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三百六十八章 蒙在鼓里

第三百六十八章 蒙在鼓里

  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78小說____网/.◎m阅读最新章节,也可在百度直接搜索“七8小说”或者“.七8xs.c0m”,敬请记住我们新的网址7八小說.7/8/x/s.c0m。

  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78小說____网/.◎m阅读最新章节,也可在百度直接搜索“七8小说”或者“.七8xs.c0m”,敬请记住我们新的网址7八小說.7/8/x/s.c0m。“这……”

  坏了…

  都说昏迷的人,刚刚苏醒过來,见到的第一个人,记起的第一件事,将永远深深刻在脑海里,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静静睁开眼,第一个看见的当然是梦剑文,而且还是一直喜欢,却不曾被接受的暗恋对象。

  而第一件事,可不就是两人搂抱在一起,嘴对嘴的,用行动诠释着相濡以沫的含义么。

  梦剑文涨红着脸,眼睛转向马车的外面,不敢直视静静那道刺透自己内心的光芒。

  “文文,你是不是脸皮薄,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接受我,只有趁着我昏迷不醒的时候,偷偷的表示一下?”

  见梦剑文的一脸窘态,静静满心欢喜,特别善解人意的柔声问道。

  这几年,她自己都记不清,进行过多少回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却始终沒有得逞。

  虽然梦剑文被骚扰得四下躲避,但并沒有对静静表示出反感或者厌恶。

  也正因为此,静静才一次次的故技重施,锲而不舍的实施自己的追求计划。

  后來梦剑文不得已说出,对她只有‘兄弟之情’的时候,静静似乎有些明白,也沒有过多的纠缠。

  “不是……是你迷迷糊糊的抓住我……”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梦剑文沒有回避,但是必须要解释清楚。

  当时他确实是为了吸出静静喉咙里的淤血,并不是存心轻薄,甚至就沒有想过要去亲吻她。

  是静静主动用舌头缠住,才造成了亲昵的发生。

  一开始,梦剑文处于被动,心里也是慌慌张张,还想着摆脱。

  直到被静静的双手,从背后箍住之后,反正挣脱不了,闲着也是闲着,他就正式的回应起來。

  梦剑文的初吻,连准备都沒有,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昏迷中的静静,给轻而易举的夺走了。

  他心里有过一瞬间的懊恼,当然,也就一瞬间而已,接下來的巨大甜蜜感,让他沉浸在无边的愉悦之中。

  “胡说,我都昏迷了,怎么会……你得了便宜还卖乖。”

  梦剑文的推卸狡辩,使得静静大为恼火,难得一见的温柔,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冷峻的面孔:

  “把我抱上马车,以为我要死了,心里过意不去,才偷偷亲我,是不是?……我可是第一次啊…”

  “不是…我当时就是为了救你,沒有偷偷……”

  静静说第一次,这个沒问題。他沒有理由怀疑,静静这么喜欢自己,却把初吻给了别人。

  “难道还是光明正大?想不到你梦剑文,竟然是个伪君子…”

  越解释越乱,梦剑文想哭的心思都有了。

  他一直觉得,自己温文儒雅,算得上知书达礼,从未做过有违道德良心的事情。

  可一到静静嘴里,怎么就变成了伪君子,这也忒冤了。

  不就是接个吻么,至于吗,何况自己也是初吻,又是被动,居然上纲上线了。

  “静静,你不能污蔑我,是……这么这么一回事。”

  无奈之下,梦剑文把静静受伤,逸尘教他如何施救等等,全部讲了一遍。

  “哦,是这样,好像有道理……”静静似乎很用心的听着,待梦剑文说完,她冷不丁的问道:

  “有这样的救人方法,简直太神奇了,可是,谁信呢?”

  “你?小逸,小逸……”

  事实就是这样,可静静偏不信,这让梦剑文难以接受。

  对了,只要把逸尘叫过來,一切就水落石出了。

  可是,任凭他喊破喉咙,也听不见逸尘的回答。

  抬眼一看,先前还在马车旁边,仔细分析静静的伤情,提供唯一的治疗方案,并用眼神鼓励自己的逸尘,早已不知跑哪儿去了。

  “你是说,我俩那个……的时候,小逸也在旁边?”静静似笑非笑的看着梦剑文。

  “不是,他不在,就我俩。”被静静一提醒,梦剑文想起來了,逸尘在他低头准备救治的时候,就已经离开马车附近了。

  他话一出口,就后悔了,既然逸尘不在,那就坐实了自己趁伤轻薄的罪名。

  上当了…

  梦剑文猛地一下想明白了,逸尘出的馊主意,就是在耍弄自己,根本不存在什么吸取淤血的疗伤方法。

  他这样做,就是让自己陷入尴尬之中,无法面对静静的质问,原來在一起都是逸尘搞的鬼。

  当下恼怒之极,也不顾静静的阻拦,跳下马车,要找逸尘拼命。

  “文文,你别走,还沒说清楚呢。”静静叫喊着,却沒有下车去追。

  “小逸,你给我站住…”在矿石车队的最前面,逸尘像沒事人一样,悠哉悠哉的走着。

  梦剑文气不打一处來,上去一把抓住逸尘,就要讨说法。

  “怎么了?”逸尘也不挣脱,只是歪着头问道。

  “你玩我……”梦剑文吼道,见后面跟着的守卫们,都投來疑惑的眼光,他赶紧压低声音。

  “嘘,小点声。”逸尘眨眨眼,用一种促狭的眼神,死死盯着梦剑文的脸:“是我玩你,你又沒吃亏,还想怎样?”

  理直气壮,沒有一点点的内疚,仿佛是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还等着梦剑文感激涕零的样子。

  “你为什么玩我?”

  开始只是怀疑,也敢不确定,或许逸尘提供的方法,真的是为了救醒静静,他追过來,只是要问个明白。

  但是看到逸尘的这副腔调,以及话语中的揶揄,梦剑文知道,逸尘彻头彻尾就是在玩自己。

  想想在横尸之地,逸尘一副大义凛然,独自一人面对阴无法,那种豪气干云,睥睨天下的气概。

  在梦剑文心中的高度,甚至超过了曾经最尊敬的祥将军,成为新一任偶像级的英雄。

  如果换成其他人,就算说得再好听,梦剑文也未必相信。

  但逸尘说的,他一点都沒有怀疑,而且很严格的遵照执行。

  以至于被静静鄙视,挖苦,误解,自己却无法解释。

  大好的玉面书生,正人君子的模样,只因为一时的失察而毁于一旦。

  这都是拜逸尘所赐…

  逸尘在梦剑文心中的高大形象,在这一刻轰然倒下。

  “为什么……我在和玄风豹拼死一搏的时候,你怀抱美人,耳鬓厮磨,这样见色忘友之人,我不玩你玩谁?”

  逸尘像是一肚子委屈,正愁着沒地方发泄,好不容易逮到一个出气筒。

  梦剑文则更委屈,沒错,自己是抱着静静,可那时候她昏迷不醒,生死未卜,加上对逸尘实力的绝对相信。

  更重要的是,静静的受伤,完全由自己被玄风豹的杀气光圈击飞而引起。

  为了救自己,静静不惜飞蛾扑火般的闪身而出,在她生死攸关的时候,把她抱在怀里,只是要唤醒她,怎么就变成见色忘友了?

  对了,自己被杀气击飞,不也是抢在逸尘之前,去攻击玄风豹所导致的吗。

  你小子不领情也就罢了,凭什么就诬陷好人,乱扣帽子,还有,挖苦心思骗自己上当,太可恶了…

  梦剑文越想越气,指着逸尘的鼻子就骂道:“静静受伤,不就是因为我想帮你才造成了吗?亏我当你是兄弟,你简直是混蛋。”

  “我混蛋,你呢?说得好听,你把静静也当成兄弟,可是,你对她又做了什么?”

  逸尘耸耸肩,又往后退了一步,皱起眉头,身体还抖了抖,好像要抖掉浑身的鸡皮疙瘩一样:

  “骗你……你用脚后跟想想,也知道我是蒙你的,只怪你色迷心窍。再说了,要是静静真的有生命危险,我会轻易放过玄风豹?”

  “这……”梦剑文不禁哑然。

  明知道逸尘在强词夺理,自己却又找不出理由反驳,真是郁闷至极。

  其实,不止梦剑文郁闷,逸尘也很郁闷。

  看着梦剑文歇斯底里的样子,逸尘又好气又好笑。

  什么重色轻友,完全是瞎扯,他根本就沒那样想过。

  静静的伤,最多也只是摔痛而已,玄风豹对梦剑文就沒有下杀手。

  倒飞的速度虽然极快,实际上即使静静不出现,梦剑文也不会伤得太重。

  逸尘第一眼,就看出了静静在装昏迷,他又不便明说。

  故意提出破绽百出的疗伤方案,就是希望梦剑文能够察觉。

  谁知道,梦剑文过于担心静静的安危,又对逸尘深信不疑,欣然接受并付诸行动。

  但这些,逸尘怎么好意思说出來,让静静难堪,毕竟人家是姑娘家,面子还是要给的。

  不得已,逸尘只好硬着头皮,数落梦剑文的不是。

  这一出闹剧,唯一最得意的就是马车中的静静了。

  此刻,她正竖起耳朵,甚至展开精神力,仔细的偷听着逸尘和梦剑文的对话。

  见逸尘始终沒有揭穿自己的阴谋,静静十分满意,瞬间觉得这小子够意思,配合得也非常默契,梦剑文跟他后面混,应该很有前途。

  从头到尾,真正玩人的是静静,不仅把梦剑文玩得团团转,就连逸尘,也不得不装傻充愣,默默地配合着。

  梦剑文还蒙在鼓里,以为是逸尘恶作剧,恨得牙根痒痒的。

  逸尘则有苦说不出,还不敢解释,做了一回冤大头。

  只有静静躺在马车里,一边高兴又一边惋惜:

  “简直太爽了…可惜來得太晚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78小說____网/.◎m阅读最新章节,也可在百度直接搜索“七8小说”或者“.七8xs.c0m”,敬请记住我们新的网址7八小說.7/8/x/s.c0m。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6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