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定情信物

第三百四十三章 定情信物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什么……你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姑娘的回答,让梦剑文大感意外。

  怪不得这些天,她一直不肯说出芳名,原來竟然连自己都不知道。

  想想也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妙龄少女,出入于魔兽巢穴,对同伴的死漠不关心。

  脸上时常挂着忧郁,即使救人,也将就与破屋之中,虽然于情相悖,却是于理相合。

  看着姑娘悲从中來,梦剑文不仅心里一阵酸楚,一时之间,又找不到合适的安慰之语。

  “我救你,是看你一人陷于魔兽巢穴,孤苦伶仃。”姑娘幽幽说道:“虽然有许多人围着我转,但实际上我却是孤独的。”

  “不,有我在,你不孤独…”

  见姑娘一袭青衫,梦剑文心里一动:“我以后就叫你青儿,好吗?”

  “青儿……好熟悉的名字,我喜欢。可是,我记不起从前了。”

  青儿一怔,脸上微微浮现出欣喜,却在瞬间又变回了忧郁的神情:“以后,我们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了。”

  虽然止住了眼泪,但悲伤依然难以消除,青儿低声啜泣着。

  梨花带雨般的青儿,我见犹怜,梦剑文的情绪也受到了影响。

  “青儿,我可以帮你一起,找回属于你自己的记忆。”

  梦剑文立起身,走到青儿身边,想要安慰她,却又不知该怎么做,伸出的双手停在空中,呆呆的站着。

  “文文……”青儿哽咽一声,再也控制不住,将身扑入梦剑文的怀中,失声痛哭。

  一个人,无论是得意,还是失落,即使沒有朋友,至少还清楚自己是谁。

  而青儿,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从前的所有事情,都无法回忆起一点一滴。

  尽管在九幽城,有很多人看到她,都会恭恭敬敬,甚至一些位高权重的强者,也对她客气三分。

  但是,好几年沒有听见别人叫她的名字,也沒有亲人与她交往,能见到的除了表面上的恭维,剩下的就是师门的严厉了。

  就像这一次,有四位师兄弟陪着,说是一起历练,实际上她总感觉是师门对她的监视。

  青儿不记得进入师门的具体时间,只知道在师门中,她的地位很高,一般师兄弟们,都必须听从她的指挥。

  即便一些长老级别的前辈,也不敢公然对她有一丝不敬。

  师门对她非常重视,不惜以最好的修练资源,來帮助她提升修为。

  按理说,青儿应该感到自傲,她的修为虽然才突破到战帅强者不久,却拥有着战帅巅峰强者都不曾得到的地位。

  然而,她对师门有一种畏惧,师兄弟之间,沒有和谐和信任,处处充满杀气。

  大家在师门的培养下,逐渐变成冷血杀手,感情早已被冷酷替代。

  青儿觉得这不是自己的本心,却又在不知不觉中,对生死变得漠然。

  看见梦剑文被三只伐木魔兽围攻,即将丧命的时候,她动了恻隐之心。指挥四位师兄弟,一起杀入魔兽巢穴,营救梦剑文。

  为救一个陌生人,牺牲了自己的四位战帅级别的师兄弟,青儿连一点伤心的感觉都沒有。

  这十几天的时间,青儿为梦剑文洗净伤口,敷药喂食,如同母亲对孩子,又似怀春少女对梦中情人一般,无微不至,尽心尽力的伺候着。

  特别是刚才的一声青儿,更是唤醒了她久违了的柔情,情不自禁投入梦剑文的怀抱。

  佳人入怀,一丝淡淡的清香,传入梦剑文的鼻息之中,如梦如幻,不由得让他心旌荡漾,热血沸腾。

  今夕何夕,有此佳人,耳鬓厮磨,似怒还嗔。

  梦剑文虽是心猿意马,却无丝毫亵渎之心,悬在空中的双手,几经犹豫,终于慢慢的落在青儿的背上,轻轻的拍着。

  良久之后,青儿缓缓推开梦剑文,擦去脸上的泪水,收拾好心情,对着他粲然一笑:

  “谢谢你,文文,这一刻,你让我不再孤单……我好开心。”

  “青儿,你让我感到心痛…”梦剑文从恍惚中清醒过來,定定的看着青儿:“我不要看到你眼神中的忧郁,我要你天天开心。”

  “我也想开心,可是……除非我知道自己是谁,否则,这种开心都是一闪即逝的。”

  刚刚平复了的心情,又遭到了破坏,青儿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起來。

  对青儿來说,片刻的放松已是难得,根本不敢奢望,像梦剑文所说的那样,能够享受到天天开心的乐趣。

  这几年,她也曾私下打探过自己的过去,但是,师门中所有的人对此都避讳莫深,沒有人透露出一点有价值的线索,反而被师傅斥责,并严令今后永不得提起此事。

  师傅当时雷霆震怒,杀气腾腾,青儿至今想起,还是心有余悸。

  对自己修练上的一切要求,师傅都毫不犹豫的答应,花费的丹药灵草,远远超过了师门中规定给弟子使用的数十倍。

  仅此一样,就引得众多师兄弟们的艳羡和嫉妒,青儿也为此深感荣耀。

  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如此偏袒自己的师傅,却又禁止任何人谈论她的身世。

  而且,青儿曾经问过的那些师兄弟,过段时间都会不明不白的消失,永远不再出现。

  这无形中,迫使她不敢再向师兄弟们打听,生怕给对方造成杀身之祸。

  每次外出历练,都有师兄弟陪着,时时紧跟在青儿身边,若稍有疏忽,回师门之后,必然难逃一死。

  也只有这一次,他们一起死于伐木魔兽的掌下,才使得青儿与梦剑文有了十几天的相处。

  这十几天,是她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光,尽管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精心照料伤重的梦剑文,但至少这里沒有监视,沒有危险,更见不到令人心寒的杀气。

  明天,就是青儿历练期满,返回师门的日子,短暂的快乐将从此终结。

  “青儿,我和你一起去求你师傅,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只要他告诉你的身世。”

  在梦剑文看來,青儿的师傅,一定知道她的身世,或许有不得已的原因,才不愿意说出來。

  如果坚持不懈的请求,说不定哪一天,她师傅感动之下善心大发,一切就水落石出了。

  “不行…”见梦剑文要陪自己回师门,青儿的身体冷不丁一哆嗦,斩钉截铁的拒绝。

  想起师兄弟们因为自己,有的惨死,有的莫名失踪,她就不寒而栗,又岂能让梦剑文白白送死。

  “告诉我,你的师门是什么,你的师傅又是谁。”

  梦剑文情急之下,一把抓住青儿的胳膊,一个劲的追问。

  “你弄疼我了……”

  不知是真的疼了,还是感动,青儿的眼泪又一次的流了下來。

  “对不起,我……”

  梦剑文自己也无法说清,到底是为了感激青儿的救命之恩,还是被她的忧郁所感染。

  但有一点,他迫切想要帮助青儿,弄清她的身世之谜,却是毋庸置疑的。

  “唉……”

  青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见梦剑文已经松开双手,便不再责怪。

  她伸手入怀,慢慢的拿出一块丝巾,犹豫了一下,递给梦剑文,说道:“这个……送给你吧。”

  梦剑文伸手接过这块带有青儿体温,甚至散发着丝丝幽香的丝巾,心里一阵激动。

  一个姑娘家,送给女孩子丝巾之类的贴身用品,其寓意不言自明。

  梦剑文聪明机灵,心思缜密,岂会看不出來。

  想來沒有看错,自己不是一厢情愿,青儿对自己也有情意,否则怎会主动赠送丝巾。

  梦剑文把丝巾紧紧攥在手里,贴到胸口,感觉还不能表达此刻的心情,又拿起來,放到面前,仔细的端详着。

  闻着丝巾上的幽香,他深深的陶醉在爱情突然降临的巨大喜悦之中。

  看着梦剑文的失态,青儿眼里发出一点泪光,又强行忍住,不让眼泪掉下來。

  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脸上表情十分复杂,却再也沒有开口说一句话。

  一时心绪难平,梦剑文居然忘记了,自己应该回赠点什么,就算是定情信物,也是双方互赠才是合情合理。

  不过,心里暗暗打定主意,待青儿离开时,他悄悄的跟着,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必须设法保护青儿,并帮助她查清身世之谜。

  “沒想到,这丝巾根本就不是定情信物。”梦剑文沉浸在回忆的痛苦之中,从空间戒指里取出那方丝巾。

  眼神迷离,他仿佛又回到了一年前:“丝巾上的幽香,是一种**,在几息之间,我就失去了知觉。”

  待梦剑文醒來之时,已是第二天中午,睁眼一看,丝巾依在,青儿却是芳踪难觅。

  四下寻找一无所获,他才恍然大悟。

  一定是青儿不愿让自己涉险,又怕说服不了。

  以梦剑文的修为实力,跟踪青儿而不被发现,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

  只有不动声色,将梦剑文迷倒,再悄然离去,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我真傻…居然沒有想到这些。”

  即使过去了一年有余,梦剑文依然对自己的大意,十分自责,沮丧之情溢于言表:

  “青儿,你在哪里?”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最快更新,阅读请。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5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