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三十四章 偶遇夜叉

第四百三十四章 偶遇夜叉

  朦朦胧胧之中,来到阴森诡异之处,本来就让人心生恐惧。

  又冷不丁的听到一声惊叫,却没有感觉到一丝人类的气息,若是常人,只怕是吓得心胆俱裂,魂不附体了。

  饶是逸尘艺高胆大,乍听这突兀的尖叫,也顿感毛骨悚然。

  好在逸尘还算镇定,强打精神,回头观望。

  却发现,两百米外的旷野之中,伫立着一个怪物。

  身高五丈有余,正弯着腰低着头,虎视眈眈的朝逸尘看着。

  满头绿发,仿佛被烟火点燃,冒着绿油油的火焰,在微风中忽明忽暗,摇曳不定。

  脸型扁长,鼻子高翘分叉,鼻孔却是一只朝下一只朝上,两边鼻翼像是两条蠕虫,不停的伸缩着。

  尖细的耳朵,一个挂在后脑之上,另一个则从额头处,耷拉着拖到下巴附近,偶尔还扇动几下。

  下巴靠近耳朵的旁边,有一个半圆形的孔洞,转动之际赫然出现了乌黑的眼珠,而盯着逸尘打量的,却是头顶上的一只比巴掌还大的三角眼。

  “不会吧,你连大名鼎鼎的夜叉大爷都没见过?”

  自称为夜叉大爷的怪物,一边紧紧盯着逸尘,一边伸出圆圆的红舌头,绕着圈的舔着宽厚的嘴唇两边。

  逸尘的反应,似乎超出了夜叉的预料,以至于他头顶的那只三角眼,由于怀疑而急速的变幻成各种形状。

  “没见过,也没听过……”逸尘如实答道。

  亡灵王虽然长得面相模糊,却并不丑陋,而且当时有五行帝尊的一丝灵魂,在一旁指点,逸尘倒也没有过于畏惧。

  即便是帅又奇,长相可谓奇特,引起过逸尘的鄙视,但跟眼前这位夜叉相比,帅又奇简直算得上标准的帅哥一枚,难怪人家帅又奇坚持说自己够帅,看来是非常有道理的。

  听到夜叉可以开口说话,逸尘尽管还是心有余悸,却还是很快便镇定下来。

  “没听过?你居然没听过夜叉大爷的威名,简直是孤陋寡闻,没见过世面。”

  没见过倒也罢了,逸尘居然说没听说过,这让夜叉怒气大盛,头顶上的绿色火焰,更是呼呼的往上直蹿,仿佛要将整个天空都要燃烧起来。

  两个可以转动伸缩的鼻翼,一边伸缩一边缠绕,紧紧地扭在一起,跟麻花似的,两个黑洞洞的鼻孔喘着粗气。

  头顶上的眼睛,直溜溜的转了几转,像是在考虑着什么,忽而又向逸尘问道:“你是不是新来的?又是从何而来?”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到这里的,也不记得从哪里来的。”

  逸尘很茫然的看着夜叉,双手一摊,显得非常无辜。

  夜叉虽然不断的吹胡子瞪眼睛,甚至在吼叫着,但是,仅仅相隔不到两百米,逸尘依然无法感受到对方气息。

  除了说话的声音,能够清晰的传到逸尘的耳中,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逸尘根本不会相信,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却如同死物一般,毫无生机。

  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祸福未知,有关自己的情况,还是越少透露越好,装傻或许是比较安全的方法。

  “真的?那我问你,你过桥的时候,有没有喝过白头发老太太递给你的一碗水?”

  夜叉的眼里闪现过一丝疑惑,却又不动声色的隐藏起来。

  他装着相信了逸尘的话,并试图提出问题,来证实逸尘所言非虚。

  “水,好像……也许……喝过吧,我记不清了。”

  逸尘在虚空之中飘荡的时候,见过血黄?色充满腥味的河流,也看到了夜叉口中所说的桥,却没有发现那个白头发的老太太,更没有喝过什么水。

  好像岸边的人群,偶尔有人上了桥,最远的只不过走了一小段,就跳进了桥下的河中,并没有看到谁喝过什么水。

  但是,既然夜叉问起,看定是要证明什么,逸尘便含含糊糊不置可否的应付了一句。

  “那么,你走过一条开满红花的路,见过一条血黄?色的河吗?”夜叉紧接着问道。

  “走过,见过,有什么问题吗?”老被夜叉问来问去,只怕说漏了嘴,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逸尘干脆反客为主。

  “呵呵,没什么问题,我只不过闲得无聊,随便问问。”

  果然,逸尘的反问,让夜叉顺口就回答了问题,并且第一次没有提出新的问题。

  “那好,我也问你几个问题。第一,这是什么地方?第二,你刚才问的那些,到底有什么用意?”

  阻止了夜叉的提问,逸尘比较满意,而他现在想知道的,是自己身处何处。

  就算夜叉不肯回答,至少也不会刨根问底,让自己小心翼翼。

  “看来,你真是新来的。你小子运气好,遇上了我,夜叉大爷心地善良,就给你指点迷津吧。”

  听完逸尘的提问,夜叉纠结在一起的两条鼻翼渐渐松开,两只尖细的耳朵,也一前一后扇动着。

  看得出来,他有些得意,头顶上的那只眼睛,先是忽闪忽闪的转动了几下,然后又眨巴眨巴,昂起头很是傲气的说道:

  “这里整个一大片,都可以称着鬼门关,是通往鬼域的一条必经之路。前面的那些嘛,我也不妨说出来,让你长长见识……”

  首先是那条布满红色鲜花的小路,叫黄泉路,是人死以后,到阴间的第一条路。

  路上遍地盛开的红花,人称彼岸花,也是整个阴间唯一开放着的花朵,过了黄泉路,便不再有此类活物。

  逸尘见到的,那条血黄?色的河流,则是通往阴间的忘川河,河上有奈何桥,白发老太太名叫孟婆。

  孟婆手里端着一碗水,俗称孟婆汤,又叫忘情水……

  凡人死后,必须走过黄泉路,踏着彼岸花,来到忘川河旁,喝孟婆汤,过奈何桥,然后进入阴间。

  “那……为什么有人跳进忘川河,还有河岸边聚集了许多犹豫不决的人?”

  对于夜叉之言,在玄天宗云霄密室地下,东方大帝木芒,好像曾经略略带过一字半句,逸尘当时并未深究。

  虽然一路走来,经历了不少战斗,特别是在落英王国,与贾本国一战,尸横遍野,双方战死的人数加起来几近百万。

  但是,从未有人提及,人死之后,居然还要经过夜叉口中的一道道关卡。

  由此看来,鬼门关可能是鬼域的一部分,而鬼域自从差不多两万年前,被一闲散人用无极剑封印以后,应该不会轻易有人突破封印。

  那么,岸边的那些人,又是从何而来呢?

  “小子,你的问题还真多,不过幸好你夜叉大爷博学多才,想难倒我不是那么容易的。”

  夜叉嘴里调侃着,脸上却充满得意之色,头发上的绿色火焰,也不如先前窜得那么高了。

  伸出手,拽了拽两边鼻翼,拉出足有两尺多长,下巴上的眼睛往上抬了抬,故作深沉的扬了扬眉头。

  见逸尘还在等待着答案,夜叉清了清嗓子,呼出了一口阴森之极的气息,让逸尘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尽管夜叉口如悬河,想极力表现出自己的博学,但这家伙的表达能力实在太差,往往前言不搭后语。

  连说带比划,折腾了半天,逸尘才勉强了解了一个大概。

  所谓孟婆汤,也就是忘情水,乃是用人的眼泪做成,包含了喜、悲、痛、恨、怨、爱等六欲。

  一旦喝下,便即刻忘记自己在阳间的所有记忆,从情感上回归到虚无状态,以便清清白白的步入轮回。

  而有些人,即使死了,也不愿意忘记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一切,特别是对于自己心爱的人,总想着来生再续前缘,自然不肯喝下孟婆汤。

  于是,忘川河就成了他们选择的栖息之所。

  不喝孟婆汤,便过不了奈何桥,只有跳进忘川河,经受各种残酷的折磨,经历千年的等待。

  在千年的等待之中,或许会看见自己心爱的人,一次次的从奈何桥上走过,却不会看上自己一眼,更不可能说上一句话。

  在不断的煎熬中,若是情根未断,依然记得自己的过往,便可重返人间,去寻找念念不忘的心爱之人。

  然而,对方在千年之中,或许已经经历了数次轮回,早已忘却了曾经的恋人,即便找到也未必可以再续前缘。

  除非双方均为情深意重之辈,执着于与对方生生世世永不分离,情愿精瘦千年磨难,都不肯喝下孟婆汤,方有再次相聚之际。

  由此可见,世人都说爱情伟大,可真正能够心念不灭,世世代代在一起的情侣,又有几对?

  就像孟婆所言,爱情算什么,不过一碗水罢了,喝了就什么都忘记了,一切重新开始,不喝,便要经历千年,还不能确保对方还记得你。

  所谓的山盟海誓海枯石烂,其实都是过眼云烟,爱情是有今生无来世的。

  如果真是懂得情爱,又何苦拘泥于千年万载,只需今生今世,好好珍惜,便是一世好姻缘。

  想到这里,逸尘不免心中一酸,差点就潸然泪下。

  自己离开落英王国的时候,飘然还是生死未卜,尽管逸尘永远陪在飘然身边长相厮守,却又不忍飘然因为自己而失去血脉觉醒的机会。

  飘然,你现在可好?

  ...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6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