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六十六章 我在帮你

第四百六十六章 我在帮你

  醒神果定心清神,驱梦草去魇除杂,这两样放在一起,辅以生机之力,虽然谈不上起死回生,但对于这五位來说,却是灵丹妙药。

  梦剑文等人所中之毒,成分复杂,即便是青牛,也不能一一将之列出,只是知道除了毒性极强之外,还能够侵蚀大脑神智,甚至生机。

  而且,制毒者对于药性的拿捏十分到位,吞噬中毒者的生机,却又不会造成死亡。

  如果两日之内不能顺利解毒,则中毒之人将会失去所有记忆,神智时常混乱不清,任由下毒者控制,但修为实力却不会降低。

  也就是说,下毒者的目的并不是要取对方的性命,而是要把对方变成自己可以任意差遣的一枚棋子。

  就像刚才,逸尘利用地金莲,帮助梦剑文解去了药物之毒,却遭到梦剑文的袭击。

  究其原因,乃是神智受困,遇到外力接近自己时,条件反射的实施攻击。

  唯有解除中毒者神智上的侵扰,使之大脑恢复正常,才能真正把他们变回自己。

  都是青牛的指导下,逸尘通过结界阵法实施,一切还算顺利。

  夏侯山等玄天宗弟子,并不知道青牛的存在,都以为是逸尘独立所为,自然是佩服至极。

  看着即将悠悠醒转的梦剑文等人,大家都是满怀欣喜,虽然还沒有找出下毒之人,但至少沒有人员伤亡。

  面对七嘴八舌的恭维,逸尘淡淡的一笑,并沒有过多解释,只是静静地等待着五位中毒者醒來。

  “唉~~”

  随着一声轻哼,梦剑文第一个醒过來。

  揉了揉眼睛,看到逸尘笑呵呵的站在面前,梦剑文的神情有点呆滞。

  “小逸,你……”在梦剑文的记忆中,逸尘应该是处在昏迷状态,需要自己照顾。

  “文文,这几天你辛苦了。”逸尘只说被弱水侵入身体,造成了昏迷,并沒有将自己被金大圣逼出不灭阴魂,潜入鬼域之事说出來。

  片刻之后,另外四位玄天宗弟子,也陆陆续续苏醒过來。

  虽然他们身上的毒已经解除,但由于过度缺水,嘴唇干裂得渗出血來,是难題极度虚弱,仅仅是睁眼看了看大家,马上又陷入昏睡之中。

  梦剑文丢下的水囊,残留的水里有毒,根本不能饮用,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半滴清水了。

  眼看着四位虚脱的师弟,逸尘焦急万分,如果这样熬下去,只怕他们很难活过今天,可即使派人出去寻找水源,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救命要紧。

  逸尘一狠心,从日月空间内抠下一小块七窍玲珑藕,放在手心。

  上次在横尸之地,无意中解救了非天,得到了这节七窍玲珑藕,按照非天的说法,这玩意不仅蕴含巨大的能量,而且还可以生津解渴,只不过,沒有谁会奢侈到,用七窍玲珑藕來代替喝水。

  但现在,四位师弟命在旦夕,舍此别无他法,宝物虽然珍贵,可兄弟的命更重要。

  逸尘看着手中还不到指甲盖大的一小块七窍玲珑藕,准备将它分成五份,让梦剑文和四位师弟每人一份,暂解饥渴。

  别小看才这么一点点,一般战王强者一次服用的量,一旦超过小指头那么大,就会被其中蕴含的能量,引发得爆体而亡。

  除了梦剑文,另外四位师弟的修为,连战帅巅峰级别都不到,这么一小块,就已经绰绰有余了。

  然而,还不等逸尘实施救治,就被一阵突兀而至的劲风所干扰。

  嗖,嗖嗖……

  大家抬头一看,天空中出现了十数个小黑点,以极快的速度,往逸尘这边呼啸而來。

  “准备应战。”

  夏侯山纵身一跃,冲到大家的前边,双掌暗藏战气,对着空中的不明飞行物,做好战斗准备。

  呼啦啦。。

  托蒂,王丰,以及秋韵,同为玄天宗核心弟子,修为仅次于夏侯山,自然不甘落后,一个个祭出兵器,严阵以待。

  在这茫茫大漠之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必须时时刻刻多加小心。

  “不要攻击……那是水囊。”

  逸尘远远看见,从天空中急速飞來的不明飞行物,实际上是一只只水囊,根据飞行的速度以及轨迹,逸尘判断,这十几只水囊之中,都应该盛满了水。

  “果然是水囊……”

  “有水了……”

  玄天宗弟子们,欣喜若狂的叫道。

  在逸尘的提醒下,王丰等人收回了刀剑,将身体升至空中,张开双手,小心翼翼的把水囊接住。

  水囊的飞行速度虽然很快,但在接近玄天宗弟子的时候,忽然间慢了下來,等到接在手里,只剩下一点飞行的惯性,并沒有一点冲击力。

  “慢着,当心有毒。”夏侯山猛地大喝一声。

  饥渴难耐之际,有水从天而降,大家在欣喜之余,都想赶快痛饮一场,以滋润早已干涸的身体。

  但是,有了四位师弟的前车之鉴,夏侯山变得谨慎了许多,在沒有弄清水囊的來路之前,还是不要轻易饮用为好。

  “哈哈哈……瞧你们一个个傻样。”

  就在玄天宗弟子们犹豫的时候,一个略显猥琐的声音传來,紧接着一个瘦削的身影,如风般的窜至逸尘跟前。

  “怎么又是你。”逸尘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是那位自我感觉极好的,人模猴样帅又奇來了。

  “嘿嘿,人帅了,果然有人惦记。”

  帅又奇來到逸尘身旁,像个小丑似地,先是做了一个自认为很帅的造型,又点头哈腰的说道:“我知道你们缺水,特意给你们送水來了。”

  “你怎么知道……喂,你干什么。”

  逸尘沒觉得帅又奇有这么好心,这些水囊,估计又是这家伙从哪儿抢來的,到时候,再一次被栽赃陷害,也不是沒有可能。

  不过,既然是帅又奇弄來的水,就一定不会有毒,大家只管放心大胆的喝,绝对不可能出现中毒的事。

  想想前一次,逸尘不免又有些犹豫,帅又奇耍赖,栽赃,装死,废了好大精力,居然只是为了撺掇莫飞将军和逸尘大战一场。

  怎么样才能喝到水,又不被帅又奇算计,这是逸尘要思考的问題。

  但是,这一次逸尘还是失算了,千算万算沒有算到,帅又奇觊觎的是逸尘手里的七窍玲珑藕。

  刚发现不对,逸尘还來不及阻止,就觉得手心一凉,那块指甲盖大的七窍玲珑藕,已经到了帅又奇的手中。

  “那么多水,换这么一点点,你还好意思大呼小叫。”

  七窍玲珑藕到手,帅又奇不做丝毫停顿,立刻就扔进了嘴里,也不知道有沒有咀嚼,反正逸尘是抢不回來了。

  帅又奇用手抹了抹嘴,满脸的得意,刚想得瑟两句,却看见逸尘那双充满愤恨的眼神,只好装着沒事人一样,讪笑着说道:

  “七窍玲珑藕要是给他们吃了,就算不会全部爆体而亡,至少在一年之内,沒有办法消化吸收,我真的是在帮你……”

  “放屁。”逸尘恼怒的骂了一句,不过心里想想,帅又奇说得也有道理。

  四位师弟缺水虚脱,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补充水份,七窍玲珑藕虽然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但他们未必受用得了。

  再说,东西被人家抢了,只能怪自己不小心,有了这些水,至少可以让大家安全度过十天半个月,算下來也还勉强能够接受。

  于是逸尘吩咐大家,可以放心引用帅又奇送來的水,但一次不要喝太多,否则反而会造成身体受伤。

  “哎,我说,你能不能再给我一点,刚才吃得太快,沒感觉到味道。”

  帅又奇在一旁静静的等着,待逸尘安排完毕,又伸长脖子,把那张‘帅’得吓人的脸伸过來,弄出一副可怜巴巴的神态,怯怯的说道。

  “滚……你过來。”逸尘刚想骂人,忽而转念一想,尽量克制内心的怒气,表现出心平气和的样子。

  “嘻嘻,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

  帅又奇一听,觉得有戏,赶紧把身体紧贴过來。

  看到帅又奇的脸,逸尘背过身去,却冷不丁的抓住帅又奇的手。

  虽然他吃下去的,仅仅是指甲盖大的七窍玲珑藕,但如果沒有战王强者的修为,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消化。

  而帅又奇好像很平静,也沒有因为七窍玲珑藕的巨大能量,产生一点反噬的迹象。

  难道帅又奇是战王强者。

  可逸尘从帅又奇的手上,根本沒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战气波动,不要说战王强者,就是战将高手,也不可能像他这样。

  “是不是觉得我太帅了,想多看几眼。”

  帅又奇也不挣扎,只是嬉皮笑脸的凑过來:“再给我一小块,我免费给你看一个时辰。”

  “金大圣,给我老实点。”逸尘突然转过身來,声色俱厉的喝道。

  “金大圣是谁。我不认识。”被逸尘一吼,帅又奇似乎很委屈,一脸的无辜。

  “少装蒜,你就是金大圣。”逸尘死死的盯着帅又奇,想从他的脸上发现点什么。

  然而,除了委屈不解,帅又奇的脸上沒有丝毫慌乱,那双金睛也仿佛失去了光泽。

  “我是帅又奇。王八蛋才是金大圣。”帅又奇的脸上,开始有了愤怒的神色。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7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