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章 结伴而行

第四百章 结伴而行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胡莱身为幽阴门长老,年纪也有了一把,按理说不应该与阴元广争辩。

  毕竟人家是阴无为的儿子,在幽阴门有着特殊地位,完全可以凌驾于一般的长老之上。

  即使阴元广在胡莱面前指手划脚,也不会被冠以目无尊长的罪名,反倒是胡莱,多数时候还要在阴元广面前显示出恭谦的姿态。

  但是,胡莱并不是一个唯唯诺诺的人,他有自己的性格,而且很执着。

  仅仅是温特斯的一句话,胡莱就主动找金七交涉,在受到推脱之后,又将阴元广顶到前面,迫使金七放弃斩杀逸尘的行为。

  他与逸尘从未谋面,却不惜威逼杀金帮帮主金七,看起來沒有丝毫意义,更谈不上得到任何好处。

  “辛戈杀气试练场,虽然并沒有完全拒绝幽阴门以外的人参加,但是,此人來历不明,身份不详,如果与我们一起进入辛戈沙漠,可能会存在一定的危险。”

  或许是了解胡莱的性格,阴元广沒有激烈的反驳,而是耐心的解释道。

  阴元广说的也有道理,抛开自己的.不说,站在幽阴门的立场,慎重一点并无不妥。

  “公子,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啊,毕竟小逸兄弟是你和温特斯的救命恩人,在这茫茫大漠之中,我们理应为他提供一些帮助,也算是你对他的一种报答。”

  胡莱依然坚持自己的意见,对于阴元广的解释并不赞同,反而认为阴元广应该找机会报答逸尘。

  “算了,当时救人,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谁,也沒有想过需要报答。”

  阴元广正要继续与胡莱辩解,却被逸尘打断,“幽阴门的公子爷,高高在上,自然有资格目空一切,也许从來就沒有考虑过,还要报答什么救命之恩。”

  从彩魅手中救出温特斯的时候,逸尘连阴元广的脸面都沒有见过,更不可能知道,他就是幽阴门门主阴无为的儿子。

  只是出于对彩魅行为的强烈反感,逸尘才出手救人,确实沒有想过,有朝一日,在萨特王国还会碰到阴元广,至于报答之类的说辞,逸尘更是毫不在意。

  胡莱从金七的掌下,救出逸尘,可以说是阴元广在报恩,也可以说,是胡莱和阴元广在施恩。

  正如阴元广所说,两人各自救了对方一次,相互之间各不相欠。

  而事实上,逸尘现在倒是非常希望,阴元广能够考虑如何报恩,给自己提供一些帮助。

  通过胡莱和阴元广的对话,逸尘可以知道,胡莱邀请自己同行,未必出于真心,或许只是为了刺激阴元广。

  而阴元广反对,却是真心实意,沒有半点虚假,如果让二人争论下去,胡莱难以说服阴元广。

  逸尘虽然不会惧怕辛戈沙漠的恶劣环境,但是,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多一个向导,特别是幽阴门的内部人员,会给自己减少许多麻烦。

  若是低声下气的哀求,不仅会使自己颜面尽失,而且还会引起阴元广等人的怀疑。

  干脆,正话反说,看看阴元广有什么反应。

  “公子,你看,被人看扁了吧。”

  逸尘的话,让胡莱有了发挥的空间,“堂堂幽阴门的公子爷,有恩不报,实在有损威名,要是门主知道,恐怕也会责怪公子的。”

  “不会…忘恩负义,禽兽不如,阴师兄岂是宵小之辈。”

  温特斯摸着红肿的脸庞,见缝插针的说道。

  “胡长老,温特师弟,你们不要暗自揣测,阴师兄自当有所担当。”不等阴元广发怒,宜生便在一旁打圆场。

  胡莱以言语刺激阴元广,温特斯则满怀愤懑,甚至将阴元广推到宵小之辈的境地。

  唯有宜生,给阴元广保留面子的同时,又给他足够的空间,话语之中流露出体贴谅解的成份。

  “嗯,宜生说的不错。”

  阴元广满意的点点头,见风使舵的说道,“胡长老,温特师弟,你们都误会了,本公子面对救命恩人,怎会无动于衷,我只是在想,该如何帮助小逸兄弟。也罢,既然大家都愿意,就请小逸兄弟与我们一起,进入辛戈沙漠便是。”

  “哈哈,阴公子果然知恩图报,梦剑文佩服至极。”

  见阴元广在另外三人的软磨硬泡下,终于答应与逸尘结伴而行,梦剑文则不失时机的夸赞起來。

  “先别给我戴高帽子,有关幽阴门的机密,谁也不能透露,不过对于辛戈沙漠的一些基本信息,我们还是可以无偿提供的。”

  虽然勉为其难的听从了大家的意见,但阴元广却是丑话说在前面,暗示逸尘不要随意打听幽阴门的情况。

  逸尘,梦剑文,胡莱,阴元广,温特斯,宜生,这六人怀着不同的心思,暂时达成了一致意见。

  一路上,阴元广沉默寡言,胡莱则比较活跃,将自己对辛戈沙漠的认知,逐步告诉逸尘知晓。

  随着辛戈沙漠的临近,天气也开始变得炙热起來,干燥而又飘忽的热风,偶尔飘过,将大家身上散发出的汗水蒸发,并吸收着各人皮肤表面的水分。

  逸尘几乎不开口说话,只是静静的跟着胡莱等人,缓缓的向辛戈沙漠进发。

  他的心思,早已放到了傻猫的身上,趁着大家有一搭沒一搭聊天的时候,将精神力探入日月空间。

  唤醒正在沉睡的青牛,请他帮忙查看傻猫的伤势,并给予治疗。

  “金七的战斧,虽然属于低等王兵,尚不足以斩杀傻猫,但在金七这样的战王强者手里,将之发挥到最佳状态,却可以剥夺傻猫的部分生机。”

  青牛检查了傻猫的伤势,发现傻猫沒有生命危险,便着手为他疗伤。

  傻猫为救逸尘,遭到金七的强势攻杀,并在臀部附近形成了深可见骨的伤口。

  好在傻猫已经晋升为六阶魔兽,只要通过青牛的治疗,把战斧遗存在体内的活力破坏,并补充一些生机之力,傻猫便可安然无恙。

  不过,由于在与金七的战斗中,傻猫几乎耗尽了全部的能量,极度虚脱之后,加上被王兵所伤,即使伤势痊愈,却不能立刻恢复全身功力。

  只有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再辅以运功调息,才能慢慢的恢复,若要回到之前的强势姿态,必须要耗费一定的时日。

  青牛的疗伤手段,自然是一流的,不到一个时辰,就基本驱除了王兵战斧留在傻猫体内的活力,而且将他臀部的伤口愈合。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剩下的就要看他的造化,或许十天,或许一个月,他才会真正完全恢复到全盛状态。”

  懒惰的青牛,在做好逸尘吩咐的事情后,交代了一下,便又躲到角落里,继续他的黄粱美梦去了。

  看着依然处于昏迷状态的傻猫,逸尘一阵心疼,赶紧鼓动体内的五行之气,将傻猫团团围住。

  浓郁的五行之气,大多经过了逸尘身体内部的自行炼化,变成了实质性的能量,若被傻猫吸收一部分,则大大有利于身体的康复,以及修为的稳固甚至提升。

  这一切,都在胡莱等人的眼皮底下完成,却并沒有被发现,这几位仍然谈笑风生,对于逸尘的开小差,他们毫不知情。

  “再过去百余里,就到辛戈沙漠了,我们要多准备一些清水,免得到了无边的大漠中,跟无头苍蝇一样,四处寻找水源。”

  胡莱一边介绍辛戈沙漠的情况,一边告诫大家,“在沙漠里,水比干粮更重要,少吃几顿最多使人体力减弱,一旦缺水,则寸步难行。还有,从这里开始,会遇到一些参与辛戈杀气试练场的修武者,他们会不顾一切的争夺为数不多的入场券。”

  踏踏踏……

  话音未落,斜下里便冲出一彪人马,马蹄踏在半是泥土半是黄沙的地面,搅起阵阵尘烟。

  为首的是一位浓眉大眼,皮肤黝黑,体型壮硕的中年大汉,身后跟着十七八位身着劲装的汉子。

  马匹的背上,除了驮着人以外,还有两个极大的皮囊,分搭在两边。皮囊虽大,却是空的,想必还沒有找到水源。

  不过几息时间,这队人马就靠近了逸尘等人。

  吁~~

  中年大汉一勒缰绳,将奔跑中的马匹稳住,对着胡莱上下打量着。

  “喂,你们是不是去辛戈沙漠参加试练的?”

  中年大汉的嗓门很大,说起话來嗡嗡作响,“把你们身上的入场券拿出來,魁爷饶你们不死…”

  虽然这位魁爷全身上下如同黑炭一般,但说话时却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与周身皮肤相比,倒是黑白分明。

  “哦?魁爷,你好嚣张……”

  胡莱上前一步,歪着脑袋,扬起脸,对着马上的魁爷笑道:

  “我们有沒有入场券并不重要,也不需要你饶我们不死。不过,你胡爷倒可以先帮你们测试一下,看看你们有沒有资格参与试练。”

  说话的腔调,俨然一副带头大哥的样子。胡莱伸出手,向魁爷招了招。

  “嚣张又怎么样?”魁爷咧着嘴,瓮声瓮气的说道:“如果你胜过我,你可以比我更嚣张。”

  “好说……”

  胡莱在回答的同时,掌心一翻,对着魁爷,凌空劈出一掌。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最快更新,阅读请。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6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