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三十七章 必有隐情

第四百三十七章 必有隐情

  按照天罗大陆的灵气分布,如果一个修武者,能够在五十岁达到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

  但是,在火祖宗眼里,这样的人根本配不上飘然!

  以飘然的天赐火性体质,只要顺利激活凤族血脉,在修武一途的前景是无可限量的。

  至少,他有能力让飘然在三到五年内,成为真正的战王强者。

  而整个天罗大陆,即使在百岁之龄,也没有几人可以冲王成功。

  若是让飘然这样风华正茂,又拥有凤族血脉的美丽女孩,嫁给一个又老又没有前途的普通男人,岂不是暴殄天物。

  “前辈,主人离五十岁还远着呢。至少他是火儿见过的,最有修练天赋的少年……也许,前辈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修为还不到战帅级别呢。”

  还没有见到逸尘本人,火祖宗就将他直接否定掉,这让火儿非常不爽,要不是实力不济,恐怕此刻火儿会赏给火祖宗一个大大的耳刮子。

  “胡说!你火祖宗十九岁就已经冲帅成功,三十岁达到战王强者级别,你居然敢把那小子和我相提并论,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火祖宗瞧不起天罗大陆的修武者,不仅是因为整个天罗大陆,达到战王强者的寥寥可数,更重要的原因是,即使有人冲王成功,往往也早已过了耄耋之年。

  不要说他十九岁冲帅成功之际,同龄人甚至还有不少连战督级别也没有达到,偶尔有几位冲将成功的,都会被视为修练奇才。

  在他三十五岁成为王者的时候,天罗大陆的修武者,大多数还没有尝试着去冲击战帅级别。

  这样的差距,让火祖宗有足够的资格自傲。

  但是这一次,他失算了。

  “确实不能相提并论,因为主人比前辈……强多了!”

  火儿虽然对火祖宗有些惧怕,又想从他那儿得到更多的火之烈焰,平时连说话都尽量轻声细语,生怕惹恼了火祖宗。

  但今天不行,在火儿眼里,逸尘才是最亲近的人,他不仅要帮助逸尘去完成使命,而且还要依仗逸尘,为麒麟一族恢复名声。

  即便火祖宗只需一个意念,就足以让火儿神形俱灭,可涉及到维护逸尘尊严的时候,火儿绝不会有半点妥协。

  “知道就好,那小子怎么能和我比呢……你说什么?”

  火祖宗的权威,从来就没有受到过质疑,听了火儿的前半句话,他还洋洋得意,心想着火儿也许会恭维自己两句。

  却不曾想,他居然敢说逸尘比自己强多了,火祖宗当然不会相信,只是以为火儿为了顾及逸尘的面子,才故意吹牛的。

  “前辈十九岁冲帅成功,可能算得上是前无古人,却不是后无来者。”

  火儿此刻顾不上火祖宗言语中的愠怒,脸上略带讥讽的说道:

  “据我所知,主人目前年龄不会超过二十岁,两年前已经冲帅成功,现在修为达到了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如果顺利的话,估计不出三年,他就能成为天罗大陆最年轻的王者。而前辈你,三十岁才晋升王者,这样一比,岂不是主人要强过你很多。”

  说话的同时,火儿的嘴角还隐约翘了翘,揶揄之意显露无疑。

  你自诩火祖宗,目空一切,不把常人放在眼里倒也罢了,可偏偏要想诋毁逸尘,火儿情急之下,口不择言,一通争辩差点没把火祖宗气疯过去。

  “好小子,你,你……就吹吧,想在火祖宗这里讨便宜,你还嫩了点!我一生之中,一共也就遇到过两位,在修练进度上和我不相上下的人。”

  被火儿一顿没上没下的争辩,火祖宗大为气恼,甚至有一种要将火儿碾死的冲动。

  但是,他毕竟是有身份有修养的,如果仅仅为了一句口舌之争,就大发雷霆,似乎有损威名。

  不过,为了让火儿心服口服,他还是耐着性子,摆事实讲道理:

  “第一个是两万年前的一闲散人,三十二岁成为战王强者,比我稍稍差一点,但他的成就很高,一人独战四位地狱王,杀三伤一,并用无极剑将鬼域封印,可惜的是,自那以后,一闲散人淡出人们视线,不知所踪。”

  言语中,透露出火祖宗对一闲散人的敬重之情,说到不知所踪时,渭然长叹。

  “这个……火儿也曾经听说过,一闲散人已经步入战神级别,或许他老人家早已飞离人间,到了更高等的生存空间去了。”

  火儿虽然不顾一切的护着逸尘,但对于一闲散人的英名,也是早有耳闻,并不敢有半点亵渎之意。

  “这句话还差不多,总算你小子还知道点深浅,可第二个,你知道是谁吗?”

  火祖宗好像还沉浸在回忆之中,像他这样的超级强者,难得遇到一个值得尊重的人,即使是对手,也不会恶意诋毁。

  “前辈所说的第二位,是不是一万年前的五行帝尊大人?”

  火儿从火祖宗的话中,可以感觉到,既然几万年才出现两位让他敬重的人,那必然就是一闲散人和五行帝尊,其余的根本排不上号。

  “不错,正是这位五行帝尊,说起来,他比我还要稍强一些,二十九岁就顺利突破成王。在他实力达到鼎盛的时候,我曾与他约战,却不料正遇上万年大劫。”

  一声叹息之后,火祖宗的声音明显变得愤懑起来:

  “魔界作乱,民不聊生,五行帝尊率众位弟子挺身而出,力抗魔界。当时,像我这样的隐世强者还有不少,大家都愿意为整个生存空间的安宁,做出各自的努力。让人难以理解的是,明明我们和五行帝尊有过约定,在他出征与魔尊决一死战之际,我们所有隐世强者,将与他一起并肩作战。

  ……可是,不知道什么地方出了问题,等我得到消息,却已经是决战过后。魔界被封印,五行帝尊下落不明……”

  “前辈难道没有与五行帝尊约定具体的时间,才错过了一举消灭魔界的机会?”

  火儿心念一动,轻声问道。

  “不是!与魔界大战,必须上报神君批准,原本初定了大致日期,但不知为何,五行帝尊率众位弟子提前出征。不仅是我,就连其他的隐世强者,也都没有接到通知,错过了决战不说,还害得五行帝尊陨落,实在是问心有愧!”

  火祖宗虽然仍旧没有现身,但强烈的自责,已经让他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前辈,在五行帝尊出战之前,应该有使者前去召集各位隐世强者,却为何没有一位响应?”

  火儿试探着,想要了解一些有关一万年前的情况,这一点对麒麟一族非常重要。

  “有过,对了,就是你们麒麟一族,应该是你的祖先。麒麟是神君的坐骑,偶尔也帮神君做一些传令之事,但每一次都必须持有神诏令。而那一次,却偏偏没有神诏令,仅仅是口头通知。要知道,与魔界决战,乃是神君指定,事关万亿生灵,绝非儿戏。”

  火祖宗似乎在努力回忆万年前的场景:“就在麒麟来通知我的前一天,神君曾经降下神祗,特别交代我,一切行动,皆由神诏令告知,若有差池,决不轻饶。我考虑到兹事体大,不敢妄自作主,便在麒麟到来之际,要他出示神诏令。”

  “谁知道,麒麟却是空手而来,虽经百般劝说,无奈神君有令,我等不能不从。何况麒麟对于具体日期也是含糊其词,我便怀疑他假传神旨,将他赶了出去。现在看来,是我错怪了麒麟。”

  “前辈,其实当时先祖并没有假传神旨,而是忘记携带神诏令,造成了严重后果。而我麒麟一族,也因此被褫去了四灵之首,罚入寒潭,减寿两千年。”

  火儿想起自己在寒潭之中,坚守着先祖留下的遗命,等待新一任的应劫之人,期间的辛酸又有谁能知晓。

  如果不是逸尘落入寒潭,或许到现在火儿还不知道,应该去什么地方寻找应劫之人。

  造成这样的后果,固然是先祖办事不力,咎由自取,但是,这些隐世强者,一个个的老古董,一点都不知道变通,也是间接把麒麟一族推入绝境的罪魁祸首之一。

  想到这里,火儿不仅悲从中来:“如果不是你们这些前辈过于拘泥,非得见到神诏令不可,先祖也不会遭此惩罚。”

  “火儿,我虽然同情麒麟一族的遭遇,但是,你却错怪我们了。魔界作乱之时,曾经拉拢过很多神君身边的人,如果不见到神诏令,我又如何分辨麒麟是敌是友?更何况,神君刻意下旨,岂是我等可以轻易改变的?”

  见火儿悲愤欲绝,火祖宗也是叹气连连:“这其中,或许还有什么隐情,只是我没有证据,不便胡乱猜测。火儿,你放心,有朝一日,若是掌握了证据,我一定为你的祖先平反。”

  “我相信先祖,绝不会无辜犯错。”火儿听火祖宗一说,更加觉得麒麟一族的遭遇太过冤屈,不禁咬牙说道:

  “这中间必有隐情!我一定要查出事情的真相,还先祖一个清白。”

  ...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6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