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公猴母猴

第四百六十八章 公猴母猴

  傻猫被逸尘从日月空间放出,是为了查探帅又奇的修为实力。

  可任凭傻猫绞尽脑汁,用最难听的词语,极尽谩骂,除了让帅又奇瞥了一眼之外,并沒有发现帅又奇施展修为。

  就是这一瞥,使得傻猫有一瞬间的迷失,而帅又奇便趁着这个空当,一把抓住傻猫的尾巴,将他倒提起來。

  “傻猫,蠢猫,我让你骂,我让你骂……”

  帅又奇抡起手臂,将傻猫在空中使劲的转圈。

  说來奇怪,帅又奇虽然抓住了傻猫,却依然沒有丝毫的战气泄露,如同一个莽汉,凭着几分蛮力,在努力的发泄着自己的怒气。

  一只不到三尺长的傻猫,被一个莽汉提起來,似乎也不算意外,沒有修为同样可以做到。

  傻猫先是被帅又奇一瞥,弄得神魂颠倒,又被他卯足了劲,狠狠的抡了几圈,一时间只觉得头晕脑胀气血翻腾。

  可怜的傻猫,堂堂六阶魔兽,居然被帅又奇折腾得死去活來,一身修为几乎报废,除了偶尔翻翻白眼之外,啥也做不了。

  “老子拔光你的毛,看你还骂不骂,”

  待帅又奇手臂酸软,不再转圈,又将傻猫倒抓在手中,一边骂骂咧咧,一边伸出另一只手,在傻猫的尾巴上使劲的扯着。

  长到这么大,帅又奇也不知道自己活了多少年,从來沒有被人家当面谩骂。

  可恨这只傻猫,骂两句也就罢了,偏偏把帅又奇说得如此不堪,简直是自找苦吃。

  帅又奇气咻咻的在傻猫的尾巴上扯着,想來是力气不够,费了好大劲,把傻猫的尾巴都弄破了好大一块,才拽下几根毛來。

  “嗷嗷……疼死我了,臭猴子,快放手。”傻猫声嘶力竭的哀嚎着,浑身用不上劲,唯有四只脚在空中乱蹬。

  “不放,就不放。嘿嘿……”帅又奇把从傻猫尾巴上扯下來的几根毛发,放到嘴边,轻轻一吹,看着毛发在空中飘荡游曳,心里爽快至极。

  他玩得兴起,哪里还会顾及傻猫的感受,直到将傻猫的尾巴弄成了一圈无毛地带,还渗出点点血迹,方才暂告一个段落。

  帅又奇一手拎着傻猫,一只手在傻猫的身上比划着,看到傻猫充满哀怨却又无可奈何的眼神,极大的满足感油然而生。

  “臭猴子,有种你就放我下來,看豹爷不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傻猫纵横山野百十年,一直凶猛无比,好不容易晋级到六阶魔兽级别,却遭到如此**。

  如果帅又奇像金七那样,是一位战王强者,又手执王兵,傻猫也就认了,可偏偏帅又奇除了一双金睛之外,似乎沒有一点修为。

  拥有战王强者实力的六阶魔兽,被一个丑陋的莽汉抓在手里随意玩耍,不要说传出去,就是在这几十位玄天宗弟子面前,也是颜面扫地。

  此刻的傻猫,根本沒有一丝玄风豹的威风,甚至连一只野猫都不如,在帅又奇的折腾下,简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但傻猫还是很有骨气的,疼也好,羞也罢,就是不肯求饶,还出言威胁。

  “嘴硬是吧,行,看老子怎么修理你。”

  大概是累了,帅又奇伸手擦了擦汗,然后用手在傻猫的身上摸摸捏捏,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很快,传來帅又奇猥琐的声音:“原來是只公猫,怪不得火气十足……待老子把你变成公公猫,给你消消火。哈哈……”

  “臭猴子……不,不……”

  听到傻猫的狂叫,在场的所有人都对他肃然起敬。

  尽管这些玄天宗弟子,都被帅又奇的一瞥给弄得心神不宁,但是,眼睛和耳朵的功能却沒有受到丝毫破坏。

  傻猫在帅又奇手里,那是受尽了折磨,可人家依然坚韧不屈,特别是即将告别威武雄壮之际,还对帅又奇大骂,却不肯妥协求饶。

  如果不是怕招惹帅又奇,他们恐怕早已鼓掌向傻猫致敬了。

  可是,又有谁能够明白傻猫现在的心情,他确实有骨气,不过,骨气是靠雄性激素支撑的,一旦变成了公公猫,不要说骨气,只怕他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沒了。

  大丈夫头可断血可流,雄性标志不能丢。

  傻猫想求饶,偏偏由于惯性的原因,一出口就是臭猴子,吓得自己连忙改口,却又一时之间找不出更好的称呼。

  以至于让众多玄天宗弟子,以为傻猫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好汉,打心眼里佩服。

  “好,有骨气,那……老子就不客气了。”

  傻猫不仅骗过了玄天宗弟子,也把帅又奇蒙进去了。

  原本只是吓唬傻猫,希望他死乞白赖的求饶,实际上帅又奇根本就不是真的要煽了他,却沒想到这家伙,居然一点求饶的迹象都沒有。

  这样一來,反倒让帅又奇骑虎难下,毕竟无仇无怨,只不过被骂了几句,自己也惩罚过他了。

  傻猫的破口大骂,激起了帅又奇的怒火,手一伸,对着傻猫的胯下,就是一掌劈下。

  “完了……”傻猫一看,两眼一翻,一口气沒上來,四脚一蹬背过气去了。

  那些玄天宗弟子,在鄙视帅又奇卑劣行径的同时,实在不忍心看到接下來的惨状,一个个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你敢。”一个急促的声音传出,紧接着一条人影猛地蹿到了帅又奇的眼前。

  “哎哟……我的鼻子,痛……”帅又奇的手掌,眼看就要将傻猫成功的变成公公猫了,却突然又收了回來。

  与此同时,帅又奇觉得自己的鼻子上,传來一阵钻心的疼痛。

  “哼,我让你也尝尝被折磨的滋味。”逸尘高大的身影,站在帅又奇面前,右手的中指,勾在帅又奇鼻子上的铁环之中。

  见帅又奇用手來抓,逸尘微微发力,将铁环一拉,帅又奇的整个脑袋就跟着铁环向前。

  一个人可以忍受断胳膊断腿的痛苦,却无法经受得住鼻子被牵,鼻子上的神经特别敏感,稍有刺激就疼痛难忍。

  更何况那个铁环,穿在帅又奇两只鼻孔中间的一块软肉上,经逸尘一拉扯,帅又奇顿感一阵天旋地转。

  帅又奇仗着一双金睛,以及高超的逃跑绝技,自认为天不怕地不怕,到处招惹是非,几乎从未被人抓住。

  但是,他有一个弱点,那就是鼻子上的那个铁环,只要有人抓住铁环,也就相当于控制了帅又奇。

  “我不敢了,小子,快……放手。”帅又奇弓着个身子,跟大虾似地,低着头忍着痛。

  “你叫我什么,”逸尘似笑非笑的看着帅又奇,手指暗暗勾了勾。

  “别拉,我叫你逸尘,不,大爷……你是我祖宗,行了吧。”

  相比之下,帅又奇沒有傻猫那样的骨气,只是被逸尘抓住了铁环,就已经甘愿做孙子了。

  “呸。我才不是你祖宗呢,瞧你那怂样。”逸尘鄙夷的啐了一口:“这样吧,我委屈点,你就叫声老大吧。”

  做别人祖宗倒也罢了,帅又奇的祖宗可不是那么好做的,逸尘自问,无论怎么变异,自己也不可能生出像帅又奇这样‘帅’得离谱的子孙后代。

  而老大不一样,不分年龄不分种族,这个称呼是见人大三级,任何时候都不会低人一等。

  虽然帅又奇的修为暂时不详,但人家那一双金睛绝对是难得一见,关键时候释放出的金光,实在太厉害了。

  还有这十几个水囊,可谓是雪中送炭,帅又奇这个忙帮得不错。有这样一个小弟,倒也不至于辱沒了自己。

  “好好好,老大,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得了。”

  鼻子吃疼,连祖宗都能认,何况是老大,帅又奇腆着脸,厚颜无耻的说道。

  哄。。

  一旁的玄天宗弟子,并沒有看见逸尘是怎么蹿到帅又奇跟前的,但见到帅又奇的脸变得如此之快,一个个忍俊不禁,哄然大笑。

  “先把傻猫放了。”

  “这就放,你看,我放了。”

  哇~~~

  噗~~~

  帅又奇当做逸尘的面,把傻猫提得高高的,像是给逸尘过目,却冷不丁的一松手。

  早已被折腾得七荤八素的傻猫,哪里想到帅又奇会突然松手,一个不注意,脑袋一下子就插在地面的沙粒之中。

  刚刚开口叫唤,又被灌了一嘴沙尘,脖子也扭了一下,傻猫瘫坐地上,一边吐着嘴里的沙尘,一边恨恨的看着帅又奇。

  “嗯,还算听话,对了,告诉我,你是公猴还是母猴,”傻猫的惨相,逸尘看在眼里,却不露声色。

  “我这么帅,当然是公猴了……不,你不能……”

  帅又奇的话说到一半,忽然意识到什么,连忙否认。

  “我知道,不能把你变成母猴,不过,如果变成公公猴,好像很有趣。”逸尘的眼睛,不经意的往帅又奇的下身瞄了瞄。

  “我错了,老大,你行行好,饶了我吧。”

  帅又奇闻言,浑身筛糠似的,两只脚哆嗦着,下意识的把两只手护住自己的裆部。

  “瞧你那德行,逗你的。”逸尘一松手,放开了铁环。

  “嘻嘻,我就知道,老大是好人。”重获自由的帅又奇,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一脸谄笑。

  “少拍马屁。快说,那帮人是不是找你的,”

  逸尘指着远处,向帅又奇问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7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