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原来是你

第三百五十四章 原来是你

  “你想怎么样,实施空间禁锢吧,”

  狡辩已经沒有必要,逸尘反而冷静下來,面对战王强者级别的敌人,稍微一点冲动,都有可能造成致命的危机,

  空间禁锢,只有战王强者才能够做到,而且逸尘无法破解,也是他最为忌惮的,

  干脆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一开口就把阴无法的最强手段说出來,其实是希望对方自恃身份,不屑实施空间禁锢,

  “空间禁锢,你还不够资格,”

  战王强者对付战帅巅峰强者,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档次,阴无法认为有无数个控制逸尘的方法,

  但是,他却迟迟沒有动手,而是对着远处,阴恻恻的说道:“梦参将,不必躲躲藏藏,出來吧,”

  “总护法果然目光如炬,梦剑文佩服,”

  随着特有的文绉绉话语声,一袭白衣的梦剑文,施施然的來到逸尘面前,

  “梦兄……你这是何苦呢,”逸尘有些意外,不过很快就坦然的说道,

  以梦剑文的实力,不可能在阴无法受伤讨得便宜,也沒有必要帮助阴无法对付逸尘,

  “小逸,我只不过想看看热闹而已……”梦剑文面带苦涩,他沒想到自己已经是小心翼翼,却依然被阴无法发现,

  “梦参将,你既然來了,就不能只看热闹,”不等梦剑文说完,阴无法就不耐烦了:

  “他半夜潜入将军府仓库,实施偷窃,你身为祥将军的部下,应该立即出手,缉拿盗贼,”

  原來,阴无法不急于出手,是想让梦剑文对付逸尘,

  从梦剑文为逸尘报信开始,阴无法就感觉到这二人似乎有某种默契,

  通过揭穿逸尘潜入仓库的事实,迫使梦剑文出手,他便可以在一旁看戏,

  让两个可能是朋友的人,为了各自的立场,相互厮杀,比亲手杀死逸尘,要好玩得多,

  “总护法,我沒有接到将军的命令,而且也沒有听说将军府失窃,”

  与阴无法咄咄逼人相比,梦剑文就斯文多了,

  “我亲眼所见,难道有假,”

  阴无法向來容不得别人顶撞,便十分恼怒的质问起來,

  “既然亲眼所见,那么总护法为什么不告诉祥将军,而要单独追到此地,”

  梦剑文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微笑着反问,

  但意思很明显,如果你阴无法不是骗人,那就一定有所图谋,

  无论是哪一种,都与我梦剑文无关,反正咱不准备搀和进去,

  “哈哈,小白脸,够狡猾,不过,今天落到老子手里,口舌之争毫无用处,”

  碰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阴无法桀桀冷笑:

  “不妨告诉你,要是让祥将军那个蠢货知道,老子不就白忙活一场了,这样吧,你把这小子拿下,就留你一条活路,否则,你们俩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确实,如果在将军府动手,阴无法认为制服逸尘不难,却要惊动祥将军,

  将军府丢的东西,缴获了理应还给祥将军,若是阴无法强行夺走,势必与将军府结仇,

  一个小小的将军府,又沒有战王强者,阴无法并不太放在眼里,但是,阴无为明确指示过,在祥将军沒有公然与幽阴门作对的情况下,必须以拉拢安抚为主,

  这是战略上的布置,尽管阴无法特立独行,目空一切,却不敢为了一点还沒有看到的宝贝,而破坏了自己兄长的称霸大计,

  所以,逸尘越是往崇山峻岭逃跑,阴无法越是正中下怀,远离将军府的控制范围,一切都是自己说了算,

  至于梦剑文,既是祥将军的结拜兄弟,又是将军府的将领,阴无法根本沒有打算放虎归山,

  他早已盘算好了,即使二人联手,区区战帅巅峰强者,不足为惧,只要稍稍施展手段,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总护法,我和小逸无冤无仇,沒有理由对他出手,”

  梦剑文知道置身事外是不可能了,但还是说得轻描淡写,

  “骷髅老头,你都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玩这种把戏,不觉得丢人吗,”

  相对于梦剑文的彬彬有礼,逸尘却直接得多:“宝贝呢,我有的是,就不知道你凭什么让我交出去,”

  日月空间里面宝贝很多,随便拿出一样,都足以让阴无法馋涎欲滴,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掖掖藏藏反而沒有必要,无论怎样,都躲不过一战,

  “好,你放心,老子在拿到宝贝之前,绝对不会让你死,”

  被逸尘一骂,阴无法也不生气,阴冷的脸上沒有一丝表情,

  只是缓缓伸出干瘦如同枯枝的手掌,将手指微微弯曲,拇指和食指轻轻一碰,一股淡淡的黑气,便萦绕在整个手掌之上,

  “小逸,你救过我一命,我无以为报,不如在临死前替你挡下一招半式,也算我还你一个人情吧,”

  说话间,梦剑文身体化作一道流光,挡在逸尘身前,独自面对正要施展手段的阴无法,

  “骷髅老头,等等,”梦剑文的突然行动,大大出乎逸尘的预料,

  虽然认识时间不长,勉强算是朋友,或者是合作伙伴,但梦剑文却挺身而出,将自己的后背交给逸尘,显然已经抱了必死之心,

  这让逸尘既激动又恼怒,激动的是,生死关头,交到了一个真正的朋友,恼怒的则是,梦剑文的举动,打乱了自己的计划,

  “还有什么话说,”闻听逸尘的一声大喝,阴无法连忙强行止住即将发出的黑气,

  若是逸尘主动示弱,或许会交出身上的宝贝,省得自己动手,倒是好事一桩,

  当然,就算逸尘想要玩什么花样,再阴无法眼里,也是徒劳无功的,

  “难得梦兄如此仗义,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逸尘把梦剑文拽过一边,一只手在怀里掏着,同时昂首对阴无法说道:“骷髅老头,咱们谈一笔交易如何,”

  “交易,你有什么资格跟老子谈交易,”阴无法微微一怔,老气横秋的说道,

  话虽如此,他也想知道,逸尘到底要打什么主意,看看对自己有沒有好处,

  “看起來是沒有资格,不过,你要是不答应,大不了一死,”

  逸尘傲然挺立,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我死了,你啥也得不到,”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但很管用,毕竟阴无法到现在还沒有看见一样宝贝,

  “别……你说说看,”

  果然,阴无法并不想这几天的等待,变成一场空欢喜,

  这样的反应,是逸尘希望见到的,他心里一阵得意,嘴上却说得冠冕堂皇:

  “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梦兄为我而死,这样吧,我把如意石胆给你,你必须答应放过梦剑文……”

  “成交,”未等逸尘说完,阴无法就忙不迭的应允下來:“但是,你的命另外算,”

  据阴无法了解,逸尘身上至少有两件宝贝,一个是如意石胆,另一个就是从将军府仓库里偷出來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价值绝对不低于如意石胆,

  小孩子就是好糊弄,一咋呼啥都交代了,只要宝贝到手,这两条命随时都可以斩杀,

  答应是一回事,放不放又是一回事,反正说话不算话,是阴无法的最大爱好,

  “那好,给你……”

  逸尘手一扬,一件物事嗖的一声,就飞向阴无法,

  与此同时,逸尘反手一掌,击向毫无防备的梦剑文,将他轰出数丈之外,

  “小逸,你……”梦剑文一惊,失声叫道,

  不过,他的话说出一半,又被另一个声音被生生憋了回去,

  “小子,竟敢暗算,”

  阴无法一看,这一团软绵绵的物事,绝不会是如意石胆,便知其中有诈,

  当下手掌一翻,一股战气渲泄而出,将飞在空中的物事,震得爆裂开來,

  嗡,,

  “好臭,”

  空中的物事被击碎,一阵恶臭直扑阴无法的鼻孔,

  好在阴无法早有防备,释放出的战气又强横无比,将逸尘扔出的一段尸魔花花柱,硬生生的轰得灰飞烟灭,恶臭剧毒并沒有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

  饶是如此,泄露出去的一点残余恶臭,还是把阴无法熏得五脏翻腾,恶心至极,

  “如意石胆在这儿呢,”

  这一次,从逸尘身上飞出的,倒是一个脑袋大小,跟如意石胆差不多形状的玩意儿,

  一经飞出,速度奇快,挟着一股劲风,对着阴无法的面门呼啸而至,

  一段尸魔花花柱的毒性有限,即使不被阴无法的战气轰碎,也不够让他昏迷,

  逸尘这样做的目的,是利用恶臭,给阴无法带來一些干扰,

  真正用來攻击的,便是后面释放出的五行能量团,

  在天云城城主府的时候,逸尘就是用五行能量团击伤阴无法,救出了公孙宏和飘遥,

  当时,逸尘蒙面出击,身着纯阳甲,手持苍木剑,并沒有露出本來面目,

  轰,,

  一声震天巨响,五行能量团与阴无法的王者之气,无可避免的激烈交锋,

  一阵火光,将横尸之地照得透亮,巨大的能量涟漪,被激荡得四下流窜,在空气中划出一道道璀璨的光芒,

  火光之中,传來阴无法的怒吼声:“原來是你,”

  ...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5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