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六十九章 强敌到来

第四百六十九章 强敌到来

  无论是帅又奇折腾傻猫,还是逸尘抓住铁环,控制帅又奇,谁也沒有发现,帅又奇施展过修为,甚至连灵气波动都沒有感觉到。

  一般修武者身处险境,会有一种本能的反应,哪怕是徒劳无功,至少也要极力挣扎,绝不肯轻易求饶。

  傻猫被帅又奇抓住,开始是又蹦又跳的想挣脱,却苦于自己的修为,在金光的刺激下无法使用,才造成了被动挨打的局面。

  但帅又奇不同,即使在被逸尘威胁,要将他变成公公猴的时候,帅又奇除了拼命求饶之外,仍然沒有出手与逸尘对抗。

  想起第一次见到帅又奇,龅牙老者率一干弟子,对他拳打脚踢,即使是满地打滚,也沒见帅又奇有半点反抗。

  或许正如他本人所说,有一双威压无比强大的金睛,以及逃跑时无与伦比的速度,修为什么的,根本不重要。

  逸尘看不透帅又奇,暂时沒办法得出结论,除了金睛,其余的似乎沒有一丝一毫,与金大圣相同。

  如果一定要把这二位联系在一起,逸尘觉得过于牵强,但是心里又有一种感觉,这二者之间,应该会有一定的牵扯。

  就在逸尘一筹莫展之际,辛戈沙漠的远方,泛起一片迷雾,夹杂着隐隐的马蹄声。

  很显然,远处有一队人马,正快速的往这边赶來。

  马蹄激荡起的沙尘飞到空中,远远望去如同迷雾一般,凭感觉应该不会低于百人。

  在逸尘询问帅又奇的时候,玄天宗的弟子们,也从金睛刺激的迷茫中清醒过來。

  夏侯山吩咐师弟们做好防备,自己则将身体升至空中,打探着前方的动静。

  “老大,我跟他们素不相识,他们找我干嘛,”帅又奇看了看远方的烟尘,拍了拍干瘪的胸口,信誓旦旦的说道。

  “那就好,你最好不要骗我,否则……”

  逸尘开始怀疑,这帮人会不会是莫飞将军和胡莱等人,追了几天沒有抓住帅又奇,便沿着他逃跑的方向,追踪而來。

  听到帅又奇的回答,逸尘又仔细的看了看远处,发觉确实不像那帮人。

  莫飞将军和胡莱,甚至还有魁爷,其实并不是一伙人,行进的速度也不一样。

  而现在看见的烟尘,似乎沒有你们杂乱无章,而是整齐有序,逸尘判断,这伙人应该是來自同一阵营。

  距离辛戈杀气试练场开放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逸尘并不想在这个时候,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逸尘自己倒不怕,只是这些玄天宗的师兄弟们,修为参差不齐,又经过长时间的沙漠气候折磨,估计战斗力也不是太强。

  再者,以三十位对付一百多,要想占便宜有点难,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只要这些人和帅又奇沒有牵扯,玄天宗弟子们就不需要过于担心。

  “果然不是找我的,他们要找的……是那些水囊。”

  虽然距离比较远,但这批人马的速度不慢,跑在前面的已经露出了脸相。

  帅又奇看清楚來人之后,低下脑袋,一边用指着玄天宗弟子手里的水囊,一边支支吾吾的说道。

  “你……”逸尘闻言,恨不得狠狠地踹上帅又奇一脚。

  其实逸尘早就有预感,帅又奇不是一个省油的灯,遇到他基本上就不会消停。

  只是沒有想到,他用來换取七窍玲珑藕的水囊,却是从这伙人那里抢來的。

  “嘿嘿,我看这帮家伙趾高气扬,特别不顺眼,就瞪了他们一眼,然后趁着他们迷迷糊糊,抢了水囊……”

  见逸尘一脸愤懑,帅又奇反而挺了挺胸膛,仿佛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还眨巴着眼睛,似笑非笑的揶揄道:“你要怕的话,就把水囊还给他们。”

  “废话,我怕什么……对了,你再去瞪一眼,让他们懵懵懂懂的离开吧。”逸尘一怔,随口说道。

  水囊虽在,可不能还回去,辛戈沙漠水源极少,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找得到的,三十位玄天宗弟子,还要靠这些水囊度过赤日炎炎的沙漠之旅。

  不过,这水囊毕竟是帅又奇抢來的,如果因此与对方开战,在道理上似乎有点欠缺。

  “瞪一眼,说得轻巧,那可是金睛啊,你以为就像放屁那么容易,想什么时候放就什么时候放,”

  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帅又奇大声抗议着:“就是放屁,你也得酝酿一下才行,我的金睛是不能连续使用的。”

  说话间,远处的那批人马,已经风驰电掣般的靠近了。

  “喂,你们有沒有看见一个人不人猴不猴的家伙,”这群人马发现了这里的玄天宗弟子们,有人在马上大声的喝问。

  虽然距离还比较远,但逸尘已经感觉到,空气中传來战帅强者的威压,尽管不全部是战帅巅峰强者,可对方阵营中,至少有五位达到战帅巅峰的实力。

  隐约中,逸尘还感觉到这其中,还有战王强者的存在。

  “谁让你拿金睛瞪我们的,活该,”逸尘并不理会那人的喝问,而是白了帅又奇一眼,说道:

  “对了,你不是会跑吗,快点,把他们引开。”

  逸尘不知道帅又奇所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但也沒有深究,为今之计,如果不想把玄天宗弟子卷进去,引离是不错的选择。

  反正帅又奇的速度极快,即便是战帅巅峰强者,也是不可能追得上的。

  “本來是会跑,可是老大,你刚才拉伤了我的鼻子,到现在还浑身发软,只怕是走路都走不动了。”

  帅又奇拉着一张苦瓜脸,垂头丧气,看着越來越近的追兵,他连头都不敢抬:“你是老大,得保护我才对。”

  “你……气死我了,”逸尘被帅又奇弄得是哭笑不得。

  仔细想一想,帅又奇给了师兄弟们十几个水囊,却夺走了逸尘手里的一块七窍玲珑藕,按理说还是帅又奇占了大便宜。

  要是按照市价,这一小块七窍玲珑藕的价值,足以买下一座城池,岂是区区十几只水囊可以相提并论的。

  再说了,水囊是帅又奇抢的,逸尘又用七窍玲珑藕作为交换,好像对方也找不着毛病。

  但是,帅又奇最后一句话,直接打败了逸尘。

  人家现在既不能释放金光,又施展不出逃跑绝技,要是把他交给对方,恐怕不死也得掉层皮。

  更重要的是,老大这个称呼,是逸尘自己让帅又奇叫的,小弟遇到困难,当然需要得到老大的庇护。

  “还好认你做老大,否则被他们抓住,看到我这么帅,一定会毁了这张脸的。”

  帅又奇才不管逸尘如何纠结,只是用双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脸,好像一旦松开,就要遭到毁容一样。

  “毁了才好呢,省得你到处惹事生非。”骂归骂,逸尘总觉得自己又被帅又奇给坑了。

  需要七窍玲珑藕的时候,帅又奇的速度,简直令人叹为观止,估计战王强者來了,也要甘拜下风。

  折腾傻猫,精力充沛,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却偏偏被逸尘抓住铁环,就立马蔫了下來。

  逸尘怀疑帅又奇沒安好心,刚刚叫了一声老大,现在就寻求保护,这也太现实了吧。

  可问題是,如果帅又奇真的沒有撒谎,逸尘对他不管不问,任由他被人抓去,又显得不够仗义。

  “喂,我辛师兄问你们话呢,你们聋了,还是哑了,”人群中又有人发话,态度非常不恭。

  “不聋不哑,就是啥也沒看见。”夏侯山朗声说道:“敢问阁下,是哪一路的朋友,”

  从逸尘和帅又奇的对话中,夏侯山知道,只要帅又奇不露面,就是装聋作哑,把这帮人打发走,可能就万事大吉了。

  可对方越说越不像样,似乎根本就不把自己这些人放在眼里,夏侯山有些愠怒。

  “朋友,就凭你还不够资格,”对方态度轻蔑至极。

  “啰嗦,这等山野村夫,杀了算了。”那个叫辛师兄的,双腿一夹马肚,來到距离夏侯山不足二百米的地方,用马鞭一指,傲慢的说道。

  “对,杀了他,”说话间,五六个同伙一起策马,跟在辛师兄的身边。其他的人,也逐渐朝着夏侯山这边围拢过來。

  嗡。。

  这些人在靠近的同时,将身上的威压毫不隐藏的宣泄出來。

  一时间,一股强悍的能量涟漪,由空中向夏侯山碾压而至。

  呼啦啦。。

  玄天宗的弟子们,见夏侯山与对方对峙,一个个亮出兵器,迅速和夏侯山保持一致。

  双方都是虎视眈眈,做好了战斗准备,空气中凝聚了一种压抑的气氛。

  “慢着,”便在此时,逸尘大喝一声,迅即闪至玄天宗弟子的前面,独自面对辛师兄等六人。

  虽然对面的六位,修为都在战帅强者级别,但只有两位达到战帅高阶,并不是夏侯山的对手。

  然而,就在辛师兄后面的不远处,一股战王强者的强势威压,尽管略有克制,但逸尘还是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

  如果双方动手,对方的战王强者据不会袖手旁观,玄天宗弟子将会受到致命的威胁。

  “你是谁,”辛师兄用马鞭一指逸尘,不屑的问道。

  “你不配知道,”逸尘冷冷的说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