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五十四章 权力之争

第四百五十四章 权力之争

  包王爷破解了阴魂陌路,又将蒋王爷禁锢在弥天罩之中,本以为危机消除,只需把逸尘的阴魂,从黄泉裂设法送回人间,此事便算完结。

  然而,在他即将打开袍袖的一霎那,忽然感觉到空气中隐约有一丝殷冥主的气息。

  包王爷与殷冥主共事数万年,彼此之间,只要有一点点微弱的气息,都可以分辨得出对方的存在。

  刚才由于行动匆忙,加上包王爷知道殷冥主仍在闭关修炼,便忽略了展开精神力查探。

  好狡猾的殷冥主。

  怪不得自己还沒有倾尽全力,就已经顺利破解阴魂陌路的压制,原來殷冥主却是用心至深。

  只要包王爷将逸尘的阴魂放出,殷冥主的一丝意念,就能够轻易的追随而去。

  一旦找到逸尘的本体,哪怕仅仅是殷冥主的一丝意念,也足以将逸尘轰得灰飞烟灭。

  如此一來,所谓的应劫之人就永远消失,神形俱灭,自然不会对殷冥主的称霸大计构成任何威胁。

  “大老黑,怎么回事,”

  金大圣和逸尘的阴魂一起,被收进了包王爷的袍袖,对外面的情况,并不是完全了解。

  先前蒋王爷布置阴魂陌路时,由于释放了滔天威压,才使得袍袖之中的逸尘感到了巨大压力。

  而现在,只不过是殷冥主的一丝意念,所能造成的空气波动微乎其微,连包王爷都差点沒有发现,金大圣当然无法预知了。

  但是,金大圣分明感觉到包王爷的凝重,端坐于地全神贯注,似乎面临十分棘手的难題,故而发问。

  金大圣的疑问,并沒有及时得到回答,周围死一般的寂静,只是隐隐的一丝颤动,证明包王爷在凝神运功。

  吁。。

  良久,包王爷长长呼出了一口气,全身依然保持着紧绷状态。

  “金睛兽,恐怕有点麻烦。”言语之中,透露出一丝疲乏,包王爷稍稍镇定了一下,开口说道:

  “殷冥主的一丝意念,虽然被我暂时驱赶到十里之外,但只要我停止发功,他立刻又会回到这里……看样子,必须等到正午时分,才能确保安全。”

  包王爷尝试了几次,每一次能量释放的时候,殷冥主的一丝意念,似乎很识趣的退避,并不与包王爷短兵相接,只是远远的窥视着这边。

  一旦进入调整状态,殷冥主的意念又悄悄靠近,同样也不会对包王爷产生任何影响,看似风轻云淡的飘荡在空中。

  几次三番,包王爷消耗了不少精力,却无法真正驱除殷冥主的意念,无奈之下,只得放弃。

  “那……他知道我们在你的袍袖里面吗,”

  连包王爷都难以解决的事情,仅凭逸尘的阴魂和金大圣的一丝神魂,自然是无计可施的。

  但金大圣不明白的是,殷冥主为何不会直接对包王爷下手,迫使包王爷顾此失彼,将袍袖之中的抖搂出來。

  “他应该知道,不过,这毕竟不是殷冥主的本体,要想击败包某还差一点,否则他早就动手了。”

  包王爷一边解释,又一边安慰道:“等午时阳气大盛之际,殷冥主的意念会减弱大半,到时候我再放你们出去,或许能够避开他的追踪。”

  “现在是什么时辰,”金大圣从包王爷的话中,感到了事态的严重。

  以包王爷的实力,恐怕除了殷冥主以外,整个鬼域都无人能及,即使遭遇殷冥主,双方激战之下,绝不会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

  而且,就算殷冥主侥幸获胜,也未必能够重创包王爷,同处一个境界之中,又是那样高的级别,斩杀对方往往是奢望。

  就像现在这样,包王爷可以驱赶殷冥主的意念,却不能将之击溃或者杀灭。

  这一点,逸尘不清楚,但金大圣却心知肚明。

  “辰时过了一半,还有一个半时辰,便是午时。希望他会离去……你们稍安勿躁,只要我不打开袍袖,你们都是安全的。”

  话虽如此,包王爷心里还是大有顾虑,如果到了午时,殷冥主拼着意念受损也不肯离去,将会给逸尘带來极大的威胁。

  “好,到时候,你只管放我们出來,我自有办法。”金大圣预感到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便暗自打定主意。

  “若是金睛兽强盛时期,倒也不需要包某的保护,可现在你不仅自身难保,何况还有逸尘这个无辜的阴魂。”

  包王爷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既然是朋友,我自然要保你周全。”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不是还有一个半时辰吗,咱们聊点别的吧。”

  金大圣不想一直沉浸在压抑的气氛中,故意把话題引开:

  “大老黑,当年人鬼之战,以一闲散人的实力,独自面对四位地狱王,真的就能够轻松做到斩三伤一么,”

  两万年前的人鬼之战,金大圣沒有参与,但他知道一闲散人的修为实力,独战四位地狱王有些勉为其难。

  对于最后的结果,金大圣一直很疑惑,总觉得其中有些蹊跷。

  “如果我不被贬为鬼王,或许这场战争可以避免,也就不会造成双方损失惨重,鬼域更不会被封印。”

  包王爷的话语中带着一些自责和内疚:“退一步讲,要是包某在场,一闲散人也不会轻易得手,尽管此事与殷冥主有莫大关联。”

  “难道真的是殷冥主捣的鬼,”金大圣闻言激动的问道。

  “唉,权力的**……”包王爷喃喃自语道,思绪又回到了那不堪回首的往事之中。

  鬼域之中,一共有五位地狱王,共同掌管整个鬼域,其中以殷冥主的地位最高。

  包王爷无论是修为实力,还是在鬼域中的地位,均处在第二,仅次于殷冥主。

  五位地狱王平时各司其职,互不干涉,遇到重大事件,大家聚集一堂,共同商讨,寻求解决方案。

  表面上看,大家一团和气,相互尊重,但实际上彼此之间,拆台攻讦之事时有发生。

  包王爷不愿意搀和到争权夺利之中,也不会为了一己私欲,而违背自己的原则。

  但是,由于包王爷在鬼域中的地位,以及自身的实力,和与世无争的态度,必然成为其他地狱王拉拢的对象。

  而包王爷偏偏又不愿意加入到任何一方阵营,一直保持中立状态,凡是对治理鬼域有益的意见,他都极力拥护,并不管对方是哪一位地狱王。

  正所谓,林逾静而风不止,处在权力争斗漩涡之中的包王爷,想独善其身,原本就是奢望。

  在各方都拉拢不成的情况下,又生怕包王爷被其他地狱王争取过去,于是另外四位地狱王,心照不宣的达成了一致意见。

  既然得不到,那就宁愿毁掉,也不能被别人得到。

  一向秉公执法,刚正不阿的包王爷,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遭到了其他同僚的排挤打压。

  只要是包王爷提出的建议,无论对错,一律被否决,哪怕是曾经提过类似建议的其他地狱王,也立刻改变立场,绝不会采纳包王爷的建议。

  刚开始,包王爷顾及到同僚之间的合作,如果不是特别重大的问題,也就勉强迁就过去。

  但是,长时间的打压和否定,让包王爷非常不满,不愿意无原则的屈从,只要自己确认无误的主张,即使其他四位地狱王全部反对,他也坚持执行。

  如此一來,原本积压着的矛盾,逐渐变得尖锐起來,而包王爷经常力排众议,为冤魂申冤的事,也由诟病变成了罪状。

  在强行放归了金大圣的一缕神魂之后,一直处于隐藏状态的矛盾被激发出來,包王爷终于受到了惩罚。

  四位地狱王,难得的步调一致,向天君历数了包王爷的罪状,强烈要求削去包王爷地狱王的职位。

  这原本是鬼域之事,只要五位地狱王意见统一,无需请示天君,但在殷冥主的授意下,他们为了不留把柄,便将天君牵扯进來。

  严惩金大圣的意图,遭到包王爷的忤逆,天君心里已经是老大不爽,只是考虑到公理的原因,天君不便直接处理包王爷。

  正好遇到四位地狱王弹劾,天君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将包王爷革去地狱王的职位,降为鬼王,并勒令闭关思过,一万年不得出关。

  少了包王爷的羁绊,余下的四位地狱王,行事更加肆无忌惮。

  为了所谓的政绩,以及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四位地狱王便将人类和其他生灵,作为杀戮的对象。

  一时间,人类和其他生灵面临生存危机,唯有鬼域不断的发展壮大。

  一闲散人便是在这个时候,为了人类和其他生灵,挺身而出,向强大的鬼域发起了挑战。

  大战持续了数百年时间,最终决定胜负的,还是一闲散人和四位地狱王。

  论实力,无人能够独自面对一闲散人,加上无极剑的威势,即使是殷冥主,也不敢正面与之交战。

  不过,地狱王有四位,个个实力强大,如果齐心协力对抗一闲散人,就算取胜困难,至少也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也正是由于这样的实力对比,殷冥主才能够顺利实施自己的计划。

  而其他三位地狱王,则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6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