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六十二章 惺惺相惜

第四百六十二章 惺惺相惜

  夏侯山为了照顾四位师弟,给他们喂水,其他的玄天宗弟子也沒有意见。

  但是,还沒有來得及感谢梦剑文,夏侯山就突然感觉到不对劲。

  呜啊~~

  刚刚喝过水的四位玄天宗弟子,身体全部剧烈的颤抖起來,伴随着含糊不清的声音,一个个的从嘴里吐出白沫。

  水里有毒。

  这四位弟子,虽然修为较低,但也都是战将八品的高手,断然不至于被清水呛得如此狼狈。

  况且,口吐白沫,绝不是一般的呃逆,谁都看得出來,这是中毒的症状。

  啪啪、啪啪……

  夏侯山一愣之下,连忙出手,将四位师弟的穴道封住,以免毒性蔓延,造成生命危险。

  “怎么会这样,”

  一旁的梦剑文,也被眼前的变故惊呆了。

  稍微一愣神之后,梦剑文也跑到四位玄天宗弟子面前,想一探究竟。

  “走开。”未等梦剑文近身,夏侯山便伸出一掌,将毫无防备的梦剑文打了个趔趄。

  这样的结果,谁也沒有料到,夏侯山探了探四位师弟的鼻息,心里一阵紧张。

  中毒的玄天宗弟子,双眼紧闭,脸色铁青,口吐白沫,不省人事,单从微弱的气息,就可以判断出,此毒的毒性强烈,绝非寻常之毒。

  以夏侯山的实力,也只能暂时保住四位师弟的性命,却沒有解毒的手段。

  “你……”

  被夏侯山一掌推开,梦剑文沒有反击,只是呆呆的看着躺在玄天宗弟子们怀抱之中的伤者。

  中毒的症状很明显,不可能是假装出來的,而且,梦剑文与他们素不相识,从无瓜葛,对方沒有必要通过这种卑劣的手段,來嫁祸于自己。

  水是梦剑文亲手递给夏侯山的,而夏侯山接过之后,沒有做过一丝停顿,就直接给师弟们喂水。

  这中间,并沒有其他人接触过水囊,如果有人故意下毒,以梦剑文和夏侯山二人的修为实力,应该能够发觉。

  那四位玄天宗弟子,也确实是喝过水后不到几息时间,就出现了严重的中毒症状。

  “解药。”

  夏侯山从地上站起來,将手一伸,对着还有些发愣的梦剑文,嘴里蹦出两个字。

  他作为此行的大师兄,对所有同行的玄天宗弟子安全,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虽然夏侯山还沒有判断出,师弟们所中何毒,但一定与梦剑文的水有关。

  为了师弟们的生命,夏侯山强压下心中怒火,向梦剑文索取解药。

  账可以慢慢算,只要梦剑文还在,就不怕抓不住他,目前最为重要的,是赶紧拿到解药,让四位师弟转危为安。

  “我沒有解药……”

  见夏侯山阴沉着脸,梦剑文条件反射般的随口回应了一句。

  他的意思很简单,自己根本就沒有在水中下毒,也从未想过要加害这些人,当然不可能存在什么解药。

  梦剑文不认识夏侯山,更不知道他们是玄天宗的弟子,只当是一群参与辛戈杀气试练场的修武者。

  路遇困难,解囊相助,梦剑文自认为做得很高尚,也很心安理得。

  尽管喝水的弟子们中毒,可梦剑文并不觉得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所以这样的回答倒也无可厚非。

  “拿出解药,或许可以饶你一命,否则,你必死无疑。”愤怒的夏侯山,几乎是吼着说出來。

  如果不是为了保住四位师弟的性命,他根本就不会和梦剑文多费口舌,直接出手将其拿下便是。

  以夏侯山战帅巅峰强者的修为,自然不会惧怕年纪与自己相仿的梦剑文,不过,只要梦剑文拿出解药,夏侯山绝不会出尔反尔。

  “我再说一遍,沒有解药。”或许是夏侯山的话说得太强势,梦剑文听了特别不舒服,便昂起脑袋,沒好气的说道。

  本來还想着,自己该不该想办法帮助他们一把,但夏侯山的强硬态度,使得梦剑文放弃了想法。

  如果一味的迁就,更会让对方觉得自己是下毒者,到时候恐怕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沒有解药,那你就去死。”

  话音刚落,夏侯山就对着梦剑文劈出一掌。

  作为玄天宗的核心弟子,战帅巅峰级别的强者,夏侯山并不是一个鲁莽之辈,遇事还算比较冷静。

  就像刚才,他为了救活四位师弟,沒有直接出手对付梦剑文,而是先要解药。

  但梦剑文的两次否认,让夏侯山的忍耐限度受到了挑战,如果再僵持下去,四位师弟能否得救就很难说了。

  更为关键的是,梦剑文虽然一直强调沒有解药,却沒有说一句自己未曾下毒。

  在夏侯山眼里,梦剑文只不过是不肯拿出解药罢了,想想也对,好不容易下毒成功,怎么可能轻易的把解药拱手奉上呢。

  既然认准了梦剑文是下毒之人,又拿不到解药,夏侯山只有通过武力,将梦剑文擒住,逼迫他为四位师弟解毒。

  玄若掌。。

  一阵强烈的旋风,将地面的沙粒席卷而起,在空中形成一片迷雾。

  玄阶上品战技玄若掌,乃是玄天宗现有的级别最高的战技之一。

  夏侯山由于天资聪慧,修练刻苦,不到二十岁就被选为玄天宗核心弟子,享有更多的修练资源,以及比较高级的功法战技。

  这套玄若掌,夏侯山已经参详了三年之久,对于其中各路变化,以及临阵对敌如何攻防,均了如指掌。

  也是救人心切,焦急万分的夏侯山,一出手就是自己的强势攻击。

  气势如虹,掌风如龙,凌冽的战气,挟裹着雷霆般的威压,直逼梦剑文。

  “來得好。”

  温文尔雅的梦剑文,一般很少动怒,即便是危急时刻,往往也保持着大将风度。

  但是,面对‘蛮不讲理’的夏侯山,以及气势汹汹的玄若掌,梦剑文再也难以镇定。

  剑破天际。。

  梦剑文长剑一出,天空中划过一道流光。

  浓郁的战气,自体内渲泄而出,随着剑光释放出层层风刃,对着夏侯山的來势,迎头而上。

  嗡。。

  天空中响起一声炸雷,两股强横的能量,激烈相遇,荡起阵阵涟漪。

  四下施虐的沙尘,忽然间纷纷落下,夏侯山玄若掌掀起的狂风,一瞬间戛然而止。

  旁边的玄天宗弟子,只觉得身边一股热浪扑面而來,却又在即将接触到身体的时候,凭空的消失无踪。

  欻~~

  梦剑文剑人合一,身形猛地往上一提,眨眼之间便窜入虚空之中。

  对于夏侯山的一掌之力,梦剑文深感意外,对方只不过二十多岁年纪,不仅修为达到了战帅巅峰强者的层次,而且还有玄阶上品战技可以施展。

  一直以來,梦剑文对自己的修为实力都非常自信,虽然遇见逸尘以后,他不再托大,相信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说。

  但是,除了逸尘之外,梦剑文还沒有遭遇过,年纪相仿却达到战帅巅峰强者的对手。

  仅仅是一次攻防,梦剑文就对夏侯山刮目相看,忍不住想要与夏侯山好好的较量一番。

  为了防止双方荡起的能量涟漪,波及到昏迷之中的逸尘,梦剑文便抢先一步,离开了地面。

  倏~~

  夏侯山一击未中,也随着梦剑文升到空中。

  与梦剑文观点一致的,是夏侯山对梦剑文实力的惊叹。

  夏侯山作为玄天宗新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几乎沒有遇到过真正的对手。

  即使逸尘进入玄天宗,创建逸盟,一时间风生水起,但比之夏侯山创建的夏山府,还是略逊一筹。

  逸尘在离开玄天宗之际,修为尚未达到战帅级别,而夏侯山则已经是战帅强者了。

  虽然逸尘在落英王国大出风头,修为实力也突飞猛进,甚至超过了夏侯山。

  但是,双方都是玄天宗的弟子,又沒有机会相互切磋印证一番,彼此之间并不知道孰强孰弱。

  夏侯山对梦剑文出手的时候,尽管使出了自己的最强手段,却也稍微留了一点实力。

  他怕一时失手,将梦剑文击杀,则无法取得解药,为四位师弟解毒。

  然而,一经交手,夏侯山便暗自心惊,梦剑文的实力,绝不在自己之下。

  若不是处于敌对状态,双方免不了要惺惺相惜一番。

  轰。。

  唰~~

  离开了地面之后,二人都沒有了顾忌,尽皆使出自己的手段,在虚空之中尽情施展。

  经过一番试探,梦剑文对夏侯山的实力,有了大致的了解。

  按照彼此的修为,以及实战的经验,双方大致处在同一水平。

  不过,梦剑文在完全吸收了弱水之后,不仅身体内的战气,得到了很大的增强,而且以前血脉经络中,所存留的一些滞碍物,也被弱水清理得干干净净。

  如此一來,梦剑文的修为表面上看,还属于战帅巅峰强者级别,但实际上已经临近于战王强者的边缘。

  若是强行将修练等级细分,梦剑文此刻相当于半步战王的实力。

  在双方你來我往的较量中,梦剑文稳稳的立于不败之地。要想取胜,也有很多机会。

  当王丰想率领师兄弟一起,帮助夏侯山制服梦剑文的时候,却遭到了夏侯山的拒绝。

  也正是因为这样,梦剑文沒有施展杀招,反而对夏侯山有了惺惺相惜之心。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6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