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三百五十一章 报信

第三百五十一章 报信

  热门推荐:、 、 、 、 、 、 、

  翌日,中午时分。

  “小逸,小逸……”

  逸尘正在房间内潜心修炼,却被一阵急促的声音打断。

  嘭……

  房门直接被一股气流撞开,火急火燎的梦剑文满头大汗,一扫往日温文尔雅的形象,闯进门來。

  “梦兄,你……”

  这是将军府的地盘,刚刚晋升为副将的梦剑文如此失态,让逸尘的心里猛地一惊。

  “你快走…”梦剑文进门之后,气喘吁吁的说道:“幽阴门的总护法阴无法王者,可能对你不利。”

  看得出來,梦剑文是真的急了,似乎连坐下來都耽误时间,最好是逸尘立刻就离开府邸,赶紧逃逸。

  “怎么回事?梦兄别急,坐下來说清楚。”

  或许是在天云城的城主府,曾经侥幸击败过阴无法,逸尘到还沉得住气。

  不仅沒有慌慌张张,反而拉着梦剑文,强行把他按到座椅之上。

  “唉……大祸临头,你怎么一点不急?”

  真是急惊风遇上了慢郎中,梦剑文对逸尘的冷静深感意外,却又不得不坐下來。

  他知道,如果沒有把事情说清楚,逸尘根本就不会离开。

  便长话短说,把事情的经过,粗略的讲了一遍。

  昨天祥将军去找梦剑文,关于如意石胆的事,逸尘曾经偷听了一些。

  逸尘走后,祥将军谈及梦剑文与静静的关系,希望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

  尽管一直以來,梦剑文以躲避为主,尽量避免正面与静静的交往,而且也曾经和祥将军说过,对静静沒有非分之想。

  然而,静静却至始至终,一厢情愿的喜欢梦剑文,甚至不惜低声下气,不顾场合的追逐他。

  不管梦剑文如何逃避,她从未放弃过,还多次央求自己的哥哥祥将军,帮助撮合。

  静静虽然长得块头大了些,嗓门粗了一点,但五官端正,算得上标致有特色,平时也大方得体,只是在梦剑文面前,稍显猴急。

  在常人看來,祥将军的妹妹,身份也算高贵,心仪一个区区的参将,已经是梦剑文前世修來的福气,旁人想争取都沒有机会。

  而梦剑文却偏偏不吃这一套,这让祥将军夹在中间很是为难。

  静静前些日子,又被梦剑文从身边逃脱,心里大为不爽,便在祥将军面前不停的唠叨。

  不得已之下,祥将军只好旧事重提。

  “羊羊,我早就告诉过你,我和静静不合适。”梦剑文的态度一如既往,沒有一点变化。

  “我知道,你总觉得自己身份卑微,配不上静静。”

  祥将军微微一笑,表现出一副很理解的样子:“不过,你已经晋升为副将,在将军府的地位仅次于我,沒有必要过于自卑。”

  他认为,梦剑文迟迟不敢接受静静,无非是自尊心作祟,不敢高攀而已。

  “不是自卑……”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参将,但梦剑文从來就沒在意过职位的高低,如果不是祥将军一再要求,他连参将都不愿意做。

  被祥将军一说,他心里突然感觉被针扎了一下,原來在兄弟眼里,地位权势是那么的重要。

  “不自卑就好,我比你大不了几岁,明媒正娶的老婆就有七八个,还有……嘿嘿,你是清楚的。”

  祥将军以身说法,阻止了梦剑文的推脱:“如果沒有其他原因,我就做主,给你们把亲事定下來。”

  男方的结义兄长,女方的亲哥哥,当然有资格说这句话。

  只不过,他却沒有得到梦剑文的同意。

  “羊羊,我从來就沒有喜欢过静静。”

  见祥将军一再误会,梦剑文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情急之下,**的从嘴里蹦出了这么一句。

  虽然是大实话,却又是让人听了最不舒服的话。

  “什么?”

  果然,祥将军一听,就从椅子上站了起來,一脸的意外。

  能够与萨特王国的将军,拜把子成为兄弟,又得到将军妹妹的青睐,应该是件光宗耀祖的事,梦剑文居然毫不客气的拒绝。

  祥将军为梦剑文想好了各种理由,名声,地位,权势等等,却唯独沒有想到,搞了半天,原來人家根本就不喜欢静静。

  “是的,我心里已经有人了。”既然说出來了,就沒有必要吞吞吐吐。

  梦剑文孤身一人,一直把祥将军当成兄长,亲人,很少有事情不告诉他。

  只有青儿的事,由于沒有弄清楚青儿的具体身份,不知道从何说起,又怕引起静静不开心,便隐瞒到现在。

  为了让静静对自己死心,梦剑文无奈之下,把一年前遇到青儿,并钟情于她的事情,如实说了一遍。

  “虽然我不知道青儿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到,但是,除了她,我不会再喜欢任何人。”

  梦剑文怕节外生枝,并沒有说出和逸尘的约定。

  “哦……”祥将军一边听着,一边脸色不停的变化,待梦剑文说完,他轻轻的吁了一口气:

  “你爱上了不该爱的人,回头吧,我不会告诉静静的。”

  “你认识青儿?”

  梦剑文心里一凛,什么叫不该爱的人?

  “沒有……我不认识什么青儿。”祥将军一愣神,很快又醒过來:“算了,你们的事我不管了。”

  不等梦剑文继续追问,祥将军便支吾着匆匆离去。

  一晚上的辗转反侧,梦剑文总觉得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却又无法判断到底哪儿不对劲。

  这件事情还沒有弄明白,新的问題又來了。

  今天上午,在将军府做客的幽阴门总护法阴无法,居然主动來到梦剑文府邸。

  虽然之前见过面,但阴无法从未拿正眼瞧过梦剑文,一个参将,不足以引起他的重视,也在情理之中。

  “他很直接,想知道如意石胆的下落。”梦剑文忧心忡忡,按照阴无法的口气,如意石胆一定不在横尸之地。

  让梦剑文意外的是,阴无法的目标竟然是逸尘,他咬定如意石胆被逸尘拿走。

  逸尘觊觎如意石胆的事,整个将军府,也只有梦剑文和祥将军知道。

  阴无法,作为幽阴门來的客人,连将军府的高级将领都不完全认识,怎么会知道一个看起來与将军府毫无瓜葛的逸尘呢?

  “难道是祥将军?”

  逸尘认识阴无法,但当时蒙着面,阴无法并沒有见到真实面孔,自然不会认识逸尘。

  梦剑文如果出卖逸尘,昨天就应该告诉祥将军,而且现在也沒有必要假惺惺过來报信。

  唯一可能的,就是祥将军,从梦剑文那里沒有得到满意的答复,心里一定会怀疑。

  “我沒有告诉过羊羊,如意石胆在你身上。”梦剑文一脸无辜的说道。

  逸尘的偷听,是在隐身的状态下,梦剑文并不知情,只是怕被冤枉,同时也想给祥将军开脱,才一本正经的说出來。

  “我相信你,但祥将军不会相信你…”逸尘冷冷的说道:

  “阴无法根本就沒见过我,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再说,他如果真的确认,如意石胆在我身上,何必又去找你?”

  “羊羊不会的。”梦剑文打心眼里不相信逸尘的话:“我和他是兄弟,我清楚他的为人。”

  “原本不会,但他看得出來,你在骗他……还有一个原因,他很有可能知道青儿是谁。”

  梦剑文扔出空间戒指的时候,逸尘就知道,祥将军根本就不信。

  祥将军起了疑心,又不便明说,而梦剑文的空间戒指内确实沒有如意石胆,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如意石胆在逸尘身上。

  梦剑文喜欢青儿,拒绝静静,让祥将军非常难堪,但如果因此找逸尘要如意石胆,又怕梦剑文脸上挂不住。

  放弃如意石胆,他更不甘心,毕竟那是价值连城的宝物,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让阴无法出面,既给了梦剑文的面子,又可以从逸尘身上拿回如意石胆。

  就算阴无法独吞如意石胆,至少也会给祥将军一定的补偿。

  “有道理……”

  逸尘的分析,让梦剑文冷汗直冒,心里想着,羊羊与自己的谈话,他怎么知道得一清二楚?

  还好自己守信,沒有出卖他,否则,恐怕这家伙早就想好了折腾自己的法子。

  他哪里知道,逸尘通过偷听,了解到梦剑文的为人。

  虽然还不清楚是不是君子,但可以肯定,梦剑文不是小人。

  “你还是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吧。”逸尘微微一笑,提醒道。

  既然祥将军不惜出卖兄弟,就已经对梦剑文有所防范。

  “我沒事,你赶紧走吧,晚了就來不及了。”梦剑文对自己的处境毫不担心。

  “已经來不及了。”逸尘淡淡的说道。

  “为什么?”梦剑文不解。

  “很简单,阴无法知道你一定会來找我。”

  阴无法告诉梦剑文的目的,就是为了引出逸尘,这一点毫无疑问。

  “那你还不走,等他來抓你吗?”

  被阴无法盯上,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梦剑文不明白,逸尘怎么会笃笃定定。

  “走?往哪儿走?别忘了,阴无法是堂堂战王强者。”

  逸尘似乎胸有成竹,并不为自己目前的险境而担心:

  “这里,才是最安全的。”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5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