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好心惹祸

第四百六十一章 好心惹祸

  在这道璀璨的光芒面前,无论是包王爷的暗黑色光幕,还是殷冥主的玄色光芒,甚至连天空中原本存在的午时阳光,都在这一刻黯然失色。

  只剩下这道璀璨的光芒,似乎要荡涤一切污垢,将整个天际笼罩在一片祥和之中。

  四周万籁俱寂,沒有一丝声响,连空气也仿佛受到了感染,传递出一种令人心旷神怡的宁静。

  殷冥主,包王爷,金大圣,包括逸尘,都在这一瞬间进入了休眠状态。

  眨眼之前还风声鹤唳,现在却是风平浪静,众人如同在不知不觉中,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这道璀璨光芒,沒有丝毫威压,甚至沒有引起空气波动,无声无息而來,又似乎根本就沒有出现过。

  一切都在朦胧之中,逸尘恍若置身于梦境,头脑却忽然间变得澄明起來。

  “愿力无边,度厄众生。”

  轻飘飘的一句偈语,不知从何处传來,却震撼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心灵。

  随着这句偈语,璀璨的光芒逐渐分成四份,不经意间,将在场的四位无形中隔开。

  沒有人反抗,沒有人提出疑问,却一个个顺从的跟着璀璨光芒,任由支配。

  大愿。

  虽然沒有看到人影,但逸尘知道,说话的和释放这道璀璨光芒的,都是同一个,他就是大愿大士。

  在横尸之地的地下,逸尘曾经见过大愿大士,度厄则是大愿大士平生所愿,最大的目标,便是度尽鬼域内所有鬼魂。

  即便遇到非天那样的好战分子,大愿也不厌其烦,屡屡为他吟诵经文,消除戾气。

  在逸尘处于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有大愿大士出手搭救,看來能够安然脱险了。

  逸尘欣喜之下,放松了心情,整个人忽然间陷入了迷离状态,随着无边的愿力,恍恍惚惚的离开了鬼域这个是非之地。

  辛戈沙漠。

  艳阳高照,热浪逼人。

  嘭。。

  啪 。。

  在炽热的阳光下,虚空之中,有两位战帅巅峰强者,正打得不可开交。

  白衣的青年,手执长剑,身形飘忽不定,一道道由战气组成的风刃,在剑身散开。

  剑光闪闪,风刃森森,将照射下來的阳光,切割成无数闪耀着光芒的小块,令地面上观战的数十人,眼花缭乱。

  而另一位身着紫色衣袍的青年,沒有使用兵器,只是凭着一双肉掌,上下翻飞。

  一股股浓郁的战气,化着一阵阵狂风,夹杂着巨大的威压,将周边的空气吸入狂风之中。

  剧烈的能量涟漪,如同一头猛兽,在虚空中四下肆虐,与空气激烈摩擦,激荡出点点火花。

  双方你來我往,并沒有贴身肉搏,而是各自使出拿手绝活,在相距近百米的空间中厮杀。

  看起來,这二位已经纠缠了很久,攻防速度渐渐慢了下來。

  衣服都被汗水湿透,紧紧地吸附在身上,只有战气鼓动的时候,才会偶尔掀起衣袂,在空中微微摇摆飘荡。

  “夏侯师兄,要不要大家一起上,对付此等奸诈小人,不用讲什么江湖规矩。”

  地面上的观战人群中,有一人对着空中大声说道。

  显然,在他们看來,夏侯师兄尽管并未落败,却并沒有将对手生擒活捉的实力。

  “不用。”夏侯师兄凭空劈出一掌,趁着白衣青年应对的时候,回应道:“王丰,你看看附近有沒有他的同党。”

  “哼。梦某确有一位兄弟,不过并不是什么同党,而是处在昏迷当中,至今生死未卜。”

  白衣青年从鼻子里冷哼一声,似乎对夏侯师兄的仿佛非常不屑:

  “再说,我好心好意给你们水喝,却被你们诬陷下毒,恩将仇报,若是我兄弟有什么三长两短,梦某与你们势不两立。”

  唰。。

  一道剑光闪过,白衣青年怒气冲冲,将自己的修为实力,几乎毫无保留的施展出來。

  來得好。

  夏侯师兄毫不示弱,双掌在空中一个交错,一股明亮的气体从掌心释放而出。

  玄若掌。。

  随着夏侯师兄的双掌推出,明亮的气体化成一条晶莹透亮的巨龙。

  张开大嘴,一口咬向白衣青年风刃。

  哗~~

  两股能量相遇,天空中强光一闪,瞬间恢复平静。

  巨龙和风刃全部消失不见,唯有二位青年,各自凝神静气,虎视眈眈。

  “你分明在水里下了毒,害得我的四位师弟危在旦夕,还敢狡辩。”

  夏侯师兄怒声喝道,手上却沒有一丝停顿,继续酝酿着新一轮攻势。

  “皮囊是别人赠送与我,水是在一处泉边我亲手所灌,不可能有毒。”

  白衣青年一边应对,一边解释:“我们素不相识,无怨无仇,梦某岂是阴险小人。一定是你们自己误食了什么毒物,却來冤枉梦某。”

  对方有四位师弟,确实是喝了自己皮囊里的水,才突然昏迷不醒,口吐白沫的。

  但白衣青年根本就不认为水里有毒,自然不肯承认自己是下毒之人。

  “胡说,我玄天宗名门正派,天下闻名,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冤枉一个好人,”

  夏侯师兄争锋相对,义正辞严。

  “等等……你们是玄天宗弟子,”白衣青年闻言,微微收敛了战气,疑惑的问道。

  “不错,本人夏侯山,玄天宗核心弟子,下面那些全是玄天宗的弟子,如假包换。”

  见对方收敛了战气,夏侯山也沒有趁势逼近,同样将双掌稍稍放开:“你受谁指使,要与玄天宗为敌,”

  “怪不得你不愿以多胜少,原來真是玄天宗弟子。”

  白衣青年干脆收回长剑,将身形从空中慢慢落下,双手抱拳,朗声说道:

  “在下梦剑文,乃萨特王国镇东将军属下副将,若是夏侯兄不介意,不如我们先行休战,救人要紧。”

  梦剑文觉得自己点子太背了,逸尘的问題还沒有解决,见夏侯山等人饥渴难耐,便好心好意赠水,却莫名其妙的与玄天宗结下了梁子。

  与逸尘合战金七不敌,逸尘随手扔出了酒坛子,里面的弱水自动泄出,将金七挤压成齑粉。

  而梦剑文也被一股弱水侵入身体,在经受了痛苦的折磨过后,他欣喜的发现,自己的修为实力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虽然还沒有达到突破战王强者的程度,但比一般的战帅巅峰强者,感觉要强上不少。

  本想找逸尘切磋切磋,证实并稳固一些自己的修为,梦剑文兴冲冲的从沙粒中爬起來。

  却看到了令他难以置信的一幕。

  酒坛子内的弱水,除了一部分侵入了梦剑文的身体,其余的绝大部分,一滴不剩的全部强行灌到了逸尘的体内。

  期间,逸尘的各种痛苦表情,梦剑文都看在眼里,在为逸尘捏把汗的同时,也希望逸尘能够顺利将弱水吸收。

  然而,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折磨,逸尘并沒有像梦剑文想象的那样,成功的吸收弱水,而是挣扎之后,陷入昏迷状态。

  若不是还存留少许气息,梦剑文真的会认为逸尘已经被弱水夺取了生命。

  在这茫茫的辛戈沙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梦剑文根本沒有地方去找人,來为逸尘进行诊治。

  他曾经见到过逸尘的各种手段,而且梦剑文相信,逸尘是不会轻易就失去了生命。

  但就目前而言,梦剑文还是束手无策,只得在逸尘未醒之前,尽力保护他的安全,其他的慢慢再想办法。

  于是,梦剑文从先前被杀人蜂蜇死的修武者身上,剥下几件衣服,又捡起一些散落的兵器。

  将这些枪剑之类的兵器,搭起一个凉棚,用衣服盖在上面。

  让逸尘静静的躺在凉棚的中间,不要被烈日暴晒。

  梦剑文不敢随随便便的翻动逸尘的身体,生怕会给逸尘带來危险,只好守在凉棚旁边警戒。

  每过一会儿,梦剑文就会拿出水囊,往逸尘的身上浇些凉水,以防沙粒的高温灼伤了逸尘。

  梦剑文身边,一共有两个装满清水的皮囊,皮囊是五魁谷的魁爷赠送,容量很大,水则是在胡莱的指引下找到的。

  只不过两天的时间,给逸尘浇水就用去了满满一个皮囊的清水,好在还剩下一个皮囊,至少还能够应付两天。

  如果在两天之内,逸尘的情况得到改善,一切的不会出现问題,要是超过了时间,恐怕逸尘的身体,会因为沙粒的高温,而受到伤害。

  若是平时,这点温度对逸尘根本构不成威胁,但现在逸尘处于无知觉状态,梦剑文不敢让他受到一点刺激。

  就在梦剑文深感焦虑的时候,夏侯山率领数十位玄天宗弟子,來到了辛戈沙漠。

  长途跋涉,加上对辛戈沙漠的气候不够适应,玄天宗的弟子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喝完了随行储备的清水。

  而且,经过了几次三番的寻找,始终沒有得到清水的补充。

  看到一个个憔悴的玄天宗弟子,梦剑文虽然舍不得仅剩的一囊清水,但还是动了恻隐之心,将皮囊内的清水倒出部分,为玄天宗弟子们以解燃眉之急。

  尽管大家都是饥渴难耐,可夏侯山坚持给四位修为较弱,已经缺水虚脱的师弟,喂了一些清水。

  然而,梦剑文的善心之举,却惹出了祸端。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