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六十五章 解毒成功

第四百六十五章 解毒成功

  逸尘在查探的过程中,发现梦剑文中毒虽深,脉搏紊乱,不省人事,嘴里还时不时的吐出一些白沫,实际上却沒有生命危险。

  这是一种奇怪的毒物,逸尘从未见过,也沒有办法说出其具体成分。

  按理说,找不到毒物的來源,就无法对症下药,纵使医术高明也难以解毒。

  逸尘刚开始的时候,也是一筹莫展,他身上虽然有许多灵草丹药,却沒有一样是完全有把握,解除梦剑文所中之毒的。

  他将自己的精神力,探入日月空间,四下寻找,终于发现了地金莲。

  逸尘采摘地金莲,主要是为了修补乌蝉衣, 原本也沒有将它列入药草之类,一时并沒有想到。

  但逸尘知道,地金莲可以解万毒,几乎沒有副作用,在对付不明毒性的中毒者时,地金莲才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逸尘也只是将身上的地金莲,拿出了不到十分之一,剩余的除了修补乌蝉衣,应该还能有些富余。

  就连夏侯山看见地金莲之后,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认为五位中毒者必然得救。

  托蒂和王丰等玄天宗弟子,虽然沒有见过地金莲,甚至都沒有听说过,但是在看到逸尘手中金光萦绕的时候,也都欣喜至极。

  在逸尘将地金莲喂入五位中毒者嘴中之后,大家都在期待着他们的苏醒。

  半个时辰过去,梦剑文率先有了反应,其余的四位玄天宗弟子,也慢慢的有了一些动静。

  噗~~

  噗噗~~

  五位中毒者,先后呕吐起來,不再是吐出白沫,而是各自吐出了一口浓痰,然后便是一大口鲜血。

  他们的胸口不停的起伏,在口吐鲜血的同时,脸色倒开始红润起來。

  这样的结果,还不算出人意料,毕竟中毒太深,侵入血脉也是常有的事。

  如果能够把带有毒液的血吐出來,对于解毒倒是很有好处的。

  不过他们只是吐了一口鲜血,并沒有持续下去。

  看到他们脸色逐渐红润,逸尘和大家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來。

  夏侯山等人也是充满喜悦的,赶紧跑到那四位中毒的师弟身边。

  逸尘伸出手,正准备把梦剑文扶起來,却突然出现了变故。

  蓬、蓬。。

  处于昏迷之中的梦剑文,连眼睛都沒有睁开,就猛地将身子坐起,朝逸尘狠狠地挥出两拳。

  逸尘沒有想到,深度昏迷的梦剑文,居然能够在这个时候,会向自己发出偷袭。

  猝不及防之下,这两拳打在逸尘的胸口之上,好在力道不大,并沒有给逸尘造成伤害。

  然而,梦剑文却在打出两拳之后,整个人仿佛耗尽了力气,从逸尘的手边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另外四位玄天宗弟子,几乎在同一时间,挥拳击向前來搀扶自己的师兄们。

  无论击中与否,他们都和梦剑文一样,沒有实施第二轮攻击,而是颓然的倒回地面的沙粒之上。

  这……

  逸尘不是解毒行家,但地金莲却是号称解万毒的解毒妙药,给五位中毒者的剂量也非常充足。

  就算不是寻常毒物,至少在服用了地金莲之后,也不至于毫无功效。

  从他们冷不丁的袭击,可以看出,他们身上的毒性不再蔓延,甚至已经得到了控制。

  可他们在出拳之后,竟然毫无例外的又恢复到不省人事的状态,实在令人费解。

  “地金莲能解药物之毒,却无法消除他们神智上的迷惑,如果不赶紧处理,恐怕下一次的攻击会更加猛烈。”

  就在逸尘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日月空间内传來青牛的声音。

  “你难道也会解毒之术,”逸尘闻言,疑惑的问道。

  青牛是玄木精的化身,拥有无限生机,对于疗伤治病那是一把好手,哪怕是垂死之人,只要经过青牛的救助,基本上可以保住性命。

  在柔金岭,类人族的老族长等八位前辈,为了尝试给逸尘输入神奇续命元素,开启了八方传承阵,将他们的生机强行输给逸尘,从而导致这八位前辈濒临垂死的边缘。

  逸尘束手无策之际,青牛出手,看似不经意之间,以旺盛的生机挽救了八位前辈的性命。

  但是,梦剑文等人却是身中剧毒,并非单纯的生机缺失,逸尘根本沒有想到,青牛还有这方面的技能。

  “我并不擅长解毒,但对于他们现在的状况,倒有一些办法,你要不要试一下,”

  青牛仿佛是刚刚睡醒一般,不停的打着哈欠,说话也慢慢吞吞。

  “有办法怎么不早说,就知道睡觉,害得我手忙脚乱,还是徒劳无功。”逸尘沒好气的说道。

  好像每一次需要用到他的时候,青牛从來沒有在第一时间主动帮忙,非得逸尘弄得焦头烂额,才懒洋洋的指点迷津。

  “好吧,是我不好……继续睡觉。”

  对于逸尘的指责,青牛沒有反驳,只是打了个很大的哈欠,一翻身又似乎睡了过去。

  “喂喂……青牛,你别睡,快点告诉我,用什么办法才能够救活他们,”

  逸尘恨不得自己跑进日月空间,狠狠的揣上青牛两脚,方才出气。

  但现在有求于他,又不敢得罪,只好低声下气:“青牛前辈,你沒错,是我错了,你就帮帮我吧。”

  青牛跟随逸尘,主要的任务,是在逸尘摘取比翼花的时候,保证逸尘不受阴气伤害,并且确保逸尘顺利拿到比翼花。

  除此之外,逸尘沒有资格指派青牛做任何事情,包括像现在的救人。

  “当然是你错了,如果不是你用地金莲,给他们解去药物之毒,我又怎么能够发现,他们的神智受到了伤害呢,”

  青牛依旧是懒洋洋的,不过哈欠沒有了,说话也清楚了一些:

  “你不是有醒神果和驱梦草么,拿些出來,按照我说的去做,估计能行。”

  “好,我这就拿。”逸尘也不在意青牛所说的‘估计’二字,其实在沒有办法的情况下,只要有一线希望,他都会努力的去尝试。

  醒神果和驱梦草,虽然算不上什么名贵药材,却也不是随意就能找到的。

  上一次阴元广为了讨得幽阴门圣姑的欢心,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偷偷跑到落英山脉,想找到驱梦草,结果不但沒有成功,反而被彩魅迷 惑,差一点丢掉了小命。

  逸尘也是在天之眼的时候,从忧郁蛇狐的爪下,得到几株驱梦草,放在日月空间,一直沒有用过。

  根据青牛的指点,逸尘将两枚醒神果,以及一株驱梦草取出,捣碎之后,做成一颗药丸。

  再以生机之力,缓缓输入药丸之中,使得药效尽快达到最强。

  少顷,待药丸完全吸收了生机之力,并且凝固成青绿色的坚硬圆球状,然后稍一发力,药丸一分为五。

  这一次,逸尘沒有让夏侯山等人帮忙,而是小心翼翼撬开梦剑文的嘴,将一颗药丸塞到他的嘴里。

  同时,暗运五行之气,轻轻的把药丸输送到梦剑文的腹中。

  如此往复五次,将药丸分别送入众弟子的口中,并把他们慢慢的放到地上。

  欻欻。。

  逸尘盘腿而坐,双手打着印结,在空中画了一个圆圈。

  一个近乎透明的结界阵法,在逸尘的催动下悄然成型,将逸尘和五位中毒者罩在其中。

  夏侯山玄天宗弟子,见逸尘口中振振有词,虽然有些诧异,却也沒有人打扰。

  他们很自觉地往后退去,给逸尘留出一大块空旷的场地,以便于逸尘能够毫无顾忌的施展手段。

  咝咝……

  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从结界之中传出,大家顺着逸尘的手掌,可以清晰的看见,一条青绿色的细线,从逸尘的掌心窜出。

  细线如同长了开眼睛一般,在五位中毒者的身上稍作盘旋,便分成五份,分别从他们的头顶,慢慢进入体内。

  “这是什么,”

  托蒂一脸惊讶的回过头,看了看夏侯山,希望得到答案。

  其他玄天宗弟子,都和托蒂一样,不知道逸尘释放出的青绿色细线,到底是啥玩意儿,便一同看向他们的大师兄夏侯山。

  然而,夏侯山也只是茫然的摇了摇头,耸了耸肩,一副无奈的样子。

  虽然贵为玄天宗的核心弟子,又是夏离王国的王子,夏侯山也算是见过不少世面,一般的奇花异草,或许是修武者的救人手段,他都能够看出个七七八八。

  逸尘在透明的结界阵法中,一点沒有隐藏的展示着自己的技能,用生机之力催动药效的发挥,并驱除中毒者神智上受到侵扰的残留物。

  看似十分简单,夏侯山也知道逸尘正在做的事情,却根本不认识那条青绿色细线。

  片刻之后,逸尘看见梦剑文等人的脸上,由开始的红润转变为常人的平淡,呼吸也逐渐均匀,再伸手一探,发现他们的脉搏跳动趋于正常。

  呼。。

  逸尘收了结界阵法,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大功告成。

  在青牛的指导下,逸尘终于顺利将梦剑文等人的神智,恢复到正常状态,只要再过上半个时辰,他们自会醒來。

  “老大果然厉害。”

  “盟主威武。。”

  一干玄天宗弟子,如同众星捧月般的把逸尘围在中间。

  就连夏侯山和秋韵,也对逸尘刮目相看。

  飕、飕飕。。

  便在大家庆幸的时候,一阵劲风突兀而至。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7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