡厄,结果不也是毫无进展吗?”

  “这个……”面对非天咄咄逼人的质问,大愿顿了顿,平静地说道:

  “确实进展不是很快,幸亏两万年前一闲散人,用无极剑将鬼域封印,否则还会生出更多祸端……过了今日,我会回到鬼域,竭尽所能,为他们度厄,希望上一次的惨案,不要再一次发生。”

  “大愿,你说过,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大愿的如实回答,让非天有点意外。

  虽然非天也很敬重大愿,却不屑于他的做法:“你所做的,都是徒劳无功,你既然下了地狱,就永远沒有出來的机会了,何苦呢?”

  “既立宏愿,便以普渡众生为己任,无怨无悔…”大愿说得十分坦荡。

  “可这是永远也无法完成的事……”非天依然不解。

  “只有做了,才可能完成,不做,永远沒有希望。”逸尘插嘴说道。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5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