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五十一章 针锋相对

第四百五十一章 针锋相对

  果然不出包王爷所料,蒋薛二位王爷的突然造访,正是为了不灭阴魂。

  好在包王爷处事谨慎,将逸尘收入袍袖之中,否则恐怕此刻逸尘已经暴露在他们的眼光之下了。

  “不知二位,是从何处得知这个消息,”包王爷收起笑容,脸色微微一变,冷声说道:

  “难道二位不远万里,竟是为了此事,亏得包某自作多情,自以为二位是來叙旧的。”

  对于蒋王爷提出的问題,包王爷沒有直接回答,反倒是以调侃的语气,表示自己的不悦。

  以蒋王爷和薛王爷的身手,万里之遥也可瞬间必达,來得快并不算什么意外。

  不过,这两位王爷的辖区不在一处,蒋王爷在包王爷的西面,薛王爷却在东北面。

  而且,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日常事务,并不会经常聚在一起,相互之间虽有事务往來,却也各有职责,一般情况下互不干涉。

  但此刻,蒋王爷和薛王爷联袂而來,想必是早有预谋。

  “嗬嗬,叙旧随时都可以,不灭阴魂却是难得一见。”

  蒋王爷表面上打着哈哈,实际上却是咄咄逼人:“既然我们已经來了,就请包兄不要藏着掖着,有好东西大家一起欣赏嘛。”

  与包王爷一样,蒋王爷也沒有说出信息的來源,只是单刀直入,说出自己的目的。

  “就是,包王爷,薛某见识浅薄孤陋寡闻,偶尔听到不灭阴魂的消息,实在是欣喜若狂。所以顾不得唐突冒昧,求包王爷请出不灭阴魂,让我长长见识。”

  薛王爷和蒋王爷对了对眼,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似乎掩饰不住自己的某种渴望。

  來者不善。

  “哦……二位是专程为不灭阴魂而來,”包王爷轻捋胡须,漫不经心的问道。

  “不错,正是为不灭阴魂而來。”蒋薛二位王爷闻言,几乎同时从椅子上跳下來。

  “如此,包某可能要让二位失望了。”

  看着二位王爷急吼吼的样子,包王爷暗自好笑,表面上却是极为恭敬:

  “确实有位故友來访,不过似乎与二位沒有什么关系,如果沒有其他的事,包某恭送二位走好。”

  “包王爷,你……”薛王爷正期待着见到不灭阴魂,却忽闻包王爷此言,顿时就有点沉不住气了。

  从蒋王爷处得到消息,薛王爷便急匆匆的一路赶來,为的就是不灭阴魂。

  但包王爷不仅沒有正面回答,而且还直接下了逐客令,这让远路专程而來的两位王爷颜面尽失。

  薛王爷年轻气盛,当时就憋得脸红脖子粗,恨不得一撸袖子,找包王爷要个说法。

  而蒋王爷则气定神闲,听到包王爷的逐客令之后,并未动怒,反而稳稳地坐回椅子中。

  翘起二郎腿,伸手示意薛王爷镇定,然后很笃定的说道:

  “包兄此言差矣,按理说,故友到访,乃是包兄私事,确实与我们无关,但是,來者并非常人,而是不灭阴魂,与整个鬼域皆有着重大关联。我等身处要职,对鬼域对殷冥主都要绝对忠诚,更要对偌大的鬼域安全负责。包兄,你说呢,”

  蒋王爷的意思非常明显,就算不灭阴魂是你包王爷的故友,那也涉及到整个鬼域的安全,不能说成是私事。

  而且搬出殷冥主的名头,给包王爷施压,迫使包王爷就范。

  “只不过是故友相见,即便是不灭阴魂,与鬼域的安全又有何干,”

  对于蒋王爷的说法,包王爷不以为然:“蒋王爷何以危言耸听,居然把殷冥主也牵扯进來。”

  “包兄难道沒有听说过,只有这一次万年大劫的应劫之人,才会有不灭阴魂么,”

  蒋王爷咄咄逼人的反问道。

  尽管鬼域被封印了两万年,但对于万年大劫之说,知道的却不少。

  特别是墨亚预言中的应劫之人,不仅具有五行之体,而且还有阴阳双魂,其中的阴魂便是不灭阴魂。

  这一点,只要是鬼域中达到一定级别的鬼差,都早有耳闻,何况是蒋王爷这样的鬼王级别,要说不知简直就是瞎说。

  “既是听说,也不过是猜测而已,并未亲眼所见,岂能轻信。”包王爷毫不示弱,反唇相讥。

  其实,以包王爷的阴阳眼,只要一个照面,就能把逸尘看个彻彻底底清清楚楚。

  在蒋薛二位鬼王未到之前,包王爷早就知道,逸尘便是应劫之人,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的行事原则。

  “包兄说得好。既然如此,就请不灭阴魂现身一见,蒋某以把孽镜带來,只需一照便见分晓。”

  蒋王爷果然老谋深算,顺着包王爷的话,就找到了反击点。

  “原來蒋王爷早有谋划,不愧为鬼王之首。不过,若以你所说,是与不是,该任何处置,”

  听说蒋王爷特意带來了孽镜,包王爷的脸色有些凝重。

  所谓孽镜,是用來判别鬼魂生前善恶的,原本放在蒋王爷辖区的孽镜台上。

  鬼魂进入鬼域以后,如果生前沒有特别大的功过,一时难以确认善恶,便将鬼魂押赴孽镜台,让鬼魂对着孽镜一看,便立刻可以显示其前世之心。

  然后根据善恶功过进行分类,依据鬼域奖惩规则,发往该去的地方。

  “很简单,按照鬼域的各项制度处置。不过,既然是包兄的故友,蒋某可以网开一面,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将他发往薛王爷处,准许他返回人间。”

  蒋王爷这句话说得很大度,几乎让包王爷找不到破绽。

  一般经过孽镜台的鬼魂,有一大半会发到各类地狱受苦,只有为数极少的鬼魂,有资格经由薛王爷之手,重新投入人间。

  现在蒋王爷许诺,不管善恶如何,均会让逸尘返回人间,此举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要用孽镜给逸尘來一个身份判断。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蒋王爷还特意指了指一旁的薛王爷,后者连忙点头称是。

  “不必了。我这位朋友,原本就不是鬼魂,他是未死之身,又何必多费手脚,只待包某与他叙旧之后,放回人间即可。”

  然而,包王爷并沒有被蒋王爷的花言巧语所蒙蔽,而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拒绝了蒋王爷的‘好意’。

  以包王爷的精明,自然看得出蒋王爷设置的陷阱。

  若是逸尘现身,蒋王爷沒有阴阳眼,未必能够直接看出应劫之人的身份,但孽镜一照便真相大白。

  即使依他所说,将逸尘放归人间,却有一点必须改变,那就是经由薛王爷之手的鬼魂,放归人间时,男人要转为女人,方可还阳。

  如此一來,逸尘将重投女胎,不仅前功尽弃,而且应劫之人的身份也随之改变。

  更关键的是,一旦蒋王爷确认逸尘是应劫之人,必然会在第一时间,设法找到逸尘的本体,将之扼杀。

  这样做最为直接,也是蒋王爷和薛王爷此行的最终目的。

  “包兄的意思,是刻意阻挠蒋某执法,这恐怕不太妥当吧……万一传到殷冥主耳中,治蒋某一个渎职之罪,岂不冤枉,”

  蒋王爷软中带硬,又一次把殷冥主抬出來,压制包王爷。

  “即使殷冥主亲临,包某也断然不会将朋友交与你手,至于执法,渎职……”

  包王爷冷笑一声,厉声问道:“我且问你,幽阴老怪潜入人间,创建幽阴门,指使阴无为,欲霸整个天罗大陆,你身为鬼王之首,职责所在,又是如何处置的,”

  “这个……蒋某并不知情。”蒋王爷一愣,心想这个包黑子,看起來五大三粗,却是精明过人。

  幽阴老怪之事,一直做得隐秘,便是鬼王级别的,也只有自己一人知道,包黑子又是如何知晓。

  而且幽阴老怪以人类的身份,创建幽阴门,一般人也不会知道,他居然來自于鬼域。

  “好一个不知情。这件事虽是殷冥主指派,却是经由你蒋王爷之手,通过秘技将幽阴老怪变成人身,混迹于人间,扰乱世间安宁。”

  包王爷单刀直入,并不给蒋王爷反驳的机会:“你用幽阴老怪的一丝意念,凝聚成他的身形,参与鬼差的点卯,却从未委派任务。你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你别忘了,包某的阴阳眼能够看透一切鬼魂。”

  “蒋王爷,包王爷所说,可是真有其事……”被冷落已久的薛王爷,趁着蒋王爷发愣的时候,赶紧插嘴问道。

  一直以來,薛王爷都和蒋王爷走得很近,毕竟十位鬼王之中,蒋王爷居首,薛王爷忝陪末座,老幺想和老大亲近,也是官场中常见的事。

  而蒋王爷表面上将薛王爷视为知己,事事处处多加照顾,曾经令其他几位鬼王大为羡慕。

  但是,此刻的薛王爷,却感觉自己受到了愚弄,人间或许只是利用自己,干一些得罪同僚的勾当,比如说现在。

  “闭嘴,沒你的事。”蒋王爷不耐烦的打断了薛王爷的话,转而面对包王爷,阴恻恻的说道:

  “你既然知道这件事与殷冥主有关,就不应该责怪我渎职。相反,如果你今天不交出不灭阴魂,结果恐怕比渎职更要严重。”

  “哼,那又如何,”包王爷针锋相对,毫不退让。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6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