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六十三章 惊现大湖

第四百六十三章 惊现大湖

  两位战帅巅峰强者之间的较量,并不像山野村夫那般一味的纠缠不清。

  尽管双方还沒有分出胜负,但经过多次的攻防转换,彼此心里早已有数。

  夏侯山一直比较自负,在年轻一代中,除了逸尘以外,他从未信服过谁,连梦剑文也不例外。

  不过,这是夏侯山刚开始的想法,现在却有些动摇了。

  任凭自己如何催动攻势,哪怕将玄阶上品战技玄若掌发挥得淋漓尽致,依然奈何不了梦剑文。

  不仅如此,夏侯山还颓然的发现,战况的激烈只是表象,实际上梦剑文根本沒有完全展示实力。

  即便如此,自己还是讨不了半点便宜,甚至处处被动,只是对方给自己留了一些颜面,才沒有使出更强硬的手段。

  夏侯山心里在对梦剑文有了一丝感激的同时,还在想着另外一个问題。

  以梦剑文的实力,若要对付玄天宗的弟子们,似乎沒有必要使用最为低劣的下毒手段。

  即使与自己交手,也不是咄咄逼人痛下杀手,而是像朋友之间的切磋交流,更多的时候是点到为止。

  如此看來,或许下毒者另有其人,至少基本上可以确定不是梦剑文。

  所以,当王丰询问的时候,夏侯山并沒有允许玄天宗的弟子们,一起合力围攻梦剑文。

  “夏侯兄,我一共两只水囊,由于我兄弟遭到意外,被我安置在这个小帐篷里面。”

  梦剑文用手指了指,那个由兵器支起來,然后挂上了几件衣服的‘帐篷’,对着夏侯山说道:

  “由于地面的沙粒温度极高,我怕灼伤了兄弟,就每隔一段时间,用清水给他降温。在你们來之前,我刚刚用完了一只水囊。”

  说完,梦剑文从地上捡起那只空瘪的皮囊,向夏侯山扔了过去。

  在得知了夏侯山等人,是玄天宗弟子之后,梦剑文反而将心情放松了下來。

  尽管他常年生活在萨特王国,与玄天宗并无接触,但是,玄天宗的名头,在整个天罗大陆都是鼎鼎大名。

  数千年的玄门正宗,从不仗势欺人,匡扶正义,惩恶扬善,深得民心。

  虽然近些年,幽阴门有后來居上之势,在实力上隐约超越了玄天宗,成为天罗大陆的第一大门派。

  可在老百姓的眼里,玄天宗的地位不可动摇,甚至有不少人希望,有朝一日,玄天宗能够代表江湖正派,铲除幽阴门。

  面对玄天宗的核心弟子夏侯山,梦剑文很坦然的将实际情况和盘托出,并把用空的皮囊间给夏侯山查验。

  “不用看,夏侯山相信,梦将军绝不是下毒的卑鄙小人。”

  出乎梦剑文的预料,夏侯山接过皮囊连看都沒看,就直接扔到一边。

  夏侯山明白,如果梦剑文真是玄天宗的敌人,刚才在虚空之中,就应该趁着王丰他们尚未形成有效的攻击之前,对自己痛下杀手。

  而现在,梦剑文主动落到地面,几乎就是陷入玄天宗弟子的重围之中,却依然神情自若,沒有半点慌张。

  仅凭这一点,夏侯山就可以断定,梦剑文不是下毒之人。

  “多谢夏侯兄,不过,我给你们的水,是从这个皮囊里倒出的。”

  梦剑文对着夏侯山一抱拳,随即从‘帐篷’的旁边,拿起另一只皮囊晃了晃:

  “先前沒有全部给你们,是为了留一些给我兄弟降温,既然那四位兄弟因此中毒,我便将余下的水喝下,以示清白。”

  拧开盖子,一仰头,‘咕嘟咕嘟’一阵猛喝。

  “梦将军言重了……”夏侯山沒有想到,梦剑文会以这种方式來证明清白。

  如果刻意下毒,自己可以先服下解药,即便喝了有毒的水,也不会出现中毒症状。

  实际上,这样的方式,根本沒有办法证明梦剑文的清白。

  夏侯山想要阻拦,却已然不及,不过几息时间,梦剑文就已经将皮囊内的清水,喝掉了好几斤之多。

  “夏侯兄,我梦剑文愿意结交你这个朋友,这也算是我的一番诚……意……”

  梦剑文不顾夏侯山的阻止,喝了半肚子的清水,以示自己清白,并表达了与夏侯山结交的愿望。

  然而,还不等梦剑文说完,手中的皮囊就掉到了地面的沙粒上,倾斜的皮囊中,清水汩汩流出,很快被沙粒吸收进去。

  而梦剑文本人,则踉踉跄跄的移动了几步,终因站立不稳,颓然倒下。

  倒地之时,梦剑文的手,指了指‘帐篷’,嘴里颞颥着,声音很轻,但夏侯山听得清清楚楚:“请不要伤害我那位兄弟……”

  “梦将军,你,,”这样的结果,使在场的玄天宗弟子们大感意外。

  尽管夏侯山相信梦剑文,但也有不少玄天宗弟子,心里仍有一丝怀疑,毕竟,这水是梦剑文主动赠送的,即使他沒有下毒,这件事也与他脱不了干系。

  特别是梦剑文仰头喝水的时候,有人认为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故作姿态而已。

  但是,梦剑文的轰然倒下,改变了所有玄天宗弟子的看法:

  ,,梦剑文绝不是下毒之人。

  沒有人会傻到,自己给自己下毒,而且中毒严重,虽然梦剑文强行鼓动战气,要将毒气逼出,但收效甚微。

  水里的毒性,甚至不是战帅巅峰强者的战气,所能够控制的,梦剑文挣扎了不长时间,还是陷入了昏迷状态。

  梦剑文中毒倒地,倒是给自己洗清了嫌疑,可夏侯山却被眼前的变故给惊呆了。

  怀疑对象变成了受害者,而且由于梦剑文喝下去的清水,远比四位玄天宗弟子多,中毒症状也明显严重了许多。

  夏侯山已经尝试过,自己对于这样不明來源的毒性,沒有救治的方法。

  无论是梦剑文,还是那四位师弟,目前都是气若游丝,生死难以预料。

  茫茫大漠,杳无人烟,除了一些参与辛戈杀气试练场的修武者们,几乎无人涉足,想要找到医者实在是困难至极。

  “王丰,你和大家一起,再此守护四位师弟和梦将军,托蒂,你带几位师弟去寻找水源,我即刻出发,看看能不能找到医者。”

  夏侯山拿出一块传信玉,将这里的情况向玄天宗做了简短的汇报,然后给师弟们分配了任务。

  大漠之中,危机重重,谁也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合理的分配有助于大家的安全。

  “夏侯师兄,我和你一起去。”就在夏侯山准备离去的时候,人群中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

  “秋韵师妹,你和师弟们一起吧,我会尽快赶回來的。”

  夏侯山对着这群玄天宗弟子中唯一的女孩,微微一笑,语气温和,但态度坚决。

  “你一个人……未必方便。”秋韵柔声说道,却掩饰不住挂念的神情。

  “水。看,那是大湖。”

  就在夏侯山和秋韵说话之际,忽然有弟子激动得大叫起來。

  “大湖,”

  大家闻言,齐齐朝着那位弟子手指的方向看去。

  果然,茫茫大漠之中,赫然出现一个面积颇大的湖面,碧波荡漾,里面蓄着一汪碧蓝的清水。

  在这荒凉灰黄的辛戈沙漠,大湖如同一颗明珠,镶嵌在大漠的某处。

  众人忽然感到一丝凉意,仿佛微风轻轻拂过湖面,将清凉可口的清水,变成了凉爽的雾气,吹进了大家的心头。

  目测一下,大湖距离此处并不算遥远,按照托蒂的修为实力,应该能够在一个时辰之内,赶到大湖所在的位置。

  如果顺利,在两到三个时辰之后,这些饥渴难耐的玄天宗弟子们,就可以尽情的享受到清水的滋润了。

  所有进入辛戈沙漠历练的修武者,都知道水的重要性,水甚至比天材地宝更可贵。

  一个人,特别是修为达到一定程度的修武者,十天半个月不吃饭,会消耗很多体力,实力也会下降不少,一般不会死亡。

  但是,一旦缺水,只要沒有达到战王强者级别的修为,一般只能坚持五到七天,哪怕其他食物再多,也无法维持生命。

  那四位玄天宗弟子,正是由于缺水造成了虚脱,才让梦剑文动了恻隐之心,慷慨赠水,却闹出风波。

  “水。快,我们去喝水……”

  一道道身影,从玄天宗弟子们的身边掠过。

  一些进入辛戈沙漠历练的修武者,同样看到了大漠中的大湖,根本沒有人指使,就不约而同的施展自己的手段,以最快的速度向大湖方向疾奔而去。

  “夏侯师兄,你们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取水。”面对大湖,托蒂兴奋至极,招呼着身边的几位师兄弟,将所有的水囊搜集起來。

  其他的玄天宗弟子,也死死的盯着沙漠中的大湖,不自禁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因干燥而裂开的嘴唇。

  即使是夏侯山,也被这突如其來的惊喜所震撼,有了水,玄天宗的弟子们就不用再忍受折磨,对接下來的任务,也更有信心去完成了。

  “托蒂,出发。”夏侯山兴奋的一挥手,向托蒂下达了命令。

  “慢着。”

  就在托蒂整装待发的时候,从梦剑文搭建的‘帐篷’内,传來一声断喝。

  “谁,”

  夏侯山猛地一惊,失声问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7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