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五十六章 封印松动

第四百五十六章 封印松动

  事情过去了两万年,当年人鬼之战的决战,战场又在虚空之中。

  即使曾经经历过的那些鬼差们,也沒有谁能够进入虚空之中,与四位地狱王并肩作战。

  对于当时发生的事情,他们只知道结果,根本不清楚殷冥主所做过的下三滥勾当。

  加上殷冥主身受重伤,绝大多数时间,都闭关养伤修练,偶尔现身也是以鬼域英雄自居。

  不仅褒扬三位死去地狱王的英雄事迹,还信誓旦旦的要为他们报仇雪恨,同时鼓动着鬼差们与人类不共戴天。

  并不失时机的,将鬼域失败的原因,归咎于沒有参战的包王爷。

  声称,如果包王爷加入战营,则人类必败,鬼域必将雄霸整个生存空间。

  在殷冥主以及蒋王爷等鬼域高层的煽动下,大部分鬼差俨然将包王爷视为鬼域的罪人。

  借此机会,殷冥主授意蒋王爷,在包王爷大殿附近,广布耳目,时刻监视着包王爷的一举一动。

  整个鬼域,知道真相的就只有殷冥主和包王爷二人。

  尽管当时正遭受处罚,沒有参与人鬼之战,但是,对于天下归阴绝阵的威力,包王爷十分清楚。

  即使一闲散人侥幸能够破解,也不可能一剑同时斩杀三位地狱王,重伤殷冥主。

  殷冥主可以瞒过整个鬼域,却骗不了粗中有细的包王爷。

  然而,一直以來,包王爷从未有过半点申辩,似乎默认了殷冥主所说,更让鬼差们在崇拜殷冥主的同时,鄙视包王爷。

  除了极少数鬼差,比如说黑白无常之辈,坚决支持包王爷,其余的鬼差们,几乎都站在殷冥主和蒋王爷一边。

  所以,金大圣吸附在逸尘阴魂之上潜入鬼域,大闹无常殿,击败陆狱司之事,很快就传到了蒋王爷的耳中。

  这才发生了,蒋王爷伙同薛王爷,联袂來到包王爷的大殿,逼迫包王爷交出不灭阴魂的事情。

  “大老黑,你为什么情愿背负罪名,都不肯戳穿殷冥主,”

  金大圣越听越激动,心里为包王爷打抱不平起來。

  就连逸尘听了,也为包王爷感到不值,殷冥主简直是欺世盗名,却依然受到鬼差们的拥护,而包王爷被冤枉了两万年,至今仍未洗刷罪名。

  “戳穿容易,但时机未到,贸然行事,不仅使鬼域遭受重创,而且还会给其他生灵造成重大危机。”

  包王爷的话,颇有些无奈的意味。

  “鬼域之事,与其他生灵何干,以你大老黑的实力,只要把事实真相揭开,扳倒殷冥主,自己重新坐上地狱王的位置,也不是什么难事。”

  金大圣不以为然的说道。

  在他看來,包王爷目前处于相对被动的状态,完全是由于鬼差们受到了殷冥主的蒙蔽所致。

  一旦揭露出当年事实的真相,殷冥主的丑恶嘴脸便无所遁形,被愚弄的鬼差们,恐怕大多数反戈相向,殷冥主必将被孤立。

  趁此机会,包王爷振臂一呼,一定会追随者甚众,一鼓作气推翻殷冥主,自己登上地狱王宝座,岂不是易如反掌。

  但是,金大圣知道,包王爷向來行事光明磊落,不求名利,要让他以这种方式篡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事万万不可,金睛兽,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果然,对于金大圣的提议,包王爷毫不犹豫的否定了。

  虽然对殷冥主的所作所为,充满了鄙夷,也想将对方的不耻行径公之于众,但是,包王爷一直隐忍不发,任由殷冥主自在逍遥。

  包王爷连天君都敢得罪,当然不会惧怕殷冥主,他这样做主要是出于对鬼域众生的保护,以及对即将到來的万年大劫,怀有深深的忧虑。

  其根本原因,则是由于鬼域的封印,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坚不可摧。

  实际上,在一闲散人与四位地狱王决战于虚空之际,包王爷尽管并未出关,却暗暗放出一缕神魂,关注着人鬼之战的进展情况。

  如果不是四位地狱王各怀鬼胎暗自算计,加上殷冥主在关键时刻使坏,一闲散人可能早已败北,根本不需要包王爷加入战斗。

  “你既然到了战场,按理说可以趁一闲散人身心俱疲时出手,就算不能将他击杀,至少也能够保证鬼域不被封印……”

  虽然人鬼之战,与金大圣并无直接关系,但他却为了错过这场热闹,遗憾了很多年。

  心里留有不少疑团,一直沒人帮他解开,难得包王爷愿意说出一些内幕,金大圣岂肯放过这样的机会。

  “一闲散人在殷冥主的意外配合下,将四位地狱王斩三伤一,虽然取得了人鬼之战的胜利,但他本人已经沒有余力再行厮杀。如果上去几位鬼王,就有可能将他击溃,只不过所有的鬼差们,都被殷冥主所蒙蔽,更被一闲散人的神勇所震撼,沒有谁敢挺身而出,给予一闲散人致命一击。”

  想起这些,包王爷苦笑着摇了摇头,缓缓而又坚定的说道:“我沒有出手,是因为我觉得,对于殷冥主以及鬼域來说,被封印才是最好的结果,”

  以当时的情况,即使是包王爷的一缕神魂,也足以重创消耗过度的一闲散人,那样的话,鬼域就不会被无极剑封印,甚至在包王爷的干预下,鬼域极有可能反败为胜。

  然而,曾经身为地狱王之一的包王爷,不仅沒有择机出手,反而是眼睁睁的看着,整个鬼域被封印于幽冥阴山大裂谷,历时两万余年,至今尚未解封。

  “难道……你因为被贬而迁怒于殷冥主,然后希望鬼域惨败,这好像有点公报私仇了吧,”

  金大圣一向敬重包王爷,如果那些话从别人嘴里说出,他绝不会相信,可现在是包王爷亲口承认,倒让金大圣一头雾水,不明所以了。

  “好你个金睛兽,居然把包某看成是一个心胸狭窄的卑鄙小人,”包王爷一怔,脱口骂道。

  “呃……我是被你弄糊涂了。”被包王爷一喝,金大圣暗自羞愧。

  “也罢,你缺少一魂,脑子不好使,包某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包王爷沒打算真的和金大圣计较,稍作思忖,还是做出來一些解释。

  如果趁着一闲散人力竭之际,强行出手,鬼域势必大占优势。

  以当时的情形,包括鬼王在内的鬼差们,见一闲散人重创四位地狱王,必然将怒火发泄到一闲散人以及人类的身上。

  而且,鬼域作乱的本意,就是独霸生存空间,不给其他生灵活路,一旦卷土重來,绝不会心慈手软。

  而人类以及其他生灵,为了种族的生存,自然不会束手待毙,拼死奋战是他们的唯一出路。

  如此一來,无论最后的胜利者是谁,双方都会伤亡惨重,甚至是几败俱伤的结局。

  如果鬼域被封印,不仅可以避免更多的伤亡,还能够让殷冥主在养伤期间,进行自我反省。

  更重要的是,封印鬼域就是切断了鬼界和人间的联系,相互之间沒有产生摩擦的机会,不管是鬼域,还是人类,抑或是其他生灵,至少可以保持两万年的相对和平。

  包王爷选择放弃,其实也是无奈之举,当时殷冥主主导的天下归阴绝阵,在对付一闲散人之余,还有部分能量波及到下方的数十万鬼差。

  这些鬼差修为参差不齐,数量众多,都沒有能力应付由四位地狱王共同催动绝阵时,所产生的能量涟漪,只要遭到波及,即便侥幸逃过神形俱灭的命运,也一定会遭到重创。

  情急之下,包王爷展开神魂,在阻隔能量涟漪的同时,将这些鬼差们转移到幽冥阴山大裂谷内,使他们躲过一劫。

  “原來是这样,嘿嘿,大老黑,虽然迂腐至极,却宅心仁厚,我果然沒有看错你。”金大圣得知了这些缘由,早已忘记了刚才对包王爷的质疑。

  “即便如此,鬼域依然面临危机,殷冥主不仅沒有自我反省,改过自新,反而利用另外三位地狱王的死,把鬼域和人类之间的仇恨无限扩大。”

  与金大圣的欣喜不同,包王爷的神色之中,充满了忧心忡忡。

  鬼域被无极剑封印以后,包王爷暂时放下心來,将一缕神魂收回,安心的闭关。

  可是,让他沒有想到的是,在经过了魔界作乱,五行帝尊拼死奋战,终将魔界驱除之后,殷冥主却利用封印的弱点,暗暗积蓄力量,准备下一个万年大劫之际,进行反攻倒算。

  “封印又出问題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金大圣的思绪根本就跟不上失态的发展。

  “不是又出问題,而是本身就有问題。”包王爷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在外界看來,无极剑封印鬼域,至少可以保证两万年安宁,整个鬼域都不会有什么逆转之机。

  事实上,鬼域在这两万年,表面上是风平浪静波澜不惊,暗地里却是包藏祸心蠢蠢欲动。

  所谓封印,也就是前一万年,还可以称之为固若金汤,自从魔界作乱开始,封印就出现了松动。

  特别是近千年來,除了殷冥主以及十大鬼王之外,也就剩下低等的鬼差和普通鬼魂,不能随意出入。

  其余的中层等级的鬼差,则有很多机会潜入人间,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6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