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三百六十三章 玄风豹

第三百六十三章 玄风豹

  “哎哟……”

  还沒与盗贼交上手,就被梦剑文一声大喝,害得丁副统领來了个乌龟砸石板……硬碰硬。

  当下鼻青脸肿,胸口正好搁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一口逆血顿时喷洒而出。

  可怜的丁副统领,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机会,想要好好表现一番,却沒想到把自己摔成这样。

  投机有风险,显摆需谨慎…

  不过好在预期效果达到了,如果不是梦大人阻止,咱丁某人已经豁出去了,死活都要保证矿石车的安全。

  摔一下总比被盗贼揍一顿好,至少不会有生命危险,为了升到统领的职位,值了…

  只是有一点,丁雨强不明白,梦剑文干嘛不让自己与盗贼交手。

  难道梦大人也被自己的慷慨陈词感动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

  不管丁雨强是怎么想的,梦剑文却毫不在意,甚至经过他身旁的时候,都沒拿正眼瞧他。

  亏得丁副统领还喜滋滋的伸出手,希望梦大人拉自己起來。

  见梦剑文已经走过去了,他才讪讪的将手缩回,忍着痛从地上爬起來。

  “胡闹…”梦剑文來到盗贼面前,虎着脸低声吼道:“回去…”

  “我不…除非你也回去。”见梦剑文到來,盗贼身躯一阵,连声音也从瓮声瓮气变成了清脆的女声。

  怎么回事?

  刚刚从地上爬起來的丁雨强,听着声音有些耳熟,一时愣愣的站在那里,忘却了身上的疼痛。

  “静静,你何苦呢?明明知道我一定要去九幽城,你还跑來捣乱。”

  梦剑文叹了一口气,不知是责怪还是解释。

  他从一开始,就听出了盗贼的声音,或者说,此人根本就不是盗贼,而是祥将军的妹妹静静。

  本來想装糊涂,让丁雨强咋呼几下,把静静支走,省得惹麻烦。

  但偏偏静静不买账,就是不肯让道,还逼得丁雨强要拼命。

  要是丁雨强和众守卫一拥而上,静静或许不会受伤,可守卫们就难以全身而退了。

  刚刚出门不久,梦剑文也不希望损兵折将,无奈之下,只好喝止丁雨强。

  “我不捣乱,就和你们一起去九幽城,你要不答应,我就不让道。”

  被梦剑文认出,静静干脆摘下帽子,露出本來面目,一头乌发也顺势飘落而下。

  却依然站立在小路中央,沒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不行,我是奉命押运矿石,路上可能会遇到盗匪,你一个女孩子家,不要轻易涉险。”

  梦剑文知道静静的倔强,只得好言好语哄着。

  虽然不能接受她的爱意,但关心牵挂总还是有的。

  “女孩子家?哼,我们不是兄弟哥们么?”

  静静一声冷笑,扛起长枪,就要往矿石车那边走去。

  “呃……”

  被静静一抢白,梦剑文大囧,一张小白脸唰的一下,就变成了一块红布,好在黎明时分,光线很暗,沒有被守卫们看见。

  喜欢你的时候,你说人家是兄弟,现在不愿意让她跟着,就变成了女孩子家。

  这本身就是自己的不对,他也不好意思辩解。

  不过,看见静静还是坚持加入到押运队伍,梦剑文赶紧上前一步拦住。

  一个要进,一个不让,两个人來來回回,僵持在那里。

  众守卫见状,不知道是帮梦剑文好,还是帮静静好,谁都得罪不起。

  一帮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的跟蜡烛似的,杵在那里,不知所措。

  丁雨强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堂堂将军府的大小姐,怎么跑到这荒郊野岭,冒充起盗贼來了。

  静静喜欢梦剑文,原本就不是什么秘密,连普通的守卫都略有耳闻,丁雨强自然是知道的。

  何况上次在外围矿区,那一场老鹰抓小鸡的游戏,他还记忆犹新。

  只不过,再浪漫也得分场合呀,这是押运矿石,路途危机重重,实在不是谈情说爱,打情骂俏的好去处。

  推车的壮汉们,早已停止了赶路,全部倚靠在矿石车上,一边看热闹,一边休息。

  “文文,这样拉拉扯扯也不是事,就让静静一起去吧。”

  逸尘这次跟着去九幽城,只是和梦剑文之间有约定,对于矿石车的安全,他不负有任何责任。

  由于祁连镇那一段山路崎岖,祥将军沒有安排用马车拉矿石,只准备了一辆马车,给梦剑文专用。

  而梦剑文当然不会独自享用,硬拉着逸尘一起上了马车。

  山路颠簸,一路上逸尘只管躺在马车上休息,并不理会其他事情。

  尽管静静一出现,逸尘就通过精神力感应到了,而且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但是他还是假装不知道。

  直到梦剑文上前与静静交涉不成,两人各持己见,僵持不下的时候,逸尘才出言为静静说话。

  他知道,静静绝非是拘泥于梦剑文要去九幽城找青儿,她坚持和矿石车一起,必定有原因。

  只有答应静静,才有可能知道其中的隐情。

  “小逸……你什么意思?”

  梦剑文有些恼火,他自信能够安全将矿石运送出去,也有能力保护静静。

  不过,自从静静发飙之后,他总觉得心里多了一份歉疚。

  如果长时间和她呆在一起,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而且,一旦找到青儿,更不知道两位姑娘之间会发生什么。

  而逸尘这个时候出言劝说,好像就是为了看他的笑话,这让梦剑文十分不爽,却又不好言明。

  “沒什么意思,你要是觉得我不该说,那你们继续,我睡觉了。”

  逸尘知道梦剑文误解了自己的意思,可也沒有办法把自己的猜测,用三言两语说清楚,当着五十余位守卫,还是不说为好。

  其实他也不知道,静静跟在身边,到底是福是祸。

  “你看,还是人家小逸懂事,你就让我一起去吧。”

  顺着逸尘的话头,静静低声的央求着。

  按照以往的脾气,她早就不买梦剑文的帐了,直接跑到马车里,谅他也不敢拿自己怎么样。

  但今天,在众多下属面前,必须要给梦剑文这个新晋副将的面子,她才耐着性子,低声下气的。

  “好吧,你只能乖乖的待在马车里,不准多管闲事。”

  两不相让,谁也不肯妥协,这样僵持下去,不仅在下属面前丢面子,而且也会耽误运送矿石的行程。

  梦剑文想了一下,觉得逸尘说得有理,便在提出要求后,勉强答应了静静。

  “好嘞。”静静欢快的回了一句,便不再搭理梦剑文,径直想马车奔去。

  咚……

  静静那壮硕的身躯,一踏上马车,就把逸尘震得坐了起來。

  马车虽然够大,一般身材的载上四五个人,也不见拥挤,但静静一上來,逸尘就觉得空间顿显局促。

  “哈哈,谢谢你,小逸。”静静朝逸尘笑了笑,便大大咧咧的坐了下去:“你今天看起來一点都不蠢。”

  “呃……你?”听了前半句话,逸尘还想客气一下,话未出口,又被后半句给堵住了,差点沒噎死。

  明明是帅哥一枚,怎么到了她的眼里,就变成了蠢样。

  即使在表达谢意的时候,也只是‘看起來一点都不蠢’,合着实际上还是很蠢的。

  也难怪,人家眼里只有像梦剑文那样,白面文静,略显娇小玲珑,才算是玉树临风的帅哥。

  其他人,不管俊丑,全都不入大小姐的法眼,统统归类于蠢货行列。

  “说错了吗,是不是应该说,你今天还是那么蠢……可你明明帮了我呀。”静静很无辜的嘟噜着。

  又走了一段路,天渐渐亮了起來,静静瞪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把马车内部打量了一下,皱了皱眉头。

  看到逸尘不高兴,便笑嘻嘻的说道:“嘿嘿,你是大帅哥,美男子……不过,你能不能下去,把这里让给我和文文。”

  “为什么?这么大的马车,怎么就容不下我?”

  听到静静言不由衷的恭维,逸尘就知道准沒好事。

  这丫头,满脑子就只装了梦剑文一个人,亏得自己刚刚还帮她说好话,这会儿就要赶自己下车了。

  他将身体往旁边挪了挪,中间确实还有不少空位置,容纳一个身材苗条的梦剑文,根本不成问題。

  “可是……我跟文文讲话,你在旁边偷听,真的好么?”

  静静不急不躁,笑容依旧,话却越说越难听了:

  “再说了,你跟个夜明珠似的,挂在这里亮堂堂的,文文脸皮薄,还敢说话么?”

  天啦,一个姑娘家,这种话怎么说得出口?

  逸尘心里郁闷至极,躺在马车里多好,偏要多管闲事,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把自己弄得尴尬不已。

  不过,后回归后悔,再赖在车上好像也不适合了。

  无奈之下,逸尘只得乖乖的跳下马车。

  “文文,快上來……”静静见阴谋得逞,得意的叫喊着。

  “别说话…也不要下來…”话未说完,便被梦剑文粗暴的阻止:“停止前进…”

  整个矿石车队,以及五十余位守卫,在梦剑文的命令下,离开停了下來。

  逸尘顺着梦剑文的目光,朝前一看,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失声叫道:

  “玄风豹……”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6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