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六十七章 傻猫上当

第四百六十七章 傻猫上当

  逸尘怀疑帅又奇就是金大圣,其实是有根据的。

  首先,金大圣藏身于帅又奇喝过的酒坛子里面,在金七追杀的时候,酒坛子大发神威,释放出弱水击杀金七。

  金大圣便是随着弱水,侵入逸尘身体,并最终把不灭阴魂从逸尘体内驱赶出去,才有了鬼域历险。

  其次,包王爷称呼金大圣为金睛兽,而帅又奇也有一双金睛,迄今为止,逸尘从未见过还有谁,会拥有一双金睛。

  虽然在关键时刻,金大圣的舍命相救,早已驱除了逸尘对他的恨意,但是,随着大愿神魂的出现,金大圣与逸尘失去了联系,使得逸尘心里的谜团尚未解开。

  再者,逸尘也想知道,金大圣的那一缕神魂,有沒有遭到殷冥主的重创,能不能回到本体之中。

  “你能告诉我,还有谁长了金睛,或者有沒有一个种族,他们都有一双金睛,”

  逸尘暂时还不能确定,帅又奇和金大圣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也不知道他们之间有沒有关联。

  “沒有。至少我从來沒有看见第二个人,和我一样拥有一双金睛。”帅又奇想都不想,直接就否定了逸尘的猜测。

  “可是,我明明听到,有人喊金大圣为金睛兽,这……”逸尘还是不死心,设法试探帅又奇。

  帅又奇來历不明,这一次又抢走了逸尘手中的七窍玲珑藕,可逸尘看不出他的修为,实在觉得奇怪。

  “普天之下,只有我一个人是金睛,我不知道什么金睛兽,更不认识金大圣。”

  帅又奇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地,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我长得太帅,名气太大,很多人想冒充我……”

  “哦,我怎么沒听说过,你修为很高吗,”看着帅又奇那趾高气扬的样子,逸尘冷冷的问道。

  到现在为止,一共才见到两次,而且逸尘从來也沒有听说过,江湖上有这样一个厉害的人物存在。

  “那是你孤陋寡闻,沒见过世面,连我这样……”对于逸尘的不屑,帅又奇显得很恼怒,似乎受到了极大的藐视。

  然而,在听到逸尘后半句话后,他又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下來:

  “对我來说,修为什么的不重要,关键是我有一双金睛,一般的修为在我面前不管用,还有,我逃跑的技术堪称一流。”

  这一点,逸尘倒是完全相信,战帅巅峰级别的梦剑文,在帅又奇金睛的一扫之下,马上就沒办法施展自己的修为。

  面对由莫飞将军,以及胡莱等战帅强者的围追堵截,帅又奇能够很从容的全身而退。

  看现在的样子,估计帅又奇早就摆脱了那些追兵,而这些水囊,说不定又是从哪个倒霉蛋的手里抢來。

  不过,逸尘确实沒有看到,帅又奇和人动手,在被龅牙老者痛打的时候,他只是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却从未还手。

  而金大圣在鬼域,虽然仅仅是一缕神魂,但照样击败了黑白无常,以及陆狱司这样实力强劲的鬼差。

  如此看來,帅又奇似乎跟金大圣,并沒有什么关联,若是一定要把他们视为同一人,难免过于牵强。

  “呜嗷~~”

  帅又奇见逸尘不再反驳,又开始得意起來,正想着好好的卖弄一番,却被冷不丁传來的一声吼叫吓了一跳。

  “我的妈呀,啥玩意儿……”

  反应迅速的帅又奇,在准备施展自己的逃跑绝技时,忍不住回头看了看。

  嗬,一只半大不大,毛茸茸,黄澄澄的大猫,端坐在离他不到五尺的地方,两只眼睛滴溜溜的紧紧盯着帅又奇,还伸出一只前爪,慢条斯理的捋着自己的胡须。

  “瞧你那德行,不过一只傻猫,就把你吓成那样,跑啊,怎么不跑了,”

  逸尘在一旁,拿眼睛乜视着帅又奇,一副鄙视的模样。

  他无法查探出帅又奇的修为实力,便想到了在日月空间内养伤的傻猫。

  经过这些天的调理,加上日月空间的滋养,傻猫不仅伤势痊愈,而且感觉更加稳固了提升不久的修为。

  以六阶魔兽的眼力,或许能够看出帅又奇的修为,实在不行,也可以通过动手,试探一下他的真实实力。

  “谁怕了,我帅又奇是谁,怎么可能会怕一只傻猫呢……”

  其实,还不等逸尘发话,在看清楚傻猫之后,帅又奇就停住了脚步。

  回过身來,伸出手,给傻猫打着谁也看不懂的手势,然后把自己那张‘帅’得可怕的脸,变幻成各种奇形怪状的造型。

  傻猫只是静静的坐在地上,将自己的感应力释放出來,希望能够窥出帅又奇的实际修为。

  对于帅又奇的耍宝卖萌,傻猫是一概不理,脸上还偶尔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态。

  “嘿,傻猫,是不是沒见过像我这样帅的人……喏,看这儿,对,还有这儿……”

  如此炎热的天气,又是在辛戈沙漠之中,帅又奇几番表演下來,早已累得气喘吁吁,可他还是乐此不疲。

  能够有机会,展示自己的帅气,似乎是帅又奇最大的追求,哪怕是一只傻猫,那也不能错过。

  “呜嗷~~”

  看着帅又奇跟猴似地,在眼前蹦來蹦去,傻猫觉得眼睛都看花了,实在忍不住,对着帅又奇就吼了一嗓子。

  “你什么意思,这么一个大帅哥,免费给你欣赏,你居然嫌烦,真是不识抬举。”

  帅又奇觉得自己这样费力的表演,至少会把傻猫迷得神魂颠倒,却不料人家根本不领情,反而发出抗议。

  面对如此不解风情的傻猫,帅又奇是又羞又恼:“傻猫就是傻,唉,蠢货一个。”

  “你才是蠢货,傻猴一个。”本來,从日月空间出來之前,逸尘让傻猫尽量不要说话,免得吓跑了帅又奇。

  傻猫也很听话,最多就是呜嗷叫一声,尽可能装着温顺可爱的样子,來打探帅又奇的修为。

  可帅又奇并不配合,不断的上蹿下跳,竭力展示所谓的帅气,弄得傻猫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不仅沒有看出帅又奇的修为,而且还被帅又奇一句一个傻,一句一个蠢的,恣意乱骂。

  好歹咱也是堂堂六阶魔兽玄风豹,被逸尘叫着傻猫也就算了,你一个人不人猴不猴的玩意儿,有什么资格看不起咱豹爷。

  狮可忍豹不可忍。

  傻猫一气之下,就顾不上逸尘的吩咐,跳起來用爪指着帅又奇,破口大骂。

  “咳咳……原來是一只会说人话的傻猫,嗯,还不算太蠢。”

  帅又奇似乎沒有想到,傻猫竟然会说话,先是用手挠了挠脑袋,见傻猫不屑一顾,又慢慢低下头,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傻猫。

  “臭猴子,又丑又笨,也不知道撒泡尿照照自己,还自称帅哥,我呸。”

  也不管帅又奇能否受得了,傻猫骂得兴起,好听不好听的,反正只要是骂人的,一股脑儿全部奉上:

  “塌鼻头,宽额骨,脖子伸得比两条驴尾巴还长,男不男女不女,鼻子上还栓个铁环,你以为这样就是帅啊,简直就是个比二还二的二货。”

  傻猫一边骂着,一边对逸尘讨好的眨眨眼,看见逸尘投來赞许的眼光,他骂得更起劲了。

  “不说还沒注意,你看,那脖子都有半人长了,真难看。”

  “还有,鼻子上搞个铁环,不伦不类的,丑死啦。”

  “就是,就是,看样子就不是什么好鸟……”

  噗……

  玄天宗的弟子们,饥渴了好几天,好不容易有水喝了,尽忙着喝水,根本沒有在意帅又奇的长相。

  听到傻猫一阵痛骂,他们的目光逐渐被吸引过來,一看帅又奇的尊容,有的弟子忍不住,也不管这水來之不易,把刚喝进去的水又吐了出來。

  个别修为稍低的,差点沒被呛死,一个个往帅又奇这边围拢过來,还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家伙……”

  被傻猫骂也就算了,毕竟是只魔兽,不能以人类的标准衡量,可玄天宗弟子们的议论,让帅又奇觉得太过冤枉。

  也不想一想,你们手里的水是怎么來的,一个个喝饱了,不想着报答,反而有力气跟着傻猫搀和起來。

  唰。。

  一道金光,从帅又奇的眼里闪出,如同闪电划过。

  那些逐渐围拢过來的玄天宗弟子们,如遭电击,瞬间呆若木鸡。

  只用金睛一瞥,就制止了玄天宗弟子,帅又奇便不再理会,只把精力放到傻猫身上。

  呜嗷~~

  与前两次的吼叫不同,傻猫这次发出的是惨叫。

  原本眼睛是一直盯着帅又奇,傻猫在查探失败之后,通过不停的辱骂,想逼迫帅又奇动手。

  虽然不知道帅又奇的修为,但以傻猫的判断,帅又奇应该沒有达到战王强者级别,一旦动手,便知分晓。

  身为六阶魔兽的傻猫,有绝对的把握,在帅又奇动手之际,一举把他拿下。

  但是,傻猫失算了。帅又奇根本就沒有施展修为,只不过一瞥之下,就已经让傻猫魂不守舍了。

  失算就必须付出代价。

  傻猫眼前一黑,战王强者的修为无从施展,虽知危机降临,却难以摆脱。

  坏了。上当了。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7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