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四十四章 七上八下

第四百四十四章 七上八下

  黑白无常启动魂归无常大阵,是为了证明白无常的判断。

  白无常认为,普通魂魄一旦脱离人类的躯体,便成为一种游离状态。

  在招魂大?法面前,几乎没有一点抗拒力,也没有意识,任由黑白无常将之控制,送到该去的地方。

  唯有冤魂,由于愤恨难平,虽处于游离状态,却包含着极大的怨气,不愿屈服于招魂大?法之下。

  更有甚者,宁愿魂飞魄散永远消无,也不肯含冤被抓。

  尽管黑白无常可以施展魂归无常,将冤魂击成齑粉,使之烟消云散,但是,他们往往在经过仔细的查验后,逼迫冤魂说出实情。

  根据冤情的程度,选择对冤魂的处置方法,以及考虑是否将他们投入轮回之中。

  当白无常没有顺利控制逸尘之后,他们祭出了魂归无常。

  只要逼迫逸尘把‘冤情’说出来,一来可以堵住地夜叉的嘴,省得他在一旁冷嘲热讽。

  二来,黑白无常也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考虑该如何处置。

  尽管魂归无常大阵声势骇人,却只是黑白无常惯用的手段,并不是要毁灭逸尘。

  这一点,逸尘其实也能够感觉到。

  虽然被困网中,身体的活动自由被暂时剥夺,但是逸尘除了有些窒息意外,并没有过多的难受。

  黑白无常没有将大网收紧,而是松松垮垮地裹住逸尘,也没有向逸尘施加额外的压力。

  一根根细如头发的网线,轻轻的覆盖在逸尘的身体之上,既不会让逸尘承受太大的痛苦,也不会该逸尘有逃脱之机。

  逸尘也感觉到黑白无常的用意,意识之中曾经思考过几种对策。

  如果强行与黑白无常对抗,估计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即使对方网开一面,侥幸逃离魂归无常大阵,却也难以从完全陌生的鬼域,顺利返回人间。

  倒不如将计就计,假装自己就是一个冤魂,随便编一个理由,先搪塞过去,看看黑白无常会有怎样反应。

  甚至,装傻充愣,请求两位无常老爷将自己放回人间,若是得逞,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有朝一日集齐材料,让苍木修补好乌蝉衣,再找一个机会,偷偷潜入鬼域,在不惊动鬼差的情况下,尽可能的接近无极剑。

  当然,按照这一次的意外经历,逸尘很清楚,要想混进鬼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首先,黑白无常就不是那么好应付的,就像现在这样,到底该采取哪一种方式,使自己全身而退,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在两位无常老爷的逼问下,逸尘嘴里说出来的话,让所有人都深感意外。

  以黑白无常在鬼域的地位,虽然算不上位高权重,但在魂魄面前,他们握有最直接的生杀大权。

  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对于魂魄而言,得罪黑白无常,无异于给自己断了退路。

  “狂妄!”

  第一个发话的是黑无常,他原本就觉得白无常的做法,太过于仁慈。

  即使是冤魂,人家自己都没有鸣冤叫屈,你白无常倒好,非要确认是冤魂,还要逼得人家说出冤情。

  谁知道人家根本不领情,不仅没有感谢的意思,反倒恶语相向,做起咱兄弟俩的爷爷来了。

  黑无常怒气上冲,便将手掌释放出的玄色光线微微加大了一些。

  而此时的白无常,虽然脸上还挂着笑容,仿佛对逸尘的狂妄毫不在意,但实际上,他比黑无常更火。

  如果听从地夜叉之言,把逸尘当成孤魂野鬼,只需施展强烈手段,将之击溃即可。

  哪怕逸尘冤屈再大,被黑白无常合力摧毁之后,神形俱灭,不可能还有地方给你申冤。

  而且,区区一个魂魄,灭了也就灭了,黑白无常也无需承担任何责任。

  白无常网开一面,是想给逸尘一个机会,同时也给自己多结一份善缘。

  但逸尘的话,不亚于打了白无常一个耳光,恼羞成怒的白无常,再也没有耐心了。

  于是,白无常配合着黑无常,将魂归无常大阵的威力逐步加大。

  一根根覆盖在逸尘身上的网线,忽然收紧,将逸尘的身体迅速缠绕起来。

  “这家伙不是阴魂,也不是冤魂,就是一个十足傻货!”

  一旁看热闹的地夜叉,给逸尘的表现下了一个结论。

  当白无常说逸尘是冤魂的时候,最不乐意的就是地夜叉,他生怕这件事情就这么随随便便的解决,让自己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机会,想看看黑白无常笑话的愿望落空。

  尽管心里有些懊恼,可地夜叉毕竟不敢公然指责黑白无常,只好耐着性子,冷眼观看失态的发展。

  只要逸尘就坡下驴,按照白无常的意思,承认自己有冤,整个事情就此了结。

  却不曾想,逸尘并不买账,甚至还叫嚣着要挑战黑白无常。

  这简直是峰回路转,地夜叉立马就打起了精神,一边骂着逸尘,一边手舞足蹈的等着看好戏。

  其实最冤枉的还是逸尘,本来还想着编一个什么故事,忽悠一下黑白无常,现在倒好,不用编了,天大的冤情已经有了。

  逸尘在被白无常招魂大?法吸引的时候,曾经有一个似曾相识的影子飘过,并帮助他脱险。

  虽然不知道这个影子是谁,但逸尘的心里还是抱有很大的感激。

  而这一次,同样是那个影子闪过,却将逸尘推入万丈深渊。

  逸尘说话的一刹那,意识突然失控,等话说出口的时候,有恢复了正常。

  听到从自己嘴里说出的话,完全违背了自己的意思,逸尘简直是欲哭无泪。

  不但没有虚与委蛇,骗取黑白无常的信任,反而用极其不屑的口气,贬低他们,而且还以爷爷自居。

  就算逸尘真的不在意黑白无常,最多也只会称一回小爷而已。

  逸尘被那个影子黑了,还无法说出口,即使说出来,也不会有谁相信。

  嘶嘶——不等逸尘纠结,笼罩着的大网,抽出的一根根网线,如同一把把利刃,将他越捆越紧。

  这可远比金七使出的风刃锋利,即便逸尘此刻的身体,仅仅是一片薄如蝉翼的影子,也能够感觉到刀割般的痛楚。

  细细的网线,逐渐侵入身体,像一把把刀子,在残酷的切割着逸尘的身体。

  随着痛楚一起袭来的,还有呼吸的压抑,空气似乎被抽干了,无边的压抑使得逸尘无法正常呼吸。

  强烈的窒息感,已经让逸尘有一种绝望的感觉。

  逸尘尝试着各种办法,想要摆脱桎梏,却无济于事。

  没有战气,没有五行之气,连力气都丝毫用不出。

  “哈哈,你不是很牛吗?有什么手段使出来吧。”见到逸尘一脸痛苦,又无法挣扎,黑无常裂开大嘴,乐了。

  “我们这是雕虫小技,你就拿出通天神通来,给我们看看……”

  白无常又恢复了满脸笑容,却没有放松对逸尘的控制。

  照此下去,用不了几息时间,逸尘将会被魂归无常完全束缚,任由黑白无常处置。

  只要把逸尘当做普通的孤魂野鬼,让他烟消云散,永不超生,黑白无常便大功告成。

  “傻货,有什么本事,赶紧用出来,再磨叽就晚了。”

  与黑白无常不同,地夜叉并不希望逸尘就这么轻易的完蛋。

  既然你小子口出狂言,总得有点保命的手段吧。

  要是能够逃脱魂归无常的控制,让黑白无常丢一回脸,那才是最开心的事呢。

  哪怕是多坚持一会儿,地夜叉也觉得不错。虽然不是自己亲手击败黑白无常,但咱地夜叉搞不定的事情,你黑白无常不也是束手无策么?

  然而,地夜叉很快就失望了!

  逸尘并没有像他说的那样击败黑白无常,甚至连挣扎的实力都没有展现出来。

  咝咝~~网线越收越紧,逸尘的身体渐渐萎缩。

  不过是几息时间,由黑白两种颜色组成的大网,已经收缩至拳头大小。

  而逸尘依然被网线缠绕切割,整个身体被切割得千疮百孔。

  “七上八下的两个家伙,你们看仔细了,爷爷出手了!”

  就在黑白无常志得意满之际,逸尘又说话了。

  这句话同样不是逸尘的本意,却深深的刺激了黑白无常二位。

  黑无常矮胖,人称八爷,被水淹死,而白无常瘦长,人称七爷,乃上吊而死。

  两位的死法不同,却有上下之说,七爷上吊谓之七上,八爷殁于水中便是八下。

  逸尘口中的七上八下,无疑是讽刺黑白无常死于非命,死相难看。

  “好好……老七,人家揭咱们老底了,怎么办?”

  黑无常怒极反笑,脸上却是阴沉之极。

  “好办,让他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白无常的笑容之中,透露出一丝阴狠。

  两位无常老爷被逸尘的话击中要害,恶意顿生。

  嗡……

  天空一阵震颤,缠住逸尘的网线,顿时散发出一道道黑白交织的光芒。

  魂归无常大阵,在黑白无常同时催动之下,威力达到最强。

  黑白交织的光芒,如同催死的符咒,要将逸尘毁灭于当场!

  蓬——忽然,一道金光闪过,天空中出现了阵阵霞光。

  “雕虫小技,能奈我何,爷爷出来了,哈哈……”

  一声大笑,自空中响起。

  ...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6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