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四十六章 不灭阴魂

第四百四十六章 不灭阴魂

  得知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打伤超级强者剑痴苍木的陆狱司,逸尘暗暗心惊.

  而陆狱司在探索过逸尘之后,觉得击败黑白无常的不可能是逸尘,应该是另有其人。

  或许是被自己威压所慑,凶手吓得逃之夭夭,逸尘只不过是凶手的随从而已。

  “回禀陆狱司,两位无常老爷,的确是这小子出手所伤,小的亲眼所见,绝无差错!”

  地夜叉总算从地上爬起来,晃了晃左边空荡荡的胳膊,又指了指后脑勺的耳洞,满脸委屈的诉苦:

  “小的满身伤痕累累,全是拜他所赐,请陆狱司老爷为小的做主。”

  片刻之前,地夜叉还跟哈巴狗一样,趴在地上苦苦哀求,生怕逸尘对他下手。

  现在陆狱司一到,他马上换了一副嘴脸,恨不得陆狱司将逸尘碎尸万段,方可消除他心头之恨。

  仅凭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在地夜叉的眼里,陆狱司的实力绝对要强出黑白无常很多。

  “嗯……你确定?”

  看到地夜叉残缺不全的躯体,陆狱司微微皱了皱眉头,狐疑的转过头,再次将逸尘扫描了一番。

  奇怪!

  以陆狱司的眼力,即便是黑白无常那样的强手,也不会逃过他的探测,只要是在鬼域达到一定实力的鬼差之类,他一眼就能测出对方的真正修为。

  然而,不过片刻之间,陆狱司已经两次探测逸尘的实力,也没见逸尘有何防范,却硬是看不出逸尘究竟有什么击败黑白无常的手段。

  在他眼里,逸尘甚至不如鬼域常见的低等鬼差,谈不上有啥过人的本领。

  莫非是地夜叉吓糊涂了,被别人所伤却误认为是逸尘出手。

  “待我试试再说……”

  为稳妥起见,陆狱司觉得还是谨慎点比较好。

  逸尘面对实力超强的陆狱司,不敢有一丝一毫大意,尽管心里清楚,只要影子不出手,无论自己如何应对,都没有资格与陆狱司一较短长。

  所谓的凝神静气,无非是尽人事听天命,逸尘只得暗暗祈祷着,希望那个不知身份的影子,在关键时候帮自己渡过难关。

  严格意义上说,祸是影子惹出来的,如果不是出言不逊,黑白无常也不至于痛下杀手,更不会引出陆狱司这样级别的鬼差。

  逸尘双眼紧紧地盯着陆狱司,却没有看见对方有什么动静,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颇有几分儒者的风度。

  咝……

  陆狱司身形挺拔纹丝不动,但是他的身边却忽然冒出一缕黑烟。

  黑烟很细,很轻,若有若无,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

  天空中有风,吹得陆狱司身上灰色的衣袂被风吹起,轻轻的飘曳着。

  但这一缕黑烟却丝毫没有受到风力的干扰,依然笔直的如同一根细线,往逸尘身边飘来。

  速度不快,方向明确,待黑烟距离逸尘不到五米的时候,猛地加速前进。

  逸尘心里一凛,想要移动身形摆脱黑烟的侵袭,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倏——逸尘如同一个被紧紧捆住的木桩,直挺挺的悬浮于空中,眼睁睁的看着黑烟从头顶进入。

  黑烟刚刚侵入时,没有特别的感觉,不像弱水强行灌输那样反应激烈。

  但这样的感觉只不过维持了几息时间,逸尘忽然感到头晕目眩。

  不好……鬼气!

  在皇级墓葬地下通道,逸尘曾经遭到鬼气的侵袭,开始也是恍然不觉,可几息之后,鬼气就会侵入大脑,干扰神智,瓦解斗志。

  当时幸亏有日月空间,把侵入逸尘身体的鬼气尽数吸收,才使得逸尘毫发无损,连同lang荡四杰也安然无恙。

  皇级墓葬的鬼气,是剑痴苍木从鬼域逃离时,被鬼气侵入身体无法驱除,等他躯体消亡之后再遗留下来的。

  而打伤苍木,并将鬼气输入苍木体内的罪魁祸首,则正是逸尘面前的陆狱司!

  战皇超级强者苍木,纵横江湖一辈子,鲜遇敌手,却被鬼气毁去躯体,看起来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如果逸尘以本体出现,恐怕还没有祭出日月空间,亡灵王就要抢着吞噬鬼气了。

  鬼气对于亡灵王是大补之物,哪怕再多一点,也不会对逸尘造成伤害。

  可问题是,逸尘现在是脱离于本体,不仅没有亡灵王相助,也没有日月空间帮忙,甚至连一点点修为都用不出。

  就连逸尘足以自傲的精神力,也仅仅存留一小部分于意念之中,此刻正遭到鬼气的侵蚀。

  虽然只是一缕黑烟,带给逸尘的打击却是巨大,一阵浑浑噩噩,让逸尘不知身在何处。

  仿佛整个身体都被鬼气笼罩,没有一丝空隙,意念逐渐恍惚,逸尘还没有找出抵抗的方法,就已经失去了对抗的机会。

  “嗯,不错……很好。”

  逸尘被鬼气侵蚀得毫无还手之力,在陆狱司看来,却是最正常不过的。

  他原本就怀疑,击败黑白无常的另有其人,但地夜叉却一口咬定是逸尘所为。

  使出鬼气缠身,主要目的并不是斩杀逸尘,而是要测出逸尘的真正实力。

  陆狱司知道,能够击败黑白无常的,绝对不会一般货色,而且一定是敌人。

  这一片区域,属于陆狱司的管理范围,捉拿入侵之敌,他责无旁贷。

  所以,陆狱司必须要弄清楚,自己的对手是谁。

  逸尘的反应,证明了陆狱司的判断:“这小子一点力量都没有,充其量也就是孤魂野鬼的实力……地夜叉,你好好想想,还有谁来过此地?”

  “陆狱司老爷,真的就是这小子,这一时半刻的根本就没有外人出现过。”

  地夜叉哭丧着脸,心里却是恨恨然,陆狱司呀陆狱司,你怎么就不相信我说的话呢?

  无奈之下,地夜叉又将初见逸尘的情形,以及把逸尘骗到无常殿的经过,一五一十的重复了一遍。

  “哦?”

  陆狱司听罢若有所思,稍作沉吟之后,说道:“不管怎样,先将这小子收了再说!”

  虽然不是逸尘,但是逸尘和行凶之人必然有一定关联,否则,像逸尘这样的鬼魂,连地夜叉这一关都无法通过。

  既然把逸尘留在此地,凶手应该还没有走远,或许是因为自己出现,把他吓得暂时躲藏起来。

  只要收了逸尘,就有机会引出对方,届时再施展手段,将凶手擒住即可。

  还有一个简单的办法,就是控制逸尘以后,实施灵魂搜索,将附近一片区域全方位搜索一遍,凶手自然无处遁形。

  陆狱司的想法非常正确,也切实可行,但是,他还是忽略了一点。

  “哼!想收了爷爷,没那么容易!”

  就在陆狱司认为万无一失,准备收回鬼气的时候,一声冷哼从逸尘嘴里发出。

  嘣~~陆狱司释放出的那一缕黑烟,随着话音猛地一阵颤抖,紧接着从逸尘头顶处爆裂。

  断裂的黑烟,顺着来时的方向逆行而上,一道道轻微的黑光闪过,黑烟寸寸化为乌有。

  嗡——陆狱司顿感身躯一震,一口逆血上冲喉咙,虽经强行压下,未能喷洒而出,但陆狱司的脸上,却充满了惊骇。

  “什么人?”

  让陆狱司惊骇的,不完全是黑烟爆裂带来的反噬,毕竟这只是对方的一次偷袭,如果陆狱司事先准备,应该不至于如此失态。

  明显不是逸尘干的,却偏偏从逸尘身上发出,这才是陆狱司真正感到惊骇的原因。

  几番探测,都没有从逸尘身上发现异常情况,那么对方是怎么吸附于逸尘身体之上,却又避开陆狱司的探测呢?

  按照常理,阴魂是无法被吸附的,除非吞噬对方,才能自己完全控制。

  眼前的逸尘,并没有被吞噬,属于完全自由状态,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逸尘的阴魂只不过暂时脱离躯体,而不是人死之后的阴魂。

  “生者的阴魂……不灭阴魂!”

  只有不灭阴魂,才是可以被吸附的,也只有吸附在不灭阴魂的身上,才不会被发现。

  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传说中的不灭阴魂吗?

  想到这里,陆狱司失声叫道,由刚才的惊骇变成了毛骨悚然。

  饶是他官至狱司,在鬼域算得上有头有脸,比黑白无常还要高出一个档次,平时也是镇定自若,但此刻,他的身体仿佛不受控制,不停的颤抖着。

  “怎么,怕了?”

  逸尘不知道陆狱司为何如此失态,更不明白啥叫不灭阴魂。

  他也在纳闷,这个影子神出鬼没的,没有一点预兆,而且说出来的话,都是一副趾高气扬,十分欠扁的腔调。

  对黑白无常如此,对陆狱司也是如此,似乎嫌着事儿不够大,非得把鬼域弄个天翻地覆不可。

  这家伙到底是谁,干嘛要吸附在自己身上,看样子,这次来到鬼域,便是影子的主意。

  “在下只是一个小小的狱司,不知前辈有何见教?”

  陆狱司低头附耳,诚惶诚恐的样子,两条腿还在不住的摇晃着。

  原本看似儒雅的风度,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十足的奴才相。

  “嗯,不错,很乖。”“逸尘”的嘴角掀起了一个弧度,显然对陆狱司的态度比较满意:

  “告诉我,大老黑在哪儿?”

  ...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6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