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三百四十二章 陌生姑娘

第三百四十二章 陌生姑娘

  热门推荐:、 、 、 、 、 、 、

  “你……”

  逸尘气急,沒想到这个梦剑文,看起來文质彬彬,却还是条硬汉子。

  杀他,其实逸尘不是沒想过,以现在的情势,梦剑文本身就虚弱不堪,斩杀只是举手之劳。

  但是,逸尘除了恨他偷偷跟踪之外,对梦剑文沒有丝毫敌意。

  而且,自己能够拿到如意石胆,多少还有梦剑文的一份功劳,目前还不明白他的动机,至少结果对自己有利。

  “我也想找到如意石胆。”见逸尘语塞,梦剑文脸上浮出一丝得意。

  “废话…”如意石胆的价值谁都知道,但这不是逸尘需要的答案:“你怎么知道我要去九幽?”

  不要说梦剑文是将军府的参将,即使一般的修武者,觊觎如意石胆,也属正常。

  可这跟逸尘去九幽,并沒有什么关系。

  “这个暂时说,你就告诉我,想不想去九幽吧。”

  梦剑文卖着关子,和逸尘捉起了迷藏。

  “处心积虑,暗中跟踪,如果沒有理由的话,我凭什么相信你?”

  逸尘大脑飞速运转,把前段时间的事情结合起來,越发觉得梦剑文深藏不露。

  救瘦猴的那个晚上,逸尘一直感觉到,暗中有一双眼睛窥视着;在石锦镇与祁连镇交界处,被于鹏和丁雨强围堵,有个蒙面人挡住了丁雨强的一掌;义兵团的屋顶上,偷听袁守义与孙铁谈话的黑影……

  这些都是梦剑文一人所为,还有,那个看似弱不禁风,与羊羊打斗嬉闹的文文,当时的目的可能就是为了试探自己。

  “不错,都是我。”让逸尘颇感意外的是,梦剑文居然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其实,你的修为并不是表面上的战将高手,而是战帅强者。不过,我对你沒有太大的恶意。”

  “沒有太大的恶意……有多大才算大?”恶意肯定是有的,这一点毫无疑问。

  至于修为,能够暗中斩杀官差,并戏弄战帅强者,自然不会是战将高手能够做得到的。

  梦剑文既然当着众官差的面,揽下责任,替逸尘隐瞒,就一定可以判断出逸尘的真正修为,绝对不会低于战帅强者。

  天底下沒有免费的午餐,梦剑文如果沒有企图,完全可以当众戳穿,甚至直接下令围捕。

  “我想利用你找到如意石胆,然后趁机抢夺……当然,我带你去九幽的条件,就是你必须为我办一件事。”

  梦剑文吞吞吐吐,不太情愿的解释道。

  跟踪瘦猴等人,赶走丁雨强,梦剑文就是为了查出如意石胆的下落。

  而孙铁和袁守义的对话,让他知道,如意石胆遗失在横尸之地的某处。

  将军府派出一批战帅强者,进驻中心矿区,防止有外人混进横尸之地。

  而横尸之地的危险,又使得梦剑文迟迟不敢只身涉足其中,逸尘要求进入中心矿区,正中他的下怀。

  给逸尘创造机会的同时,梦剑文也随时注意着逸尘的动向。

  尽管沒有亲眼目睹,逸尘潜入地下的过程,但他知道,逸尘迟早要采取行动。

  于是,梦剑文在关键时刻出现,配合逸尘,将中心矿区所有的战帅强者,全部聚拢一起,让逸尘从容下到横尸之地。

  并以带他去九幽为诱饵,希望逸尘听命于自己。

  沒想到的是,逸尘深入腹地,被尸魔花袭击,居然全身而退,而他自己,却在外围中毒差点丧命。

  虽然不甘心如意石胆被逸尘得到,但毕竟自己的命是逸尘救活的,于情于理,梦剑文都沒有理由再觊觎如意石胆了。

  “如果你愿意,我还会带你去九幽。”梦剑文苦笑着说道:“但是,我不会再提条件,就算我还你一份人情吧。”

  梦剑文的话,逸尘并不是完全相信,还有一些谜团尚未解开,至少不会像他说的那么简单。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梦剑文应该不是一个卑鄙的人,否则,他可以随意编造理由,讨好逸尘,待脱离险境,再伺机抢夺如意石胆。

  逸尘心里很想知道真正的答案,但他却沒有继续纠缠有关动机的问題。

  “你帮助我得到如意石胆,我救了你一命,咱们扯平,互不相欠。我想知道,你原本要我答应的条件是什么?”

  为梦剑文解毒,是举手之劳,而逸尘得到的如意石胆,还有七窍玲珑藕,以及半块不朽星辰木,都是品级极高的宝贝。

  折腾來折腾去,梦剑文啥也沒有得到,还把五脏六腑吐了个底朝天,逸尘却收获颇多。

  这样算起來,逸尘觉得梦剑文有点可怜,实在不忍心再计较了。

  “找一个姑娘……”

  一年前,梦剑文在九幽城外,被一位战王强者打伤,逃至山中,已是奄奄一息。

  由于慌不择路,居然闯入五阶魔兽伐木魔兽的老巢,遭遇三只相当于战帅中阶强者的伐木魔兽围攻。

  若在平时,修为已达战帅巅峰的梦剑文,就算不能将三只伐木魔兽一起斩杀,至少可以全身而退。

  但彼时身受重伤,行动都已经非常困难,更不要说有能力应付伐木魔兽了。

  竭力支撑了不到一盏茶时间,梦剑文就被伐木魔兽撕扯得遍体鳞伤,血肉模糊。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孤身一人,面对凶神恶煞的伐木魔兽,陷入绝境的梦剑文,除了感叹自己时运不济,再也不抱任何幻想。

  咻咻……

  便在此时,有五人冲入伐木魔兽的巢穴,挡在梦剑文身前,与伐木魔兽作殊死拼斗。

  这五人的修为,都是刚刚踏入战帅强者级别,显然不是三只实力达到战帅中阶的伐木魔兽对手。

  几番冲突下來,已是险象环生,如果再坚持下去,不仅梦剑文无法获救,就连这五位也难以脱身。

  “你们抵挡一阵,我先救人。”

  说话的是五人中唯一的姑娘,她沒等其他人回话,就将浑身是血,处于弥留状态的梦剑文一把抱起,飞身逃离了伐木魔兽的巢穴。

  第二天,梦剑文醒來的时候,已经置身于一间久无人住的破屋之中。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背对着自己的倩影,正在鼓捣着一些药材。

  “请问……”梦剑文想起身,浑身却传來的撕心裂肺般疼痛,无奈之下,又躺到了一片柔软的枯草之上。

  “不要说话,静心养伤。”

  姑娘转过身來,嫣然一笑,用一根鸟类的羽毛,蘸着弄好的草药,轻轻的涂抹到梦剑文的伤口上。

  “嘶……”

  随着草药的敷上,一阵剧烈的疼痛袭來,梦剑文咬牙尽量不要发出声音。

  “我只有这些药,可能好起來比较慢,不过我不会丢下你不管。”

  姑娘轻声细语,与自身甜美的长相,一下子就让梦剑文忘记了疼痛。

  原本已经绝望,幸遇陌生姑娘搭救,在这荒郊野外,尽管身受重伤,但有如此美貌女子相伴,倒也是别有一番感慨。

  “可惜他们四个,都被伐木魔兽杀死了。”姑娘轻声叹息,却沒有太多的悲哀。

  似乎死去的不是自己的同伴,而是毫不相干的人,四条性命的消失,仅仅换來她的一声叹息。

  这姑娘是谁?

  面对陌路相逢的梦剑文,挺身而出,舍命相救,对自己的四位同伴,却非常冷漠。

  梦剑文不敢多问,只是偷偷的打量着姑娘,发觉她那标致的脸庞之上,隐隐露出一丝忧郁。

  涂抹完草药,姑娘又拿出一些鲜果,洗净后递到梦剑文的嘴边。

  “这……”

  梦剑文有些尴尬,从小到大,还从來沒有享受过此等待遇,受宠若惊之下,还有些诚惶诚恐。

  “无妨,你的手上有药,不方便拿,我喂你。”

  姑娘的大方,让梦剑文顿觉汗颜。人家只不过可怜你,把你当着垂死的病人,你倒想入非非,实在欠扁。

  于是,梦剑文不再拘泥,对着姑娘递來的鲜果,就咬了下去。

  在姑娘的精心照料下,梦剑文的伤势好得很快,不到半个月,就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只是舍不得离开,他才故意装着还不能独立行动的样子,赖在破屋之中。

  而姑娘每天都会出去,找些野生的鲜果之类,偶尔也猎杀一只袋魔兔,放在火上烤熟,两人一起吃。

  伤口开始结痂,用不着敷药,手脚也灵活了许多,喂食更是不需要了。

  但是,这半个月的相处,从感激变成了依赖,梦剑文甚至觉得心底深处,对姑娘有了一丝莫名的悸动。

  “你的伤好得差不多,可以独立行走了。”

  姑娘略带伤感的说道,她很清楚,梦剑文早在五天前,就能够自行离开:“这十几天,是我最开心的日子,但是,明天我就要回九幽城了。”

  “呃……这么快?”梦剑文脸一红,有一种被戳穿的感觉,原來人家对自己的伤势了若指掌,自己那点心思,只怕人家也早就看出來了。

  但临别在即,也顾不着那么多了,如果今天不问,以后还有沒有机会都不敢说了。

  梦剑文顿了顿,又腆着脸,讪讪的问道:

  “姑娘救了梦剑文一命,却为何连芳名都不愿告诉,莫非是我不配知道么?”

  “你误会了。”姑娘俏脸之上,忽然留下两行清泪:

  “我的名字,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5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