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心系苍生

第四百五十八章 心系苍生

  正当逸尘满心期待的时候,包王爷却冷不丁的提出了一个要求。

  这让逸尘很是意外,以自己目前的处境,不仅沒有能力给包王爷提供任何帮助,而且自己的生死,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包王爷的一念之间。

  如果换着其他人,趁此机会提出苛刻的条件,加以要挟,也还说得过去。

  可包王爷算得上光明磊落,绝不会趁人之危,在这个时候要自己答应一件事,想來必有缘由。

  “晚辈的死活都捏在包王爷手中,若有吩咐,不必客气,直说便是。”

  尽管不知道包王爷所为何事,但逸尘并沒有过多揣测,回答得非常爽气。

  “好。你既是应劫之人,就必然会与鬼域一战,包某要你答应,无论战局如何发展,你绝不能滥杀无辜。”

  包王爷单刀直入,沒有半点拖泥带水:“鬼域虽与人类为敌,但责任不在鬼差。鬼差对于人类的恨意,主要源自于一闲散人将地狱王斩三伤一,加上殷冥主的巧舌如簧,绝大多数鬼差受到了蒙蔽,只有极少数的鬼差,是死心塌地追随殷冥主,妄图称霸整个生存空间。”

  “包王爷,晚辈不太明白,作战的双方,目的都是为了取得胜利,战场上的双方处于敌对状态,谁也不愿轻易认输,那么厮杀在所难免,又何來无辜一说,”

  逸尘并沒有完全理解包王爷的意思,只要上了战场,双方便是你死我活,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酷,这么浅显的道理,包王爷不可能不懂。

  “你说得不错,但是,有些人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被别人利用却以为自己是正义的,而这些人并不是十恶不赦之徒,如果将之赶尽杀绝,就过于残暴了。”

  包王爷想要解释清楚,却很难用一两句话说明白,只是一个劲的坚持着。

  他的本意其实逸尘多少也知道一点,整个鬼域,在殷冥主的主导下,将人类视为最大的敌人,而且,两万年的封印使得鬼差们充满了怨气。

  但是,在包王爷沒有戳穿殷冥主阴谋的前提下,绝大部分鬼差,都认为殷冥主所言属实,他们对人类恨之入骨,也在情理之中。

  “蒙蔽也好,阴谋也罢,这都是你们鬼域内部的事情,难不成晚辈要一个个去验明正身,”

  鬼域的鬼差数量巨大,沒有谁的脸上写着无辜二字,逸尘更沒有必要去搭理这些:

  “再说了,晚辈人微言轻,就算答应了包王爷,恐怕也只是一个空头承诺而已。”

  以逸尘现在的修为实力,不要说与整个鬼域开战,就是先前遇到的鬼差,随便哪一个也足以将他碾杀。

  再者,逸尘只不过在天云城的公孙宏手下,担任了特卫营统领一职,还是不便公开的。

  无论是修为实力,还是官职地位,均沒有达到统帅三军的程度,若是随口答应了包王爷,到时候不能践诺岂不是失信于人。

  “这个好办,只要你答应,包某到时自然会与你配合。”

  包王爷对逸尘的承诺非常重视,见逸尘的口气有点松动,他暗自长吁了一口气。

  稍稍稳定了一下,包王爷似乎有些疲倦,说话的声音也不如先前那么沉稳了:

  “其实,殷冥主在等待一个契机,包某也在等待,而逸尘你,何尝又不是在等有关属于自己的机会,有些事你现在还沒有意识到,但只要时机已到,你自然而然就会明白。”

  按照包王爷的意思,尽管逸尘目前实力低微,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不足以与殷冥主抗衡。

  即使下一次的人鬼之战爆发,逸尘也远远不是殷冥主的对手,甚至连十大鬼王中间的任何一位,都可以重创逸尘。

  但是,一旦契机到來,逸尘将成为人鬼之战的决定性人物,这一点,包王爷深信不疑。

  所以,他提前要求逸尘,对不明真相的鬼差们网开一面,也算是为鬼域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好,如果真如包王爷所说,晚辈答应绝不滥杀无辜,但是……”

  逸尘不知道自己将如何成为决定性人物,不过,从包王爷的口气中,他听不出调侃或者忽悠,在选择相信的同时,心里还有不少疑问。

  然而,不等逸尘说完,包王爷便打断了他的话,坦然说道:

  “以你现在的处境,包某只要一个意念就足以摧毁,或者放你出來,让殷冥主动手,你同样沒有生机。你现在的疑问就是,包某明知你是应劫之人,将來会对鬼域有重大威胁,为什么还要不顾一切的保护你。包某现在就告诉你原因……

  如果你死了,万年大劫依然会降临,但沒有了应劫之人,人类必败。一旦殷冥主得势,他一定会剿灭人类以及其他生灵,以达到独霸天下的目的。如此一來,鬼域或许会兴旺发达,可整个生存空间将会生灵涂炭,死伤遍野。

  包某身为鬼域一员,希望鬼域早日脱离封印的桎梏,更愿意看到鬼域强盛,但是,如果这一切建立在无休止的屠杀人类和其他生灵之上,那只是满足了殷冥主膨胀的野心,违背了生灵的生存法则。”

  包王爷的声音低沉而缓慢,却说出來他自己的心声。

  人类,鬼域,还有其他生灵,都有资格在这个空间生存,最好的结果,是大家和睦相处,互不侵犯。

  每一个物种,能够在残酷的自然界生存繁衍,都要经历无数的磨难,如果为了自己的私欲,去毁灭别人曾经美好的家园,甚至践踏别人的生命,即使成功也不会得到尊重。

  包王爷对于无故的杀戮是非常痛恨的,但是,以他目前的处境,若是戳穿殷冥主,如果成功,整个鬼域必将被分成两个阵营,一场内讧不可避免。

  如果得不到其他鬼差的响应,反而会促使殷冥主提前行动,给鬼域和人类都会造成极大的创伤。

  面对殷冥主的强势,以及众多被蒙蔽的鬼差们,包王爷独木难支,他想阻止殷冥主,就必须借助于外界的力量。

  而应劫之人,便是最适合的人选。

  首先,应劫之人以天下苍生为念,抗击一切破坏和平的力量,这与包王爷的心愿不谋而合。

  其次,每一次大劫,应劫之人都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是上苍庇佑也好,是气运所致也罢,只有应劫之人,才有资格扭转局面。

  包王爷还告诉逸尘,殷冥主指派幽阴老怪潜入人间,创建幽阴门,广招门徒,至今已成气候。

  虽然暂时还不能完全清楚,殷冥主此举的真正目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造成人间混乱,给鬼域创造机会。

  鬼域封印已经松动,殷冥主畏惧无极剑的威压,引而不发,实际上是在等一个契机,幽阴老怪或许就是这个契机的关键人物。

  包王爷为了粉碎殷冥主的阴谋,让鬼差们从被蒙蔽中清醒过來,也在等一个契机,这个契机极有可能就是逸尘。

  唯独逸尘不知道,自己所要等的契机是什么,到底在哪里。

  “包王爷心系苍生,晚辈敬佩。若是大战爆发,我一定会竭尽所能,在粉碎殷冥主阴谋的同时,给那些受蒙蔽的鬼差们一个机会。”

  逸尘从心底涌出一股热流,一种由衷的敬意油然而生。

  从剑痴苍木那里,逸尘就知道了鬼域作乱,被一闲散人封印于幽冥阴山大裂谷。

  一直以來,逸尘把鬼域看成是一个极其邪恶的地方,也是自己此次西行最大的危险所在。

  在逸尘心里,早已把整个鬼域成员,都当作凶神恶煞般的存在,充满敌意。

  却不曾想,鬼域之中,居然还有像包王爷这样心系苍生,不畏权贵,渴望和平,心存正义的人物存在。

  包王爷的一番话,说得极为诚恳,沒有一丝做作的成分,完全是心迹的袒露。

  虽然逸尘只是一丝阴魂潜入鬼域,但包王爷并沒有半点鄙视之心,这让逸尘大为感动。

  “以你的实力,远远不是幽阴老怪的对手,即便是他的弟子阴无为,修为也达到了战王强者级别。你尽量不要与他们发生正面冲突……”

  包王爷的声音越來越弱,但逸尘却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能量涟漪,在袍袖之中激荡开來。

  唰。。

  黑暗的袍袖中,忽然闪过一丝光亮。

  逸尘还沒有來得及仔细观察,就发现那一丝光亮一闪即逝。

  然而,接下來逸尘却感觉到,有一股强劲的阴风直接窜入自己的阴魂之中。

  嗡~~

  稍经碰撞和融合,这股阴风便悄然与逸尘的阴魂融为一体。

  逸尘的阴魂,瞬间变得强大起來。

  虽然还不足以将吸附着的金大圣神魂驱赶出去,但比起刚才,逸尘的阴魂已经强大了数倍有余。

  “这……”逸尘知道,这是包王爷在给自己增加力量。

  “这是阴魂之力,包某一会儿可能还要面对殷冥主的神魂,就只能给你这点了。”

  包王爷的声音,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很多:

  “有了这丝阴魂之力,或许可以麻痹幽阴老怪,给你减少一些危机。”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6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