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百七十一章 辛不仁

第四百七十一章 辛不仁

  逸尘擒住辛师兄,其实也是迫不得已。

  斩杀大蛮多少有些意外,尽管这不是双方切磋技艺,何况大蛮也是以杀死逸尘为目的。

  但是,由于对方的整体实力,相比于玄天宗弟子们,要强上一倍有余,更有尚未露面的战王强者,在一旁虎视眈眈。

  以双方的实力对比,一旦冲突升级,玄天宗弟子们必然处于劣势,甚至是面临无法保全的绝境。

  逸尘迅速出手,控制辛师兄,一來是将对方的嚣张气焰压下,在心理上占据优势局面,再者,也可以看看那位隐藏着的战王强者,到底有什么反应。

  如果辛师兄的地位足够高,即便是对方战王强者想要发难,也会因为辛师兄的安全而投鼠忌器。

  所以,当战王强者的巨大威压,将大家笼罩其中时,逸尘并沒有一点意外。

  既然不能避免,在被动之际,手上握有人质,或许就有了谈条件的资格。

  “哼,除非你希望他死。”

  逸尘紧紧地扼住辛师兄的喉咙,同时鼓动全身战气,在自己的身体周围,组成一道防御。

  只要那位战王强者稍有异动,逸尘可以确保在自己受到威胁之前,捏碎辛师兄的喉咙。

  “你知道他是谁吗,”原本听起來很遥远的声音,却在话音未落之际,就已经接近了逸尘。

  不过,对方似乎并不急于动手,在距离逸尘一里之外的空中停了下來。

  “他是谁不重要,但他的命在我手里。”逸尘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强调辛师兄的死活,是由自己决定的。

  从对方的问话中,逸尘几乎可以肯定,辛师兄在这群人中的地位,非常之高。

  “他叫辛算,乃是幽阴门副门主辛不仁的次子。”來者侧着脸,并沒有正面对着逸尘,平静而缓慢的说道:

  “你抓住了辛算,也就基本上沒有了活命的机会。”

  虽然逸尘无法看清对方的面容,但仅仅凭感觉就知道,这是一个孤傲的家伙。

  副门主的儿子被抓,他不设法救人,反倒先宣布逸尘的死刑,如果沒有百分百的把握,他就不应该透露辛师兄的真实身份。

  不过,逸尘还是暗暗心惊,尽管已经怀疑到这些人來自幽阴门,可沒有想到,人家随随便便就能出动如此多的战帅强者,甚至还有战王强者压阵。

  即使是幽阴门门主阴无为的儿子阴元广,也只不过派出了胡莱这样的战帅强者保护,而辛算作为副门主的儿子,却有战王强者跟随左右。

  还有,阴元广的修为至今尚未达到战帅强者级别,但辛酸居然已经是战帅中阶强者。

  这些念头,在逸尘脑海中一闪而过,他现在根本沒有心思去纠结。

  当务之急,就是怎样才能保全这些玄天宗的师兄弟们。

  “很好,辛不仁的儿子,这分量够了。”

  逸尘淡然一笑,用调侃的语气对着空中说道:“阁下就不怕我一把捏死辛算,还是有足够的信心,将他从我手里抢走。”

  如果辛算只是幽阴门的普通弟子,被逸尘抓在手上,根本起不到人质的作用,可副门主儿子的身份,应该另当别论。

  “在我的眼皮底下,你真的有实力抓住辛算吗,”空中的战王强者,根本不理会逸尘的要挟,而是冷冷的反问道。

  “这……”逸尘一愣,但瞬间就明白过來了:“你想借刀杀人,”

  虽然逸尘的速度够快,却还沒有快到超过战王强者的程度,如果对方要刻意保全辛算,就算逸尘在快一点,也不可能轻易得手。

  这事有点绕,这位战王强者与辛算同一阵营,明知道逸尘抓住辛算,会对自己不利,为何又要眼睁睁的看着辛算落入逸尘手中。

  难道说,这位战王强者另有目的,或者根本就不是幽阴门的人。

  “技不如人,连保护自己的实力都沒有,我不希望他死,却也不会救他。”

  空中的战王强者,似乎对目前的局势并不关心:“当然,更沒有必要借刀杀人。”

  “呜……啊……”逸尘手中的辛算听闻此言,浑身不住的颤抖,竭尽全力呼救,却被逸尘扼住了喉咙,只发出呜呜声。

  “别动,给我老实点。”逸尘掐住辛算脖子的手,稍微加了点力,回过头來,对着空中说道:“你就不怕辛不仁杀你,”

  副门主的儿子死在逸尘手里,己方有战王强者却不解救,无论是阴无为还是辛不仁,应该都不会善罢甘休,第一个要杀的,恐怕不是逸尘,而是这位不作为的战王强者。

  “呵呵,辛不仁杀我……你看看我是谁。”空中的战王强者,一声冷笑之后,将整个身体转过來,与逸尘正面相对。

  逸尘忽然觉得浑身冰凉,一股寒气从心底直往上蹿,脑袋似乎也要被冰住,嘴巴张得老大,一脸吃惊的表情。

  仅仅是一个照面,逸尘就确认是第一次见到此人,但又沒有半点怀疑对方的身份。

  面前的这个人,与逸尘手中的辛算,几乎一模一样,除了神态年纪有些差异,其余找不出有半点不同的地方。

  他就是辛不仁。

  战王强者,幽阴门的副门主,辛算的老子,辛不仁。

  “参见副门主。”

  幽阴门的百十來人,见到辛不仁现身,一个个翻身下马,匍匐于地,向空中跪拜。

  “怎么样,你现在不用为我的处境担忧了吧。”

  对于众多属下的跪拜,辛不仁毫不理会,只是笑眯眯的看着逸尘,像是老朋友拉家常一般。

  连原本隐隐散布于空气之中的王者威压,也尽数收起,逸尘顿觉浑身轻松了许多。

  “既然你是辛不仁,自然就不用我操心了。”

  逸尘释然至之余,又有了另外的疑惑:“你真的就不在乎,自己儿子的死活,”

  仅凭外貌,也沒有人怀疑辛算和辛不仁的父子关系,可怎么会有父亲眼睁睁地看着,儿子被人控制,而无动于衷的。

  如果逸尘不是为了要挟,稍微用点力,辛算早就一命呜呼了。

  “儿子的死活,我当然在意,但是,幽阴门的规矩不能破。”

  辛不仁不慌不忙,说的是风轻云淡:“向來只有幽阴门抓人质,却绝不允许幽阴门弟子成为别人的人质。所以,辛算是死是活,对你而言,都沒有利用价值。”

  自逸尘抓住辛算开始,一直到现在,辛不仁确实称得上是不作为,不仅沒有以战王强者的实力,实施空间禁锢,也从未有半句为辛算求饶的话。

  既然如此,逸尘手中的辛算,倒成了一块鸡肋,拿在手上并不能对辛不仁产生任何威胁,动手将他斩杀,又显得不过光明磊落。

  “辛算,你有这样狠心的父亲,果然是心酸,可怜啊……”

  逸尘稍经犹豫,将手中的辛算拎起來,对着辛不仁就扔了过去。

  尽管自己还处在危机之中,但逸尘还是选择放过辛算,谈不上大人大量,只不过,无论从哪方面看,扣留辛算都沒有什么价值。

  倒不如看看辛不仁到底想要干什么:“辛不仁,我们都是玄天宗的弟子,到辛戈沙漠來历练,你不会以幽阴门副门主的身份,与我们这些弟子过不去吧。”

  逸尘的话软中带硬,表明了自己是玄天宗弟子的身份,同时也暗示,如果辛不仁有什么企图,不仅是以大欺小,而且也是与整个玄天宗为敌。

  在幽阴门四处渗透,努力扩大势力的阶段,公然挑战玄天宗,绝非明智之举。

  “我知道,你们都是名门正派玄天宗的弟子,到辛戈沙漠历练只是幌子,参加甚至破坏辛戈杀气试练场,才是真正目的。”

  辛不仁一把接过辛算,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不过沒关系,我只对你和夏侯山感兴趣。”

  “哦,想不到堂堂幽阴门的副门主辛不仁,居然认识我这个玄天宗弟子,真是三生有幸。”

  逸尘身后的夏侯山,上前一步,朗声说道。

  “你是玄天宗的核心弟子,修为是战帅巅峰,同时也是夏离王国的王子,辛某岂敢小觑。”

  辛不仁依然立于虚空之中,不紧不慢,用手轻轻一指逸尘,似乎早已成竹在胸:

  “而你,则在落英王国大出风头,修为同样是战帅巅峰,名叫逸尘,是也不是,”

  “不错,我是逸尘,辛副门主有何见教,”

  逸尘见辛不仁早就知晓自己和夏侯山的身份,有点惊讶,却神色镇定,并未显示出丝毫的慌乱。

  “呵呵,见教沒有,我看到你俩,可是欢喜得很。但是其余的玄天宗弟子,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一直风轻云淡的辛不仁,忽然之间变了脸色,对着地面的一干骑兵,命令道:

  “除了逸尘和夏侯山,剩下的全部杀了,一个不留。”

  “是,属下遵命。”

  一阵沙尘扬起,幽阴门的骑兵,如同猛虎一般,向玄天宗弟子们扑过來。

  “玄天大阵。”

  夏侯山退后一步,大声喝道。

  嗡。。

  三十位玄天宗弟子,在夏侯山的指挥下,迅即各自归位。

  眨眼之间,一个攻守两利的玄天大阵,初具雏形。

  “雕虫小技。”

  辛不仁浑身一震,一股强横至极的王者威压,瞬间渲泄而出。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708.html